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135]  [13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

“和也的比赛快到了吧。”中午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仁突然开口这样问。和也怔了一下,然后有点失神的点头。

“和也要加油。”仁把他便当里的排骨夹给和也然后笑着这样说,和也看着他转过头去兴奋看着P说,“和也以前,每次都是一进学校,就在第一场比赛中以棒球天赋震惊全场呢。”

和也看着那样高兴的仁,一时有点吃惊,什么时候,仁开始慢慢的往记忆里那个方向靠拢,温暖的笑着的仁,那个已经快要被自己遗忘的仁,好像正在慢慢的清晰,而自己,已经离记忆里的和也很远。

“恩,我会加油的。“和也把那块排骨送到嘴里慢慢的嚼着,却不知道什么味道,仁,要我怎么告诉你,我已经不能再打棒球了,那个让你骄傲的和也,已经不存在了。

P奇怪的看着和也:“和也,味道不对吗?”

“啊……没有……”刚才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奇怪吧。

“不要因为仁的话,压力太大哦。”半开玩笑,却有那么准确的切中和也的犹豫。

“乱说,我怎么会给和也压力啊。”仁嚷嚷着,把便当里的排骨抢过来。

“龟梨!”

和也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真恨不得能够瞬间转移,从这里消失。但是那是不可能,和也只有勉强的抬起头,叫了一声“翼学长”。

“龟梨,上次你跟我说的事情,我正想跟你谈……”

“学长!”和也打断了翼的话。“我下午会去社团,到时候再好好谈,可以吗?”和也的眼神里带着一种翼所不熟悉的哀伤,就像冬天将至的最后一片叶子,缓缓的落下来。

“好。”翼点点头,目光在和也的身上停留一会,终于微笑着点头出去了。

仁和P都奇怪的看着和也,刚才他那么急的语气,到底想要隐藏什么呢?

“和也……出了……什么事吗?”终于还是仁开了口。

“没什么,我想换一下位子,在跟前辈商量。”

“为什么?投手不是很好吗?”仁好象很快的相信了,然后小声的抱怨着。

“因为……最近状态不好。投手的位子太重要,我不想因为我……”

“和也……你要相信自己。”仁有点不高兴的嚷着“我那么相信你。”

相信,和也一下子被这个字眼击中了,差点就没法继续开口编故事,欺骗的罪恶感,在心头萦绕着。

“和也不怕,无论哪个位置都会赢的,你是优秀和也啊。”P温柔的揉了揉和也的头发。

“山下智久,拿开你的手。”仁有点生气的打开P的手,和也和P都很诧异,这并不是什么出格的动作,要是以前,仁顶多抱怨几句,也就一笑置之了。仁知道自己做的过火,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没有办法只好撂下筷子,铁青着脸走出去,留下和也和P尴尬的坐在那里。

“那小子怎么回事情,抽风了吗?”

“没关系,他脾气就是那样。”和也笑笑,却没办法笑的轻松,他已经开始厌倦了对着仁一直说谎话一直掩饰了,他希望可以好好的面对仁,他希望成为仁所相信着的那个和也,可是,他又不想看到仁因为自己把原本无忧的生活搞的一片灰暗。

P低头帮着和也收拾剩下的便当盒,不再说话。

第一次看到和也,是仁献宝一样的把自己带到和也的教室门口,偷偷指给他看,因为看惯了自己和仁的脸,P觉得这世上能让他惊艳的人也不多了,可是和也偏偏是其中一个,也可能就是那唯一一个。当P从门那边看过去,看到坐在对面窗边的安静少年时,他觉得时间被那少年手上徐徐转动的笔牵动着,画出一道绚丽的光晕,而和也在这光晕之中,淡定而且美丽。

如果说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对和也到底是怎样的感觉的话,那么那孩子仰起头,调皮的对着仁笑说:“原来你朋友长这么好看啊……”的时候,P就知道,自己愿意为这笑容失去一切。只是下一秒,他看到仁把和也抱过来死命的蹭着。然后喊和也我好想你啊。然后和也微笑着把仁乱七八糟的头发理顺。

P记得自己很有风度的看着他们笑,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做不了他认定的那个人。

收拾桌面的过程中,手指有偶尔的触碰,P感觉和也的皮肤,有点些微的清凉感,而触碰到的地方,却开始发热。如果我什么都不问,能让你好过一点的话,我就装糊涂吧。

我认为的爱,也许就只是这样而已。

下午的课程快结束的时候,和也才想起来,今天跟刚有约的,那棒球社那边怎么办,翼前辈一定有很多话想要和自己谈吧,而且,退社的事情,自己也是一定要说清楚的。正混乱的时候,前排丸子的大鼻子凑过来
“小龟,借一下你笔记。”

和也把笔记本递过去的时候,丸子又抢了一句,“今天还要去刚老师家吧。”

和也想起来那张笑起来无比可爱的包子脸,几相权衡,还是给翼发了短信说明,毕竟是要长期做下去的工作,和也不想失信于人。

快下课的时候,翼回了短信,寥寥几字,是他温和平淡的风格。

“龟梨,时间我有,什么时候都可以谈,决定还是你自己的,但是,不要逃避内心真实的想法,你真的想退社,想放弃棒球吗?”

