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23]  [111]  [156]  [155]  [154]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7.

彷徨的散场,在空荡的赛车场里,依然回响刚才刺耳的撞击声,突然的拉长,很长很长的回音,在脑海里盘旋。和也仰起头,看快要下雨的天,灰灰的混沌成一片。

“刚老师,快下雨了,回家吧。”

意料之中的沉默,和也只是重复的说着这句话,他以为总有一个偶然刚可以听见,但是刚只是看着那滩暗红的形状狰狞的血迹,没有眼泪也没有抱怨,他已经存在于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他和光一快乐的在一起,一起吃甜的发腻的曲奇饼干,然后刚得意的看光一受不了甜食的样子,那个世界的光一有融雪笑容,那个世界的刚,仍然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可以永远天真的人。

“刚老师,下雨了,我们回家吧。”

雨开始下了,并不温和的,不像秋天倒像夏天的雨,很猛烈的砸下来。和也觉得皮肤几乎被砸出血印子,那滩浓重的血迹开始化开,赛车场的工作人员在上面撒了清洁的药剂,于是很快的流失,以一种奇异的形状,扩散变形,然后消弭。刚呆呆的看着,尖尖的发梢上有水珠不断的滴落下来。

连抢救都没有,在离刚的座位最近的一个转弯处,生生的翻车,撞在护栏上,开始脱落的零件,带着那血肉模糊的身体,和燃烧着的车一起,拖了足足1000米才停下来。刚的眼睛里,都是血的颜色,腥味的红,从眼底蔓延开来,把双温柔的眸子,淹没,,已经看不到原来朦胧如童话一样的水雾,还有那一点晶莹的闪光。

“刚,雨下大了,回去吧。”

和也仿佛看到光一,用他自己也不强壮的躯体,遮蔽在刚的上方,只是百孔千疮,挡不住这凶猛的雨势。刚开始很快的喘气,在密集到快要承受不住的雨中,在和也颤抖的双手里,他呼吸的那么痛苦,颤抖着的无助双肩,再也寻求不到任何温柔的触摸。那个笑着说“我的小刚”的人,刚才,已经死了,他的最后一口呼吸,在逼迫着刚的生命,要不要,和我一起,没有我的话,刚,你怎么办……

闭眼遮目,什么都不看,黑暗里你的薄唇碎发,磨折了我最后的翅膀……

事实上,我不擅长面对人群,时常苦恼害怕.像是人的视线和身边空气的流转等等,一旦敏感的察觉到,很容易变的过呼吸,简而言之,就是呼吸会感到痛苦,就算处在连自己也感觉" 开心!太棒了!"这样的瞬间,喘过气的苦楚依然会向我袭来.手脚颤抖 ,感觉失去平衡,体温也怪异的忽高忽低.然而,这却是事实,也是现在的我.只是,因为我讨厌输给身体的变化,所以想借着个人表演,试着抵挡那样的感觉.这, 也是谎言吗?

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


当初背叛的城市,灯红酒绿的背景,千金一醉,没有千金,只有破碎的像旧棉絮一样的心。P终于接到仁的电话,是光一正式下葬的第三天,东京的天气没有转好,电视机反复的播着光一生前的事迹,只不过是他生命里最细微的部分,被报纸杂志和屏幕无限的放大,光一是天才,是赛车场上的杰尼斯,他深爱自己的妻子,是少有的好男人,他是神话,看着电视机上光一笑着的脸,P撕下日历,关门之前算了算,和也,已经失踪了七天了……

你现在才回来,又有什么用。计程车呼啸穿过拥挤街道,P冷笑着,不知道还能嘲弄些什么,有些熟悉的面孔,也许,是在光一的葬礼上见过,那天人很多,惟独少了一个身影,P想找的和也,也没有出现,那个梦幻城堡的豪宅,门锁着,像是没有住过,没有人来到过,没有看着窗户边的夕阳,也没有人触摸里面钢琴的琴键。他们两个,似乎是在某场大雨中随风而去,从人间蒸发。

什么话也没有说,看到路边的仁的时候,P什么话也没有说……

不是因为仁的脸色死人一样苍白,也不是因为仁的眼睛已经没有了任何期待的色彩,只是不想说,不能说,要说什么好呢。是在自己手上,把和也丢了,能怪仁什么,能说仁什么呢。只是把仁拖进计程车里,然后,静静的抢过他手里将要点燃的烟。木然的脸在初上的华灯之上晃动,一样疲倦,一样不知所措。

仁把头埋进软软的沙发里,weekend的味道,结束的味道,他仿佛看到和也的挣扎,和也的眼泪,真实的掉落在手心里。到底还错过了什么呢,到底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只是不告诉我而已,和也是怕我伤心吧?为什么和也不在家里呢,和也没有等我吗?和也为什么要等我呢?

没有结果,P递过一杯开水来,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在接触着滚烫的无味的液体时,似乎尝到了血的味道,口腔里很痛,嘴唇很干,仁说:“把一切都告诉我吧,和也知道的中丸知道的,你知道的,只有我不知道的,统统都告诉我吧。还有……和也在哪里,还有……和也他……还好吗?”

