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6]  [155]  [154]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5.

“这些就是龟梨和也在这里就诊的所有资料,本来是不对外提供的,但是既然是转院治疗,还是应该给你参考一下。”斗真把厚厚的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P,P接过来,在手里沉甸甸的感觉,仿佛所有的希望,都倾注在这摞记载着痛苦的数据与曲线上。

“为什么,不继续在这里治疗了呢?”斗真摘下眼镜,一边脱掉白大褂,一边回过头去看着P。在窗边坐着的男孩子,介入优雅和慵懒之间,因为迷惘的疲倦,在他这个医生的眼里,明显的纤毫毕现。

“太远了,不方便。”P一想到,为了瞒住他们,和也每次都要奔波于东京与大阪之间,其实是并不漫长的路程,但是想起来,却是孤独到荒芜的地步。

“每次都陪他来的那个孩子呢?怎么今天没来。”斗真给P的杯子里续上水,坐到他对面,P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一张温和而爽朗的笑脸。

“丸子他……移民去澳洲了。”这句话是看着斗真的眼睛说的,突然,觉得还想多说一点什么。“生田医生,你能救小龟吗?”

“我……”斗真皱起眉头认真的想了一下,先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我不敢说有十足把握,即使是有五成的话,也有试一试的勇气,但是龟梨的情况,有点特殊。

“什么特殊?”P听出斗真话里有话。

“他没有积极的去治疗的心态,但是他又想生存下去,在我给他治疗的过程中,他一直要求我不要把病情告诉别人,他似乎很想忽略这个事实,但是在治疗方面,他又相当的配合。在治疗这种绝望型病症的时候,病人的心态是很重要的,我很想知道,龟梨想要隐藏和争取的,到底都是什么?如果可以先解开这个症结,那么即使医疗上的结果不是最好的,至少龟梨会快乐一点,心理上的压力会小一点。”

P有点茫然,他似乎听懂了斗真的话,但是,又似乎没有听懂,这种茫然的状态,一直维持到他被斗真送出医院,送到车站,然后于车窗里看到斗真淡定温暖的阳光笑容,一些正在逐渐流失的事情,在心里聚拢成形。

突然想起丸子乘飞机离开的那天,反复嘱咐着的,要让和也笑,要看着和也笑,要能够在远处,看他快乐。那张苍白的小脸,骤然出现在眼前,带着真诚的,想要让人放心的笑,P闭上眼睛,冰凉的液体蜿蜒到嘴角,冰冷的太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憔悴的脸上,拯救,仍然只是虚幻的愿望。

和也的眼睛眨了几下,有点困难的睁开,突然看到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再往下看,是抿着嘴巴,忽然咧开一个很大的笑容。和也刚醒来,反应有点迟钝,一时想不起来这双大眼睛是隶属于谁的。

“啊……小和不记得我了,这么久都不来找我,现在居然连我的脸都不记得了。”大眼睛的主人开始很颓丧的坐在一边抱怨。

“刚老师?”和也有点惊讶的坐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你啊。”小刚看见和也要坐起来,帮他在后背上垫上枕头。“你一直不来,我一个人很无聊呢,光一马上要比赛了,训练也很忙。”

“最近没有什么空去找你呢……”和也看到刚,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好了很多。尽管这些天一直断断续续的昏睡,脑子还不是很清醒,但是有些不愿意面对的事情,终于也还是要坦然的接受下来。

只是等待,等待那个已经让他等待了很久的人……

“就是因为你不来找我,所以我才来找你啊。”小刚开始削一个苹果,非常专注的不让苹果皮断掉。

和也顺手拿起床旁边P帮他带过来的书翻看,丸子离开的时候,想必自己也还是在昏睡中,P应该有去送他吧,这几天P一直在病房里守着自己,睡过去的人不觉得时间长,想来P一定是很辛苦很疲倦了。这样连累别人,和也心里十分愧疚。

“你一定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吧。”刚的声音很可爱,所以即使是埋怨啊,责备啊,听到耳朵里也觉得很可爱。和也偏偏头,看着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你啊,一定又是觉得自己连累了别人,光一说的没错,你就是个喜欢自寻烦恼的小鬼。”

“什么啊。”和也一时被刚堵在那儿,找不到反驳的话。“不知道,是谁更像小鬼呢。”

