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13]  [112]  [116]  [114]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8.Pale fingers

山下疑惑的从淳手里接过那厚厚的一摞资料,翻了一下。

“为什么找我?还有……为什么你没死?”

“空难是人制造的……那我事先预知怎么还会死。”

“你父亲残忍到这地步。” 山下有点发抖,真的是有可以亲手杀害自己儿子的人。

“不是我父亲,是我父亲的对手,最近的一单生意,台面上是我在和他们做。你有拍到这单生意的证据吧,所以,我提供更详细的资料给你。” 淳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都很温和,山下有点怀疑,他也许不是田口家的人吧。

“为什么要这样做?普通的话,不是应该找人杀我灭口吗?”

“因为我想自由。” 淳的眼睛里有寂寞的蓝色。”我想脱离这样的生活,然后,我想救和也。”

“那个和也,到底好在哪里,为什么你们都对他那么好?” 山下一直想问这个问题,但是没想到会问仇人的儿子。

“和也……是让人想不惜一切去保护的孩子。” 淳之介这样说着,去看坐在一边的草野,草野点点头。

山下有些明白了的样子。”所以,是想让我去救他。”

“不,是让你收回我们家欠你的债。” 淳很诚恳的说“所以,请你尽快找警察报案,或者找律师起诉,费用我会承担。”

“原来你不是傀儡只是晦隐韬光。” 山下叹口气“田口太失策。”

“不……我只是终于想要保护自己重要的人而已。这一次,我要自己来保护他。”

和也把行李箱里的东西一样样搬出来,小旅馆逼仄的空间和发霉的气味,他也不想去介意了。还是把那本日记翻出来慢慢的看,也许,这是最后能够看这本日记的时候了。

“晴天。 今天和他一起去了以前看樱花的地方,樱花是最短暂而美丽的花朵,我看见他像个小孩一样的在树下乱跑,自己也跟着开心起来。我越来越越明白,所谓相守的含义了,就像你割舍了很多之后所遗留下来的,能够伴你一生的,就是和你相守的。我何尝不知道他的最爱非我呢,只是我愿意去相信,他爱我,也爱着我们即将出生的和也。那孩子,一定会有和他一样温柔明亮的眼睛。一想到这些我觉得多么的幸福……”

“阴天。和也的手指老是捏在一起呢,我很着急,他坐在小床边慢慢的掰,一点一点的掰开。他总是这样温柔的有耐心的做着这些小事情,比如修剪窗台上的花,比如帮我收集邮票,他都很认真的去做。龟梨先生真的是体贴的先生呢,邻居这样说的时候,我很高兴,我喜欢别人称赞他。他现在去了邮局,想必是去寄给哥哥的信吧,虽然哥哥一直没有来看过我们,他却一直还是给哥哥写信,我想,他是想求得哥哥的原谅吧,毕竟,是我们先把哥哥一个人留下的。有些事情,我还是会感到内疚呢,就如同现在哥哥所走的危险的道路,很大一部分四因为他的离开吧。可是……我想让他幸福,和哥哥一起,他也许会过的比现在精彩,但幸福,却不是哥哥可以给他的……”

“雨,淅淅沥沥的雨。他好象很不开心的在窗前看着什么,我知道他昨天晚上写剧本又写到很晚。他对于事业所投注的过分的热情,终究是因为心里难以掩饰的寂寞吧,有时候我问他,你会想念哥哥吗?其实是很不合适的问题,他却很认真的回答我,以前想的比较多,现在越来越少了。我转过头去看坐在床上的和也,真是漂亮的孩子啊,让我感到骄傲的漂亮。想必长大后,就像他一样俊美吧,雨还是一直在下着,其实我现在很想念哥哥,当初我骗哥哥说我有了他的孩子,然后得以和他结婚,这是我的私心,因为这条路,比哥哥当初为他设计的那条路要平稳许多。于是哥哥最后看我的眼神,像是看一只讨厌的老鼠……曾经是那么疼爱我,一直背我去学校的哥哥啊……我现在真的很想念他…… ”
……
女子娟秀的字迹,最后的日记她写到:
“有很多云。今天要早一点睡了,因为明天要和他一起去买,剧本有人欣赏,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于是决定一起去山里走一走。有多久没有一起这样了呢,想想真是觉得兴奋啊。还是不要写太多,回来的时候,再好好写游记吧。我的小和也,一个人在家要当心啊,我会让慧子从东京过来看你的……”

慧子就是院长的名字吗?原来每个女子,都曾经有一个这样被亲切叫着的名字。和也合上日记,把它用丝绢包起来,放进小包里。然后,他最后整理了一下东西,估计今天晚上再回到这里的机会,已经很少了,可是不想退房,想给自己再留一点希望。

走出旅馆,和也突然怔在那里,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那个开心的跑过来,用一件外套紧紧包住自己的,的确是仁啊。仁摸着和也的脸,和也的手,和也的肩,开心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转过头去问:“我很早就买给他的,果然很合身吧。”

而在仁后面,分明的站着的五个人,怎么看也不是想置身事外的样子。和也有点困惑,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他们何必这样。

“小龟,我说过我很会找人的吧。” 龙也笑的像个小姑娘。

“你为什么不早点派你那些私家侦探去找,这样说不定早就找到了。” 亮在一边吐槽。

“诶?之前都没有想到。” 龙也说的话让其他人都开始摸额头,连亮太都无法坚持称赞他。

“你们……还是不要插手了。” 和也镇定下来,看着昴说,他知道昴是可以说服这些人的。

“田口是很可怕的人,你们不要卷进来。”

“我们只是送仁过来的。”亮耸耸肩

“是啊,我有跟他们说不准插手的,可是……仁拜托我们要保护他,所以他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一定要管的。”昴一边说一边躲和也的眼神攻击。

“仁,你也不要管。”

“怎么可能,我说过要照顾和也的,要一直保护和也的。”仁认真的说着,拉紧和也的手。

“可是……“

“和也,我说的话,是一定算话的。”我总要出来,总要长大,总要为重视的人做些什么。再逃避下去,赤西仁就一辈子只能后悔了。

和仁一起走到田口家大门时,和也停了一下,若是走进去,就不知道能不能再出来,但是如果不进去,那就是一生的枷锁。那些看着自己笑的伙伴们,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吧,所以由着他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仁也是知道的吧,所以陪自己一起去。

仁似乎看出和也的不安,只是拉住的手再紧了一些。”和也不要怕,反正我们在一起啊。”

是啊,反正生死都好,他是在身边的。这样想着,和也按了那个熟悉的门铃。

昴在后面喊“早点出来哦,晚上我们去吃火锅。”

仁很开心的回答着“知道了。”

仁笑着对和也说:“等出来之后,我要告诉和也一个秘密。”和也笑着去敲仁的头,手一直紧紧拉着,和也突然一点也不畏惧了,可以笑着,去面对任何的事情,为了你的秘密。于是拉着仁的手,走进那缓缓打开的大门。
楼上漆黑的窗户里,田口看着那两个少年,仿佛想到了什么别的事情,你们,是故意要幸福给我看的吗?或者说是你要他们,幸福给我看。

冷笑,然后是重重的关上窗户的声音。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