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1]  [100]  [99]  [23]  [111]  [156]  [155]  [154]  [153]  [152]  [15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

从来不相信奇迹,但是我这次虔诚的祷告,让奇迹出现吧,让我去他身边,让我们,还能从头开始。

“仁,你要赶快去,我刚才在和刚老师的通话中,好像听到急救铃的声音,然后就中断了……你要快点赶过去……”丸子是这样说的,仁嘴里反复重复着那个地址,奈良,庆幸他没有离开日本,庆幸自己现在,还有机会赶过去,真的,只有庆幸与感激,对于多舛的命运,再不敢有半句怨言。

“他醒的时候,如果看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刚的声音温柔平和,安慰着仁浮躁的情绪,“你不要着急,还在抢救,应该会没事的。”“应该”,很残酷的字眼,仁对着深色车窗怔了一会,然后很突兀的笑了一下,旁边开车的P有点担心的看着他,仁 笑了一下,又收回来,然后又笑开。

“别笑了,比哭还难看。”P看不下去他那样勉强自己,接到丸子的电话后,仁就跟失了魂一样,吵闹着要坐车去找和也,12点之后很难再赶到车,于是Takki就借了他的车给他们,而仁从坐上车开始,除了自言自语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想要待会,笑给和也看。”仁有点委屈的把头低下来,P深呼吸了一下,加快了车速。

把什么都甩在后面,如果也能够一起甩掉心头沉甸甸的分量就好了。P觉得气闷,稍微把车窗打开一点,夜晚的风开始打着旋吹进来。

“马上就冬天了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P这样说着,其实,已经是冬天了吧,那个多事之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和也呢,和也在哪里?”仁冒冒失失的闯过来的时候,刚吓了一跳,虽然一次都没有真正见过,但是刚曾经无数次在和也的画上看到这个人,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各种各样的丰富的表情,刚看着这个孩子,突然明白了和也一直的坚持是因为什么,因为和也,深爱着这个人,希望他能永远无忧的笑着吧。但是,和也这个孩子,太低估自己的分量了,他几乎不知道,他有摧毁和重建的力量。

看着他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再告诉他什么,只是,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仁,你坐下来,你答应我你要冷静。”

“和也怎么了?和也怎么了?……和也……和也……”如果说心也可以溺毙,现在就是处于濒死的边缘,最后的一口气,在全力的挣扎。永诀,不过是别人唇间轻飘飘的几个字,到了心口成为陨石,沉沉的压下来压下来。

仁看着刚犹豫着张嘴,他原本就水汪汪的眼睛里,有眼泪强撑着打转。已经没有办法承受了,仁突然站起来,P和刚都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仁已经扯住走过的医生护士,疯了一样的问:

“和也呢?和也在哪里?”

“有看到和也吗?你知不知道和也在哪里?”

今生能够见你的时间,还有多少,如果再等下一个轮回,你会不会忘记我啊,我一直对你不好,你生病的时候我不在身边,你难过的时候我没有安慰,还自以为是的离开你,你一定会恨我吧,一定是恨到,连见都不想见我了是吧。所以,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我。

“和也去了哪里啊,P,你告诉我好不好?你们告诉我啊,和也到底在哪里啊,和也没事吧,和也还会见我吗?”仁的声音因为激动和害怕而嘶哑,谁也不再提起往日温情,现实残酷的摆在眼前,谁也不能永远当孩子,谁也不是谁的天使。

P拉住仁,把他的脸扳过来,刚在仁的眼里熟悉的崩溃感,旧伤口在心里面,还没有愈合,滴滴答答的在淌血,悲哀,成为真实感觉到的疼痛,随着血液,流淌到身体的各处,最深初绝望的断续的呼喊,如同一直在接近着岸边的浪,涌动着拍打着,摔下来时粉碎的水珠,在眼睛里形成酸涩的错觉。

仁已经看不见任何人,也,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在一刹那间,被孤零零抛弃在这个世界上,从此没有花没有风响,永远在回忆里,陪住那个,被自己伤害至深的少年。

有些微小生物,朝生暮死,因为充实,所以并不因短暂而悲哀。在认识你的漫长的十几年里,我用了所有力气,想要爱你,保护你,甚至是奇怪到,不想让任何人接近你,但是,我依然笨拙而狠心的把你丢下,让你一个人。可是可是,和也,我保证,我再也不会了,你再相信我一次吧……

没有资格,没有勇气,没有办法,再握你的手。

和也的眼睛闭着,黑长的睫毛,已经不会那样不安的颤动,即使是手指,不小心的碰上去,那清秀的眉也不会再皱一下。因为那么真实的在眼前,总觉得他还有隐隐的温度,总觉得下一刻他就会睁开眼,带着微微的起床气和难得的撒娇语气说:“仁,你怎么在这里呢?”

