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51]  [150]  [149]  [148]  [147]  [145]  [144]  [143]  [142]  [141]  [14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0

仁沿着和也洁白脖颈的线条,仔细的一路吻下来,唇舌的挑逗中,带着丝丝缕缕的温情。听到和也发出呵呵的笑声,仁有些不满的停下来,看着那个笑的花枝乱颤的小孩。没有办法,只好轻轻的吻在他的额上,和也有些诧异的看着仁,眼睛里一汪清水,仁就这样掉下去,掉下去。

“怎么了,为什么停下来?”和也伸手勾住仁的脖子,把他的脸拉近。

“和也今天练习,很辛苦吧。”仁自己都觉得自己说这话有点底气不足。

“仁你真虚伪。”和也抿着嘴笑着,唇边有小小的笑涡,仁觉得有一朵温暖而潮湿的花,在心里慢慢的绽开着。

低头吻住他的唇,把那好听的笑声堵住,仁的手指轻轻抚摩过和也的眼睛,颤动的眼睫,一下一下,在指尖扑腾。白色的制服,在地上随意的凌乱着,像是雕琢一块璞玉,仁有意无意的,触碰着和也令人心动的洁白躯体。

是干净的情欲,就如同突如其来的一场夏雨,密密的洒下的,是仁力度不再均匀的吻。和也感觉仁的呼吸,在自己的身体上,画出绮丽的图案。喘息声几不可闻,和也把头埋进枕头里。仁在他耳边轻轻的劝:“小傻瓜,闷着了怎么办。”
和也回过头,正好挨上仁的唇,许久许久,舌间萦绕着彼此的味道。仁用力的吻着,把和也淡色的唇辗转成两片绯红的樱花。很爱你啊,很爱很爱,努力的在心里呼喊着,却不说出来。

窗户没关,窗帘被夜间的风微微吹起,风在一室暖香里找到栖息的地方,和也不由打了个冷战。仁抱紧怀里单薄的身体,戏谑的沿着凹进去的脊线,把吻一路印下来。挣扎了两下,终于作罢,任他懒懒的在这软床上,把自己的身体打开。
热……或者说是暧昧的温度,偶尔依然不解风情的凉风,和也的脚尖紧张的绷直,又徐徐的松弛,仁闭上眼,在和也的身体里,找最绚丽的那片风景,那朵潮湿的花,他想要把它栽种在那里。皮肤与皮肤赤裸的接触中,和也吻住仁心口的地方,让我去你心里吧,让我住在你心里吧。

“仁……”幸福的喊着,这个珍宝一样的名字。和也抬起身体,迎接着仁,一起赴情爱的红尘。起初不经意的交会,和年少不经事的依靠,难以再去言明的种种,和想说都说不完的腻人情话。已经完全的把自己交付给这个孩子脾气的漂亮男子,做最平凡的俗世的情侣,当然,也在最平凡的夜晚,如此纠缠。

撩起他额头上湿透的前发,仁仔细的看着和也好看的额头,秀气的眉毛,在抚摸下慢慢伸展开。仁有些心疼,心疼他困倦到睁也睁不开的眼睛,却还对自己笑着,弯成新月形状。心疼他身上由于过于敏感而弄破的伤痕,却温柔的说,没关系,仁你不要在意。

让人心疼的孩子抬起头来,对着自己爱的人说:“仁,星期天,去看我打球好不好”很轻的声音,在耳朵旁边扑扇着,仁笑着点头,帮他盖好被子,把那纤细而再无力气的腰身,揽到自己怀里来。

睡吧,让我把头埋在你的发香里,让我把脸葬在你的胸膛……


放纵的情事,让和也第二天直不起腰,别别扭扭的走路,然后时不时怨恨的瞟一眼身边的祸首。抬眼间看到P走过来,想起他所知道的事情,不禁紧张起来。仁奇怪的看着身边的和也,把拳头攥的指节发白。

“哎……你们两个一起来学校了,真难得。”昨晚那个画面成了P一夜的梦魇,以至睁眼后,觉得和也和仁的脸还在眼前不停的晃,此刻看到真人,倒觉得有点虚糊。

“和也不太方便挤车,所以我带他过来。”看似纯良的解释,却让P一下子露出诡异的笑容,别的不行,装若无其事的话,山下智久可是很拿手的。

“不会吧和也,你又让这家伙得逞了。”说着去摸和也的头,和也有点不相信的看着P。他是故意在帮自己隐瞒吗,还是……其实他也不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问题缠绕在一起,成为谜团。

仁不动声色的P的手截回来。“死P,动不动就对和也动手动脚。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朋友妻不可欺啊。”

和也不信他真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有点无语,仁呵呵笑着转过来看他,说和也我送你去教室好了。和也说:“算了,你和P走吧,我自己去就好。”

“恩,那我放学去找你……今天……就不要练习了,请假吧。”仁犹豫着说出来,忖度着和也的脸色。

和也脸微微红的点头,然后向P那里看了一眼,正对上一双温柔的眸子,询问,关切,和一种熟悉的,说不出来的感觉,和也连忙把头低下来,转身很快的走了。仁还在身后喊和也小心一点,不要摔到了。

P看着难得温柔的仁,一直盯着那个有点踉跄的背影走远,在心里轻轻的叹气。仁开始拉着自己的手臂说东说西的时候,P的意识开始抽离,刚才一刹那的对视,他在和也的眼底看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那不是对于自己未知命运的恐惧,而更像是一种无奈的恳求。他是要求自己,不要告诉身边这个开心的不得了的人吗?就只是因为这样吗?

