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135]  [136]  [11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4.

进屋的时候,屋子里一片漆黑,果然还没有回来吗?还是已经睡了?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伤心,只是总算松了一口气。怕惊动邻居,更怕惊动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觉的仁,和也准备不开灯直接回卧室里去,刚打开卧室的门,就被一双手大力的拉了进去,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唇就被毫不留情的堵住了。

“说……这么晚回来……你去哪里了?”仁的声音在黑暗里听起来,像一匹华丽的绸缎,整个的,把和也包裹起来。

“仁……别这样,我不能喘气。”和也觉得呼吸变的沉重起来,他觉得心脏的某个位置被压迫着,压的很疼很疼,疼得和也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

可是仁完全听不到和也的话,他的心里有一团嫉妒的野火在烧着,把理智烧的殆尽。他反复的和也的唇上蹂躏着,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却又反复的逼问着。

“去哪里了,和也……告诉我……”

“仁……仁……我和同学一起……去了一下夜市……”好痛,心口好痛,痛的气都喘不过来,可是整个身体都在他的掌握中,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是谁呢?中丸吗?”仁的语气里带了那么多的轻蔑和不信任,他的手臂很霸道的控制着,和也的心脏紧紧的收缩了一下,然后控制不住的叫出来。

“被我说中了吗?那么除了去夜市……还做了别的事吗?”

“你不跟我吃饭,就是因为这个吗?”

“和也,你还有什么事是没有告诉我的……”

仁的逼问越来越紧密,那绸缎被抽成细细的丝,缠绕过来,成为一个密不透气的茧,他无力的用手臂抱住仁,仁……你相信我,你相信我……仁觉察出和也的不对劲,觉得自己也过分了一点,于是稍微放松了力道。

“怎么了?和也……”

和也趁着这一口气的工夫,使劲的把仁推出卧室,把门反锁上,上了保险栓。仁用力的敲着门:“和也你干什么!!把门打开!!和也你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进去。龟梨和也,你把门打开!”

门里面那个,沿着门慢慢的滑下去,挣扎着在衣服口袋里摸那个小小的药瓶,背后的门很剧烈的震动着,还听到玻璃砸在上面发出的声响,仁很生气吧,一定是很生气的。

对不起,仁,有些事我不能跟你说,白色的药片,很大,吞咽下去,要费很大的工夫,停留在口腔里的苦涩的感觉,蔓延开来,很久很久,都有想呕吐的感觉。很讨厌这白色的药片。可是离开了这个,就不能活下去,我要怎么告诉你,永远,对我已经是奢侈的话题。

仁门外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声音嘶哑黯淡,他知道仁哭了,因为他感觉有冰凉的液体回流进心里。仁的声音慢慢的小下去,然后和也听到他滑坐在地上的声音。和也把脸贴在门上,听到仁喃喃的细语“和也,开门好不好,我想抱着你睡……”

眼泪毫无预期的涌出来,熟悉的温度和熟悉的手,一下子那么真实的触感,想念这种东西,即使离的这么近,也是可以瞬间把距离拉到很远的。和也突然觉得他与仁的隔离,远远不止一扇门而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身上的冷汗干透,慢慢的慢慢的,让呼吸平复下来,而外面的声响,也慢慢的平静了,和也觉得很疲倦,很想睡,可是放心不下被关在外面的那个人,撑着地面,努力的站起来,心脏的地方,还隐隐的扯痛。为什么这方寸的地方,如此不可挽回的掌控着人的生命,想起来真有点不服气。

打开门的时候,仁靠在门边已经睡着了。仁睡着的时候,安静的不得了,和也仔细的看着他的睡颜,发现他的眉头是皱的,眼角还有泪水干涸的痕迹……是因为我吧……和也这样想……是因为我,才让你睡着了也觉得生气伤心吗?和也尝试着在仁不知道的时候,轻轻的抱住他,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上,仁,怎么办,我已经不能和你,有一样心跳的频率。
这样想着,就有许多的眼泪,渗进仁的衬衫,慢慢变冷。

不想让仁在这里睡到着凉,但又没办法把仁弄到床上去而不吵醒他,和也只好拿来软和的枕头和被子,把仁包成一个安全的茧,自己看着这样的仁,浅浅的笑着,把手指插到他的指缝里去,紧紧扣住,仁,我不要离开你,哪怕我剩余的生命连一个承诺的开始都无法完成,我也要呆在你身边……

屋子沉默的亮起来,仁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泛白了,像一幅未完成的水墨画,留着看不真切的空白。凌晨开始下的雨,淅沥沥的打在窗台上,窗户玻璃上,一道道哀艳的水痕。

仁注视着偎在自己身边,睡得正熟的和也,熟悉的皱着的眉头,一点点隐忍的难过表情,一切都细刺一样,在仁的心里轻轻的扎着。

是生气的,一开始的时候,是生气的,可是当那扇门没有打开的迹象,而里面的和也又没有任何声音的时候,担心的感觉,突然全部的占据了自己的身心。担心他痛,担心他哭,担心他把自己把自己抱起来的无助的样子,担心到全身的筋脉一起剧烈的疼痛起来。

下意识的看着自己手里,那过分小的手,才意识到,和也,只是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孩子,那么固执而坚强的,爱着自己,甚至不希望自己去记起这两岁的差距。仁抬起头,想起某天空旷操场,天际那一片粉红绛紫,柔柔的弥漫在过往的岁月里,不禁红了眼眶。

轻轻的把和也抱起来,然后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像对待易碎的琉璃。仁很清晰的知道,他想要让和也幸福,但是,那么抽象的幸福,他没有概念,即使是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也不知道,和也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和也,你要怎么样,才肯什么都对我说呢。”仁把头靠在床褥上,接近和也的地方,有淡淡的清香飘荡在空气里。