几乎就和床单,褪成一样的颜色了,这颜色,被仁紧紧的握住,从手指处染上来,把脑海染成一样的空白,怎么办,没有你,我已经无以为继,仁在和也的床前跪下来,长久的,把脸贴在和也已经冰冷的手心,回温吧,当明天到来的时候,让你看我最好的笑颜,让我们继续,相依为命……

“和也,本来还说,想要去看樱花的,医生也说,看到樱花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突然的恶化,始终还是人算不如天算。”刚的语气平缓而沙哑,每一个字,都像是用尽力气在说一样。

“仁……不是有意的。”在这里为他辩解,P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明明是,已经不想再坚持,不想再活下去的疲累,却还要继续徒劳的,安慰自己,安慰别人,谁都是没有未来的在爱着,爱的全无把握,全无结果。

“自己也伤心的话,就不用强撑了。”刚也找不到能继续说下去的话题,如果是电影,此刻应该已经是打上黑白的end了吧,可是哀伤却无法停止,亦无法忽略。“你们,早点回到东京去吧,重新的,让自己忙起来,然后,忘记所有,不能忘记的话,就每天都想,想到麻痹,不能随便结束自己的人生,即使痛苦,也要继续下去。”

“那你呢?”这个人,是失去了自己最后的依靠了吧。

“我就算了,我已经,没有那个精力了。”刚站起来离开河边的背影,在P看来是那么的孤独,冬天的河里,有薄薄的浮冰,在偶尔潺潺流动的水波中,来回不定的晃动着。所有的画面,都是肃杀的黑白色,连最后可以看到的枯叶,都只剩下寥寥几片,在河川石头的缝隙里堆积着,周围有细密的白色泡沫……

“那孩子最后走的时候,一直很想说什么,隔着氧气罩,一直觉得他很想再说些什么,我曾经摘下氧气罩,凑到他嘴边听,可是,除了模糊急促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清楚,虽然还有没有说出的话,但是他仍然微笑着看着我们,然后安静的离去,那种静谧的温柔,那里的每一个人,都会一生铭记……”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眼泪涌出来的时候,P感觉到心里最深的那个伤口,汩汩的流出血来,往事飞快倒带,那个鲜红漂亮的苹果,最后也终于枯萎成难看的死灰色,腐败的伤口,裸露出来,无情的嘲笑着。

和也,我最想带你看烟花,我最想和你去看海,我最想把你,笼在我的臂弯里……但是我现在,只想看你的笑,那灿如一季樱花的笑,不管是不是为了我……

尾声
“和也在哪里呢?”那个漂亮的男孩子问着。

“和也……到底去了哪里呢?”他把草叶衔在嘴里,倒在草地上,头顶上是一片凝固状的云,缓缓的从头顶上移了过去。

“我不知道……”山下看着那云一直移一直移,移到快看不见了,是真的不知道啊。如果我知道,我一定去带他回来,然后把他送到你面前,然后给你们照世界上最漂亮的照片,贴在你们那面回忆蔓延的墙上。

“p也不知道吗?那和也是真的想躲我了,和也想躲的话我是肯定找不到的。”他很丧气,丧气到漂亮的脸上都蒙了一层黑雾,仔细看看其实是我眼花,是天,慢慢的慢慢的……黑了下来。

“快要下雨了啊,仁还不回去吗?”

“恩,是应该回去了啊。”

高高的坡,下面有很多好小的孩子在打棒球,他们头上那一方天空,蓝的让人嫉妒,黄色黑色的皮革手套,白色的小球,干净而腼腆的笑脸,呼喊着只有年少时才有的冲动和坚毅。仁看着看着,自己笑起来,笑的很悲伤,就像现在明净的天上,飘去去的一缕浮云。

他们唱着“跟我一起,玻璃少年时代的回忆向横穿越 ,因为有痛才会放光。”

仁看着看着笑起来,转过头说:“和也小时候一定就是这个样子。”

是啊,他一定就是这个样子,扎着他引以为傲的冲天翘,在球场上开心的奔跑,然后不时抬眼看蓝蓝的天,干净的小脸上有些灰尘的痕迹,但是依然干净。

如果可以让时光倒转,我情愿重返少年时,如果可以和你一起流浪,我也愿意做无家可归的孩子,当我转身离开那片蓝天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离青涩时代越来越远,远到完全看不见,踮起脚尖也看不见的程度。

那么我可不可以再想着你的样子,唱我们的歌……

仁再回过头笑的时候,山下看到他眼睛里一闪一亮的东西,是很长时间没有看到的。怔住一下,回神。

“p,我们可以找到和也吧……”

“可以,当然可以。”

仁开心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嘴里哼着奇怪的歌,迈着完全不像偶像的夸张步子,走上斜坡。他眼睛里可以看到和也,所以有时候他说:“P,怎么办,和也在哭了。”然后他把自己蜷起来,蜷在屋子的一个角落里,用细碎的语言,安慰着同样在角落里的和也。

“为什么我看不到?”P有时候会泄气的这样想。但是就是想一想,那些痛彻心扉的故事,自己不想沉溺,也想仁,早点走出来。

“P,快一点,和也说不定回家等我们了。”仁回过头,倒退着喊着,他的头发被风吹起来,有一些粉红的樱花瓣,在他的周围轻轻飘落。身后是人不算多一条平常道路,仁笑得天真无邪,似乎是从来没有受过任何的伤害。那是和仁一起的最后一个春天,那个春天,樱花开的特别灿烂,似乎要燃烧起来,仁大喊着倒在樱花树下的样子,想起来,和刚认识他时毫无二致。

