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8]  [147]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7.

遗失在东京的路上,仁不知道自己还能到哪里去。他觉得自己的影子都成了负累,他曾经很想自由的飞起来,带上自己所深爱的人,但是突然间觉得迷失了方向,而且孤独……

P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仁靠在路边的电话亭上,身体发软。

“仁……和也回来了……仁你在听吗?”

P的声音听来遥远而切近,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觉,突然的哭泣出来,都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悲伤。

“仁……你在哪里啊?……快点回来……和也好象生病了……”

突然惊醒过来,关上手机,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和也生病了吗?那要赶快赶回去才行,可是……到底要怎样,才能到和也身边呢。只是自顾自的,越走越远,回去,要怎么回去呢。

终于还是气喘吁吁的跑上楼,却在门前停住,门口站着一个他很熟悉的人,曾经有很多次,他在阳台上看到他和和也一起沿着门前的小巷子走过来。

“中丸……为什么……你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被取代的感觉,他不只是在楼前与和也告别,而是站在自己与和也之间来,像是要生生的把他最后一点独占的东西给剥夺。“你来干什么?”

“仁……中丸君刚刚送和也回来的。“P从门里探出头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和也一直在喊你。”

仁低下头匆匆的进门,路过中丸身边的时候停了一下,终于还是说:“谢谢你送和也回来……”别的再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只是这一句,仁都觉得很难说出口,一向洒脱的任你们来来去去,现在再去说什么珍惜,说什么夺回未免可笑。
P歉意的看着丸子:“他是这样的,今天出了点事情……”

“叫他对小龟好一点。”丸子突然说。“哪怕是你,我也不会这样说,可是偏偏是他。叫他……对小龟好一点。”

P依然微微笑着,我有这个权利吗?爱与不爱,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但仍然对着丸子点头。因为抱有相同的希望,也有着同样温柔的心,所以P知道丸子现在怎么想。

“如果他不够好,我会提醒他。”也只能,这样而已。丸子下楼的时候,突然很冲动的转头,像是想要对P说些什么,终于还是没有说。P有些疑惑,想了想还是没有跟过去。有些事情,不对的时候,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

叹了口气,听到里屋不小的声响,慢慢的踱下楼去。大家都是不顾一切的孩子,而他,只不过顾及还要稍微多一点而已。也许注定,是要适时谢幕的角色吧……

仁冲进卧室里,一眼看见床上躺着的和也,安静的神情,有点发白的脸色和嘴唇,有点像瓷器娃娃。仁很轻的走过去,怕吵醒了他,但是仁一握住和也的手时,和也还是醒了,眼睛还没有睁开,却摸索着,把手放到仁的手心里。

“仁……仁,他们签你了吗?他们没有怀疑你吧。”急切的声音带着不应该有的虚弱,仁听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管他呢,不过好玩的。”仁轻轻的搓着和也的手,现在并不是很冷啊,或者说,根本还没有到冷的时候,为什么他的手,冰的跟铁块一样。“和也怎么了,P说你生病了。”

“还是因为我的关系……事务所没有签你吗?……仁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样我就可以在外面多留一会不回来了。”和也小声的叹息着,仁低着头什么都不说,只是静止着这样的画面,和也不能对仁的事情释怀,仁没有安慰和也的语言,彼此在沉默中, 把头埋下去,埋下去……

于是继续着这样的局面,于是……和也慢慢的把从仁的手心里抽出来。仁趴在床头上,看着和也的睡脸发呆,钥匙弄破的手心,还是缓缓的疼痛。和也孤独的手,悬在床边,看上去异常纤细。

仁隐隐的哭泣声开始在沉默里划开口子,而且这口子划的歪歪斜斜,越来越大,和也慌忙的摸着他的头,仁尽力的压抑住哭泣的声音,但是没有办法,那尖细的声音,还是一点点从臂弯里泄漏出来,仁的背部开始剧烈的起伏,和也担心的撑坐起来,轻轻的拍打他的背。

“仁,仁不要哭啊……我只是贫血啊……没什么事情的,你不要哭啊。”

仁抓住和也的手,紧紧的攥住,和也觉出不对来,一向光滑柔软的手心,这次却粗糙的弄疼了他的手。

“仁,让我看看……仁……”和也小心的把仁的手翻过来,好好的手心上都是挫伤的痕迹,皮肤上粘着血块,伤口处暗暗的紫色,看得和也心惊肉跳。

“这是……怎么弄成这样的……仁 ,怎么弄成这样……的。”和也的声音有些哽咽,急忙别过身,弯腰在床边的小柜子里找药箱。

仁突然坐到床沿,从后面抱住了和也,身体贴上来的时候,和也觉得背后一阵怪异的痉挛,被他后面抱住,被拉到他的醉人的温柔里。和也明白仁的哭泣,来自于自己轻易的妥协,但是他不知道,除了妥协还能怎么做。

他时常会想起仁的母亲,在离开东京的前一天,注视着自己的眼神,那种怜悯和惋惜的眼神,就如同某种粘腻的东西,一直粘在身上,像一个预示着悲剧的标志,怜悯,和惋惜……都是和也多讨厌的情绪,而此时,这种情绪,却从仁拥抱的间隙,慢慢的渗漏出来。

