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66]  [165]  [16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3.Luna sea
和也在拾掇着旧日的记忆,其实根本就没有多久,他根本不可能忘记,甚至是现在,一闭上眼,画面鲜活,想要欺骗自己一下,都不太可能。他伸出手去,在孤独的天桥上,风很厉害很凛冽,他觉得有点冷。下面人群熙来攘往,突然想,若是自己在这里跳下去的话,恐怕会吓到很多人吧,然后有人会绘声绘色的讲给另一个人听,今天啊,我正在天桥下面走,突然有个人从上面掉下来,掉在马路当中,被车子碾过去了……血肉模糊……人生下来,不就是一团模糊的血肉,何必有感情,又何必过这一生。

和也想想觉得好笑,坐在天桥的栏杆上喝果汁,很冰的果汁,那些车啊人啊,都在下面很慢的走着,时间和生命,不如这一杯果汁来的实在,原来麻木的时候,是感觉不到风切割皮肤的疼痛的……只是为什么听到你的声音在叫我,你说“那里很危险的。下来啊。”

“p你对和也说了什么?”仁一回来就冲着山下问,他太想知道和也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躲着他不见他,在弄清楚之前他没办法去找和也。

“仁,你凭什么这么大声的对我说话。”山下倒是很平静,还是在整理他的旧照片,那么多陈年的照片啊,整也整不完,尤其是那些15岁以前的,甚至是碰也不敢碰。

仁有些生气,但他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对,一时站在那里没有主意。山下合上照相本子,抬起头看他。这么多年,他早把仁的习性摸的一清二楚,善良得谁也舍不得伤害,最后只有伤害自己。

“p你到底跟和也说了些什么啊,我们的事情跟和也是没有关系的,他完全是不知道的啊。”仁着急起来,语气反而软了很多。

“错,这件事情,根本跟他就是有关系的,从一开始他就脱不了关系。”

“什么?”

“仁,他是田口家里的人。你还记得吗?害死斗真的人。”

仁的脸色突然变的惨白,他最不愿意去回想的一件事,他不知道为什么p现在又要提起来。仿佛又看到那个黑色的枪口,闻到皮肤焦灼的味道,他张开嘴想多吸一点氧气。

“仁,如果不是你的话,斗真也不会去那个地方的吧。”

“p……”仁觉得自己有点站不稳,今天的p很奇怪。

“仁,你知道我有多爱斗真吗?”p慢慢的说。“我只相信他,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会永远对我好,只有他把我放在第一位。”

“p……”仁不知道 该说什么,他也不想去思考这些事情之间有什么联系,他突然想逃离,从不堪的记忆和仇恨里逃离。

“仁你想和有田口家族血液的人在一起吗?你想吗?你想忘记斗真抛弃我们只是为了你的和也吗?”p很镇静,因为他简直笃定仁会选择他,选择他和斗真,因为仁是那么的恨那些人,他比谁都知道。

“p,我不能离开和也。”仁有点害怕,这样咄咄逼人的p,他没有见过。“p。我好喜欢和也我不能离开他。”

“仁!”山下的声音里是满的要溢出来的哀伤,他觉得简直难以相信,一个人的感情,是可以变的这么快的吗?

“p,我恨那些人,但是那跟和也没有关系不是吗?和也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

“我讨厌他……”山下喃喃说“我讨厌这个人,他的父亲杀了我最爱的人,现在他又来抢走我爱的人,我讨厌这个姓……”

“p。”仁走上前去拉山下的手。“p,不要记着了,你记住好的事情把坏的都忘了不好吗?”

山下甩开他的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拍到田口做非法交易的证据了……虽然是无意但是我还是拍到了……你不离开他的话,我就起诉,到时候他们全家都脱不了干系。我知道田口家势力庞大,我不怕被暗杀,只要可以……可以把我失去的一切从田口家夺回来。”

P……仁站起来,很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朋友,从小到大,p都是很温柔的,即使是自己因为恶作剧而不小心害死斗真的时候,p 也是温柔的安慰自己,说斗真去了没有烦恼的地方。可是现在,他的神情冷漠的像雕像一样。仁很怕这样的p,怕的厉害,不行,我要去找和也,我要问清楚……

