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5]  [136]  [113]  [112]  [116]  [114]  [134]  [133]  [132]  [131]  [13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夏季的巡回con,疲倦中成就着别人的梦想。

舞台是纸醉金迷的造梦国,Kame朝辽远处望去,仿佛看到某夜在窗边看到的夜色,朦胧而纷繁的灯光,笼罩着他所能看到的地方,他微笑着,把手举起来。

“……我是小田切龙……”小田切龙,是梦里的人吧。

“隼人,隼人……”这个呢?这个又是谁。

Kame微笑着,看着人潮的喧闹声把他曾经做过的梦扯碎,如果龙和隼人,只是用来被叫叫的名字,那么曾经幻想过的羁绊,是不是也不过是蛛丝而已。

真的不喜欢,这样随便的把这两个名字,抛在这吵闹的地方。但是依然只是笑笑,看着他对着那些兴奋的人群举起他的手,高兴的喊着,他的手指,即使隔的这么远,也看的异常清楚。

在过分明亮的灯光下,那双手穿过人群,轻轻的在神经的末梢上抚摸着,让身体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水。

想知道那指纹,嵌进自己皮肤纹理的感觉,是不是依然带着微薰的香气,慢慢的麻醉了神经,模糊了思想。

清晰的听到,汗水滴落的声音,微微的喘气,那真实的感觉让他不敢把头抬起来。怕看到他的眼睛,怕看到他的嘴唇,怕一不小心,就陷入时间的涡流里。

甚至还能相信,他还是那个清晨在身边醒来的孩子,蓬乱的头发。无辜的神情,揉着眼睛,慢慢的倒在自己身上。

Kame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麦克风,是到了唱歌的时候了吗?

总有时慌张,有时惆怅,有时迷惘;于是有时徜徉,有时沉寂,有时唱……

有哪里,开始不对了,是哪里开始不对了,说不出来,当绚丽的折扇从眼前飘忽而过的时候,看到的,是另一番绮丽的画面。

Jin偷偷回过头去,看站在烟火中间的人,蓝色绸带柔柔的在舞台上飘动着,也许是体力透支,Jin觉得眼前很模糊。

那个卖力扭动的人,好象不是他认识的那一个,偶尔眼神掠过,Jin就觉得呼吸一紧,那双手从脸颊开始,蜻蜓点水般顺着身体媚惑的曲线,跳跃着下来。腰间疯狂的扭动,把Jin的思维,带到一个熟悉的节奏中去。

伸手去摸自己的耳钉,轻轻的摸着,圆润光滑的触感,伴随着发梢痒样的扫过的感觉,一点点的,侵蚀着自己的神经。刚才无意中,是碰到他的手了吧。他的眼神,是轻飘飘的撩过,然后就移开了吧。

以前,不都是跟在身后,羞涩的不敢把脸露出来吗?Jin本能的去拉身后的手,空的,那个位置,早就没有了人。

回忆,不过是把美好的东西强行的留下来自我安慰罢了。Jin有些无意识的,在自己的手指上啃咬着,好饿,这是倒数第二场了吧,好饿……

高台上妖魅的人,昂起头,嘴唇一张一翕,然后高高的跳起……

以前,你是害怕高的,你会拉着我的手,让我把你从高高的过山车上带到安全的地方。

是错觉吗,他摊开双手,优雅而平静的,消失在散去的烟火里。

“Kame。”Jin重重的把单薄的身体压在杂乱的器材室的墙壁上,手自觉的去撕扯他身上沉重的演出服,复杂的装饰让Jin觉得很恼火。

“干什么……待会还有演出。”听的出Kame很累,连挣扎都懒得挣扎,只是轻轻的把Jin把外推着。

“演出……有什么关系……”Jin靠近着,把灼热的气息喷到Kane的脸上。“你已经以演出为借口,拒绝了我多少次,你记得吗

不由分说的,抬起那小巧的下巴,覆盖上去覆盖上去,那口腔内最后一点的空气排挤掉, 把腿插到他双腿之间,轻轻的摩擦着,“你是不是……也有感觉……”

“还想拒绝我吗?

热的吐息,在俯仰之间,已经控制了神经。仁低下头,看着Kame已经迷朦的双眼 微微的笑了 撩起他散乱在额前的头发,吻上他的额头,他的眼睛,他几近苍白的嘴唇 而手已经不听话的滑近他的衣衫里 ,刺激他所有敏感的地方,欣赏着他在刺激下逐渐迷离的表情。

紫红色的演出服滑落在地上,Kame身上,只剩下一件白到透明的恤衫。

仁咬住嘴唇,克制住想要立刻进入的欲望。“小妖精,你折磨的我也够了。”一边低声的说着这样的话,一边隔着那浅薄的衣衫,吸吮着他胸前殷红的两点。

Kame惊慌的想躲开仁的包围,转过头去看器材室的门,却被强烈的疼痛刺激着,抑制不住的呻吟出来,胸前近乎麻痹的痛,让他低下头,哀怨的看着仁。

“ 仁……你干什么?”

