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135]  [136]  [113]  [112]  [11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
山下把仁送回家的时候,仁已经是处于泥醉的状态,和也听到敲门的声音起来开门时,就看到仁 整个挂在山下身上,山下被压的腰都直不起来,却还是抬起脸来微笑。

禁不住笑了,笑的前仰后合,忘记了伸手去接。

“小龟……”山下很无奈的叫,原来和简单的人住在一起真的会变的简单的。

“对不起……对不起。”和也摇着手,去把挂在山下身上的仁扒下来,这样不考虑身高体重的差距的后果,就是下一秒
仁压在和也身上,两个人都倒在地上,和也死命的推开仁毛茸茸的头,向P发出求救的眼神。

P叹了口气,挣扎着去把仁拉起来,顺手丢在沙发上。回头去看和也,他却趴在地上一点声响都没有。

“小龟……别装了,快点起来……小龟。”

P蹲下来去推和也,推拉半天没有动静,P突然有点怕,开始急噪的喊和也的名字。

“小龟……小龟小龟……”

“别叫了……吓你的。”和也抬起头笑着看着P,P吓了一跳,更多的却是放心的感觉。刚才看到他一动不动的时候,有一瞬间觉得喉咙被扼紧了一样,差点不能呼吸。

还是觉得被耍了,有点生气,可是那孩子脸色很差的样子,真的没有关系吗?和也动作有点的别扭的从地上爬起来,有点站不稳的去扶沙发,P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真的,没有关系吗?”

看到他手上包着白色的纸巾,又紧张的问:“怎么受伤了?”

“有点贫血罢了,这个是刚刚划了一下,没什么大事。”和也笑了笑,不知从哪里变出一粒口香糖,丢到P半张的嘴里。“一身酒气,你们两个人。”

“小龟……我是被逼的。”P嚼着口香糖,鼓着腮帮子。

和也有点心虚的笑,那么聪明,差点就被他看出来。还好刚刚恢复的快。走到沙发旁边去看仁,手指拨开他额前的头发,他额头上有细密的汗。

“P,还是不要动他了,喝了酒,会很难过。”和也拿了一条薄被子过来,拧了热毛巾,解开仁上衣的扣子帮他擦汗,脸上的表情温柔到P都觉得感动。“P你还是要拦着他点,一直这样喝酒不行的啊。”

“小龟……你明知道和他一起的时候,基本是属于反对无效的。”

“P,辛苦你了。”和也抬起头,温柔乖顺的样子,你会以为是一只小绵羊。P伸手去摸了摸小绵羊的头。

“我也要先回去了,明天还要上课。”

“P,你自己小心一点。”和也这样说着,眼睛还是看着仁,P觉得有点泛酸,但是还是使劲的嚼着青苹果的口香糖。到门口的时候,想想又转过头来,

“和也,什么时候,再去一次千叶吧。”

“诶?”和也抬起头,很惊讶的样子,但很快,就知道了这其中的含义。于是感激的点头。

有一段日子,可以称为疯狂,After rain,guys go crazy。他们放肆的骑着机车,在雨后千叶潮湿的公路上飞奔,一直到海边。一路上,仁兴奋的叫着笑着,然后紧紧的搂住自己的腰,把风的响动远远的甩到后面去。

“和也,你知道吗?千叶其实是我和P的老家呢!”兴奋起来就不容易平静的孩子,在海边大声的笑,然后把自己埋在湿润的沙子里。黄昏时变化无常的天空,一阵阵突如其来的雨,怕来不及过尽青春的惶恐。

和也记得那三个身影,在千叶雨后夜晚的海边,是怎样紧紧的靠在一起,仁的头发钻进脖子,P的手搭住肩膀的感觉,是一种叫做依赖的感情,彼此信任,拥抱着取暖,依偎着生存。

然后在蝉鸣不止的夜晚,躺在小旅馆软和的带着草香的被褥上,睁着眼睛看窗外。有人偷偷的爬到床上来,在耳边轻轻说:“和也和也,我好喜欢你啊。”

仁,我也好喜欢你啊,和也不会说,和也只是温柔的看着仁的睡颜,悄悄的在心里说这句话,然后自己开心起来,把头搁在仁胸口上听他的心跳。一下两下,时间继续的走着,和也轻轻的咳嗽,怕惊醒了仁。

在薄被子下面,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心有很多汗,也一点点的渗过来。和也睡着的时候,恐怕已经是天快亮的时候了。

仁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传统意义上的下午,宿醉的头疼还没有消退,他努力的从沙发上支起身来,瞥了一眼墙上的课程表,上午的专业课算是泡汤了,下午要不要去呢?显然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仁想了一下,决定要先吃饭。

