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0]  [99]  [23]  [111]  [156]  [155]  [154]  [153]  [152]  [151]  [15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9.和也side 平安夜特别篇

远处有钟声响起来,在寂静小镇的空旷中,显得孤独而苍凉。从病床旁边的窗户望出去,是已经很破旧的教堂,尖顶上一点残余的光线,在慢慢的收敛,然后沉寂在暮色之中。和也翻开手上一本崭新的大学教材,安静的读,在拜托刚买这套书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理呢,是想继续在这个不同的地方,和他们过着尽量相似的生活吗?

思绪总是不被控制的扯远,书本散发的油墨味,容易让人走神……

我过的很好,医生说,至少,还是可以看到樱花的,但是我觉得,应该还能更久一些的。因为你不再回来,所以我也离开那个地方。刚说想要换个地方生活下去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

P没有问我,也许他以为,我没有听到那通电话留言。其实,我每一个字都听的很清楚,包括里面别人听不到的苦涩和无奈。我知道你是个冲动的家伙,你那时候那样说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后悔,然后就回来的。但是,我还是离开了,给自己一个借口然后逃离去面对你时的痛苦,很差劲的行为啊。因为即使你回来,我还是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害怕看到你伤心,知道瞒着你是不对的,还是不想看到你伤心。

我开始后悔,如果我知道,我还能平静的这样活这样长的时间,我真想在你身边,希望能和你在同一所房子里,给你做不是很好吃的意粉,让你抱着我,长久的把你的体温丝丝缕缕的传过来。我想念你的拥抱,你蛮横不讲理的拥抱,还有,你故意染上的,我的味道。

你有没有像以前那样,在所有可能的地方寻找我……可惜,我再也见不到你,我爱的人。如果我也是个冲动的家伙,真希望哪天头脑一热就回去了,时间在慢慢过去,希望你忘记,却还是,不希望你忘掉我。

仁,你已经回到最初的地方了吗?你有没有想念过我,即使只是一点点的想念。

我昨天睡梦里听到的那一声很低很低的呼喊,是你吗?

刚拿着一个小托盘轻轻巧巧的推门进来,蛋糕的甜香溢满了整个房间。

“在干嘛啊你,平安夜在这里发呆不是很无聊吗?”刚的头发似乎刚刚修剪过,发尾摸上去,应该痒痒的很舒服。

“我在看书啊,哪有发呆。”

“小骗子,这么黑不开灯,你看什么书啊。”刚把灯打开,白色很晃眼,一刹那让和也有些眼花,刚的样子也变的很模糊,笑容渐渐虚糊,没有注意是自己的眼泪,在眼眶里蒙起一层雾气。

“啊,怎么也不搞的热闹一点,至少也要挂点彩环吧。以前东京的医院里,就会有这样的活动啊,还有漂亮的护士姐姐,会来送鲜花啊什么的……”刚不停的嘟哝着,把蛋糕放在桌上,新鲜的奶油,厚厚一层,看上去就很甜腻。

“这里又不是东京。”和也把书放下,伸了个懒腰。然后用指头去蘸了点奶油送到嘴里。“你的蛋糕越做越甜了,都已经快超过我的极限了。”

“甜食是可以带来幸福的啊。”刚拿起叉子,开始吃那个“极限边缘”的蛋糕。

即使刚还是笑着,但是如当初那种纯净的孩子气的笑容,完全的消失了。他不再单纯,因为他已经认识到,那个一直放任他天真的人,已经不在了。从东京到奈良的路程中,偶尔醒来的刚看着窗外的眼神,悲哀浓重如秋。和也知道,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能让刚那样的笑了。最初回来这里的时候,刚一句话都不说,每天坐在他狭小房间的角落里,呆呆的看着某个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周围像是有了一个黑暗结界,和也坐在旁边,却感觉不到他传递的任何信息,恐惧和无助,一日一日,侵蚀着早已不坚强的外壳。

即使时间魔鬼,日复一日的,把那些记忆来回碾磨,也不能使之消失,反而是痛苦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烈。和也从刚的眼睛里,清晰的看到光一的影象,那个一直对刚笑着,一直保护刚,一直包容着刚,全世界最爱刚的人。
和也终于无法控制自己发作的时间,终于在刚的身边倒下的时候,刚突然从自己的世界里清醒过来。没有焦距的眼睛里,眼泪难以抑制的掉下来。和也记得刚的手,努力的托起自己的头的感觉,自己也努力的在挣扎着。刚急促的呼吸着,按住胸口,和也因为心口的绞痛,意识逐渐流失。,如同两尾失水的鱼,为着最后一点的依靠。

仁,你听到了吗?我从身体深处发出的声音。这些声音每天都在催促我,回到最初的地方去。只是我已经不知道它在哪里。

如果哪天,能于天边海角再度重遇见,重想起当年种种,我一定不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从你身边走过,我期待那一刻,这样的感觉真切的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一样。亲爱的仁,平安夜你是怎样渡过,是一个人,还是和很多人一起。我并不孤单,我捧着这甜得不行的蛋糕,努力的把它吃完,过我认为幸福的圣诞夜 。

命运何其玄妙,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完成了一生的永诀,甚至是最后纪念式的见面,都没有。而那晚你亲吻我时吹进来的凉风,也已经被凛冽风声所替代。只有想念,绵绵没有尽头。

