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2]  [101]  [100]  [99]  [23]  [111]  [156]  [155]  [154]  [153]  [15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砰”的一声,踢开卧室的门,然后把一直紧抓着一直挣扎的小乌龟,整个的摔在黑色的被褥上。

虽然是软软的被褥,但突然的撞击还是让和也有点晕眩,本来早上就没怎么吃东西,刚刚在P家吃到一半又被拉出来,胃里面一阵绞痛,连头都抬不起来。

“前天我打电话给你,你说赶戏累了要睡觉!昨天我打电话给你,你说要安静背台词!今天倒好,直接让别人帮你接了!龟梨君真是请也请不来的客人!”

“你说什么啊……”和也好容易缓了口气过来。

不愿意看到仁那样的表情,妒火中烧的样子,一点都不可爱。 “我只不过跟P讨论台词而已……”

“你还提山下智久……那个没义气的……”

仁按住和也的双肩,直直的看到他眼眸深处去。

“极道的时候……你也没找我讨论过台词啊……”

“我跟你……要讨论什么啊……”和也简直是不想与这个人对话,跟他讨论台词,讨论三句还能好好坐着就是奇迹。

“那好……那就不讨论……”仁一下子撕开白色的棉衬衣,木制的扣子,四散的飞出去。

“你干什么!”和也有点生气了,这个人,怎么一点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你知道我想干什么!”仁手脚麻利的剥下和也的上衣,开始解他的皮带。

这个皮带……也是中丸陪你去买的吧。”整个的抽出来扔在地板上,和也纤细的腰身,裹在低腰的牛仔裤里,仁瞬间想起刚才一进山下家门看到的那一幕,某P的手,就那样随意的搁在他的和也的腰身上。想起来脑子里一片血红,手粗暴的捏上那媚惑的部位,想要他疼痛,要他记得,要他不能忘记。

“还有这个钥匙链……是亮……还是草野……或者……是山下智久……”

和也吃痛的把身体弯曲起来,想要躲避仁的控制,今天的仁 ,不是一点点的可怕,简直已经没有了理智。可是这本能的躲避,在仁看来,却是和也有意的逃离。为什么走到今天,你却要离我越来越远。

沉默,然后沉重的呼吸着,仁拉下和也的拉链,用冰凉的钥匙链,刮着他敏感的部位。

和也扭过头去,把脸埋在床单里,那种几近麻痹的疼痛让他连呼吸都不行,他本能的去拉仁的手,想要他停止下来,可是手被仁牢牢的钳制住,仁的力气很大,和也觉得手腕已经不是自己,身体也已经不是自己的。

仁把和也的脸扳过来,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倔强的小孩一脸细密的汗水,嘴唇惨白着,有点点殷红的血迹,只有那双眼睛里的光芒,依然没有收敛。你已经不需要我站在前面了吗?

身体压下来,仁甚至没有脱掉上衣,粗糙的牛仔布,在和也的身体上摩擦,把那白皙的皮肤,擦出一条条红色的痕迹。
“疼……仁……你起来啊……”和也咬牙切齿的捏住仁的肩膀,似乎要把手指插进去,仁只是冷静的欣赏着他痛苦的表情,什么时候,心疼你,竟然成为一种嗜好,当我浑身疼痛的时候,也想要你一样。

突然仁觉得和也身上有什么在振动,于是摸索着把手探到他牛仔裤后面的口袋。

似有意似无意的,在他隐秘的地方,轻轻的揉按着,空闲的手,打开手机翻盖,看着上面的号码,冷笑了 “喂……P今天很有空啊……”

手开始探进和也的腰身下面,在大腿内侧用他尖利的指甲轻轻刮着,过于汹涌的快感,让和也忍不住呻吟出声,仁俯下身,把电话靠近和也的脸。

和也死命的咬住嘴唇,仁的手开始往隐秘处探寻,手指弯曲着,扩张着湿润的空间。

“是啊……我现在很忙啊……”仁懒散的声音,在暧昧的空气里 缓缓的吹散出去,像一把甜香温暖的灰尘。

灰尘满满的覆盖在和也的身上,钻进毛孔里,从内力散发着热度,和也的声音,开始不受控制的流泻出来。

仁故意凑到和也耳边,轻轻的说:“和也乖……这声音……真好听。”低音在耳膜边擦过,和也颤抖着,把腿缠上仁的腰。

仁满意的笑了,继续跟P说着电话:“是啊……这你就不要管了……P不想过来吗?”

