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3]  [102]  [101]  [100]  [99]  [23]  [111]  [156]  [155]  [154]  [15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夏日过去的时候,窗台上残留着炙热的灰尘。劳累而烦躁的夏日,无声无息过去的时候,上田龙也安静的擦干净桌上的花瓶,把那束已经谢了的玫瑰,扔在门外繁茂的树下,秋天已经来了,已经深了,其实,已经是到了十月。

有时候会有些莫名的想法冒出来,就像小时候觉得在自己家花园里见到了妖精,其实事后也知道了,不过是有人遗留在那里的纱巾形成的幻影,可是,依然坚持的相信着,并且,当成是重要的回忆。这样漫不经心的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或者说,到底有没有在为着什么。

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伤心起来,于是就哭了,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惘然了,所以睁着无辜的眼,看着忙碌而快乐的朋友,队友,同事,还有,还有一个人。

有时候,会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却清晰的记得他的样子,在大阪夜空的繁星之下,仰起头,一贯任性而骄傲的说:“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龙也微微的笑着,锦户君,这叫我可怎么答你啊。说“不”的话,是在骗你,说“是”的话,又觉得骗了自己。于是只好把头低下来,把嘴唇咬住。

夜凉如水,锦户君眼神深邃飘忽,神情天真邪恶,那些小小的心思,包在龙也的手心里发烫,有些微妙的东西,在空气里流动着,在夏日悠悠的蝉鸣里,明显而隐约。模糊地听到天然仁的声音,很大声的叫着,leader呢,leade去了哪里?有些慌张的回头,几缕乌黑的头发,在脸颊边扫过,那一样黑色的神秘的眼睛,流连在刚刚停驻的地方。

“喜欢我的话,说就好了啊。”有点不耐烦了,关西王子没有那么多平静的耐心,去和上田龙也的小心思消磨。

“锦户君,我要回去了,他们在找我。”其实是强硬的想要逃离,从来不是软弱,从来,都只是想安静的过着无忧生活。若是最后的神秘被他揭去,不是会毫无遮掩的在他的目光里,燃成一堆锦灰吗?

“那我十月份再去东京找你,别老露出这样的表情,让人更想欺负你。”他似乎是走过来,龙也抬起迷朦的双眼,使劲的看却看不清楚,于是很天真的笑了,如果我对你笑,你总不会再这样说了吧,一直挑剔的你,一定也会为这样的笑容而惊艳的吧。我只是想你稍微赞美一下,但你始终吝啬,于是我淡漠的,如同夏日栀子花,再也不为你所动。

原谅我看不到美丽背后,未知的东西,直到刚才走下读信的舞台,我还以为自己在梦里,有些我无意间忽略的记忆,你却记得,而且,你又一次提醒了我,不可改变的疼痛和蜕变。即使我真的变成美丽的妖精,你也只是那个毒舌,任性,却善良的无以复加的小孩吧,你也会恶作剧的钳住我的翅膀,然后想要看我委屈流泪的样子吧。

亮有些迷茫,他一向习惯了把什么话都说出来,毒舌是特长,坦率是优势,从来未曾被责备,也从来没有觉得不妥。但是,在这双眼睛忽隐忽现的注视下,开始觉得浑身不舒服,开始觉得,一直以来理所当然的棱角,似乎在刺伤他的同时,获得快感,也有些疼痛,反刍到自己身上。

“晚上很冷的……你怎么穿那么少,你是白痴吗?”嘟哝着朝那个呆呆的,漂亮的像洋娃娃一样的人走过去,耍帅的脱掉黑外套,披在他的白T恤外面。他一直穿低领的长袖T恤,露出单薄的脖颈和锁骨,让人很想坏心眼的在上面留下点什么。他推阻着,推开他的手,也推开他难得的温柔。

“他们会问的。”

“问就问吧,跟他们说是我的,谁敢取笑你啊……还是,KAT-TUN里有你更在意的人。”

“没有。”裹紧了外套,转头,不能讨论这么直接的话题,与其注定失败的和他争论,沉默,是上田龙也最有力的武器。

“喂,你……不要走啊。”开始气恼,开始不知所措。每次他沉默的时候,这种什么都不能做的感觉,就特别明显。

“他们在叫我了。”

“我也在叫你啊。”孩子样的赌着这样的气,那双深黑眼眸转过来的时候,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嘴巴再坏,其实也只是内向害羞的小孩。

有点生气的走过去,“你欠我一个回答,我总要留个记号,万一到时候你赖帐怎么办。”

“你……想怎么样。”终于有点警觉起来,那种朦胧而不确定的感觉消失了一点之后,亮的心理有小小的平衡。

黑色的外套从领口被拉开,精致的锁骨在暗夜里,显得苍白可怜。但是那双眼睛幽幽抬起来,带着一点说不清楚的桀骜的自由,无论如何,都是捕捉不住的。不能捕捉,那就破坏吧,把你弄坏掉,不要再做精致的娃娃。

突如其来的疼痛,也只是让他眉毛皱起来,然后像是害怕什么一样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里面有一点东西在闪,越闪越厉害,像是黑水银里包着白水银。

