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9]  [148]  [147]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13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

纷纷扬扬的铅笔屑,手指上有一圈淡淡的黑色。

“这里不能用手指抹,要这样侧过来,画出阴影,笔侧过来用力……就是这样……”

“是要这样的擦过去吗?”

“对,方向要一样,否则会杂乱的……小和很有画画的天赋呢?”

和也会过头盯着刚看了一会,很有意味的问:“真的吗?……”

“那个……其实还好了。”刚憨憨的笑着。

“哦……”和也回过头去继续在素描本上涂抹,假装不经意的说:“刚老师今天的发型很不错。”

刚突然就兴奋起来,跳起来跑到客厅的大镜子前,然后又跑回和也旁边,忙不迭的连声问着:“真的吗?真的吗?”
和也忍住笑点着头,刚有时候,真的像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

“这是我自己做的哦。”刚得意的说着,去弄和也的头发“小和的头发很软呢,而且好直哦,下次我帮你做个新发型吧……”

“好啊。”随口答应着,和也觉得刚的手指在头发里穿梭的感觉很舒服,让人有点犯困。心口有一点紧,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胸口闷的厉害。

“小和想要画的,到底是谁呢,看轮廓……是很漂亮的人呢……”刚仔细的看着素描纸上那个尚未成形的淡淡的影子,很细腻的笔触,看上去美丽而温柔,是用心画出来的精巧。

突然发现一条线歪斜了,飘忽无力的划过画纸的边缘。刚惊讶的转头,看到和也软倒在椅子上,苍白的唇轻轻颤抖着,却没有声音。

铅笔掉在地上,铅芯断掉了,那条歪斜的线,像是逐渐微弱的生命征兆,刚仿佛看到当初的自己,也只是这样一条歪斜而丑陋的线而已。

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地面滑去,凌乱的纸张从膝盖上掉下来。刚有点害怕的扶住和也,喊他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小和……小和……你怎么了?”

本能的去摸他的内侧口袋,似乎身体不好的人,都是喜欢把急救的药放在这里的,果然摸到一个绿色的小瓶子,刚留神的看了看上面的英文说明,“heart disease”的加重记号特别明显,而非常用药的标志也看的很清楚,刚明白这种药,是救急而不能治愈的。

年轻的苍白睡颜在暗红的地毯的映衬上,显的特别脆弱,刚忽然间,有点不忍心再叫他醒来……

隔着玻璃橱窗可以看到里面忙碌的身影,P一眼就看到了中丸。那个男孩子的笑容很温暖,在带着光晕的灯光下,看上去很舒心。P有点明白为什么和也喜欢跟他一起了,这种轻松而粗糙的缓慢节奏,能够让和也觉得安静吧。或者仁的爱太过轰烈,而自己的温柔又太过精致。

阴天,灰色的,马上,就可以暗无天日的感觉。丸子抬起头看到P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但随即友好的点头了,P也冲他点头微笑着。他回过头去跟一起工作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走出来。

“想找我问小龟的事,是吗?”很直率的性格,而且不让人难堪的友好语气,P心里开始欣赏这个男孩子。

“是……我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之所以犹豫,是希望听到什么,又怕听到什么吧。

“看的出来,山下君有黑眼圈。”

P笑着去拉他的手,“不要叫山下君,叫我P好了。”因为喜欢着同样的人,因为这种喜欢那么相似,所以会觉得亲切吧。

“那你叫我丸子吧……”决定要帮他了吗?还是决定遵守对于和也的承诺,内心的挣扎到了脸上,也不过是一个不太成功的微笑而已。其实每个人的心,都藏的很深。

“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吧……”

人来人往,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决定要面对一件事情是很难的。其实心里早有一个现成的答案,不过证实而已。突然就感觉到悲伤,慢慢涌上来的悲伤,开始漫过理智的底线。

从朦胧到清晰,从尖锐的感觉到心口刺伤的疼痛,和也轻轻的叫出来,又马上用手捂住嘴。忍耐,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刚拉住他捂住嘴的手,慢慢的扯下来,和也慌张的看着刚,刚的眼睛里,有不名所以的坚持。

“为什么,要忍住呢?”刚轻声的问,“如果疼的话,叫出来不是会舒服一些吗?”

