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9]  [138]  [137]  [135]  [136]  [113]  [112]  [116]  [114]  [134]  [13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有时候年少的冲动,是最要不得的游戏。你以为你只是普通的在乎了,而我以为我没有深爱过,彼此误会,彼此纠缠。我没有想到会有一天,在拥抱的时候看见你的眼泪,只是看见的时候,意外的平静。轻轻的帮你把眼泪擦干,知道有疼痛才会成长,有疼痛才会发光……

龟梨和也走出学校门的时候,就看见了赤西仁。穿着挺刮的高中校服,依旧没有扣好的前排扣子,错错落落的,露出里面白色的T恤来。

和也迎上去,提提他的衣领,小小的脸上露出艳羡的表情,“真好……好帅哦。”仁很得意的笑了,和也低下头帮他把扣错的扣子解开,又重新扣好,仁得意的摸摸和也乌黑的小脑袋,“来,叫一声学长听听看。”

和也抬起头,深色的眼眸里,有一层轻柔的纱。仁期待的看着他,眼睛都快要闪出kirakira的光来,和也盯着他看了一会,咧开嘴笑了,重重的在他头上打了一下。

“BAGA……”

仁眯起眼睛,有点邪恶的看着和也,然后伸手去挠他的痒,

“死小孩,这么没大没小的。”

“啊……你不过大我两岁而已啊……”和也笑着躲闪,拉着仁的衣袖转圈,停下来的时候有点喘,手里紧紧攥着的仁的制服袖口,被扯的有点变形。

“啊……我的新校服啊……”仁哀号着,泪眼汪汪看着和也,“我还没正式参加开学礼呢。”

“对不起……”和也慌忙的去用手如抚平那皱巴巴的袖口,可是怎么抚都还是皱的,和也的眉头也皱起来,本来就小的脸,都挤到一起去,仁看了有点心疼。

“好了好了,回家叫我妈烫一下就好了。”把那袖口抽回来,再叫他这样弄下去,恐怕衣服和那张小脸都回天乏术。

和也有点闷闷不乐,沿着路边一路低着头走,仁偷偷的瞄他的脸,那小乌龟又自己钻进壳里面去想自己的事情,完全忽略旁边这个闪亮的不良帅哥,仁开始抬眼看天,天真是不公平啊……

凡事都有因果,抱怨天的结果,就是遭天谴,就在赤西帅哥第三次望天抱怨的时候,和也觉得有凉凉的东西砸在脑门上,夏天的雨,是那样突如其来的,卷起街道的混乱,而在混乱的人群中,谁紧紧的牵住了谁的手,谁把谁拉到了可以躲避的怀中。

“怎么办啊……”雨势越来越大,躲在店铺屋檐下的和也开始焦急。“我还要赶回家补习的。”

“干吗要补习啊……”赤西帅哥茫然中……“哦……对了,和也马上要会考了是吧……不如来我家,我来帮你补习好了。”

“你……”和也头上有黑线缓缓降下。

“干吗……你不相信啊……我很厉害的……至少可以让你读崛越……”仁急急的想要挽回做为学长的形象。

“那个……我可能不能和你考一个学校了……”和也的话让仁生生的把说了一半的话咽了回去,哽在半当中,有点难过。

“为什么……不是说好了的嘛……”仁撅起嘴的样子,倒是完全看不出两年的年龄差。

和也抿着嘴,想了一下,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仁……“我爸想让我考水元……所以……没办法和你一样去崛越了。”

“水元那么好的学校啊……你爸真狠心……那样的学校,不是很难考吗?难道以后,还是想要继续的读下去……”仁从来没有想过要读很久的书,只是觉得读书也不错啊,每天上学放学接受女生的告白也不错啊,上课睡睡觉下课踢踢球,简直就是神仙生活嘛……可是水元……真的是竞争很激烈的学校呢。

和也轻轻的笑了一下,看着外面一片茫茫的雨帘,似乎很多事情,都像现在一样混沌不清,清晰的只有他很响的声音和他很暖的手心,夏天过去以后,很多事情,都会改变的吧。我曾经的梦想,也可能,就真的,只是梦想而已。

“我也想要考考看……”和也的语气,是仁很熟悉的那种决定的语气,少年逞强的样子,把暗红的嘴唇咬成有些发白。“我不像你,演艺的路,我可能走不到像你那样好……所以,想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青涩的成熟论调,仁像一连吃了几个没熟的橘子,鼻头有点酸酸的。

“但是……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啊……舞台上也是,上学也是……”近似于撒娇的语气,年龄差出现逆转,和也很大力的把手扬起来,然后轻轻的落在他头上。

“傻瓜,谁说不是一个学校就不能一起的啊。”手伸出去,上面立刻沾满了夏天的味道,别人说雨里有很多灰尘啊,可是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澄澈干净呢。

许久的安静,难得而又慌张的许久的安静,和也转过头看仁的时候,,正好对上一张放大的脸。“呐……不如去我们学校看看吧……”

