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14]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66]  [16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4.Ever green

和也离开的时候,天还是蒙蒙亮,仁的脸在熹微的晨光里显的很安静,明明暗暗的光线在他的鼻翼,留下好看的阴影,和也轻轻的吻他的唇,然后走出房间,关门的时候和也觉得眼泪就要落下来,他怕不快点就会失去离开的决心。
但是终于,关上一室寂寞的时间。

如果快点的话,就可以很快回去了吧,仁,你可以用三天来想念我,然后,你要快乐着,把我忘记的干干净净。
走出昴的那栋楼的时候,有一个红的不得了,却没什么光亮的太阳,在楼宇间的天空上,蠢蠢欲动,而那很久没有流下来的眼泪,终于决堤。

仁,恐怕终我一生,我都不能忘记你。


小内正想把啤酒往车上搬的时候,手里的箱子忽然被抽走了,手在空中不知所措的悬了一会,才想起回头看。

“你怎么在这里?”虽然不想和他说话,还是忍不住问了。

“我历尽千辛万苦找到的工作啊。”

“工作?”

“是啊,从今天开始我也在这里工作了。”

“那酒吧呢,昴的酒吧呢。”

“我辞工了。”

“为什么?”

“因为有个没良心的主唱辞工了,所以我没有办法,只好跟着辞啊。”

有些话,用那么无辜的语气说出来,就是那么的惹人生气。内决定不去理他,把剩下的啤酒搬完之后,就走到工头面前.

“对不起,我想辞工。”

工头啊,听起来就不像是和善的称呼。

“你干了还不到三天吧。”

“没办法,有些人嗅觉太灵敏了。”内小声嘟哝着。

工头明显很不满意这个理由,只是挥挥手说“回去老实干活吧。”也许是挥的角度不对,也许是挥的力度大了一点,反正手臂就这样打到内脸上,内吃痛叫了出来。

亮眼疾手快的冲过去,一把把亮护到身后,然后揪住那个满脸横肉的男人的衣领。

“打我的人,你找死吗?”

“亮。你打不过他的……”内扯扯亮的衣服,小声说。

“诶?你终于叫我名字了。”亮笑着回头,手上一松。

“小子,找死的人是你吧。”野蛮的人,是从来不讲一对一的,而野蛮人扎堆的地方,最好不要去。

一阵乒乒乓乓过后,啤酒瓶子碎了一地,亮拉着内仓皇的逃跑,见巷子就钻,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顺着墙慢慢的滑坐下来,亮拿出一包烟,点了几下才点着,狠狠的抽了一口,开始没有形象的咳嗽。内伸手很小心的去碰他眼角的淤青,亮倒吸着冷气躲开。

“笨蛋,很疼的啊。”

“很疼吗?”内小心的问。“对不起,把你卷进来。”

“说什么对不起啊,我们认识十年以上了好不好,再说……是我自己挑起来的。”

“你……为什么来找我?我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内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没什么底气的。

“因为你是笨蛋啊,就只会找那样没有水准的地方打工,我不找你话,恐怕你饿死也是有可能的。”亮看着青色的烟一点点升上去了,不管怎样,自己说话恐怕总是这样。

“亮是想说,担心我吧。”内看着亮的侧脸说。

诶?亮转过头来看内。

“亮……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了解你。”内抬起头笑了。“可是即使是你为我受伤了,为我担心了,我还是决定,不和你在一起。因为,不是亮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够了……”亮扔掉烟头,转身吻去内的唇,蹂躏辗转,是狠狠的咬,是反复的摩擦,直到一丝甜腥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漫开来。内睁开眼看着亮,这么近的距离,可以看到他脸上的孩子气,不是那个任性急噪的小霸王,说到底也只是孩子而已。

“亮……”

“如果你不回来,那我就跟着你……东京这么大,你会迷路的吧……”

