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0]  [149]  [148]  [147]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13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9
“翼前辈……光一君……”和也有点困惑的看着眼前这两个隶属于他不同生活圈的人,对于这两个人的同时出现,他还没有很好的心理准备。

更让他诧异的是,加藤一伙人看到这两个人后,过于夸张的反应。按理说,翼是在校学生,光一是赛车手,两人应该都不具备惩治坏蛋的能力吧,看人数来说,也是他们比较多。

可是转眼之间,不要说加藤,连加藤的扬起的灰都看不见了,跑的足够彻底。和也暗暗觉的有点好笑,捏紧的拳头现在在放开,手心一层粘腻的汗,若不是他们,不知今天是怎样收场。还是暗暗喘着气,迎上去,脸上有感激的神情。
“小和,是刚从刚那里出来吗?”光一轻声的问。

“是……光一君和翼前辈……你们怎么?”

“我们……刚约着打棒球回来。”翼似乎知道和也的疑问,只是轻轻笑着解释。

棒球……多么亲切的名词……似乎很直接抵达了内心某个隐藏很深的地方。“光一君也喜欢打棒球的吗?”

“他……他以前是热血的棒球少年,现在还是经常和我们一起打棒球。”翼一脸炫耀秘密的得意,光一一脸“正是如此”的淡定。

和也有点明白的样子,于是坦然的笑了,打棒球的人,放弃棒球的原因,可能不一样。但是放弃的时候那种难以割舍的痛楚,想必都是一样的。

“龟梨是很棒的选手……”翼学长依然骄傲的介绍,让和也有点尴尬。“他小学6年级的时候,可是参加过世界大会的。”

“这样啊……下次一起去打棒球啊。”光一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和也很想多看一会。如果,还能尽情的打棒球吧,多好。依然笑着点头,不想扫了光一的兴。

“好……那就这个星期天吧,学校没有功课吧。”和也不知道光一是一个这么雷厉风行的人,一时怔在那里。

“那是星期天了,我会叫小翼去找你的,我先走了,刚在家恐怕要等急了。”光一挥手转身离去的时候,和也才刚刚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正想叫住光一,翼笑着拍他的肩膀,

“不用叫了不用叫了,他这个人是这样的,你不方便去的话,我到时候跟他说一声就好了,他这个人天然的可以,随便编个借口他就信了。”安慰,毕竟是安慰而已,翼内心,还是希望和也点头的。自从第一次在社团活动中,看到了这个孩子惊人的球速和判断力,翼就从内心觉得,有一种狂热的喜悦,以前给过他这种感觉的,恐怕,只有泷泽了吧。

“为什么不去……”和也轻轻的说着,往巷口走去。翼吃了一惊,连忙跟上去,拉住和也的胳膊,担心的看着他。“和也你要去吗?”

“不去的话,光一君不是会很失望吗,你都帮我夸下海口了,总要让他看看我世界级的水平吧……”和也笑着对翼解释的时候,其实一想到那小小的白球,就觉得内心一阵激动,曾经可以把梦想投掷的那么远,那么尝试着再走一步又怎么样。

翼有点为难的低下头,“和也……你的身体……还可以吗?”

和也突然觉得脊背上一片冰凉,有点站不稳的感觉。“翼学长,你怎么知道?”

翼想来一下,终于还是抬起眼来看着和也。“龟梨你之前关于退社的事情……不是说有话跟我谈吗?那时我已经猜到一点,今天山下君打电话来拜托我,我才证实了之前的猜想。”

和也简直觉得眩晕,P又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自己死命要瞒住的事情,到后来却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还以为,掩饰的滴水不漏。P知道了,那仁呢?P一定会告诉仁的吧,一种莫大的恐惧突然笼罩了全身,和也几乎都能够直接的感受了仁的心跳,仁……绝对不可以让仁知道这件事情。

和也拼命的跑出巷子,必须,马上马上到仁的身边,迫切到一分钟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就像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一样,只剩下干瘪而脆弱的身体。时间的流逝的像一把钝钝的刀,在心口上来回的摩擦着。有一个好大好大的伤口,却只有翻白的皮肉,没有鲜红的液体。

翼被和也挣脱的力道带了一下,差点摔倒,他看着那个已经单薄到不象话的影子,消失在巷口。突然想起另外一个人,那个人今天下午突然的电话,让翼瞬间伤心到想哭。电话那边,那个人用极为温柔的声音恳求着:

“翼学长……和也很喜欢棒球,只是,多照顾他,他身体太虚弱了,如果继续下去,是不行的啊……”那样软的像水一样的语气,和那种一触碰就碎的强撑着的镇定,让翼震撼了,他一直只是注意到和也身边,有个被宠着也宠溺着的赤西仁,没想到一直不言不语的山下,也是个跌到这个网里再难起来的人。

拿出手机,无声无息的拨了个号码。

“恩……是我……星期天,一起去打棒球好不好?”

