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7]  [135]  [136]  [113]  [112]  [116]  [114]  [134]  [133]  [132]  [13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窗户外面,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和点点耀眼灯火,关上打开,没有思想的做着这些事情。终于还是关上,把无边夜色关在外面。

静谧的室内,手机上红色的指示灯一闪一闪,拿起放下,咬着嘴唇轻笑着,手指尖接近透明的颜色,按下接听键。

“想你,想见你。”还是那么直接的说着愿望,你就那么笃定我一定会让你见。

“来吧,来这里找我。”诱惑的召唤,在有些虚幻的手机屏幕上一闪一闪,把小巧的下巴从光晕里抬起来,舌尖不自觉的滑过嘴唇。

“怎么可能啊……”仿佛看到他急切的表情,他伸手去抓头的样子,他带点懊丧的笑容,他微微塌下的嘴角。

轻点一下,屏幕闪现瞬间的光芒,然后熄灭。有时候,情愿寂寞的不行,也要你一样的寂寞着。仁,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啊。轻佻而忧郁的笑着,把脸慢慢的贴在柔滑的枕面上,凉凉的触感,让那双细长的眼睛连续的眨了很多下。

有多长时间没见到你了呢?我不记得了啊,干吗要记得呢。暧昧的笑容隐没在黑暗之中,还是可以看到寂寞的影子,在未关好的窗帘上摇摆。

仁反复的拨着那个号码,自虐一样,听着那冰冷机械的电脑声音,告诉他一个既成的事实。房屋角落里有小狗呜咽的声音,仁狠命的把手机摔在床上。

然后往后倒下去,倒在一片纯黑的海洋里。闭上眼,是他痛苦时蜷曲成一团的身体,睁开眼,是他走出器材室时冰凉的眼神。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到底是哪里呢?仅仅这样想的话,是什么都想不出来的吧。

站起来拿起床边的杯子,里面有鲜红的液体,气恼的加冰再加冰。

透明的冰块在液体中悬浮着,带着凛冽的香气,仁伸出舌尖去逗弄冰块,看他慢慢的,融成了圆润的形状。

果然是,不能只在这里想啊……


“龟梨君,有人找你。”

有些预感,是可以很快成真的,就如同现在转身,一定可以看到他一样,但是转身的时候,和也迟疑了。

“和也……”那名字,简单的三个音节,被他念的百转千回,带着一种缠绕的错觉,在心里滋生着。

这一季忙碌的工作,差点让人忘记了,有些事,不能轻易过去,就是不能轻易过去的。和也收拾好自己的包,终于回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那边的人勾勾手指,消瘦下来的身形,要命的性感,已经惹的片场尖叫连连。

钻进他的车里,空调开的很低,一下子进入到凉的环境里,和也觉得有点头晕,把头靠在后垫上,就像等待被亲吻的姿势。仁无心的看了看,然后有心的停留。

感觉冷气不再那么凛冽的渗入进皮肤里来,和也睁开眼,身上盖着他的外套,他喜欢的黑色,紧紧的包裹住自己已经快散掉的身体。

“你换香水了?”感觉这外套上,是自己熟悉的味道。

“恩。”仁很老实的开着车,随口应着。

“为什么?”有点好奇,他喜欢的,应该是更加诱惑浓烈的味道。

“不为什么,夏天,想试试清淡一点的味道。”仁说完话之后,习惯抿一下嘴唇,然后松开,很随性的动作,和也一直很喜欢看。

“和也……”

“恩?”

“拍戏……还好吧。”

“很好啊,前辈都很照顾我。”

“哦……这样吗?”

车子还在市区奔跑着,仁想问的话,就在嘴边却说不出来,昨晚那通再也打不通的电话,他不敢问原因。刚刚结束的夏季巡回,器材室里和也流在他胸口的眼泪,他虽然迟钝却清晰的记得。每一个稍微放松的时刻,就在他的脑海里跳将出来。

和也看着窗外的街景,有点嘲弄的笑着,外面的人是看不到里面的,只是一层冰凉的玻璃,我能不能说,就和你单独在一个世界。

不敢再轻言与你交欢,因为实在是太爱你,爱到不忍任何一点的伤害。

突然刹车,前面长到看不见头尾的车阵。东京常见的堵车,而且现在正是下班高峰。

仁叹了口气,低下头去车前面的小抽屉里找烟。

和也从仁的外套里,伸出手来,在仁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上,轻轻抚摸。

“仁,去看summary了吗?”

