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137]  [135]  [136]  [113]  [11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

那是和也第一次看到刚,在一幢豪华而舒适的大房子里,刚坐在一个玻璃画室里,正在往画布上涂抹着一些什么。丸子带着和也走进去的时候,和也觉得自己有点像在梦游。

玻璃画室的主人转过头,与和也的目光有一瞬间的接触。

然后他fufu 的笑着,从那里面走出来,对丸子说:“丸子丸子,你这次带了天使来了吗?”

“刚老师,他叫龟梨和也。”

如果人能够一直幻想的话,说不定会比较快乐。和也在刚的脸上看到了幻想的神采,近似于孩童的天真,和一种无可名状的脆弱的感觉。

微微欠身,叫他刚老师,他很高兴的让我们坐下来,然后去拿了好吃的点心出来。

“这是光一今天早上做的,很好吃的。”看他吃的样子,和也也能相信那一定是很好吃的。只不过不到10分钟,和也就觉得自己喜欢上这个像小孩一样的大人。

丸子吃过点心后站起来告辞,和也突然觉得紧张,坐在那里无所适从。丸子拍拍他的肩膀说你担心什么啊,刚老师是这样和气的人。和也只是把手放在膝盖上,把头低下去。

“为什么要来当我的模特呢?”刚连声音都是那种圆乎乎的,很舒服的感觉。

“因为我身体不好,需要钱。”和也没有抬头。

刚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影,“恩,钱是很重要的啊。可是……你不喜欢画画吗?”

“我好象没有这方面的特长。”如果说到天赋的话,和也唯一能想的起来的就是棒球了,而这似乎与绘画这样文雅的兴趣差了很远。

“没有关系,时间长一点,你一定会喜欢画画的。”

“我恐怕很难有这个时间了。”和也抬起头,刚看着他的眼睛,这孩子有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面默默的流动着他复杂的情感。

“不会的,和也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做很多很多的事。”刚温柔的摸和也的头,然后笑着把他头发弄乱又梳好。

“刚老师,我应该做些什么呢?”进到玻璃画室后,和也有点不知所措。

“先把上衣脱掉吧。”刚眨着眼睛很认真的说。

“啊?”和也轻声惊讶了一下,果然做模特,是免不了要脱衣服的吗?即使是这个看上去像画儿童漫画的刚老师,也是需要这样的艺术原型的吗?

不过是没有办法说不的吧,和也解开格子衬衫的扣子,把它脱下来。觉得有点冷,就两手抱在胸前,然后看着刚,等着他下一步的指令。

“你很冷吗?”刚问着,和也觉得他问话时候的圆眼睛特别可爱。

“有一点。”和也的身体本来就很单薄,又是特别怕冷的体质。

“那还是穿上吧,不要冻病了。”刚有点郁闷。“我果然是不能画有高艺术价值的东西呢,为什么看到模特不穿衣服在那里我会特别难过。”

和也眼睛里的刚,有点迷惘的站在那里,不知怎样才好的样子,更加像一个小孩。因为你善良吧,而艺术有时候,是需要决绝和狠心的。就像现在,你应该让我脱光了摆好姿势一两个小时不动,而你仍能够静心画画,这样才行。

只是这样就是艺术吗?和也想着,有点无奈的笑,还是把衬衫穿上吧,真的很冷呢。

刚开始坐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和也不敢问也不想打扰,只是随便在桌上拿了一本素描,然后躺在沙发上看。

用来画素描的纸,都是雪白雪白的,上面淡淡的铅笔痕迹,深深浅浅,就已经是一副画,很有时间流逝的感觉。从某一页开始,和也发现画里的主角,都是一个人。那是一个薄嘴唇留碎发的男子,眉目俊朗,眼神专注,有时会有很可爱的表情,有时候,也只是默默的在那里看书,和也觉得这个男子一定和刚有很密切的关系,因为那些画面都太精致逼真,简直会觉得他就在你面前一样。

翻到最后的时候,有一页空白上面写了几行字。

“刚,这些都是画的我吗?”