仁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所谓坐立不安,就是自己现在这种状况吧,盯着墙上的钟,觉得那秒针就像负重的乌龟一样,走的慢的不得了。

可是另一乌龟还要慢,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吗?和也。哪有人打棒球打到天黑的。,按理说8点钟还没吃晚饭简直是仁的极限,但现在他丝毫没有觉察到饿,只是觉得有细小的蚂蚁在身上爬,仁生气的把自己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觉得不行还是打电话出来。

“喂……P,是……和也去过你那里吗?”

看到是仁的号码的时候,P心里咯噔一下,仁该不会是觉察了什么吧,还是和也出了什么事,忐忑不安的接了电话,仁劈头盖脸的一句把他砸蒙了,难道,和也现在还没有回家吗?不会是昏倒在路上了吧,还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一瞬间P在心里把和也想的无比脆弱,然后又死命的摇头来驱赶这些想法。

“喂……喂……P,等一下……”仁迷惑着看着电话,为什么P突然把电话给挂了,东京的通讯信号现在有这么差吗?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仁抓紧时间拨下一个电话,正拨的起劲,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一跳。

一看号码,赶紧接通。

“仁……仁你在家吗?”电话那边和也好象跑的很快,喘得很厉害。

“在,我在等你回家啊,我饿死了。”虽然只是随口的抱怨,抱怨完之后,觉得真的是很饿啊。

“仁……我快到家了,你可不可以到楼下等我。”让我任性一回吧,我想快点见到你,想确定你还在,因为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勇气,去推开那扇门。

“哦……和也,你没事吧,你声音听起来有点虚。”仁一边开门往外走一边轻声的问着。

“没事,练习有点累而已……仁很饿了吧,我回来做饭给你吃啊。”和也忍住快要崩溃的情绪,只想这样和他说着话。

“好啊……真的很饿了呢。”仁笑笑的下到底楼,这样听和也的声音,觉得和也特别小呢,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一边急急的跑着一边叫:“仁,仁,快点啊!”然后自己就故意放慢脚步,直到他困惑得停下来等,一脸不甘心的埋怨。

“仁,你下来了吗?”和也问的很急切,像是怕仁会呆在原地不动,然后让他一个人面对着茫然的空荡。

“和也,我看到你了。”看着那个影子很快的从黑点变成了自己熟悉的形状,然后,是扑面而来清新的味道,带着夜色的微香,然后,仁关掉手机,伸手接住那个扑倒自己怀里的身体。轻轻的撞进来,呼吸在胸前形成小小的温差,仁眨着眼睛看和也把手臂圈上自己的脖子,吊在上面喘气。然后断断续续的说:

“仁,你真好,你真的下来等我了。”笑靥如花,仁以为自己看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小孩,但是那分明已经俊俏的眉眼,让他知道,这依然是他的和也,他想要与之共渡一生的人。

“我都打电话给P问你……结果那家伙无良的挂我电话。”

听到P的名字,仁明显的感到怀里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但那张脸仍然笑的天真无害。

“P他也忙啊,人家是学生会干部,你以为像你啊。”戳他漂亮的鼻子,和也从来都嫌自己的鼻子不够挺,还是仁的好看。这样单纯的欣赏着他,依然觉得,当年自己抬起头一刹那的心动是有原因的,留在他宽阔肩膀上的眼泪,也是有原因的。

“和也,我好饿了呢?”仁开始软软的说话,像撒娇一样的蹭着和也。

“我们上去吧,我做饭给你吃。”和也把手放下来,一本正经的想转身的时候,突然重心不稳,惊吓之余,刚放开的手,又死死的抱住仁的脖子。

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是悬空的,整个被仁横抱起来。和也瞪大眼睛,看着仁笑嘻嘻就往楼道里走,完全没有把自己放下来的意思,有点惊异,有点想要放肆想要撒野的感觉,有点想,要吻这个霸道的男人。

“和也,我已经快饿扁了,等你做完,我不是要饿死了……不行,我要吃现成的。”仁不怀好意的咬和也的耳朵,看和也害羞的闪躲着,用唇去找他柔软的耳垂。

言笑晏晏,消失在楼梯的尽头,和也像调皮的孩子一样晃着脚,看仁吓到的样子,仁凑到和也面前,用额头去碰和也的嘴唇,只是短短的路程,在楼梯上下的节奏中,幸福得让人不敢正视。

P慢慢的从楼前最茂盛的那棵树后面走出来,他赶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和也欣喜的扑到仁的怀里,即使是早就知道了,即使是看得都已经习惯了,还是觉得像一块石头砸在心口上一样。想要把他抱过来,想要安慰他照顾他宠的他无法无天。却完全没有这个资格。

那个人的侧影埋在另一个人的怀里,欣喜和依靠那么的明显,而另外一个,宠溺的摸着他的头把他抱紧,温柔得难以承受。在淡淡的月色下,那场景像一幅精致的画,淡淡的朦胧背景,勾勒出来的银色线条。看的痴醉的同时,那些并不坚硬的线条缠绕在心上,成为笼子一样的东西。

勒紧,再勒紧……在荒凉的月色下,听着情人的低语,默默的低下头去。这一次,我不想简单的离开,他能给的,我一样能给……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