“刚看完,和也怎么知道的?”仁踩下刹车,反手捉住那不安分的小手,牢牢的捏住。

“我当然知道。”还是那样不明意味的笑。

仁转过头来看和也,他穿着红蓝格子的背心,里面是灰蓝袖子的半长袖T恤,因为修剪而显的清爽的头发,仿佛是2,3年前的小和也,可以在害怕时,本能的抓住自己的手,可以在自己胜利后,与自己在背后轻轻击掌,那些宁人心动的小动作,全部可以在这样的和也身上,散发出挑逗的味道。

“看什么?”和也看着仁一直盯着自己,有点慌。

“没看什么,看你的衣服。”仁伸手去摸和也锁骨周围的皮肤,小指去勾他的V字领口,“这个领,是不是开得太低了。”

手指轻轻的滑将上去,仁看着和也的胸口,轻轻的起伏着,沿着他的脖颈,在耳朵后面靠近耳垂的地方,轻轻的逗弄着,画着一个个不明所以的圈。

那起伏越来越大,和也说话的声音,开始有点颤抖。

“是看了summary,然后顺便来接我吗?”

“不。”仁把身体欺近,在那已经敏感到不行的耳边,轻轻吹气:“是想着要来接你,才为了找借口去看summary。”

大片的花朵,盛开在狭小的空间里,和也笑着迎上仁的唇,主动的把舌尖探进去,那高级的外套,在辗转呻吟中,被揉的不成样子。

仁闭上眼,轻轻的啃咬和也突出的锁骨,一点点的,用他最尖利的两颗牙齿,给那片白皙染上绯红的颜色。和也勾住仁的脖颈,舌尖带着银丝,掠过他领口以上裸露着的皮肤。车座被缓缓的放下,空间一下子变的似乎不那么狭小。

和也开始解仁衬衫的扣子,很认真的,一个一个的,从领口开始,解下来,散开,白色的衬衫,包裹住意乱情迷的两个人。

仁开始吻和也的手指,轻轻的含住,在湿热的口腔内吸吮,满意的看着和也的头微微后仰,伸出手来轻轻的扶住。衣服,已经是太碍事的东西,蓝红的格子,被扔到后座,棉的质感,一寸寸的离开身体,冷气突然包围住,意识到自己上身赤裸的时候,和也抬起头,发出愉快的呻吟。

仁的手指,开始在和也的腰骨处反复摩挲,温度的落差,一点点被淹没,和也的眼睛笼上一层薄雾,雾气中看到仁的脸,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他也在隐忍吗?

和也握住仁在自己腰间的手,罔顾仁的疑问,轻松的把自己从他的禁锢中解脱出来。

半跪着直起身来,解开自己腰间,古铜色的皮带扣,只是轻轻撩拨,便应声而落,浅色的磨砂牛仔裤,落到膝间,仁吞了一口唾沫,有点迷惑的看着这个太过主动的和也,他的脸是16岁的脸,然而他的身体……

已经没有机会思考了,和也赤裸的身体直接的贴在胸口上,然后慢慢的下滑,滑到仁两腿之间。色欲膨胀的味道,隔着牛仔布料,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和也的嘴唇,贴上那炽热的部位,咬住拉链,慢慢的往下拉。

仁有点明白和也昨天的意思了,只是在意识空白的那一瞬间明白的,他的手探进和也的腿间,抚摸套弄着,满意的感觉到,自己所得到的频率和速度。和也的舌尖,像是有不可思议的魔力,在全身纵着火。

他挑逗到不能再挑逗,终于狠狠的吸吮,仁低声的吼着,加快手上的力度,那温软的身体,瘫倒在自己怀里,愉悦而迷茫的笑着,手内的一片淫靡的濡湿,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抬起来,嘴角是自己释放的白色液体。

仁喘了一大口气,用力的夹住和也的腿间,摩擦的力度使刚刚平息的欲望,又挺立起来,和也粉红的舌,开始在仁汗涔涔的胸口肆虐。仁并拢膝盖,让欲望的集中点一起升温,和也无力的倒在仁的怀里,恨恨的看着这个冤家。

“和也昨天为什么关机呢?”此刻他已毫无威胁性,仁大胆的问。

和也故意不理他,把脸别到一边去,眼睛闭上,睫毛微微颤抖。

“不说吗?”仁又一次夹紧腿间,和也惊呼出声,终于还是懒懒的靠在他手臂上,手指抚上他的眼睛。“我若不关机,你会来吗?”

仁吃吃的笑了,故意在这任性的小孩耳边说:“要继续吗?”