“赤西仁……”和也怀疑这个人脑子是不是进了水,忍住内力空虚的疼痛和体内乱窜的热流,和也抢过仁手里的电话,按下挂机。仁扣住和也的手腕,把脸逼近他,和也手上用不上力,手机掉落在床褥上。

“他经常打电话给你吗?”仁灼热的吐息,在和也的脸上,蒙住他澄澈的眼睛。

“看来,和也你该换手机了……”仁这样说着,却被那双眼睛盯到无可遁形,牛仔裤褪到膝盖以下,仁只想用情爱来麻痹自己,没有谁是谁的错,也没有谁非谁不可,只是……你让我疯了,却能冷静的看我的好戏 。

和也很想哭,但是眼泪总是在快要涌出来的时候回流到心底,仁的手,带着凶猛的火苗,在身体上燃烧着,到底应该为他的在乎而庆幸,还是为他的表达方式而悲哀。

“仁……可不可以……听我说句话……”

“不要……我不要听。”

仁吻住和也苍白的唇瓣,一边吸吮,一边喃喃的说着“不听……我什么都不要听……和也,你只会找借口推开我……”

“那我为什么要推开呢?”和也有点放弃了,为什么永远,都抵达不了那个都想去的地方呢?

仁停了一下,他一时无法理解和也的意思,他也不想去理解,欲望赤裸的摊在面前,他不想躲避,那不是他。

那么就不要听了,什么都不要说了。仁捂住和也的嘴,然后就着被褥凌乱而拱起的弧度,进入和也的身体,手指上开始有他湿润的泪水,和也的齿印,深深的在仁的手指上,留下戒指的形状。

身体的纠缠,只是一瞬堕落的感觉,当完全沉下去后,所能感受到的,大多是绝望。仁没有感觉到任何和也的回应,无论是唇,还是身体,都是冷的,一种让人惶恐的冷,仁很怕陷落进去,就再也不能回温。

想要他热起来,想要他娇媚的,在自己怀抱里辗转,但和也,只是气若游丝的低声呻吟着,甚至连头,都不肯抬起来。

身体被贯穿的一刹那,疼痛把所有都抹杀了,难道你就那么喜欢看我痛苦吗?这种优越的感觉对你来说那么重要。

原来重要的,只是做爱,而不是爱啊,真是讽刺的答案。

仁用力的挺立进去,身体的移动,把和也紧紧的压在床褥上,和也的眼睛,始终清澈的看着他,哀伤,轻蔑,已经没有迷恋在那里面了。

只是 痛苦,依然扭曲了那张美丽的脸,仁觉得和也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着,那不是快感带来的过电的感觉,只是痛苦,痛苦本身而产生的痉挛 。

然而不能后退,亦无法重来。仁闭上眼,加快了身体的律动,他选择不看和也的脸,不听和也的声音,只是想在欲望的壳里躲起来,你要怎么样没有关系,你爱的是别人也没有关系,我要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和也的喘息,开始快于他呼吸的频率,他几乎怀疑,自己还有没有呼吸的能力,下体剧烈的疼痛,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熟悉的身体,陌生的撞击,和也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破损的玩具,被肆意的玩弄着。栗色的头发凌乱的散在黑色的褥子上,和也看见自己的身体,整个的透明起来。

