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1]  [140]  [139]  [138]  [137]  [135]  [113]  [112]  [116]  [114]  [13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引子:

“和也在哪里呢?”那个漂亮的男孩子问着。

“和也……到底去了哪里呢?”他把草叶衔在嘴里,倒在草地上,头顶上是一片凝固状的云,缓缓的从头顶上移了过去。

“我不知道……”山下看着那云一直移一直移,移到快看不见了,是真的不知道啊。如果我知道,我一定去带他回来,然后把他送到你面前,然后给你们照世界上最漂亮的照片,贴在你们那面回忆蔓延的墙上。

“p也不知道吗?那和也是真的想躲我了,和也想躲的话我是肯定找不到的。”他很丧气,丧气到漂亮的脸上都蒙了一层黑雾,仔细看看其实是我眼花,是天,慢慢的慢慢的……黑了下来。

“快要下雨了啊,仁还不回去吗?”

“恩,是应该回去了啊。”

高高的坡,下面有很多好小的孩子在打棒球,他们头上那一方天空,蓝的让人嫉妒,黄色黑色的皮革手套,白色的小球,干净而腼腆的笑脸,呼喊着只有年少时才有的冲动和坚毅。仁看着看着,自己笑起来,笑的很悲伤,就像现在明净的天上,飘去去的一缕浮云。

他们唱着“跟我一起,玻璃少年时代的回忆向横穿越 ,因为有痛才会放光。”

仁看着看着笑起来,转过头说:“和也小时候一定就是这个样子。”

是啊,他一定就是这个样子,扎着他引以为傲的冲天翘,在球场上开心的奔跑,然后不时抬眼看蓝蓝的天,干净的小脸上有些灰尘的痕迹,但是依然干净。

如果可以让时光倒转,我情愿重返少年时,如果可以和你一起流浪,我也愿意做无家可归的孩子,当我转身离开那片蓝天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离青涩时代越来越远,远到完全看不见,踮起脚尖也看不见的程度。

那么我可不可以再想着你的样子,唱我们的歌……

仁再回过头笑的时候,山下看到他眼睛里一闪一亮的东西,是很长时间没有看到的。怔住一下,回神。

“p,我们可以找到和也吧……”

“可以,当然可以。”

于是开心的笑了,于湛蓝天空,棉花一样的云朵之下,开心的笑了。

1.

走到楼底下的时候,和也转过身,跟丸子道别,他看见丸子想要说什么又没说出口的样子,很咧的笑了一下。

“还不回去,有话要跟我说吗?”

“小龟……我觉得……”

“丸子你该不是要反悔吧,我可是跟你说好的。”和也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

“可是小龟……”丸子着急的时候,表情会有点僵硬,特别可爱。

和也走上前去弹他的脑门,丸子捏住他的手,龟梨连忙不动声色的抽回来。

“快点回去吧,别让仁看到了。”

丸子看着和也,看了很久,终于还是转身走了,走了几步停下来,回头看那个孩子,已经飞也似的上楼了,一颗心,就跟栓在那儿一样。

太坚强的时候,其实是对想保护自己的人,有潜在的不信任感的。

丸子离开的时候,看到楼上的阳台上有个影子闪进去了,心里一沉,难道,他都看见了吗?

和也拿钥匙开门进去的时候,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很无聊的广告但是仁看的很投入的样子。

“仁你吃过饭了吗?”

“我待会出去吃。”

“我有买新鲜的菜回来,在家里吃吧。”

“我跟p约好的你自己吃吧。”

“哦……”和也走到厨房里,把袋子里新鲜的西芹和西红柿拿出来,在龙头下慢慢的洗,还以为,今天回来的早,可以一起吃顿饭呢。歪头笑一下,水从指缝间流淌下来,袖口有一点湿。

仁出去关门的时候,和也突然觉得胸闷,放下手里的菜去开窗,一不小心手被窗边的铁丝带了一下,手指上有条长长的划痕,慢慢的渗出血来。低声的咳嗽着,用白色的纸巾把手指包起来。

电话突然响,跑过去接,原来是p。

“小龟今天晚上有空吗?想找你吃饭。”

“诶?仁不说和你约好的吗?”

“仁?……哦,小龟你等一下。”那边是p的手机响了,猜也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P在那边模模糊糊的说了些什么,然后说:“是仁,小龟一起来吧。”

“算了,p,我刚刚吃过饭了,现在想休息了,下次再约吧。”

“那……你好好休息。”

“恩,谢谢p。”