简直想掐死这个混蛋,和也挣扎着想起身,腰却被紧紧扣住,身后的密穴被试探着揉搓着,他惶惑的看着仁,把身体更紧的与他贴近。

仁有些为难,虽然刚才有天然的润滑剂,但和也的后面依然生涩紧张,勉强进入的话,恐怕会伤到,虽然忍耐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也舍不得伤到自己的小和也。

和也像是看出来仁的为难,自己轻轻动着腰,顺着仁手指的走向,一点点埋进去。仁吃了一惊,却是也无法退出来,和也身体里令人留恋的温度和柔软的触觉,让仁的意识几近涣散。
疼痛,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和也跪在仁的腿间,瑟缩着,把身体的重量挂在仁的肩上。终于还是忍受不了异物侵入的疼痛,哭出声来。“仁,好痛……”

“小傻瓜……”仁爱怜的摸着和也柔顺的直发,“对不起……”只是习惯的道着歉,因为你为我而忍受疼痛。

手指增加到两根,三根,和也的唇开始寻找仁的唇,需要找到一个支撑点,否则将在这无边的快感中沉沦。仁忍耐的极限也到了,手指退出的时候,他抱住和也不盈一握的腰身,热烈的吻他,交缠到和也眼神迷离,不再记得身在何处。

“宝贝,放松一点。”仁像是在哄小孩,和也抬起腰,对准仁的坚挺,缓缓的沉下去,很深的吸气,忽然充盈的满足感,仁切身的感觉到和也身体莫大的吸力,像是一个巨大而有力的旋涡。

“宝贝,那我动了。”仁的声音因为忍耐太久而有些沙哑,和也扶住仁的肩把眼睛闭起,来,感觉天地忽然旋转,仁俯下身,开始激烈的抽动,体位的突然变换让和也一时难以适应,紧窒的身体快要燃烧殆尽,和也抓住车座靠垫上的流苏,把腰高高的抬起来,两条修长的腿,被大大的分开,仁在身体里,被自己束缚着,再也不会去别的地方。

贪婪的吻着,想要和喜欢的人……打好多好多的kiss……

快要揉碎的拥抱着……就是那个,拥抱,冲进怀里的拥抱……

收缩和扩张的交替,折磨着车内稀薄的空气,和也觉得呼吸困难,仁的唇,开始再次擦过和也紧闭的眼。

“我是谁?”

“仁……你是仁……啊……”

“要记得哦,我是仁,不是赤西君。”声音接近暗哑,要是他的fans听到,一定会心疼死,和也这样想着,你也一样,在乎着这称呼的变换么?

最敏感的一点反复被触动,已经不能承受,仁揉乱和也的头发,深入到最深的地方去,和也觉得有热流在身体里蔓延开来,他羞怯而甜蜜的闭上眼,哽咽的喊仁,湿透的前发,在仁的指间缠绕着,起伏的胸口贴在仁的胸口上,仁的白衬衫,裹住他瘦削的身体,仁真想把这个自虐的孩子,揉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

喘息着去擦干和也残留在眼角的泪,回过神来周围已经是一片喇叭声,和也似笑非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也没有力气抬手,仁帮他穿好牛仔裤,把那弃置在一边的外套拿过来,把他的身体包裹住,若是受了凉可就麻烦了。

和也突然拉住仁的手,狠狠的咬着,直到咬出一个鲜红的印记。仁轻声的叫了一声,之后就没有再出声,直到和也红着眼睛放开他的手。

“还是……会消的吧……我怕你疼。”听这话,还是孩子语气,何必总把自己,伪装的什么都不怕,又什么都不在意呢?

“不会的,我会记得。”仁轻轻的摸和也的脸,那么小的脸,几乎都可以整个的包起来。和也浅笑着看仁,然后帮他把衬衫上还残存的扣子,一颗颗扣回去。

车子开始开动,而窗外的暮色,开始缓慢的笼罩下来。和也靠在车窗上,终究觉得颠簸,慢慢的,倒过来,靠在开车的人的肩膀上。

能够在你的副驾驶座上睡着,说明我是多么盲目的相信着你。

仁转过头看着他孩子一样乖巧的睡颜,轻轻的也是悄悄的说:“宝贝……我们回家吧。”


情热的本能,我抓住了你的手 。
一旦开始向前跑,从此无法停住脚步 ……
我想传达我的爱,片刻不愿等待
这份永恒不变的,如梦似幻的心境………


TO BE CONTINUED ……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