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7]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13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

“血压还不错,一切还相对正常,药有坚持在吃吗?”

“恩。”和也轻轻的点头。

“我还是建议你住院,这样在外面很危险的,你的身体现在已经很虚弱。”戴眼镜的年轻医生竭力劝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少年。“费用的问题,我可以帮你和医院说,能少的尽量少。”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帮这个孩子。

“谢谢你,生田医生。我现在不能住院。”和也咬着嘴唇,拒绝别人的好意他很不忍,但是他一旦住院,这件事情就瞒不了仁。

年轻的医生低下头想了一会,还是抬起头,对着和也笑了一下,和也第一次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那……你自己要小心,不要做剧烈的运动,不要吃刺激性大的食物,多休息,然后按时吃药。每半个月来检查一次,有什么不舒服就打我电话……还有,你以后叫我thomas就好了。”

“谢谢你,Thomas。”

医生很开心的笑了,然后看看了外面不停巴在上面往里看的丸子,“你朋友真好,每次都陪你来。”

“是啊,丸子是很好的人啊。”和也这样说着,对着丸子笑了一下,丸子也咧开嘴对着他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和也的笑容有点飘忽。

“医生怎么说?”和也走出诊疗室,丸子给他披上一件外套,关切的问。

“没什么,还是一样,叫我吃药,注意休息。”和也感觉到身上暖和起来,只是心里很乱,有些思绪理不清楚,纠缠在一起。

“小龟是要注意休息啊,我看你脸色很差。”丸子很认真的说。

和也忽然抬起头,看着丸子,直直的看着,看的丸子很不好意思。

“小龟,干吗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长蘑菇吗?”

“丸子……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和也是第一次认真的问这个问题,从自己到大学的第一天起,丸子就对他非常的好,社团活动忙的时候,帮自己抄笔记;跟仁吵架伤心的时候,安慰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丸子更是着急的不得了。而现在,也是他顺着自己的任性,每次都陪自己坐很长时间的新干线跑到大阪的医院来看病。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其实和也心里是有答案的,可是他不敢面对,他怕自己,不能回应丸子的好,反而会伤害他。

丸子只是眨眨眼睛,脸有点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和也有些不安,只好拍了拍他脑袋,故作轻松的说:“那么紧张干什么,逗你玩的。”

丸子很尴尬的笑,和也有点后悔,为什么要问出来呢?自己又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就是因为这样,这样讨厌的性格,才让仁这几天都为自己担心了吧,每次回家,看到仁惊喜的脸,和也都会觉得难过。难道自己给别人的,就是这样不安全的感觉吗?

一路上,车窗外很快的闪过模糊的风景,和也和丸子都不说话,只是盯着一个固定的地方发呆,和也把手指紧紧的绞在一起又分开,看着手指上那条浅的快看不见的伤痕,和也有点难过。

终于车到站,丸子要送和也回家,和也也没有拒绝。还是沉默的走着,走到高高的堤坝上的时候,丸子终于开口。

“小龟问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我不想给你一个敷衍的答案,所以想了很久。

“诶?”和也有点惊讶,他本来,已经放弃想要答案这个念头了。

“我想,还是因为我喜欢小龟才会这样的吧。”丸子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把头别过去。

果然还是这样吗?和也低下头去,他果然,还是注定无法回报丸子的。

“小龟不用说对不起,也不用说谢谢,小龟什么都不用说,因为小龟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我只是喜欢小龟,我想了很久,那不是爱。”丸子的眼睛,黑白分明,透露着诚恳与真挚的信息。

“丸子……”不说对不起,也不说谢谢的话,就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丸子,你真让我为难。

“对小龟好,我很开心。”丸子的眼睛,笑起来会眯成一条线。“所以,请让我继续对你好。”

“可是我什么都不能给你。”和也觉得这样的话,对丸子太不公平。

“傻小龟,我要是想要什么的话,就不会在这里了。你现在赶我走的话,也赶不走了,我会赖着对你好的。”丸子有点心疼眼前这个孩子,明明就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老是一副很成熟很独立的样子,那种坚持的样子,让人怜惜,开学第一天,看着这个孩子抱着一摞比他人还高的书摇摇晃晃的往教室走的时候,就已经这样觉得了。

于是就自觉的走上去,帮他分了一半下来,以后,也想要一直的分他身上的担子和压力。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觉得很满足。

“好了,不要发呆了,仁在家里等你吧,快点回去吧。”丸子推了推呆在那里的和也,和也抬头感激的看着他。“我还要回去吃周末的妈妈爱心大餐,我先走了。”

和也看着丸子在那长长的堤坝上跑着,他感觉到丸子是快乐的,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事,果然是能够让自己快乐的。想起以前看的一个电影,一个以爱为名的女孩,在迷惘生活中找寻纯粹的爱,但其实,爱就一种依赖的感觉,就在待在那个人身边,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够感觉到快乐在流动。