挂上电话后,打开电视来看,这样似乎房间里会显的热闹一点。但终究是觉得无聊,于是关上电视回到卧室里。

卧室的墙上贴着很多他和仁以前去拍的照片,照片里的仁露出8颗牙齿笑着,笑到眼睛里都是笑意,清澈而纯粹的笑意。

仁似乎一直是这样,多久都不曾变过,从认识他开始就是这样。

仿佛记得是国中一年级的时候,哪月哪天不记得了,记得的是那天黄昏的时候有彩霞,操场那边的天一派粉红绛紫,绚丽非常。

和也正在操场上跑步,因为身体底子并不好,每天又要参加棒球社的训练,所以放学后就围着操场慢慢的跑,训练耐力。

其实还有别的原因……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跑步的时候可以想很多事情,在你转圈的时候,那些记忆的齿轮也在转着,清晰,缓慢的,把你脑海的空白一点一点的碾过,然后一片斑斓。

沉浸在回忆或者憧憬里的少年,是不喜欢被打扰的吧,何况那时候脑子都是“不要认输,不要认输,再坚持一下,要跑到最后”这样的热血歌声。

可是偏偏有人是不识相的,闪光灯闪的时候,和也本能的用手去挡眼睛,然后脚下一绊……

“对不起嘛,我怎么知道你会绊倒啊。”

“……”

“我都跟你说对不起了啊,你不能走的话我送你回家吧。”

“……”

“不过你真的很弱啊,怎么才摔一下就……”

“问题不在这里吧。”和也忍住要打人的冲动。

“那是什么?”不过这张脸,透露着与年龄不符的感觉,想要打下去也很困难。

“你为什么没事乱拍照啊?”

“因为刚才……你叫什么名字。”

和也很想扶额头,可是妈妈说过小孩子扶额头是不可爱的行为。但这个人的思维跳跃真是世界第一,让人不禁汗颜。
“这跟你没有关系。”


“刚才你跑步的样子,很漂亮,我想拍下来给p当素材。”

漂亮?和也有点不解的看着那个人,他带着很幸福的笑容在点头。实在是忍不住了,不打脸,那别的地方总可以吧。

于是在那些粉红绛紫映衬下,一个少年背着另一个少年,想起来似乎是很美好的画面。

“反正我也背你回家了,你就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不告诉你。”

“那我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我叫赤西仁,赤是红色的赤,西是……”

“我知道是哪几个字。”

“刚才,你为什么打我头啊。”

“没什么。按照你的智商,恐怕是没法跟你解释。”

“你讨厌我吗?”

“……说不上吧……其实……也不讨厌”后面的话,声音小的自己才能听见。

和也闭上眼,就这样坐在床前的地板上,把头仰到后面去,那似乎还是不久前的事情,认识仁,然后成为仁的朋友,然后认识同为仁朋友的p,然后,仁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P成为自己和仁最好的朋友。这些事情,是随随便便就会回忆起来的,然后也会放任自己一直的回忆下去。

虽然想起来的时候,最清晰的往往是一些无足轻重的画面,但是还是不能忽略,那天在仁的背上入睡的时候偷偷留在他T恤上的眼泪,还有仁叫他醒来的时候,柔软的棉花糖一样的声音。

手机一直很安静,现在仁一定和p很开心的在吃东西吧。和也仿佛可以听见仁很大声的在喊:“p,p,来和我干掉这一杯。”

疲倦,是因为很久没有去翻阅往事,偶尔触碰,排山倒海,疲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睡着的时候,和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为什么突然要找我出来喝酒?”山下拿着酒杯玩弄着,假装不经意的问。

“因为想P了啊。”仁很讨好的答顺便还送个媚眼过去。

“少来……你骗了小龟是吧。”

“没有。”仁把笑容全数收起来,然后把酒全部灌下去。

“吵架了?”山下小心的问,心里觉得不是,吵架的话,不用问仁都会在自己耳朵旁边说到自己想吐。

“哪有架吵?喝酒,喝酒。”仁像是在自己和自己说话,很认真的点头,然后很认真的又灌一杯。

“别喝了,明天还上课呢。”山下去抢他的酒杯,仁很大力的抢回来。

“P,你要么陪我喝酒,要么不要管我。”

“谁稀罕管你,我是怕呆会送你回去不好跟小龟交代。”

“P,你很喜欢和也吗?”仁突然转过头,盯着山下问。

P看着这个超大的头,觉得有点头疼,但是他问的问题,更加头疼。

“喜欢啊……”终于还是说实话,怕什么,这家伙喝了酒是滩泥巴,打架的话也还是打的过的。

“那让给你吧。”仁笑了笑,那笑容在昏暗灯光下,显得很不真实。

“什么?”山下觉得仁今天有点不正常,要么就是自己不正常。

“P喜欢的话,就让给P吧。”

山下突然觉得气恼,什么啊,像是你家的东西一样,小龟那么好的孩子,怎么就瞎眼看上你。气头上拿手肘使劲捅他,“走了,打算死在这里啊。”

捅了两下没动静,低下身去看的时候,听见那滩泥巴摊在桌上很小声的说

“才舍不得给你……和也是我的”已经是意识迷蒙。

山下站起来,看向外面,夜色如织锦,繁华尽梦,突然觉得很想哭。

还是低下身对仁说:“不早了,该回家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