“不是,怎么可能是你。”

“那是谁。”

“是一个叫堂本进的傻瓜……”

和也反复的读着这几行字,当然没有忽略下面的炭笔签名。

KOICHI &TSUYOSHI

很熟悉的感觉,如果我能够把和你的时光也这样记录下来,比如你在我输掉球赛后对我说:“下个赛季以前都和我一起住吧,我会把好运带给和也。”这样的话;比如你把戒指硬套在我手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尺码不对时被打败的表情;比如你夸张的在我们的照片上把我圈出来后,写上“我的和也。”这样的字迹。

仅仅记在脑子里,怎么够,万一哪天我不记得了,还要提醒你记得。

和也觉得有点累,头又开始疼,他合上那本涂满时间痕迹的素描本,心想是不是误入了童话里仙人的花房,然后他沉沉入睡。

模糊中他看到有人走进来,那是薄嘴唇碎发的男子,带着笑意,俯下身去吻刚的唇,画面唯美到周围都有光晕。和也迷糊着支起身,一看表差点叫出来,自己是来工作的,却居然在工作的地方睡了两个多小时,忙想起来道歉时,却看到刚很高兴的凑过来。

“小和,你看你看!”

和也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两个小时,他对自己的称呼就由“你”变成了“小和”,可是他没机会问他被刚递过来的东西shock到了。几张轻薄的纸,上面是少年沉静的睡颜,那张脸上,似乎没有那种让自己懊恼的冷峻,只是纯粹自然的安静,仔细看的话,似乎还是在笑的。

“这个,是我吗?”和也有点疑惑,记得仁曾经抱怨过自己的睡颜,那家伙理直气壮丝毫不顾忌自己自尊的喊着:“和也,你睡觉的时候很难受吗?为什么一直皱着眉头。”

也曾经不止一次在睡着时听见仁叹着气,一点也不温柔去抚自己的眉头,那轻轻悄悄的叹气声,一直让和也睡不安稳。嫌我睡相不好看就不要看啊,可是每一次,依然会觉得那目光投过来,扫在自己脸上。

“是啊,小和睡着的样子很可爱呢。光一你来看。”

光一?和也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已经出现了很多次,听上去有莫名的熟悉感。光一拿过那几张纸,很仔细的看着,然后眼光在和也脸上掠过,一瞬间和也觉得有点冰冰凉,这是个目光锐利的男子。

“刚画的很好呢。”只是在看着某个人的时候,就只剩绕指柔。和也暗地想,原来一物降一物,不只是指自然法则而已。

“刚,这是你新找的模特吗?”光一问的是刚,眼睛却看着和也,和也觉得有点紧张。

“对啊,小和,这是光一。”

KOICHI,从刚的嘴里念出来,就觉得格外好听的名字。我不用他多加解释,只是站在一起,就知道这两个人是相爱的。
“我叫龟梨和也。”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有点怯怯的,那王子一样的光一忽然笑了,原来他笑起来,也可以这么灿烂啊。
“怕我干什么,今天算是见过了,刚以后还要拜托你呢。现在很晚了,要留在这里住吗?”

“不……不……”和也连忙的摆手,在别人家逗留这么久,以前是从来不会有的事情,想来仁一定在家里等的快疯掉了,于是急忙告辞。

刚是很开心的送和也到门口的,然后告诉他三天后再来。然后塞给和也一个信封说是今天的酬劳。

和也惶恐的推辞的说我今天什么都没做还睡觉来着,怎么敢要酬劳。

刚有点假装生气的说:“难道一定要你脱光了在那里冻着我才能给你钱吗?”

和也无语,刚把信封塞在他手里“你需要钱的,你说过的。”

和也知道这个人,有和外表一样可爱的心,恐怕心肠也是软的不行。

最后和也临出门的时候,刚偷偷的拉住他说:“小和,光一很喜欢你呢。”

“诶?”和也有点惊讶。

“小和本来就是讨人喜欢的孩子,只是,光一,很难得这样对别人笑的。”和也看着刚可爱的包子脸,再次怀疑这个人的年龄,只是觉得他可爱的让人想咬下去。

别人?那么一定常常只对你笑吧。想起另一个人的笑脸,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

终于离开画境,一个人走到微凉的夜的空气里去,把身上的衣服都死死的裹住。和也看了看满天星斗,真难得,上次看到星斗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起来了。不行,实在是太晚了,还是打车回去吧,尽管很想多看一会星斗。

上出租车的时候,司机大叔很关切的问:“孩子你身体不舒服吗?”

往后视镜里看,一张苦瓜脸,要死的苍白,连嘴唇都没什么血色。哎,这样的小孩怎么会有人喜欢,大家都喜欢健康红润的,刚一定在骗我。

刚才睡了两个小时,现在格外清醒,信封贴着胸口放在外套内侧的口袋里,那个地方还有什么在一下下清晰的跳着,于是不自觉的又开始想,仁呢,仁是不是已经生气了,仁是不是在家等我。或者,仁根本不记得还有个现在还没回家的我。

脸贴在有点脏的车窗玻璃上,刘海斜过来,挡住眼睛。和也知道自己看上去,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妇人。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