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12]  [116]  [114]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7. Lies and truth

淳,记忆里总是笑着的,笑的像天上淡淡的蓝色,笑的像水流动涓涓的声响。他的声音,温柔的没有底线,可以一直一直的陷下去。他说:“和也,你想做什么我都帮你。“然后让自己把眼泪,流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淳,是最好的哥哥,在那个充斥着绝望与罪恶的家里,淳是个奇迹般的存在。

是地狱天使吧,小草有一次这样说过,淳哥哥走过的地方,都会开出很多漂亮的花的。

可是报纸上说,飞机在中途因引擎故障坠毁,在半空中已经爆炸,全机无一人幸免,遗体搜寻工作正在进行……

半空中爆炸,那一定是场璀璨的烟花,把那个陪伴在身边五年的笑容,变成繁花撒到天上去。和也记得他说过“淳,能帮我留下来吗?……烟花。“

淳,这是不是你给我,最后的眷顾和宽容。

和也看着眼前的报纸,一点一点的湿了,可是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哭了,他伸出手去把眼睛挡住,可是那黑白的笑颜还是一点点的模糊开来,手指上一片冰凉的湿润,淳,为什么眼泪流到你皮肤上的时候,你始终说是温暖的。

小草轻轻的拉住和也的手,紧紧的拉住,是的,我们的命运早就被联系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我们共同度过的那些日子,噩梦也好,美好也罢,统统不能被忘记。我们想要离开,所以淳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提醒我们。

“小草,我想……是该我回去的时候了。”

“和也……”小草抓紧了他的手,他看到和也眼中那从未看到过的坚决。

好象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好象已经抛弃了想要幸福的心,和也,美丽的不可正视的同时,小草觉出了他心里逐渐扩大的绝望。

“P,这上面是和也吗?“仁很小心的问,把那张照片捡起来,递到山下面前。

山下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却没有去接照片。

“P,这个,就是和也吧。那旁边这个,抱住他那个,是谁呢?”

照片真的很模糊,模糊到自己都看不清楚,可是仁认识那个人,一个人看自己脸,天天看日日看,看了20年了,怎么会不认识。

“P,那时候我们在路边救的那个孩子,就是和也吗?”

“仁……”

“你告诉我说,他已经死了不是吗?”

“仁,那时候医生跟我说他不可能有救的。”

“但是你知道,他不是田口家的人,那是在长崎,田口家在东京,所以你一定知道他不是田口家的人吧。”

山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我一开始就知道……”

“那你让他离开我?“仁有点不敢相信,“你一开始就知道你还对他那样说?P,你那么善良,你为什么会这样?”

山下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仁:“因为我不想再失去了。我不想再失去你。”

“P,你怎么会失去,你和和也一样可以和我一起啊,大家在一起不好么?”

“怎么可能!“山下一下子爆发了“赤西仁,你真的是笨蛋吗?我怎么可能和他一样,我和他一样的话,你会这样对我吗?”

仁呆住了,是啊……和也是不一样的,一直以来,就是不一样的,哪怕就是那照片上的第一次见面,和也就已经是不一样的了。

那时候和P一时兴起去长崎玩,往返一天的计划,被一个倒在路边的孩子给打乱了。那时候他很着急的对自己说:“我爸妈都在医院……我要去看他们……”就这样两句话,让仁收敛了所有玩心。可是他们送他去的医院里没有他的父母,后来才听人说,他父母是死在很远的邻县。他竟然是想拖着那样的身体,走到邻县去的。

P一起去问这件事回来,和也就不见了,仁很失落,又不知从何寻找,是悻悻的回的东京,后来P说那个孩子死了,因为本身心脏就很脆弱。心脏,原来也是像玻璃一样,可以用脆弱来形容的。那时候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的伤心,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照片上的少年,躺在自己的怀里,眼睛紧紧的闭着,脸色苍白,自己脸上的表情,乍一看,是关切,是着急,其实……是心疼。很久以前,就会心疼他了。

“小草,你还是不要去了,我一个人去就好。”

“和也。”小草脸都胀红了,死死的拉住和也的行李箱。“和也,你不要去,你去了有什么用,淳哥哥已经死了啊。”

“小草。”和也也不争抢,只是像安慰一样的,摸着小草的头。“我不只是为了淳而已,我有很多事情,必须回到那里去解决。”

“和也,那里很可怕。”

“小草,我没有选择。如果让你放着我不管,你会吗?”

小草摇摇头。

“是啊,我也有不能放弃的东西。如果,我还能活着,我一定回到这里来陪你。”

“和也其实……不想这样的吧。“小草放开了和也的行李箱,“和也如果平安,就去找他吧。”

和也没有说话,只是似有若无的笑了笑,是的,最快乐的时光,已经和他一起度过,没有遗憾,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了。对命运,始终是充满感恩的。

“我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和和也在一起的时候。”仁靠在沙发上一字一句的说。

昴在黑暗中点着了烟,红色的火星一闪一闪,红到快透明的感觉。

“昴也喜欢和也吗?”

“喜欢……但跟你不一样,只是喜欢而已。”

“昴为什么把酒吧给关了,搞的我连消磨时间的地方都没有。”

“是啊是啊,这是很不正确的决定。”不知赖在哪个角落里的亮应声说。

“你闭嘴!“昴对着不知道哪个角落吼了一句“没什么,我准备回大阪去。”

“大阪东京,有什么区别。”仁嘟哝着。

“一个在关东,一个在关西。”龙也的声音是从沙发另一头传过来的。

“龙也真聪明。”这句话已经成为龙也每句话的后缀。

“没什么区别,不想再看到你们这些人,把我好好的隐居生活搞的乱七八糟。”

“什么隐居,有隐居的飞车党吗?”

“就是不想当飞车党才隐居的啊。”

“昴,留下来吧,帮我找和也。”

“你能找到吗?”

“不知道,我想试一试。”

“我是找人的能手哦。”龙也自顾自的说着,就跟说他擅长料理一个语气。

红色的火星慢慢的熄灭了,昴看着灰白的烟灰落下来,他抚摩着手上的纹身,看着黑暗中仁闪亮闪亮的眼睛,叹了口气,从第一眼看到和也开始,他就有预感,所谓平静,只是自己营造的假象而已。

“我说你们这帮人怎么在酒吧这么暗都不开灯啊?”亮终于受不了了,忍不住问出来。

“没什么……懒的动……”昴懒懒的答着。

仁偷偷的微笑了,他觉得,他是一定可以找到和也的。

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和也走了之后,自己还是坐在这里,看和也留下来的书,唱和也曾经唱过的歌,只是,曾经想要为和也做点什么,却到最后什么都不能做。

小草把头埋在膝盖里,把自己埋在黑暗里,为什么我不能是更加强大的人呢,为什么我不能保护和也,为什么我连能救和也的人也找不到。

“小草……”

似乎还有幻听,这声音,似乎不是和也细细的音调,倒是很像另外一个人。

小草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身材很高,还戴着黑色的软边礼帽。小草用手捂住了嘴,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那的确是淳啊。

“小草……”
“淳哥哥,你去救和也。”小草也不想思考了,他就这样死死的抓住淳的衣服,像是抓住唯一的希望。

“淳哥哥,我们一起,去救和也。”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