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16]  [114]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6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6.Lost angel

昴正准备把酒吧上的霓虹灯拆下来的时候,锦户亮拉着小内的手得意的走过来,看到那被昴扔在地上的招牌,呆呆的站在那里,然后昴又扔了一块木板下来。亮吓了一跳,忙拉着内往一旁躲。

“老大,你干什么?”

“拆牌子走人啊。“昴瞥了亮内一眼,“你们俩好了?”

“不要你管。“亮白了昴一眼,,本能的把内往身后拉。

“那就不要站在这里碍我的事。“昴一向不理会这个不知所谓的毒舌。

“昴,为什么要关掉rainy blues呢,不是……决定要一起在这里很久吗?“内有些难过,当初若不是昴的收留,自己和小亮还不知流浪在这城市的哪个角落。

“小内,什么事情都会变的。“昴不想告诉小内更多的事情,毕竟和也他们的事与他们没有关系。

“是不是仁那小子又捅了什么漏子?“亮想了一下,试探着问。

“他要是还有捅漏子的力气倒好了。“昴从梯子上爬下来,在口袋里摸啊摸的,摸出一张纸条。

“你们还是去大阪吧,我把这边收拾好了就去找你们,你们去这个地址找姓横山的人。“

“如果是仁那个小子捅了漏子,我要留下来帮他。“亮逞强的不接昴手里的纸条。

内怕昴生气,还是接来过来,想想还是问:“是因为小龟吗?如果是小龟,我也想帮忙。“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罗嗦。“昴有点不耐烦。

“啊……你连招牌都拆了啊。“不知是哪里冒出来的龙也,仔细的研究着昴拆下来的招牌。“原来真的是枣木啊,怪不得看上去那么粗糙。”

“是啊是啊,龙也真聪明。“亮太在一边称赞,一定要哄好他,才能继续赖在他家睡又大又软的床。

“爱哭鬼你来干什么”?亮不是不喜欢龙也,似乎欺负他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昴已经处于无语状态,看着面前这帮子人唧唧喳喳的,简直想拿家伙出来打人。

“昴,看来你很难关门啊。“小内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淳离开家的时候,还是回头看了,送他的是他不认识亦对他没有意义的人,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晚那句话激怒了父亲,致使他要提早离开,他看着那个漆黑的拉着窗帘的窗口。突然觉得,父亲这样老不见阳光,不是会很难过吗?

田口淳之介,在决定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也是会露出让人害怕的眼神吗?父亲,你要我离开,那我就离开好了,只是你为什么连我最后的要求,都不给一个确定的答复。突然想到和也,不知道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他在家里住的时候,是不用手机,现在一个人在外面,联系也无从联系,早知道当初给他一个手机了。

现在这样想的话,也是徒劳而已。告别的时候,淳摸了摸自己西装内侧的口袋,那里有他至为珍爱的东西。

大概是下午三四点,仁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和也正被孤儿院院长叫进四层楼上昏暗的阁楼。仁捧着疼的不得了的头又想哭的时候,围着黑色头巾慈祥的老院长递给和也一本很厚很旧的日记,上面烫金的字样,翻开来,上一张照片,似乎摄于樱花灿烂的季节,上面的人都笑的很灿烂,是父亲,母亲,还有……另一个父亲。

时间何其玄妙,把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奇妙的串联起来,然后你仔细看看,原来这样,原来我怪不了任何人。

和也安静的听着院长的话。

“和也身体好一点了吗?”

“恩。”

“本来以为和也你不会再回来这里了,也许我就要把这件事情带到棺材里去了。可是……你又回来了,我觉得也是机会把这个交给你。你母亲,生前是我很好的朋友,虽然年龄上她比我小,但是她却是真正成熟的女人,她给每个人的爱,都几乎有拯救的作用。而你父亲,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你母亲的人。如果说这件事情里有什么错误的话,那就是时间,时间排错了位,如果你父亲先碰到你母亲,而不是先碰到你母亲的哥哥,这件事情……可能会是好的收尾……“
沉沉的叹息着,走到阁楼仅有的一扇窗那里,呼啦一声打开,有鸽子惊起飞开,强烈的光线灌进来,和也觉得眼前一亮,抬起头使劲的呼吸。风把阁楼里散落的纸片吹开,一片片蝶翼般飞舞。黑色的影子在藏匿的过程中,画出让人沉沦的图案。