“和也……不要再把钥匙还给我……”听得出来仁努力的在调整着呼吸,尽量让声音稳一点,和也从门口消失的背影,依然深深的留于他的印象中,利刃一样,切割的仅剩不多坚持的力量。

“和也……不要再让别人送你回来……打我电话,我可以去接你……”

“和也不要生病,脸色不要这么差,不要不开心,不要骗我……”

仁不断的要求着,更像是恳求,这样一件件诉说着,他平常在意而不会诉说的事情。人有时候,会突然的脆弱起来,这脆弱,自己可能察觉不到,而别人则更加容易察觉。和也觉得背后一片冰凉的水渍,不知道是自己出的冷汗,还是仁沾染在上面的眼泪。

他缓缓的往后靠着,直到紧紧的与仁贴在一起,低低的声音安慰着他。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仁……”

仁的臂弯更加收紧了一些,两只脚磨蹭着脱掉脚上的鞋子,然后脱下了碍事的外套,蜷到和也的被褥里去。按着和也的肩膀示意他躺下。和也翻过身来,盯着仁亮亮的眼睛,仁的额头贴到和也的额头上,喃喃说:“P说和也生病了,可是和也没有发烧啊。”

傻瓜,谁说生病一定要发烧的。

“没有发烧就好……睡一觉就好了。”用自己的下巴抵在和也的额头上,仁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稚气,和也觉得仁的气息很平稳很宁静的传过来,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当生活中只有彼此的时候,便成了最亲密的爱人,和最怨恨的仇家。
“和也,快睡……”那稚气的声音从额头的地方传过来,“和也觉得难受吗?睡不着吗?……”

用力的摇头,听到他吃吃的笑声,和也把脸深一点,再深一点的埋在仁的衣服里,衣服里有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还有咸咸的汗水的味道,一切和仁一样美好,和也把自己葬在这味道里,愿永生不远离。

P在凌晨3点钟的时候,突然醒来了,觉得很饿,于是去客厅的冰箱里翻东西吃。什么都没有,只有苹果,冻到很脆的苹果,咬下去牙齿有麻木的感觉。

突然记起和也曾经送过他一个苹果,那次仁也在,三个人一起去郊外玩的时候,和也偷偷塞给他的。说碰巧买到了很漂亮的苹果,给他留了一个。那是在回程的巴士上,和也用发卡把前面的刘海卡到后面去,像个小孩一样巴在窗口往下看。下面有小孩在卖手工的玩偶,一例大大眼睛,黑色的娃娃头,穿着色彩绚丽的和服。

P坐在后面,看着仁宠溺的把和也抱住说,和也真像个女孩子。然后和也着急的跟他辩解,涨红脸的样子,一如那个新鲜的光亮的苹果,透着微微的红色,却依然是青涩的。P忘记了那个苹果后来怎么样了,是被自己吃掉了,还是放在冰箱太久被妈妈扔掉了,他所能记得的,只是午后灿烂阳光下,和也微微笑着,说着“很漂亮的苹果”的样子。

外面一片漆黑,P还没有浪漫到半夜不睡看星星,但他现在真的很想爬到屋顶上去,看看那一片柔柔的光辉笼罩大地的样子,是在长大了以后,那个熟悉的侧脸,不会那样无邪的笑了。他们所笃信的永远一起,现在看起来也如银河般渺然。

想到丸子今天想说又没有说出来的话,想着明天还是去问清楚吧,即使不承认,还不是为了这个,失眠了吗?等待天亮的过程中,可以回忆很多次,让心情好起来的东西。

太阳终于还是慢慢的,照到了那个醒不来的窗口,和也被阳光催到将醒未醒的时候,听到了厨房里哐啷镗的声响,心里暗叫不好,赶紧坐起来想过去看看,突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脸一下唰白,然后一下又唰的红了。

仁穿着一件小熊图案的围裙,从门口把头探进来,看了一眼和也,呆呆的站在那里,和也与他对视了3秒钟才意识到他在看什么,连忙扔了一个枕头过去,顺便把被子拉起来,一直到遮掉半个脸。

“因为和也晚上……出了很多汗……所以我帮你……擦了一下……“仁红着脸小声的解释着,眼睛偷偷往上抬的看着和也。
和也有点凶的瞪着他,却隐藏不住眼睛里狡黠的笑意。那个男人站在那里拿着锅铲的样子,真的不是一点点好笑,憋着憋着还是憋不住,刚才的假装都是无用功。

“和也和也,我来帮你穿衣服……”

“不用了,我自己有手。”

“是我脱的,当然由我来穿。”

“这是什么歪理啊……”

争执中和也忽然觉得胸口一阵压迫的感觉,动作停了下来,仁有些反应不过来,迷茫的眨着眼睛。压迫过去后,心口的地方,有一点硬硬的疼痛。和也抬起头环住仁的脖颈,仁低下头。

缱绻而绵长的morning kiss,一切重新开始吧,在你的宠溺和早晨透过窗户的那一束璀璨光芒里……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