宝贝……这个时候分心对我很不公平的 仁坏坏的笑着,舌尖沿着小腹,一路点起情欲的火

松开两个孔的皮带,松垮到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

仁抬起眼看着Kame,只是看着,就觉得嫉妒,你怎么能把那么醉生梦死的表情,也给别人看

“宝贝,怎么办……我已经忍不住了。”

仁的手带着过分的热度,接触到Kame下身的皮肤的时候,Kame小声的叫出来,他本能的去拉仁的手,却被仁控制出力道,更加紧密的贴在灰白的墙壁上

外面开始有音乐在响,是《遥远的约定》? 还是《GOLD》?

仁的手开始动作的那一刻 所有理智全部抽离 只剩下随着他动作的躯体 在迎合他无止的欲望。

热…… 开始从下体窜上来 不自觉扭动的身躯 ,不小心碰到仁鼓胀的裤裆,一片红晕的颜色,在升温,升温……终于无法控制。

Kame湿润的头发,一缕缕粘在前额上,嘴唇微微的张着,努力的呼吸,那双一直明亮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

“仁……你到底怎么了?”

仁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一样,那样柔软的轻叹的语气,仿佛还是多年前那个羞涩的孩子 。

“和也……”仁把头深深的埋下去,埋在Kame的两腿之间.“和也,我想要你……想的都要发疯了。”

和也,这是他,在叫自己吗?在叫现在的自己,还是,在叫自己的记忆里的孩子。仁的舌尖来回的挑逗着和也的欲望,使他不能思考下去,身体的反应更加直接的把心里的想法表达出来

我也一样的……想要你 想的,都快发疯了 “恩……啊……”和也的呼吸变的急促的那一刻开始,仁觉得,他的宝贝,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天使,他微红的脸已经开始变的粉色的皮肤,仿佛情欲的颜色,一点点的,从和也的身体,蔓延到仁的身体上。

“仁……快一点……仁……马上……要开始了……”

“和也……我爱你……”仁呢喃着,单手抱住和也纤细的腰,另一只手,开始退掉和也身上仅剩的衣衫。

解开自己的皮带扣,冰凉的金属擦过和也的小腹,和也战栗着,把身体贴过去,贴到仁的身体里面去。

手上加快了速度,把欲望急速的推上顶端,和也难以的忍耐的把手插进仁的头发里,揉搓着,辗转着,再也关不住的呻吟声,从唇边不断的溢出来。

”宝贝……想要我吗?” “宝贝……说你想要我啊”

仁近乎恳求的话,在耳边来回的轰鸣着,Kame已经没有力气思考,音乐的响动,嘈杂的脚步声,还有下体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快把他逼上了绝路。

双腿已经软的站不住了,只能攀在仁的肩膀上,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走到现在,能够依靠的,除了你还有谁,可是你竟然不相信我,可是你仍然固执的要我的承诺,我在想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和也,你告诉我啊”

仁都快要哭出来,只是想听你说而已,只是想要证明,你还是我的和也,还是我的宝贝。

我们所期盼的纯真,难道到最后,只能够被身体维系着,只能在你身边,看着越来越远的,离开我的控制。

这样想着,仁不觉有点生气。好,你只是想要快点结束是吗?抹出这一身痕迹后,就可以若无其事的叫Akanishi Kun。

坏心眼的看着和也已经难以忍耐的表情,仁用自己的欲望用力的摩擦着和也的分身,眼前着和也接近边缘,把他的头压在自己的胸膛上,却在他快要崩溃的一瞬,堵出他要解放的唯一出口。

“仁……”和也难受的把身体蜷曲起来,那个温柔的小仁,仿佛只是自己的幻象一样,而眼前的人,仿佛被欲望控制,丝毫没有珍惜的感情。

仁看着和也,脸上痛苦的表情,一时有点不忍,什么时候,我和你已经开始,有了无法逾越的距离,而我要怎么样,才能消除这距离,随着仁的放松,和也紧紧的抓住仁的手臂,有热的液体,在两人的身体间蔓延开来,仁俯下身去,轻轻的添噬着和也的蜜液。

“你还是不肯说吗?” “宝贝……我已经等不了了。”

仁用沾染了白色液体的手指,摸索到和也隐秘的地方,和也看着他隐忍的表情,有点不忍,他轻轻的抚摩着仁的头发,其实,一句话而已,又有什么还固执。只是……我想要对你说的,并不只是这样的一句话。

疼痛突然到来的时候,和也咬住自己的嘴唇,死命的死命的咬,仁感觉到和也内里,像要被融化一样的热度,以及一阵一阵紧窒的收缩,觉得自己已经快到了极限。
”宝贝,那我进来了。”

和也苦笑,都已经这样了,不是任你摆布吗?身体,真的是很可笑的东西,仁的小小的动作,都让他热的难受,有什么没有办法宣泄的情绪,模糊了眼睛,遮蔽了彼此疏离的真相。

虽然已经有很多次了,可是每次当仁将欲望送进和也体内的时候,和也还是忍不住疼痛的叫出来,眼泪还没来得及落下,就渗进仁的皮肤里,一样的咸涩刺痛。

“仁,不要这样……仁……”当坚强的假面粉碎后,心里的疼痛更甚于身体。我不要,不要你这样无爱的抱我。

“和也……”仁无奈的叫着,不忍心看和也这么痛苦,又不能退出来,只能慢慢的拍着他的后背,让他放松一点。

“和也不要怕……和也,交给我就好……”