仁转身出门的时候,山下没有拦他,他清晰的听到自己内心的面具剥落的声音,刚才那样的伪装已经是他的极限,可是他要不回仁,他模糊中看到和也的脸,微微抬起来对他说:“我知道了,我会离开仁。”他觉得自己扮演了很坏的人。他想一直平静美好下去。

只好闭上眼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他想象中故乡安静的海,潮起潮落,三个少年拣起漂亮的鹅卵石扔向海面,扑喇的响动,他们笑着叫着,赤脚踩在湿润的沙里,一直到朦胧的银色月光,笼罩了海面,遥遥的听到古旧的歌谣……

对不起,所有被我伤害的人,我想自私一点,我想过的好……

仁刚要敲门的时候,门自己开了,和也一脸惊异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我正要去酒吧找你。”

“和也不要走。”仁知道自己表达不清,所以要挑重要的先说。

“没头没脑的说什么呢你。”

“和也你以前怎么样我不介意,你是谁的儿子也没有关系,我喜欢你,你不要走。”仁很着急啊,他看着眼前这晶莹剔透的少年,很怕他从此这样从生命里消失。

“仁……我也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和也很可爱的笑了,眼睛弯成月牙一样。

仁突然欺上前一把抱住和也,吻住他苍白的嘴唇,很青涩却很认真的吻,仁觉得自己的眼泪滑落在和也的脸上,他内心的担忧和恐惧,都希望能在这个吻里面消释。和也也闭上眼,与他的唇瓣纠缠,甜蜜的惊慌的心,在彼此的呼吸吐纳中跳动着。和也把手围上了仁的腰,这就是所谓的归属感吗?一到他身边,就觉得风也平了浪也静了什么都不用怕了。

仁亲吻着和也丝缎一样的皮肤,所触之处都是桃色的痕迹,他像是对待珍宝一样,一点都不敢用劲。和也细细的声音埋在仁的臂弯里,细密的齿印和突如其来的疼痛,像是海水的沙砾摩擦在身上的感觉,是一些无法用言语说明的感觉。

和也看到仁的眼睛,那是一片纯净的海,幽蓝却不深邃,是可以捧在手上的澄澈晶莹。仁看到和也的眼睛,是一缕闪亮的月光,柔柔的闪烁着,像挽在手上的轻纱,默默的漂流在冷冽与温馨之间。

终于和也可以平静的对仁说他的事情,从童年时忘记关的浴室的灯说到孤儿院门口草地上璀璨的烟火,从那些血色的灰暗的布条,说到一个男孩子温暖而寂寞的笑容,仁听着,和也在他怀抱里轻轻的说,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有时候和也说不下去会停下来,仁就轻轻的摸他的头发,亲他的眼角,这些小动作仁做的很可爱,于是和也终于可以断断续续的说完。仁小声的念着:“和也和也 ,以后我来照顾你。”

和也很满足的点头,很满足的汲取着仁的温暖。仁,我终于知道,你是我唯一可以用一生去爱的人。不管我在哪里,不管我是生是死,你都是我最爱的人。

酒吧暂时歇业,昴似乎从不计较这酒吧赚不赚钱,他只是纯粹的享受着开酒吧的乐趣。亮太没事在一边拨弄着base弦,发出低沉的声音,一声一声,只是使得这气氛更接近濒死的颓废。

龙也很小心的涂指甲油,昴很大力的喝酒,没有别的人,能够打破这个空间里紧绷的空气。锦户亮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出现,而赤西仁几个小时前曾经抓狂一样的跑出去,吧台里精灵一样的龟梨和也,也许在做很难做的抉择。
局外的人,永远在为别人的事情而感慨伤心。

突然木门被打开了,那个一天没出现的人走进来,看见吧台里没有人,便自己走进去拿出高脚杯。

“麻烦你给我一杯杜松子。”龙也欣赏着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说。

“自己不会进来弄啊。”亮没好气的说。

“不会。”龙也是很老实的孩子啊,不会就是不会。

“你还会什么啊?”亮果然不耐烦了。

“我啊,我会找人啊……”

亮突然抬起头看着龙也,龙也笑笑的看他,眉眼妖娆动人。

过了一会,杜松子酒被推到龙也面前,他很灿烂的笑了,一点点的把那芳醇的液体喝完,然后把一张纸条压在杯底推回去。

“谢谢调酒师,这是给你的小费。”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