字条贴在冰箱上,是某只乌龟工工整整的字迹。仁笑着把字条揭下来,从冰箱里拿出现成的便当来热,加热的时间里,他飞速的洗脸刷牙,终于恢复帅气的赤西仁。

那只乌龟,想必昨天折腾到很晚,想起昨晚,就想起喝酒,想起喝酒,就想起喝酒的原因,有片云彩飘过来,外面的天有点阴下来。

其实不是第一次看到他和那个中丸一起回来的,和也不知道,每次他回来,仁总是很远就可以听到,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就是一种感应。于是就跑到阳台上等,最近,他十次倒是有八次是和那个叫中丸雄一的人一起回来的。

好吧,赤西仁是小心眼一点,去调查了这个人,其实所谓调查,根本也就只是去历史系随便抓了几个人来问。问了之后更加觉得沮丧,那些女孩子(仁为什么你只抓女孩子呢?),一提到中丸,说不了两句就会扯到和也身上。

“和中丸君关系很好的龟梨君才厉害呢,人又帅,成绩又好,待人又和气……”和也对人和气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那小孩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呢。

“中丸君的好朋友龟梨君,简直是我们系王子级的人物,当然赤西君你也很帅拉,不过还是龟梨君符合我的type……”什么你的type,和也是我的。

“老是跟中丸君一起的龟梨君,是十分耀眼的存在呢……”闪什么星星眼,不许对我的和也有非分之想。

这样想着,有点丧气,中丸和和也的关系,已经好到要连在一起说的地步吗?为什么和也不告诉我呢。当初约定说在学校不能太亲密,最好不要一起回家,也是因为这样吗?

等闻到糊味的时候,仁才从一堆问题里爬出来,手忙脚乱的去端盘子的时候,手上烫出红红的一块。不行,中丸就跟这盘子一样烫手,得跟和也说说清楚才行。

这样想着就拨了和也的手机,响了半天和也才接,声音压的很低很低,仁觉得他的气息都在耳朵旁边一样。

“怎么了,仁,起来了吗?”

“恩。”

“我在上课啊……你吃过饭了吗?”

“恩。”

“吃了饭下午记得上课啊,P说上午的笔记他有帮你记。”

“哦。”

“那好……我先……”

“和也。”仁连忙抢着喊一声。

“恩?”

“和也,下午放学一起去吃拉面吧。”

“……好啊。”那边明显有点反应不过来“我去跟P说。”

“不要。”仁脱口而出。

“诶?”那边明显已经开始惊讶了。

“就我们两个,我放学去找你。”仁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心里还在打鼓。

反正是要问清楚的,问别人不如问和也自己吧。仁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快速的干掉那糊掉的便当。

下午的课程总是显得冗长,下课铃响了之后,和也开始往窗户外面张望。仁说了要来的,不如坐下来等他。

“小龟,不回去吗?”

“哦,我等仁来接我。”

“待会有活动吗?”丸子一百分好奇的问。

‘恩,仁叫我出去吃饭。“

和也有时候对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孩子过分的好奇心感到无奈,丸子开始在对面支吾起来。“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上次小龟让我帮着找的工作,已经有眉目了。”

“是吗?”和也放下书本,仔细的听着。

“是一个画家,想要找模特,薪酬非常的高。”

“模特?……”和也有点狐疑。

丸子连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很正经的模特。”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和也白了他一眼。

“真的是很好的老师啊,原来是在大学当老师的,后来因为身体不好,才回家休息的,”

“你急着解释什么,我又没说不信你。”和也觉得这样着急的丸子很好玩,忍不住又打趣他一下。

“他说最好今天晚上就过去。”丸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偷偷的瞄和也的表情。

“今晚……那仁……”

丸子摊手“我真的不知道你晚上有约会,所以答应人家了。”

“这样吗?”和也有点遗憾,也有点为难,却终于还是拿出手机。

“喂,仁吗?……我今天晚上有点事情,不能陪你吃饭了。”

“是吗?和也在哪里?”

“我……在社团办公室,跟部长商量比赛的事情。”

“是吗?和也没有骗我吗?”

“傻瓜,我怎么会骗你。”和也这样说着,心里有些难过,对不起仁,真的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不得不这么做。
“那好……和也自己小心。”

和也挂上电话,眉头皱的紧了些。

“怎么了?”丸子关心的问。

“仁,好象有些不对劲。”

“我们快点走吧,不能让人家等。”丸子拉住和也的手,往教室外面跑。

仁从教室旁边的转角处走出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手里攥着的手机,像是要被他捏碎一样。他看着和也和丸子跑出了教室,一直看着,直到看不到了。俊美的脸上,是悲伤和愤怒混杂的表情。

你说过只对我一个人的好,是最特别的,那么,为什么骗我呢?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