终于颤抖着翻开,终于开始,与时间作战。

看一个女子怎样坚忍着去爱,去包容。看一个男子又怎样在爱里面挣扎,犹豫,看那紫黑色的爱怎样把血色一点点涂抹在自己荒凉的年月里,樱花瞬间凋落,褪色。


和也看到手脚冰凉的当口,仁起来喝了一杯水,不过是五天而已,身体抽空了一样,于是只剩下想念。发黑的眼圈证明想念,发干的喉咙证明想念,想念,原来是可以这么具体的。

“和也……和也……“就这样念着和也的名字,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消磨时光,隐隐的听见外面P关门出去的声音,心里有一点难过。

是的,是对不起P的,可是,也对不起和也了啊,好象到最后,把重要的人都伤害了,却还在耍小性子,这样的赤西仁,真的是一生都长不大啊。于是又想起和也那晚跟自己说的话,和也所经历的事情,可怕到他都难以想象。自从斗真的事情之后,他很少从p的温情网里出来,正视这个世界,直到认识和也。

和也,咒语一样的名字,真是够了。

这样躺着也不是办法,总得要做点什么,于是穿上拖鞋,走到隔壁P的房间去。

P的房间一向昏暗,因为要放照片的缘故,他总是只开一盏台灯。仁已经很久没有进P的房间,他把很多很早以前的照片都挂了起来,晾在一根根细线上,在头顶上飘扬。仁有一种走进过去的错觉。他看到斗真,很多很多的斗真,笑着的斗真,哭泣的斗真,很小的斗真,永远停留在15岁的斗真。

仁觉得眼睛里胀胀的,当他决定了要走出来的时候,总归是要有一点痛苦的感觉的吧。一张一张的看过来,那种酸涩慢慢的消失了,仁突然发现P把自己埋在了一个多么阴冷的世界,他不愿意忘记过去,因为他不愿意忘记斗真,因为他不忘记,所以他要仁一起留下来。如果不是遇到和也,也许就留下来陪你们了。

仁定定的看着照片上三个人,仿佛就真的可以回去一样,无忧无虑的和你们一起玩闹。仁,还是要长大啊,还是要有自己保护的人啊,斗真,P,可不可以原谅我。

突然看到一张不一样的,不是高高的挂着的,是很随意的被扔在旁边的桌子上,上面有些杂色和划痕。仁拿起来仔细的看,看不清楚,照片拍的很模糊,怎么也看不清楚,走到门口想对着光线看的时候,突然听到P的声音。

“仁,你起来了吗?“P手里拿着很多东西“仁,你在看什么?“

仁看着那张照片飘飘荡荡的飘下去了,像一枚羽毛一样,P看着仁的眼睛,平静的问

“仁,你想看什么?“

和也深深的呼吸,合上那有着烫金字封面的本子,小草在外面唱着歌,不知道什么歌,调子很好听。已经是下午了啊,阳光应该是很好的,和也看到点点的光斑在窗户前的桌子上浮动,没有预想中的悲伤,好象也只是看完一本很精彩很悲情的小说而已,只是这悲情,自己也有份参与。起来伸伸腰走出去,阳光让人把眼睛眯起来,午后的孤儿院很安静,小草还是一直唱一首歌,不知道名字也没有歌词。

大大的铁门外面有铃声响起来,小草应声去开门,然后捧了一大摞的书信报纸进来。

和也看他一蹦一跳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果然是很元气的孩子呢。小草把报纸和信送到门口负责收发的老爷爷那里,然后自己拿了一张报纸看。

和也没事,坐在台阶上用树枝写字玩,写啊写啊,“赤西仁“快写到“仁“的时候,小草在旁边叫了一声。

“怎么了?”

“有飞机出事了。”

“现在不是很平常吗?”

“可是……“小草支吾着“没关系的吧……我记得……淳哥哥不是今天去法国。”

“淳?要去法国吗?”和也一把把报纸拿过去,小草还来不及反应。

在印着飞机失事的新闻背面,看到了那张永远干净的笑脸,黑白的,没有血色,一如那天黑色的云和淡色的天。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