他退着,退着,似乎要走到,时间倒转的隧道中……他说:“和也说不定回家等我们了。”,他是带着一百分的欣喜这样说的。

刹车的声音其实没有那么刺耳,只是想起来的时候,脑子里就一阵剧痛。

接近了,那个他要的幸福结局,永不忘记,和他看樱花的约定……

P从窗口站起来,回到桌前,摊开书本,开始很大声的念,又仔细的,把往事从头回转,每一次的回忆,最后都剩下清晰的怀念的感觉。桌上有今天收到的刚写的信,他在河边写的信,带着水流动的清澈感觉,有Takki送来的最新的唱片,丸子隔着海寄回来的和也从前的笔记,还有斗真上次给的研究所的资料……凌乱的摊开的,是孤独被留下的自己的全部。

海阔山遥,烟水茫茫,秋色沿着窗台,静静的映入房间里来,隐约中听到很多温馨的声音,于是手指,开始轻轻的颤抖,在不知名的地方,也许有花朵在开放,有着宽厚的花瓣和浓郁的香气,而且永不枯萎,渐渐消失的,只是一种叫做回忆的幻觉……

碎碎念:

终于写完了苒苒,于我来说,能够到最后还坚持原本设定的结局,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写完后自己也知道郁闷,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写下一篇来缓和。每次都是这样,到最后几章时,人就像中了魔法,只是有无数感觉在蹿动,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会写成怎样。

那个叫做和也的少年,最后想说的话,其实有太多,因为我不忍心去想,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写出来,而包裹在悔恨和伤心里的仁,一直一直看见和也的幻觉,不过是善意的欺骗了自己,在这样缓慢的故事,始终有我怀念的场景,和仁在楼下拥抱的力度,和丸子在家门口掉调皮的嘱咐,和小刚在画室里嬉闹的画面,和光一在堤坝上唯一的一次长谈,还有,和P 在海滩上心碎的拉扯。

周围的人,都是多么珍贵的存在,即使是小小的疏忽,也可能摧毁这珍贵,磨折这美好。和也爱仁,所以情愿独自痛苦也不想看仁伤心,仁爱和也,所以无奈的时候不去质问而是放他自由,只是,隐瞒是绝望的开始,而自由,是带着伤口,开始独自的跋涉。丸子的温柔,P的宽容,只是止血,而那个深切的伤口,却从未愈合。但是仁,甚至是到最后,才知道,所爱的人一直那么孤独,被善意的欺骗着,却也一个人,过了最想要重新来过的那段时间。他其实最孤独,因为他天然,也因为他,最爱和也,爱到不能一个人活下去。

还有刚,我不想写他的结局因为不忍,光一的宠溺是想让刚幸福,而刚,也愿意因为光一的宠溺而变的脆弱一点,懵懂一点,这样互相在乎着的感情,这样愿意一辈子牵扯的感情,不管谁看来,都会觉得我写的过于残忍吧,美丽的永远是悲剧,因为人的内心,都存在这种残缺美的审美心态,因为结局的不完美,而愿意在内心不断的遗撼着,感叹着。我想,刚会平静的生活下去,然后在他老了的时候,仍然每天想起那个薄唇碎发,融雪笑容的男子,直到他安稳的睡去。

《苒苒》的意思,不仅是时间的推移和季节的转换,还有在这其中,人的情感被命运的摆弄,那些注定的凋零和毁坏,所有无声流失的东西,万物都在冬日里死去,又在暖春里复苏,只是有些强烈到不能休憩的东西,会在寒冷中消陨。平静的走向毁灭,最后消弭无形。苒苒,便是这样的意思。

一直看这篇文的minna,谢谢支持,有的时候,真的不想再写下去的时候,却总觉得,总归还是有人,在等着看的吧,怀着这样的心情,所以才能写完。现在是23:31,我想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睡觉。我想我要有一阵子不写悲剧了吧,别人不说,自己会很难过的,会想:“为什么我竟然写成这样呢?”然而完全不受控制,就是这样无力的感觉。

漫长的假期已经过去了,开始忙碌的我,总有些放不下的东西,一些悄然改变的东西,但是,我会珍惜身边重要的人,哪怕与时间的流逝对抗,哪怕有时会寂寞的难以忍受。我想,那个叫做和也的孩子,在他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一定也是这样坚定而倔强的走着的吧,就像〈月之道〉里唱的,爱之歌与希望之歌,始终是会在他周围唱起的吧。还有另外一个同样不服输的天然的孩子,也一样在为着未来和现在,在努力着吧。哪怕是在这么遥远的地方,仍然可以很清晰的觉得,有些东西,是任由外力怎样都不能改变的。

写的好象太多了,从来没有在写文后,还有精力写这么多的话呢,demo,这是我的极限了,就这样,结束吧。

拍手[1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