“不要……jin,不要这样……”心底的声音,已经嘶哑的不成样子,可是,只能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任凭他,把自己的感情统统忽略掉,只是强求着他所认为的快乐。

仁开始出现幻觉,其实,他得不到任何的快感,那样艰涩粗糙的摩擦,只是让自己,也一样痛苦而已。他看到和也的笑,很纯真的笑脸,是很早以前,在裸少摄像棚里,抱着绿色的抱枕,用发卡把头发弄上去,眨着眼睛笑的样子。

仁把头埋在和也的肩窝里,无处发泄的力,用来紧紧的拥抱,似乎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和也,睁开眼,和也虚弱的看着他笑,下嘴唇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那笑容刀一样的,刺穿了仁的胸膛。熟悉,就是这么可怕的事情,当他对你笑,你的血液开始发出动听的声响。

即使是抱的那么紧,即使满足了身体上的需求,即使是和也,依然可以笑着看着自己,仁却感觉到对自己极度的厌恶,仿佛那个没有理智乱发疯的人,不是自己一样。可是……没有办法解释这样的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和也腿上依然淌下的鲜红的血,混着浑浊的液体,让仁的心,一时间没有办法跳动。

“刚才……想要对你说的话……你还要不要听?”细细的声音,轻的好象立刻就要消失掉,仁怔怔的看着和也,和也明亮的眼睛,带着温柔和宽容。仁一时觉得,那是错觉 。

“要……听……”添添嘴唇,很想听到些什么,又很怕听到些什么 。

也只是因为你是你,我是我,才会这样吧 。

和也努力着,把身体撑起来,手臂圈住仁的脖颈,仁小心的扶住他,此刻只是小小的动作,和也都觉得疼痛难忍,仁很想叫他不要动了,却在下一秒,触到那柔软的唇。

“仁……我真的很爱你啊……”和也把唇贴在仁的唇上,只是单纯的触碰着,想要把彼此的气息,混合在一起。

仁不知道如何应对,眼前的和也,仿佛依然只是那个身后的孩子而已,说着这样严重的话,却像说着“请多关照”一样的天真。

“仁……我爱你啊……”大滴的泪珠从那清澈的眼睛里涌出来,只能无力的依靠着他,哪怕他不是最可靠的,哪怕他爱闹小性子,哪怕他是个常识都没有的baga。可是,只想依靠着他而已,谁也不行,只有赤西仁可以。

“和也……和也你不要哭。”仁手忙脚乱的帮和也擦眼泪,不小心瞥见和也敞开的白衬衣内,纵纵横横的红色淤痕,而身体因为被勉强而透着不自然的颜色,单薄的身体,只是强撑着,挂在自己身上。

“和也……对不起……”仁难过的再也不想看第二眼,为什么越是想要保护的人,越是伤害了,而且不止一次的伤害了。

”没关系……仁……是你的话……没关系……”和也把头埋在仁的胸膛,哽咽的说着,身体上接近断裂的疼痛,都没有这一刻来的剧烈,如果不坦白,是我最后的矜持,仁,你赢了。

仁低头去吻和也,很轻柔的吻,跪在床褥上,努力的支撑住他的身体,他颤抖的,单薄的,依然像是15岁的青涩。那么多那么多青春的岁月,狂热的记忆,如果我们都不相信了,我们还怎么走下去。

和也的眼泪流进仁的唇间,是带着苦涩的清甜,终于说出来的话,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沉重,专心的依靠在,这个21岁男人的身上,他不再是那个傻傻的男孩子,可是他,依然有着阳光的味道,这样的味道,慕日的花,一辈子的眷恋和梦魇。

用黑色的床单,裹住那有些苍白的身体,仁抱起和也,小心翼翼的托住他的腰,走进浴室。和也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像是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



在这种距离 才不会让人看见眼泪呢
  在这种距离 看不见的距离也不会害怕
在这种距离 才不会让人看见眼泪呢
  在这种距离 直到现在才发现…
结果只有一个……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