那块青紫的痕迹,一直到现在还看的很清楚,逐渐的圆润了,像心一样的形状。锦户君小小的快感,和小小的报复,孩子气的留在那个鲜明的牙印上。

那件黑外套,洗过晾干后,挂在自己的衣橱里,染上浓郁的玫瑰花香。有时候到了晚上,当月光惨淡到无法照房间的时候,龙也点上蜡烛,然后拿出那件外套披在身上,他曾经那样的接近过,即使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回东京的车上,一直紧紧的裹着这件外套,害怕被追问,也害怕不被问,总之就是没来由的,被他搞的心慌起来。已经变成了身体上与生俱来的印记,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失。

5月到10 月,其实时间不长,却有很多事情在发生变化,他的身边,他重要的人,所发生的意外,知道,清楚知道,却觉得,没有安慰或者询问的权利,或者说,没有这个必要。

龙也是不争不抢的孩子,却也不是没有心,在夜晚里偷偷的抹脸颊上的眼泪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干了。突然想起那夜灯光下他的脸,带着狡黠的笑容,邪恶的说:“你到底想变成什么啊?”

是啊,到底想变成什么啊……轻轻的叹息着,快点到冬天吧,穿上厚厚的绒毛大衣,把自己裹起来,快点下雪吧,那些矫情的回忆,快点过去吧。

“你是谁啊?”

“上田龙也。”

能够这么清晰的说出来,却嘴唇发白,一脸无法承受的孱弱,其实锦户君,我不是那么软弱的人。

10月已经过去4天,我是不是还有等下去的必要。浅白的天,慢慢的泛上微红的颜色,黑色的外套纯白的心,龙也眨眨困倦的眼,直觉原来是最不准,等待,原来是一件这么讨厌的事情。

突然电话响起来,love in snow的音乐,凭空的在阳台上响起来的时候,天开始亮起来,原来已经在这里,呆呆的坐了这么久啊。有些迟疑的拿起电话,轻轻叹息,想是已经全部传到他耳朵里了吧。其实,也并没有等多久,不过是两年而已。

“你很冷吗?”莫名其妙的对话,因为都是莫名其妙的人。

“还好……我有穿你的外套。”

“你是在家里阳台上吗?”

“你怎么知道?”

“随便猜的。”

“你有喜欢的东西吗?”

“干吗?”

“过两天去东京,想带点礼物给你。”

“有啊……有很喜欢的东西。”

低下头去,换个姿势坐在藤条椅子上,轻轻的呼吸着,然后轻轻的笑。宁静的早上,没有人声,偶尔有几声清脆的鸟鸣,阳光慢慢旋转着,在自己身体上,画出温暖的图案。这一刻,是切实的感觉到,非常的喜欢了。喜欢他的姓,喜欢他的名字,喜欢他的温柔和霸道,甚至是喜欢了,这场沦陷的幻觉。

“说啊,想要什么?”他焦急的催促着,勾起了他一点小小的恶魔性子。

“我要刨冰。”

“啊……哈?”那边的人明显没有搞清楚,快入深秋的天,刨冰似乎已经不是流行的食物。

“我想要五颜六色的,有很多果肉和香料的刨冰。”声音轻快起来,突然的高兴起来,就像突然的哭,突然的笑,不是突然,只是感情的宣泄,更加缓慢而宁静。

“好啊……”关西王子对这笑声很有意见,“要刨冰的话,就先回答我上次的问题。”

“诶?……哦,那……我不要刨冰了。”从心底里透露出来的失望,亮觉得有些无力,那笑声还在隐隐约约的传来,看看车窗外,太阳开始灿烂的照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突然在阳光里看到了那张脸,开心的笑着,却依然宁静美丽,这时候心里的平静,似乎把已往一些汹涌而恶劣的情绪,变成柔软的溪流。

“笨蛋……你以为不要刨冰我就能放过你。”恶狠狠的语气,可是听得出放纵来。

什么时候,能够和他这样平静的对话,在如此安静的早上,如此安静的阳光里。我一定会忘记这件事情,就像忘掉一个美丽的梦。

“哦,对了,你今天生日是吧。快乐哦。”敷衍着,因为他不会更加温柔的表达。

“恩,你也快乐。”没来由的话,还好亮已经习惯了,习惯这个美丽奇怪的人,就像去习惯一种新的食物,这个过程,长的连亮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的耐心。

挂断电话,龙也眯起眼开始适应早晨的阳光,有些灰色的影子,从头顶上慢慢的移过去。裹紧那简单的黑外套,看着花瓶里新换的白玫瑰,抿紧嘴唇,想要做个好梦,想要一直做下去。
宁静爱恋,宁静忘记,无声息的雪,轻飘飘的风,精致的轮廓……

梦里有甜甜的刨冰,有这个夏季的最后一场恋爱,有个身影在梦境深处的岛屿之上,格外清晰……因为快乐,所以简单的笑了。

————————妖精生日快乐的分割线————————
喜欢这个孩子,是因为他神秘,沉静,安稳,天然
然而,美丽的让人侧目。
无论如何,请继续美丽下去
tachan,生日快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