终于还是没有办法吃下去,和也不好意思的看着刚,咧着嘴笑着,有点讨好的,想要把蛋糕放回托盘里。刚盯住他的手,然后把鼓鼓的嘴巴撅起来,和也放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傻傻笑着定在那里。

下一秒,和也拉住刚的手臂,轻轻的拽着,像是跟他撒娇一样,然后,轻轻巧巧的,把蛋糕放下来,扳着刚的脖子往下拉,一起倒在软软的床褥上,刚FUFU 的笑着,把头埋在和也的肩窝里。

“小和也,你真是个好孩子。”

枕头芯是上午刚换过的,残留着最后的阳光的味道,和也感觉到刚的鼻息,他们都还活着,曾经会以为,刚可能撑不下去了,眼见光一从世间消失的他,一定是孤单的没有办法活下去的。可是,仍然能够一起的,过宁静安详的平安夜。有时想想,一切也并非没有转机,只是习惯如此,便也就不再想着去改变。

“和也”

“恩……”

“我很想光一啊。”

“啊?!……哦……”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自己一直小心不去提起的名字,而且用如此轻松幸福的语气。

“其实,我没有光一想的那么脆弱,因为他太小心,我也愿意脆弱一点,以为这样就能长久而安稳,但是,命运变数太多,不可预测……所以,我想试着积极一点,至少,不能继续再被玩弄下去。”刚始终没有把头抬起来,但是和也感觉到他在笑,是和从前不同的,另一种让人欣慰的笑容。正如同他对自己的称呼,他现在叫自己和也 ,是更加依赖与亲近的称呼。

“和也呢?难道,不想仁吗?”

怎么突然这样问,和也有些尴尬,但是,又很想脱口而出一个答案。

“刚,我累了,想睡一会。”和也推开刚的肩膀,挪到枕头上,自己把被子盖好。

“和也和也,你都不等十二点了吗?”刚有些失望的摇着和也的手,和也只是微笑不语,把眼睛闭上。我想在梦里,和他一起等到12点,这样说出来,一定会被你笑死吧。我才不要告诉你。

刚有些寂寞的把头靠在和也的床边上,没有放开他的手,他知道这个倔强着不肯承认的孩子,其实,是最怕孤单的。
仁,我想要今天梦到以前的你,那时候我可以尽情的陪你玩陪你疯,我们可以在学校大大的操场上,一圈圈的跑,直到筋疲力尽的,倒在中间的草坪上。草叶子沾上你的头发,你笑的灿烂如同太阳。

我也想要梦到现在的你,你安静的拿着咖啡杯,满足的把那微带苦涩的液体喝完,然后孩子气的把杯子递给我,说:“和也,我还要。”。你叫我和也,你叫我宝贝,你长手长脚的,把我整个人包裹起来。我并不是软弱的人,只是在深爱的人面前,不想假装,只想被宠溺。

仁,我希望醒来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我可以从你亮亮的眼睛里,看我自己的样子。我现在,也许已经没有以前好看了,长期看不到阳光,脸色可能也不太好,一直睡不好,可能有黑眼圈,体重也下降不少,连护士都说,我再瘦就只剩一把骨头了,这样的我,你一定还是会很开心的看着我,说小龟好可爱的吧,你一直就是这样,甜甜的嘴,还有让人无法怀疑的真实。

仁,我不许自己后悔回到你身边,但是,这样恨不得再重来一遍人生,依然遇到你的心情,已经,是在后悔了吧。只是,这一次,不想这么简单的告别,还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

刚看着和也的呼吸,逐渐平匀了,于是小心的站起来,走到外面的走廊上……果然手机开始狂响。刚笑着按下接听键。
“丸子是吗?你收到我的信了。……和也他很好,他睡着了……有件事情,我想要拜托你,因为以我的立场,很难去做。……对,帮我打电话给仁……不知道号码的话,打给P也可以……”

后面房间里,急救铃突然响了起来,刚慌乱中不知道应该讲完电话,还是赶快进去。丸子在那边很大声的问着,“和也出事了吗?和也出事了吗?”刚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之后,连忙打开房门,护士开始往这边跑过来,刚看到床上的和也,蜷成一团在颤抖着,好象风中落索的叶子,他的手握着拳头放在心口的地方,关节处泛着青白。一定很疼吧,和也的眉毛皱的紧紧的,额头上有汗珠在不停往外渗,嘴里有模糊不清的音节,刚不用听到知道是在喊谁,那孩子,把手指狠狠的抠进自己的皮肤里,有细微的血丝渗出来。

刚冲过去抱起他的头,捉住他的手不准他乱动,然后在他胸口的地方慢慢的抚着,会好的,和也,你可以挺过去的,你等一等啊,再等一会,仁就来了,为什么不多等一下。和也攥住刚的衣袖,睁开眼睛,努力的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办法出声。想说的话,郁结在胸口,一阵阵让人昏厥的疼痛,意识开始迅速的离开身体。

头仰到后面,可以看到外面开始变的密集的雪花,冷酷的冰屑,冰冷而疼痛的钻进身体里……仁,为什么,我还没有梦到你,这么快就醒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