“亮,我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

“你就是。”亮恶狠狠的把内压在墙上,再次剥夺他说话的权利。

“好吧,内,我给你三个选择。”

“A跟着锦户亮 B被锦户亮跟着 C跟锦户亮一起,你要选哪一个……”

内睁着圆眼睛,看着这个霸道的男人,他轮廓分明的脸上,有一道从巷子上方天空上投射下来的光线。然后那丝光线被亮压下来的身体挡住了。

和也坐在颠簸的公共汽车上,把手放在两膝间,看着窗外越来越绿意盎然的景色,觉得有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

到终点站的时候,车上人只剩下和也一个,下车的时候,上午清爽的阳光和郊外清新的气息,一下子涌过来,潮水一样。和也很想伸出手来捉出,这脉脉流动的风和从身边擦过的彩蝶。

原来有的地方,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会变的,走进孤儿院大门的时候,和也看到了一个很久没看到的身影,院子里挂满了白色的被单,在风里轻轻的飘扬着。和也叫了一声:“小草。”那个努力把被单往铁丝上晾的人转过头来,眼睛里都是惊喜。

“和也!”

和也走过去,帮他一起把被单晾上去。小草死死的拉住和也的衣角

“是真的和也啊,不是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

“因为……我经常梦到和也回来呢。太逼真了,有时候,反而不相信真的,和也和也 ,你是真的吗?”

“是啊,是真的啊。”和也仰起头,很开心的笑了,草野开始很开心的在草地上翻跟头,一个一个的连着翻。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啊,阳光,总是那么刺眼而暖和的。在太阳里,和也看到另外一张脸,于是他觉得那画面慢慢的,黑了下去。

昴收拾好酒吧里的东西,抬头看着他前面坐着的那两个人看的很无奈。

“看什么看,关门了就是关门了。”

“为什么要关门啊……”龙也也难得的有点沮丧“我难得对一个工作有点兴趣啊。”

“你还是可以继续这个工作,只不过换一个地方而已。”昴懒懒的说,开始不耐烦的赶人。

“可是……老大我没有地方住。”亮太好不容易出声。

“拜托,我又不是你监护人,再说你很早就成年了。”昴觉得自己一生都没说那么多废话。

“老大,你不会这么没有人情味吧。”亮太继续抱怨。

“没关系,小亮太,龙也收留你。”龙也很仗义的去拍亮太的肩。

“真的吗?”其实身高1米8以上,脸蛋妖娆除了证明此人身材高挑有从事特殊服务业资质之外,真的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真的真的,我家很大的。”龙也开始专心的吃手里的一袋薯片,亮太解决了住房问题,也开始很兴奋的拨bass弦,唱英文歌。

昴终于按捺不住,大力的拍吧台:“你们两个给我出去。”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着门口怔住了。

龙也和亮太看向门口的时候,也都怔住了。

仁满眼通红,头发很蓬乱的冲进吧台,拉住昴的衣襟“和也呢,和也去哪里了,和也有来这里吗?”

“没有,仁……和也他走了吗?”

仁突然把头很深的埋下去,放出受伤的动物一样的呜咽,哭泣的声音,隐隐的传出来,开始是很小声的哭泣,后来是抑制不住的大哭。

昴任由他拉着自己,把身体的重量挂在自己身上。

“好了,仁不要哭了,仁……”

“和也他骗我……他一直骗我,他昨天答应了我,不会走的。”

“仁……”

昴很没有办法的看着仁,如果一开始就告诉你结局是注定的,是不是你会比较好过一点?

“和也和也……和也……”

和也迷糊中听到有声音在叫他,有一双温凉的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摩挲。

“仁,是你吗?仁……”和也喃喃的说着。

草野有些害怕,他反复的试着和也的温度,叫着和也的名字。他不知道和也为什么会突然昏倒,有很多事,他情愿不知道要比较好一点。

和也睁开眼,是猛然睁开的,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小草?”

“是我……”

“哦,那刚刚,我是做梦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