内心真实的想法,那是什么,曾经觉得,那里一片空白,脆弱无比,哪里还能有什么真实的想法。和也叹了口气,把手机放进包里。

和也没有让丸子陪,他觉得总是要一个人来慢慢适应这份工作,其实,他很想见到刚,他喜欢看到刚的笑容,那笑容绝对是宠溺出来的,一个人,只有被怎样的保护和溺爱着,才能有那样毫无杂质的笑容呢。和也想起光一有点锐利的眼神,门开的时候,正对上光一一张硕大的笑脸,意念与现实的落差,让和也的笑容有点僵硬。

“刚,你的天使来了……”光一开着玩笑,示意和也进来,和也觉得这个光一与他之前所见的那个,不太像。

刚正猫着一嘴饼渣,笑眯眯的迎着和也过来,然后紧紧的抱住他:“小和小和,你来了啊。”

和也被这快乐感染了,也跟着刚一起很白痴的笑。

光一在门厅里穿上外套,然后跟刚挥手:“我训练时间到了,我先走了。”

刚拖着双很大的绒拖鞋跑过去,掂起脚亲吻光一,光一很开心的拍刚的头。和也看着他们上演着卿卿我我的镜头,终于意识到自己存在的不必要性,但是又不能现在出去,只好愣在那里。

光一出门,门关上,一屋鲜明的寂静。

刚有些慢的踱回来。然后很重的倒在沙发上。什么也不说,只是鼓着嘴发呆,然后把桌上的饼干,一块一块的塞进嘴里。
“刚老师……”和也觉得再这样下去,时间又要虚度,于是很小声的叫他。

刚转过头,安静的看着和也,“小和,你现在过来,是有空的吗?”

“本来约了棒球社的社长谈事情,可是……不想失信。”和也很老实的回答着。

“果然,我又耽误人家的事呢。”刚淡淡的笑着。“光一现在去的话,一定会迟到了。”

“诶?”和也有点不明白。

“你知道光一是做什么的吗?”

和也摇头,看光一的身材打扮,应该是上班族,可是这屋子里的豪华,和也觉得至少是个社长。

“光一是赛车手啊,他很厉害的,每次他一出现在场上,就有很多女孩子来为他加油。”刚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有明显的骄傲,他为他所爱的人而感到的骄傲。和也突然想起仁,仁夸奖自己的棒球的时候,似乎也是带着这样的神情的。

“可是我不想让他去,我拖住他,想让他留下来。”刚俨然一脸“我是坏人”的样子。“小和,你知道吗?赛车,真的很危险啊,我很担心他,每次他出去我都很担心,而他为了怕我一个人在家担心,就给我找各种各样的模特来陪我聊天,其实我哪里要什么模特。我能画的永远只有一个人而已。”

和也低下头,其实他早已发现这个事实,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退出来。

“可是小和,是不一样的,只有小和,我有想要画你的愿望。”刚很诚恳的这样说着,然后宠溺的向和也招手。

“我跟光一说,我找到一个天使呢。”

天使……和也的心里一阵刺痛,曾经是有一个人,把自己捧在手心叫自己天使的,他夸张的笑着,然后在自己的耳边大声的叫“和也,你是我的天使啊。”。不自觉的笑了,若不是仁,恐怕也不会有现在的自己吧。

母亲心脏病去世的那天晚上,仁急匆匆的赶到医院里,先是静默的对视,彼此紧张而沉重的呼吸,下一秒自己已经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崩溃。仁的衬衣前襟,总是被自己弄的一片濡湿。不好的记忆,仁从来不允许他留住,仁总是那样轻声在耳边问着,和也幸福吗?宠到自己不知道疼痛是什么,以至于疼痛来袭的一瞬间,自己都不知道怎样去应对。

幸福,真的很幸福啊,每天能看到仁的笑脸,每天能听到仁的声音,仁会用骄傲的语气跟别人说着自己,一切幸福都那么明显,而因为了这明显又显得特别脆弱。

“小和,小和……”刚拿着一块饼干在和也面前晃,这小孩小小年纪怎么这么不元气,就是喜欢发呆呢。

“啊……啊,对不起,我走神了。”和也回过神来,看见刚的脸倏忽在眼前放大。

“小和在想谁啊?”

“没有。”和也脸上微微有点发烧,这个刚老师,怎么这么八卦。

“真的没有?”刚瞪圆了眼睛,脸上是一副“不要骗我哦,我都知道”的表情。

“有……就是……我才不告诉你。”

看着刚嘟着嘴的拿起素描本,说:“坐那里不要动。”和也才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

刚拿起铅笔开始使劲的画,头都不抬一下,和也开始也只是悠闲的摆了个姿态让他画,可是越看越不对劲,他怎么老是埋着头,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和也疑惑的站起来,绕到刚身边去。一看气结。

“刚老师,你这样也太狠了吧。”

“谁叫你不告诉我。”

“我不告诉你你也不能这样丑化我啊。”

“我有说这是画你吗?”

画纸上一只探头探脑的小乌龟,一副发呆的表情,和也看了几眼,竟然觉得跟自己还真有点像,真是可怕,不能被这个大小孩洗脑了。和也假装生气的说:“真虚伪,刚才还夸我是天使来着。”

“哦,你不说我倒忘记了。”刚顺手给那只小乌龟添上了一对翅膀,头上加了一个光圈。

“……”和也无话可说,只是无奈的看着刚得意的笑容,然后跟着笑了。

那时,窗外硕大的红太阳,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暮色逐渐笼罩住这喧闹的城市,和也觉得心内无比的宁静,他在和刚的嬉闹中,将心里的担忧慢慢的沉淀下去。平静的吉他旋律,浅淡的铅笔痕迹,还有甜的发腻的糕点,刚和自己分享着这疼爱,消磨着彼此寂寞的时光。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