P看看天花板,一样单调的颜色,他理了理头绪,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牵扯到的很多人,有的人死了,有的人不见了,有的人去了很远的地方,只留下他,没有证据没有依靠的,来面对仁。P突然想起小时候,大家一起说笑话,有些笑话比较复杂,仁会听不太懂,然后大家都在笑,只有他一脸茫然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啊……”他害怕孤独,怕疼,怕死,怕很多东西。他始终孤独,和也,只是没有告诉他……

有很多枯黄的叶子,开始飞下来,打着旋,似乎快乐而忧伤。阳光,安静的流泻一地,在透明的车窗上,画着七彩的图。和也靠在车窗上,眼睛闭着,安详而美丽。天使,似乎是一个诅咒,那支灵动的笔,似乎能预知未来。我们何以要辗转奔波,才能真实的告别,我们何以嘴上说忘记了,梦里却依然是蓬松的头发,俊俏的眉眼,我们何以看着秋天的挣扎,微笑,苦涩,依恋着某条细长眉毛,安守着某人给予的梦境。

车子颠簸一下,和也睁开眼,看了看身边的刚。他坐在那里,手里不停的在画,和也不用看,也知道画的是什么。是崭新的素描本,有着新鲜纸张干爽的气息,原来的那一本,被和也放在了行李的最底层,上面有太多甜蜜到可怕的回忆,他不想刚再沉溺。

其实葬礼,刚是去了的,只是在离了很远的地方,默默的站了一会,那时候和也觉得他的手指在自己的手里,抖的很厉害。他们都没有看到光一最后的样子,按照电视和报纸上来说,神话一样的光一,即使身体都破碎了,脸依然是完整的,而且依然英俊。只有刚知道,这不过是欺骗世人的谎言,光一碎了,在他面前,碎成很多片,拼也拼不回来。光一的眉毛眼睛,光一的溺爱笑容,永远都隔了一个生死的距离。

在这种距离,即使只是一点点也想靠近; 在这种距离,永远地在遥远的他方;

在这种距离,才不会让人看见眼泪。 结果只有一个……

漫无边际的旅程中,和也在不停的做梦,他似乎梦到仁了,仁似乎在哭,哭的很伤心,那是仁吗?或者是小时候的仁。仁的声音,奇异的嘶哑着,像咳血的夜莺。仁一直有一副好嗓子,仁想唱歌,想唱给和也听。有清脆的笑声,在童年的山冈上随着云无忧路过,和也梦到自己把手放在仁的肩上,然后说:“仁不要难过,我来告诉你……”周围很安静,只有风在吹,鸟在唱,花似乎,也有开放的迹象。仁的眼泪很温暖,和也想,就不要醒过来吧,与其悲伤的清醒,不如让我,永远沉睡。

仁把和也拉过来,然后呵呵的笑着,从后面拿出一个小盒子,闪着光的戒指和仁的笑在一起,一起闪光。和也也抬起头笑着,清澈而温暖,仁高兴的不知怎么办才好,只有拉起和也的手,只有把和也紧紧的抱住。

“和也,你回来了,我们以后不要再分开了。”

和也的小下巴,在仁的肩膀上磕了磕。

抱紧,再抱紧,这么真实的幻觉,不想放开。仁的眉毛,终于皱紧了,纠缠在一起,汗水,滴在和也白皙的脸上,依然是纯白的脸,在眼泪和汗水的浸染下,变成绯红的颜色,绯红,蔓延到仁的脸上,伴随着瘟疫一样疯狂的高温,啃噬着神经,撕扯着那根思念的线,细小脆弱,不堪一击。

和也轻巧的呼吸声,带着秋天即将过去的不舍,在仁的耳边,徐徐吹过。痒……心头那丝丝撩拨着的欲望。和也翻了个身,把头贴着车窗,让车身的晃动来驱赶脑内的杂念。仁很难过,仁想要我,仁又哭了,仁……你好不好……


P换了毛巾,有点担心的看着仁,他已经昏睡了一天,带着自己强硬塞给他的那些遗忘的记忆,他喝酒,他醉倒,然后,他开始沉睡。沉睡中,他不说一句话,烧到这么高连胡话都没有,不是很奇怪吗?他甚至不叫和也的名字,他似乎已经不想去想了,他常常微笑,似乎相当的满意昏睡中的光景。

晚上10点的时候,Takki打电话过来,问了仁的情况,P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仁回来了的,只是敷衍应答,却一下被他听出来。

“别只把我当个一起打过一场球的人……”Takki有点愤愤的口气,P听来却很舒服,已经很多天没有人这么说话了,大家说话都很小心,怕触到彼此还未痊愈的伤口。听说翼因为不能接受光一的死,暂时没有去学校,连棒球社的工作也不管了。

“你先照顾他,我明天过来看看。翼很担心你们。”

虽然他这样说,P知道他不是因为翼才打的这通电话,感激,或者只是一种归宿感。

P回过头,那一面素净的墙壁,一墙绚烂的笑容,突然觉得压抑,突然觉得有什么话,一定要大声的喊出来才行。仁的沉睡,和也的失踪,他们都逃离了,把自己剩下来,为什么,一直是被剩下来的那一个。

P顺手摸到桌上的香水瓶,还有大半瓶的香水在晃荡,昂贵的,却不实用的液体,P打开瓶盖,把香水向上方,遥遥的洒上去,芬芳凋零,从一个出口迸发,然后,软软的飘下来,像一场急急的雨,宣泄着一些没有出口的情绪。P仰起脸,眼泪回流,残留在脸上的,是和也最喜欢的味道。

有几滴落在仁的睫毛上,睫毛微微的颤动着,因为这熟悉的气味,开始鸣奏熟悉的乐曲。

下雨了吗?深夜人少的车厢里,和也有些迷惘的睁开眼,闻到一阵熟悉的芬芳……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