“啊……啊?!”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被拉进苍茫而疯狂的雨里,雨砸在身上,带着爽朗的力道,那些尘土的气息,现在清晰的感觉到了,在皮肤上,粘腻而缠绵的飞舞着。手与手连接的地方,热热的,有雨水渗进去,仁回过头看着自己笑,奔跑中他好听的笑声,在和也心上软软的敲打。

“看看……以后和也可以到那里等我……”指着校门口那棵不高的树,仁这样说着。

“笨蛋,快点找地方躲雨啊……”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天然到底是好还是坏。

一口气跑到教室门口,和也喘着气蹲下来,仁开始在衣袋里摸钥匙。

“诶?你是班长吗?”和也有点惊讶的盯着仁手里的钥匙

“没有……是我找班长配了一把。”仁有点心虚的答。

“诶?刚开学你就配钥匙,想干什么?”和也把细长的眼睛眯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问到了暧昧的话题。

“先进来把衣服拧干吧,你看你都湿透了。”仁回避了和也的问题,整个的把他拉起来,拽到教室里去。

“放开我了……”和也挣扎着,衣领口被仁扯的有点歪,白色的制服打湿了,贴在身上,仁脱下了湿漉漉的制服,忙着理他打湿的头发,发梢上滴落着晶莹的水珠,和也伸手去接没有接住,落在地上,摔成一朵碎花。

“干什么……快把衣服脱下来,当心生病了。”仁说着就很有行动力去脱kattun那件湿透的校服。

“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仁的手很热,不小心触碰到冰冷的皮肤上时,那种温差的感觉让和也有点害怕。

走廊上突然响起脚步声,仁慌乱的拉着和也,不知道往哪里躲,最后慌忙中,躲到老师讲台的下面,仁紧紧的捂住和也的嘴巴,和也把手搁在仁的头上,怕他仓皇中撞了头。直到那声音渐渐远去了,仁才放开手,听着和也大口喘气的声音,才意识到刚才捂的紧了。

“没事吧,乌龟……”仁用极小的音量偷偷说着

“那个……仁……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呢?”和也不太明白状况,只是也用和仁一样的音量偷偷的问。

“对哦……我们都是男生……为什么要躲起来呢?”仁开始有点不解。

“那就是说,你要跟女生躲起来罗。”和也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自己声音里隐隐的不快。而听到这句话的仁,也只是懵懂的觉得,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对了。

怔忪的时间,只不过几秒,炽热的感觉,升腾上来的时候,仁看着和也在自己眼睛里,蒙了一层梦幻的粉红色。

和也伸手去推仁,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身体,烫的不可思议,让他很迷惑,是病了吗?好象是生病了啊。

仁捉住和也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上。和也感觉到那里明显的跳跃,他有些惊慌的看到仁的眸子里去。有些经常要躲藏,习惯了回避的东西,难道要揭晓了吗?

湿的制服贴出纤细的身体曲线,锁骨,下巴,潮湿的皮肤,还有随着仁的视线逐渐变的迷茫的无辜眼神。

仁轻轻的俯下去,吻住和也微微张开的唇,那样柔嫩清甜的味道,真想一直的尝下去,情动的一瞬间,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像那些日子里为什么只牵他的手,为什么只在乎
他身边的女孩一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却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如果不是感觉到和也呼吸的困难,仁真不想放开。看着和也的眼睛惊异的睁大了,仁轻轻的吻上他的眼敛,“和也你怕吗?”

“你想干什么?”只是问而已,他只单纯的想知道。

仁呵呵的笑着,在那小小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和也,我喜欢你。”

这也是表白吗,那么平常,平常到让人失望的语气,只是和也的思维已经被那个吻全部抽离。真的喜欢吗?是喜欢……一直在心里压抑的那句话,被他先说出来之后,有点猝不及防。

和也把手按在胸口上,那跳到快跳出来心,要努力的,让他先平静下来。这么突然啊, 下一个吻的到来,是更加热烈和缠绵的冲击。

“你……你技术怎么这么好的……你……已经吻过别人很多次了吧。”和也撅起嘴,有点不高兴的把头扭过去。

“小傻瓜,嘴唇和嘴唇的触碰……跟接吻,不是一样的啊。”话一出口,仁觉得得意了,这么经典的话语,都可以收到赤西语录里了。

和也把头抬起一点,让这个暧昧的姿势变的舒服一点,然后,带着微微的喘息问仁,“然后呢,你还知道什么?”

仁偷偷的讶异一下,差点忘记他和自己是一个行业,不成熟的引诱和挑逗,他一样炉火纯青。这样在天使与魔鬼来回的感觉,仁很喜欢。

拉扯中本来就不严实的制服,只剩下一半搭在身上,和也呆呆的看着仁的头埋下来,然后是胸前难以抑制的酥麻感。仁在耳边轻轻的说,很温柔很温柔的说:“和也,帮我脱衣服好不好?”