“因为如果在家里叫出来的话,他会知道的。”和也这样说,他相信刚会懂。

“这样瞒着他可以吗?对他公平吗?”简单而直接的问题,刚想起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疑惑。一切的一切,聪明的光一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帮他安排到最好。

“让他知道的话……那个傻瓜,会不顾一切的……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为我就这么放弃了。”和也笑着,幸福的颜色很容易的漾起在脸上。刚抿抿嘴,似乎是明白了一样。

“原来,是个那么幸福的傻瓜啊。”刚把和也抱过来,很轻的拥抱着,没有任何意义的拥抱着,和也把头搁在刚软软的肩膀上,无邪的笑着,什么都不用担心的,任由时间过去。

“小龟他,到底怎么了。”喝过一片茉莉香片后,P终于还是耐不住性子。

“我答应过和也,不能告诉别人。”丸子低下头,“但是,不能看他,就这样一个人……他说了,一定不能告诉赤西……所以,你也不能跟赤西说。”

“仁是和也最亲的人,为什么……”

“这样的事情,通常都是瞒最亲近的人不是吗?”丸子把话接过来,有点激动,声音大了点。“对不起……”

“很不甘心吧……”P苦笑一下。“真的……是生了很严重的病?”

连P自己都没有发现,但是丸子看见,刚才那一瞬间,P的眼睛有什么晶亮东西闪了一下光。

丸子点着头“医生说他身体非常虚弱,尤其是心脏,但是,也查不出具体原因。”顿了一会,又说“你千万,不要告诉赤西。”

P几乎可以想象,如果仁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样,他一定会抛弃一切给和也治病,然后在希望渺茫的日子里,逐渐失去他的笑容,P只要闭上眼睛,仿佛就能够听到仁的声音,和也的声音,都是悲伤而飘渺的,在空中旋转。

真像往往残酷,茉莉香片的杯中,开始有一圈一圈的涟漪,P努力去擦不断掉下来的眼泪却觉得擦不完,丸子坐在对面,眼睛红红有点不知所措。冷静,只不过是假面,哭泣,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连悲伤的资格都没有。

“一定要回去吗?小和……你看上去不太好。”刚送到门口,又拉住和也。“不如留下来吧,我跟光一说一声……”

“不回去的话,他会担心的。本来就跟他说是因为社团活动才出来的。”

刚有点郁闷的打开门,又关上,“可是……要是又发作怎么办……”

“不会的,间隔这么短的时间发作,目前是不会的。”说着自己的事情,却像在安慰别人。

“可是……”刚还在犹豫着……

“放心,我下星期还要来看你呢……”

会觉得感动吗?还是会的。一个这样容易去为别人担心的人,走到转角的地方,和也回头,还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在门口站着。突然想起母亲,也曾经在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这样用目光牵连着,送自己上学。那时候穿过一条街,就可以看到仁蹲在那里,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却依然欢喜。有多久,没有看到过母亲了呢?又有多久,没有踏进过家门。那里已经是别人的家了,而母亲,也只能偶尔这样的,在脑海里浮现。

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和也根本就忘记了去注意周围的动向。

突然被猛的一拉,回神过来,已经在路边隐蔽的巷子里。

一口烟喷上来,呛的和也直流眼泪,剧烈的咳嗽着,不提防下巴被无礼的抬起来。看见的人不是善类的造型,和也心里暗叫不好。

“果然是个极品啊……”那不怀好意的声音一下子让和也记起了他是谁。

“把你的脏手拿开。”和也冷冷的说,他眼前出现仁那天为难的样子,那深埋着的头,想起来一阵紧密的疼痛。

“性子我也喜欢。那天一看你我就知道,我一定会喜欢你这样的。”加藤用力的捏了一下和也的下巴,满意的看他忍耐疼痛的样子,眼睛里露出看到猎物的兴奋光芒。

突然那得意的脸抽搐了一下,加藤捂着腹部蹲下去,和也的拳头还攥的紧紧的,竟然还想要委屈自己,让他们签了仁,那才是把仁送到火坑去吧。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和也转身想走,被旁边闪出来的几个人挡住了路。

“你想要我用强的,也可以。”加藤绕到和也面前。手指去撩和也胸前的制服扣子。“不过,你最好还是听话一点,不然,吃苦头的,是赤西仁。”

听到仁的名字,和也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自己有太多事情,不能让仁知道,但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仁如何保护他自己。可是……又怎么能被这么肮脏的人,平白玷污了去。莫非,真的到了所谓绝路?有点不相信……

牙齿咬的太紧,嘴里有咸涩的味道。和也觉得眼前有点模糊,太多事情,一时理不开头绪,乱成一团。死死的攥着拳头,暗暗活动着手腕。若是他敢扑上来,大不了拼一下。不是说,无欲则刚……只是,还是有很多想要留下,拼命的想要留下的东西。怎么办,还是不够刚强啊。

此时巷口传来的声音,对和也来说真是如蒙大赦,那不太分明的影子,像能够穿透暮色一样,急急的靠过来。

“龟梨……是你吗?”

加藤回过头,一下子愣住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