那样温柔的话语,让和也从阵痛中慢慢恢复过来。如果只是身体的纠缠,他为何,温柔的让人难过。

有人开始敲器材室的门,和也敏感的把仁往外推,仁紧紧的抱住他,身体碰撞,过于深入的刺穿,和也难以抑制的咬住仁的肩膀。

“仁……我不行了……快点,快点……”和也微弱的声音,从仁的肩窝里发出来,门上的敲击越来越激烈,有熟悉的声音喊着:“谁在里面?谁在里面?”

仁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用力的撕咬着和也的唇,开始很快的律动,和也不住的喘息着,只能靠模糊的意识,来找到仁的手臂,不然,会溺死在情欲的海洋。

冲击到最深处的激情,既而,退到入口的挑逗,疯狂到不能自已 。

外面的声音开始模糊,天地间似乎只剩下这两个人,在彼此依靠着,在温度高热的空间里,把汗水涂抹到彼此的身体上。

和也,别怕,我在这里…… 只有这样的话语,能够让那个发抖的身体平静一些,原来,他还是那个胆小的孩子,他其实,从来没有改变,和也的手,抓住身后的墙壁,不知道还能把脸转到哪里,才看不到仁眼里,那个迷乱的自己。

“仁……仁……”似乎这是个咒语,能拯救这个,在寂寞里沉堕的灵魂。而那让人心慌的响动,统统都听不见了,只有他的话在耳边低吟“ 和也……我爱你,你是我……一个人的”

仁狂乱的抚摩着和也的皮肤,脆弱到没有办法,只有无休的撞击,能够有把他握在手里的感觉,垫高和也的腰,让他舒服一点,晕眩的快感,把脑海抹成空白。我要你……要的 ,只有你而已。

疼痛已经消失无踪,快要在无止境的快感里迷路,和也把脸贴在仁的额头上,细密的吻着仁的眉毛,仁的眼睛,仁的鼻梁,喜欢你,你的任何地方,都一样的喜欢。

感觉都有什么落在自己的手心里,怔怔的看着,终于吻住仁的嘴唇,把腰抬起来,放肆的扭动着,要和你一起,要和你,把身体重叠起来。

落在手心的那滴眼泪,在毫无缝隙的贴合中,干涸了,成为心的形状 。

仁抱住那纤细妖娆的腰肢,用力的挺立,进去,一直到你无法承受的地方,我爱你,就是这么欲生欲死。

所谓纯真,真的只是一场不醒的梦吗?和也这样想着,抚弄着仁湿透的头发,外面的敲门声,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和也把脸贴近仁赤裸的胸膛,听见他逐渐平和的心跳,仁的呼吸,在头顶上,像一首一直在唱的歌。

和也踉跄着,捡起沉重的演出服,回过头用沙哑的声音对仁说:“好了,我们出去吧”只是说着,脚下软的没有一点力气,他残留在身体内的激情,还在隐隐作痛。走出两步,腰间剧烈的疼痛让他扶住墙壁难以前行。

仁上前扶住和也的时候,不敢看他的眼睛,他害怕那双眼睛里的质问,那些年少时的信任和单纯的依赖,现在要如此残忍的证明给他看。因为孤独,所以互相拥抱,因为拥抱,所以愈加孤独,可怕的恶性循环。

“我总是要……自己走出去的吧……时间不多了……要上场了,我们还要补妆。”和也的手指轻轻划过仁的手背时,仁有点想抱住他说:“我们回家吧,不要管什么演出了,回家我煮甜甜的莲子汤给你……”但终于看着那指尖划着划着,划过去了。

和也在暗的灯光里,亲吻仁有点破损的嘴唇,出血的地方,碰在一起,一起有些微的疼痛。仁看见和也灰暗的颜色,在眼睛眨动的一瞬间,睫毛所形成的阴影,有落泪的错觉……

终于还是站在,这一片华丽吵闹的海市之上,和也走出去,大声的喊着什么,仁也走出去,大声的喊着什么,不同的方向,也是不同的脚步声。仁回过头去,看着那个动作不太自然的人,他站在花道上,不要命的奔跑着,手与千万人的手相触碰,而刚才那个在自己怀里无比娇媚的躯体,现在,也在人潮被毫无顾忌的抚摸着。

于是懒懒的笑着,自己朝着人最多的地方,缓缓的送过去。这是妄言天真的惩罚吗?或者是对梦想最后的毁灭。如果有可能,我愿意用16岁的心和21岁的身体,和你谈这场恋爱。

灯光暗下去,暗下去,旋律起来,慢慢的起来……躲在黑暗里,开始唱的某一首歌……刚才,我在你的身体里,也听到了同样的旋律。

不要卸下天使之名……
不要苦苦追求 ……
不要抹灭梦想 ……
别让时间停止……
因为,我疯狂地爱着妳……

TO BE CONTINUED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