和也闭上眼,在堤坝上跑起来,突然好想见仁,好想好想……心里面漂浮着一些不确定的东西,想要赶快找到他一起证明,一边跑着,一边觉得自己离仁越来越近,这样的感觉让和也想哭,想找仁一起来确认,那些触动心内柔软部位的东西,还在不在。

拿了钥匙打开门的时候,仁是在的,P也在,还有几个陌生的人。和也站在门口气喘吁吁,不知如何是好。
仁明显没有料到和也会现在回来,有点慌了手脚,想去动桌上的茶,又不小心翻了茶杯,一桌黄黄绿绿的水痕,狼狈的不得了。

和也觉得有点不对,这个家,原本他每日回来,每日打扫,心安理得。可是现在,他有一种感觉,他是多余的,是不应该存在在这里的。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可是那感觉真实的压迫着心脏,和也看着仁,死死的看着仁,他等着仁跟他说:“和也,你回来了?”

旁边坐着的陌生男人说话了,“赤西君,你们是住在一起的吗?”说着眼睛往开着的卧室门里瞟,那里只有一张大床。
让人讨厌的眼神,感觉粘稠而肮脏。意识到自己正被这样的眼神打量着,和也觉得有点恶心。

仁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把手指绞起来又分开,在一起久了,就连为难时的习惯动作都是一样的。仁,我让你为难了吗?我终于还是成为你的累赘了吗?和也忍住快要涌上来的眼泪,站在门口,好想有个时空门,这样消失了就好了。

“仁……”P看情况不对,小声的提醒着仁。然后对那些陌生男人尴尬的笑,“加藤先生……其实……”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恐怕很难和你签约。”中年男人猥琐的脸,在仁的前面晃来晃去,仁还是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和男性同居,是做艺人的大忌啊。”男人点着了烟,对着仁的脸轻蔑的吐出来,仁一时被呛到了,猛烈的咳嗽起来。

和也觉得心的地方被揪了一下,脸色倏的苍白了,冷汗从手心和额头里渗出来,仁的脸,那看不见表情的,埋的很深的脸,似乎把和也拖到无边的黑暗里。如果我能够帮你,让你快乐,那么我也应该是快乐的,不是吗?可是为什么痛苦来袭的时候,总是这么的突然和巨大。如同一股黑色的浪潮,把人整个的卷进去。

终究是不被承认的,终究是要受惩罚的。

可是,依然想要忍着痛帮你,因为你低着头,我看不见你的笑容,这对我来说,是更大的不幸。仁,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仁,可不可以对我笑。

其实不知所措的时间,不过是几秒钟。下一瞬,和也就盈盈笑着,把手上的钥匙递到仁手里,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在那里。和也递个眼色,把钥匙塞到他手上。

“哥,我来还钥匙了,今天有客人吗?”

“和也……”仁拿着钥匙不知道怎么办好。

和也转过头看着那几个男人,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饶有兴味打量着这突然跑出来的男孩子,从他白色开襟毛衣的领口一直看下去,那种贪婪的眼光让和也很不舒服,仁伸手去拉和也,被他不动声色的避开了。

“哥,你有客人我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和也转过头来看着P,P的眼神慌张而无助,他只是看着和也,就能准确的读出他心里的悲伤,深不见底,P在这悲伤里,无止的沉沦下去。却无力拯救。

仁死死的攥住钥匙,手心里的疼痛都不觉得,他很想对和也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直到和也笑笑的开门出去了,门关上时那一声不大的响动,让他突然清醒了一样。他伤害了和也,他的沉默,他的犹豫,都狠狠的伤害了他的小和也。

中年男人笑着把烟灰弹在地上,那是和也每天辛苦打扫的地板,仁一下子觉得血气上涌,拿起桌上那些无聊的合同规章撕个粉碎,把纸屑掷在那些让他厌恶的人的脸上,然后他,看也不看那些惊谔的脸,夺门而出。要找到和也,先要找到和也才行。

冲出家门那一刻,仁甚至有预感,他会永远的失去和也。天很阴,是不适合出门的天气,仁跑过街道转角的时候绊了一下,不小心摔在地上,擦破的手臂,有鲜红的血混杂着尘土,一点点渗出来。仁觉得有咸涩的眼泪流出来。

路边的人,都诧异的看着这个漂亮的男孩子,一边不停的流泪,一边奔跑着,努力的向四周张望,他的身后,是歪斜着的东京民居,在一天中最寂静的午后,沉沉的睡着。他的脸上,是一种近似于绝望的神情。那串被紧紧捏在手里的钥匙,在手心里摁出了红色的印迹,刺破了皮肤,染上了暗红的颜色。

和也,你在哪里?和也,你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拉面店,茶坊,宠物中心,天桥,画廊,堤坝下的棒球场……终于在穿梭中,失掉了那一抹寂寞的影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