“山下君今天去大阪了……”苹果进行到最后阶段,刚小心翼翼到说话都不敢大声。

去大阪?P去大阪做什么,和也没有注意到他的书打开后就没有翻过页,刚笑眯眯的把一半苹果放在他手上,然后自己开始很幸福的啃另一半。

“我刚刚问过医生了,和也下个星期,就可以稍微出去走动,那么光一比赛结束后,去我那里吃饭吧。”刚把脸凑过来,在和也衣服上蹭。

“别蹭了,苹果汁都蹭上来了。”和也笑着躲闪着,虽然有点气喘,却觉得意外的轻松与宁静。

P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和也靠在枕头上甜睡着,刚很没有形象的,在和也白色的床单上把头发揉的一团乱,包子脸上,是同样天真的笑颜。夕阳的光,在窗户上描绘出绮丽的图案,闪着亮光的红色,笼罩着这片简单的白色天地,P仿佛听见有动人的旋律,在这之间轻轻的奏起,他甚至,不忍心去打扰这个场景。

刚揉揉眼睛,抬起头看见站在门口的P,连忙把手指放在嘴唇前,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轻轻的招手,示意他进来,被他这么一弄,P都觉得有点惶恐。蹑手蹑脚的走进去,然后看刚笑着跟自己挥手告别,P才放心把手里拎了很久的便当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和也还是没有醒,刚顺手把门关上后,屋子里的寂静一下子变成密闭的,那寂静开始在房间里蔓延融化。P坐下来,把和也手边的书拿过来,有几页不小心折了,P小心的把它弄平。看到和也歪在枕头边,似乎不是很舒服,就过去帮他扶正,手指触到和也的身体的时候,突然心里像是有什么小小的炸开一样,指尖的颤抖,一直传递到心里,像是过电一样。

多久多久,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他远离着仁和和也幸福的小圈子,那圈子从某年圣诞的烛光光晕已经缩小到那两人小指上戒指的闪亮,已经不能再把他的心囊括进去。P尝试着触碰和也的手指,清凉而光滑,仿佛露珠一样,突然,P觉得自己的指尖被那露珠包围了,P惊异的看着和也,眼睛依然闭着,睫毛也没有颤动,没有任何醒来的征兆。

P觉得一种异样的热从指尖一路窜上来,在胸口聚集,和也的脸,他没有扣好的领口,那一小块洁白到晃眼的皮肤,都在教唆着一些私密而不可言说的事情,逐渐的,逐渐的放大了,近到呼吸都屏住了,P觉得自己就要被那些没有出路的热燃烧掉,他急于寻求着,一个可以发泄的出口。

和也……和也……我也可以,那样温柔的叫你的名字吗?P这样想着,欺上和也的唇,清甜而柔美,让人沉醉其中,难以自拔。P觉得自己简直是发了疯,明明是说服了自己,不能再深陷下去,明明答应了那么多的人,要让和也快乐,可是,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放肆的,卑鄙的,自暴自弃的,在和也的唇上来回辗转。如果是梦里的花香,为何真实的让时间都停止下来,P妄想把这一刻当作永恒。

突然,P觉得自己被捏住的手放开了,裸露在空气里的手指,在不停的颤抖。和也难以置信的眼神,在P的心伤狠狠的划了一道口子,潮湿而腥甜液体,从心的缝隙,和P的嘴角流下来,和也的嘴角上沾染了些许的红色,在暮色里,在苍白的底色之上,鲜艳而诡异。

和也微微的喘着气,看着P流血的嘴角,P的眼睛很湿润,样子有些狼狈,他无所适从的手指,紧紧的抓着和也身边的床单,像是要把它撕破一样。沉默的对恃着,因为熟悉和亲近,拉扯起来血肉相连,那么多年平缓的日子,就像突然间全部崩塌。P无暇去管唇上火辣的疼痛,也想不到以后要怎样,会怎样。沉默的两端,失去了平衡的悬点。

良久,P站起来,不敢再看和也的眼睛,那深不见底的质问和伤痛,让他芒刺在背,呼吸不能。

“桌子上有便当,你饿了的话,就自己吃吧,便当盒就放在桌上,明天我来收就好。记得要好好休息,别随便起身,有什么事记得叫护士……”背对着和也,才能勉强自己说出这么多话。即使是背过身去,还是可以感觉到和也的目光,在背后,一直一直的注视着。

“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说平静的陪着和也在病房的每一个晚上,是P最大的幸福,那么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这个资格。他始终眷恋那些流逝的时光,但是他却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

走到门口的时候,和也突然在身后叫了他一声,小心得几乎听不到,P的手停住了,鼓起勇气回过头去,在阴暗里的那个小小的影子,有着美丽的轮廓。P听见和也问

“P,仁是不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门关上以后,再没有人看到坚强的孩子,怎样在黑夜里泣不成声……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