笨拙而小心的扯下他黑色的制服,潮湿而沉重的感觉,太过专注以至于快感袭来的时候,本能的抓住仁的手臂,将脸埋到他怀里去。仁从那细致的锁骨上,把头抬起来,用唇去找和也小巧的下巴。

“和也不要害怕……疼的话,就拉住我……一开始,是会有点疼的……”

那张小脸,带着羞涩和新奇,慢慢的抬起来,不安分的手,却惹火的抵在胸口,我可是不良少年啊,现在就把持不住太糗了吧。仁这样想着。

但是吻持续下去了,延续到和也纤细的腰上,握住他发软的手指,扣紧扣紧。

和也急促的吸气,狭窄的空间里空气异常稀薄,幸好讲台够高啊,现在想这个是不是不太对,迷朦的眼睛里只能看见仁,仁的唇,贴上了某个青涩而敏感的地方。

“不要……”和也惊呼出来,“那里……不可以……”

仁盯住和也的眼睛,只看了一会,看到那闪闪烁烁的泪光。

“和也不相信我吗?”

摇头……却是犹疑的样子。

“和也,我喜欢你……和也说一句喜欢我吧……”

喜欢你,难道是咒语吗?的确是喜欢他的吧,这个少根筋的大自己两岁的笨蛋,如果每天都想见到,做梦也会梦到,有什么事情第一个想到的话,就是喜欢他了吧。这样正视了自己心情的仁,逐渐觉得喜欢,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喜……欢……啊……”被触碰的感觉,就像全身在过电,仁轻易的解开了和也的制服裤子,有点不确定的,触摸着摩擦着,那青涩的第一次被采摘的果实。

“啊……恩……” 退缩着,躲避着,仁灵巧修长的手指直接贴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但同时又要命的渴望着这样的触碰。仁沙沙的声音,与外面的风雨声重合,开始听不分明。仁说:“和也,帮我……”

沾染着少年气息的手指,仁觉得那粘腻是一种纠缠。和也有点迷惘的看着自己的手,看着仁的胸口,高潮后的余热,让少年起伏的胸口,紧紧的相贴。

同样火热的地方,带着濡湿的声音,和也害羞的闭上眼,把头别到仁看不见的地方。而仁眼里的和也,此时紧蹙的眉头,湿掉的黑发,因亲吻而鲜红的唇,仁觉得有些东西,他已经不能控制了。

没有任何的预备工作的,进入到那稚嫩的身体里去,刚进去一点,和也的脸色已经惨白,

“痛……痛死了……仁……怎么这么痛……”

不敢再往里深入,却也不能出来,仁有点难受的看着和也,那地方的湿热紧窒他感觉到了,所有的一起包裹上来的时候,仁忍不住想尖叫。稍微的把身体抬起来一点,背部就撞到讲台的上顶。仁吃痛的躲避着,却不小心又往里深入了一点。

和也觉得自己快要疼的失去意识,但是仁的火热在他的身体,又让他觉得无比的幸福,仁把和也的双腿分开一点,让他稍微舒服一点的。和也微微睁开眼,看见仁鬓角的汗,他一定忍的很辛苦吧。和也咬咬牙,把腰抬起来往上送了送。

贯穿的疼痛让和也绷紧了身体,冷汗从额上渗出来,与雨水混合在一起。他死死的抓住仁的肩膀,想找一点可以依靠的力量。可是疼痛完全没有消减的迹象,取悦与迎合,不是少年的本能,只是因为爱你,所以想这么做。

仁看着和也发白的脸,怜惜的吻他的颤抖着的眼睛。无法抑制的身体欲望,让他一点点一点点的,在和也的身体深入,和也像是有魔力一样。那么深切的吸引着他。每动一下,都觉得下面那个身体,有一阵不自然的颤抖。不断给予着的刺激,仁觉得有点眩晕。

忽然那些要强与不甘心全部都消失,最初的疼痛开始习惯之后,和也学着闭上眼睛,调整着自己呼吸和动作,接纳他,给他,感觉他 ,他依然是那个抱着自己,在自己身边嘻嘻哈哈的仁,什么都不会改变,除非忽略自己的心。

外面吵闹的风雨声,被玻璃窗拦住的调皮了,那些撞击在心口上的不安,在风雨中慢慢被洗刷着,我们不说沉重的誓言,也没有约定的未来,我们只是互相拥抱着,在一天之间,改变那些以为不会改变的东西。

我们只是在漫天风雨中,做个好梦,将疼痛与甜蜜,调成另一种颜色。

和也虚弱的脸,在仁的肩膀上,笑着,如同夏日最后的一朵栀子,清香而浪漫的,过完这一季。仁用白皙的未经世事的手指,轻轻的擦他还没有干透的眼泪,

与水声交缠,与虹影同醉,和也看到仁的眼睛里,有雨过天晴的七色光……

“真的可以这样么?”不确定的问……

“可是……已经这样了啊。”天真到犯罪的声音。

“仁……你可以……再用力一点……”

我们爱情的花朵即将盛开
不会一直只有痛苦而已……
因为有这般努力的你在
没有实现不了的梦想 ……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