“小龟……小龟”有时候朦胧中有有人叫你,是一种很有归属很安全的感觉,因为睡眠时人的意识处于模糊的状态,而呼唤的声音,有指向的作用,于是和也的手,就在这指向的作用下,握住在放在自己身边的手。

P觉得自己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因为透过手心传来的无力感,真实的抵达了他敏感的心里。那孩子的手无助的在床头乱抓的时候,就觉得有尖利的东西在心里划着,可是不敢伸手去抓住他,只是看他自己皱着眉头,急促的呼吸着,溺水一样无助。

直到那手抓住自己的手,然后渐渐安静下来,P突然觉得和也从未长大,还是那个夹在他和仁中间,左右顾盼,露出可爱无敌的笑容,皱起他那两条粗粗的眉毛的小孩子。这样想着,便觉得6,7年都虚度了一样,自己苦笑起来。

“P……你怎么来了……”和也还没完全睡醒,“你不用上课吗?”

“我下午没课的啊。”P拿过准备好的毛巾帮和也擦脸,不由分说的把他的脸都擦得皱到了一起。

“你想毁我容啊。”

“毁了容我负责啊。”P刚说出口就觉得不妥,但是说出话也收不回来,只好看着和也傻笑。

“你要怎么负责啊?”这小恶魔果然不肯放过自己。

“那你要我怎么负责呢?”迂回战术是万能钥匙。

“请我吃怀石料理。”和也撑起身体半靠在床上,笑笑的看着P。

“小龟,你这么可爱的脸是无价的啊,一顿怀石料理怎么够。”P故意作深情状,看着和也发嗲。

和也不好意思的把头转过去,“P,你少来恶心我……对了,下这么大雨,怎么想着要来看我?”按理说要来,也应该是下午下课以后了。

“因为啊……因为有个笨蛋有一早上到教室来吵我,说他昨天晚上不小心失手,弄到后院起火,要我来灭火啊,说起来,我已经成了他的专职消防队员啊,加班补助,奖金分红统统没有,还要好脾气的随叫随到……”P不停的抱怨着,偷偷的瞟那已经笑开花的小乌龟。

“P,你真是个烂好人。”和也伸手去捏P的脸,一直很想再捏捏看了,没想到手感还这么好。

“那么火已经灭了?”P粉嘟嘟的脸凑过来。

“哪有起火啊……我昨晚睡那么晚都不知道,是那个笨蛋做梦了吧。”

“啊……差点忘记了!”P突然跳起来,和也看着他急急的跑出去,然后小心翼翼的端了个小白瓷碗进来。“来来来,尝尝山下牌的爱心粥。”

“爱心粥。”和也只是重复着他的话,然后不说话盯着他。盯到P心里发毛的时候。突然又可爱的笑出声来。

P趁他咧开嘴笑的时候,很快的把一勺粥送进他嘴里,和也一边努力的把粥吞下去,一边口齿不清的抱怨:“不要喂我吃饭,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说……你不是小孩子是什么。”P的语气里都是宠溺“而且是个很多心事都不跟人说的小孩子,是个别扭到把别人关在房间外面的小孩子,是个明明身体不好还要硬撑的小孩子。”

“你不要随便用排比句,又不是学文学的。”和也懒得跟他抬杠,把那碗粥抢过来,埋头苦吃,P最大的优点,就是做饭一级棒。

“吃饱了,就去把纵火犯抓回来吧。”

“诶?”

“我是想帮你抓,可是能力有限。”

“P……其实……昨天是我的不对呢。”

“小龟……我只是消防员,不是法官。”P站起来,去把窗子打开,“屋子里有很重的潮气呢,这样对身体不好。”

和也低下头,不再说话,沉默的样子,P看了有点心疼,坐到床边把他抱过来。

“傻小龟,你哪里有错?肯定是那个baga不好,你老是这么宠着他,他就真的只长脾气,不长脑子了。”

“真的……是我不好。”声音小的连和也自己都听不见。

“和也,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们知道的,就别说好了,只是,要自己小心自己,心疼你的,不止那个baga一个人而已啊。”

温柔有时是一种毒品,和也很怕上瘾,于是很快的离开P的怀抱,连一个人的永远都给不了,还要牵连着两个人,实在是太大的罪孽。

千叶黄昏的那场大雨,他让P靠着自己的肩膀的,却把自己微凉的手给了仁。那时候就决定了,P是最重要的朋友,而仁,是生命的动力。

小公园雨后的长椅,椅脚旁边有一个个小小的水洼,仁正数水洼数的起劲时,远远的看到一个身影跑过来。

“怎么不回家待在这里?”跑的快了,和也觉得有些气喘。

“我怕和也再把我关在外面。”委屈的语气,天下有十分理,他一人倒占了八分。

和也蹲下来仔细看仁的脸,红红的眼睛不是假的,上面挂着的两个黑眼圈也不是假的,扁着的嘴巴很可爱,像只无家可归的小狗。

微微抬头,蜻蜓点水一样的,吻他的唇,然后轻轻说:“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仁的眼睛慢慢睁开,然后笑容慢慢绽开了,很高兴的拉起和也的手。

“和也,下次逛夜市,我陪你就好了,和也不要去跟别人逛夜市。”

轻轻点头,我早已经是你的专属物品,是你的琉璃镯子,是你的薄瓷花瓶,统统都是易碎的东西。若哪天你觉得过气,一放手,便粉身碎骨,再也拼不回来。仁,你知道吗?你那很久没看到的笑容,让我的心,停跳了一拍。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