在P回神的时候,正好听到仁说的最后一句:“P啊……星期天一起去看和也打球吧……”

惊讶或者说是本能的反应,P一下子挣开仁的手,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说……看和也打球?”

“是啊,你反应那么大做什么。”仁揉着被P甩疼的手腕,埋怨的嘟囔着。

他在做什么啊?他不知道他的身体是不能打球的吗?他在做什么啊?P突然觉得天地间所有东西,都是虚无的。只有那个曾经在记忆里让他惊艳的侧影,清晰的放大,再放大……

教室里依然是喧闹的,和也从后门进去,免得招人闲话,毕竟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的。在最后一排坐下,拿起一本书随便的翻,腰部一阵阵的酸痛,让他秀气的眉毛皱起来,松开,再皱起来。微微抬眼看到丸子在往这边关切的望,低下头去不让他看到。

和也明白P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跟丸子有关的,本来也说不上能埋怨他什么的,毕竟,一开始是自己再强求了。但是心里总是有点疙瘩的。能够托付和相信的人,越来越少。和也突然在这个世上觉得孤独。历史书上那些旧日的人物剪影,鬼魅一样,渐渐与灰蒙蒙的现实重叠起来。

丸子很担心的看着和也,从进教室之后,他就一直皱着眉,脸色也不是很好的样子。很想过去问问,又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这个胆量。每日每日的,仗着朋友的身份待在他身边,其实不过是一个借口。想要照顾这个人,想要让他开心的想法,的确是最单纯不过了吧。可是,似乎总是做了反的事情。

难道,真的只有被赤西仁伤害着,你才觉得心安理得吗?丸子觉得自己想的有点远的时候,老师进来了。教室里逐渐的安静。

丸子转头的时候,和也看着他的背影发了一会呆。如果能够和仁一起去到只有两个人的国度就好了,免得连累了他人。可是,却又怎么一定要连累到仁呢。想来想去,只觉得难过。若是身体可以好一些,或者,可以爱仁爱的少一些,那该有多好。即使是拼命拼命的忍住,也还是有眼泪不听使唤的掉下来,掉在那本本就不新的书上,模糊了古人的面目,使劲的用手去擦拭,却感觉到自己眼泪的温度,在手心慢慢蒸发。似乎把那些遥远的约定,都一起蒸发掉了一样。

突然,一双手覆盖上自己的手,和也吃惊的抬起头来,看到P担心的神情。

“什么时候,你可以不这样一个人哭呢?什么时候,你能够爱护自己一点?”平平淡淡的两句话,和也却失了神。P从来不会这样和自己说话,P一直是像哥哥一样的,温和而有距离的关心着,像朋友一样,自由而有分寸的玩笑着。可是现在,P的眼神很认真,认真到让和也有点不想在和他对视的感觉。

“和也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呢?是不想我们担心吗?”声音是一样的温柔,温柔到难以消受。

“P……不要告诉仁。”和也低着头,只闷闷的说了这么一句。“千万千万,不要告诉仁。”

“和也你瞒不了仁的。你能瞒多久呢。”P有些着急了,难道一定要这样近乎自虐的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事情,他龟梨和也才能觉得心安吗?真让人生气,却又没办法真的生他气。真的在乎了,就是这样吧。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和也突然抬起头,似乎不是在和P说话,他的眼神,似乎落在一个P无法知道的地方。这样难以了解的感觉,让P觉得很挫败。

“让我和仁快乐的时间,能长一点,就长一点吧。”话语中带着的悠长叹息和无尽祈望,仿佛一线明亮而耀眼的光。P静静的握着和也的手,和也也静静的任P把自己的手握着,阳光开始细碎的,铺满眼前这张角落里的课桌。和也把头轻轻的靠在P的肩膀上,P稍稍回头,就看到后门边那个隐约的身影。他揽紧和也的肩膀,和也有些奇怪,却也就放任他了。

P的心里七上八下,这么自私的想法和行径,如果是以前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做的。他能够想象仁听见那个低年级的传话来之后,是怎样欣喜的跑来这个教室。而看到现在这一幕时,又会怎样的嫉妒和怀疑。

和仁一起长大,知道他所有弱点,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只是我也深爱着和也,我也想要陪在他身边。仁,已经让了你很久了,你把这个瓷器娃娃,弄的浑身裂缝。那么,让我来修补和治愈吧。

P努力的说服着自己,却在瞥见那身影慌忙逃遁时,听到破碎的声音。孤注一掷,把所有都抛弃的结果,也许,真的没有想象中好过。深深的呼吸,把和也揽的更紧一些,如果要保护这个人,就不能让他觉察自己的不安。

和也有些不明白的侧头,看着P近乎虚脱的表情,P察觉到和也的疑问,忙平复心神,依然是往日一样温柔的语气。
“和也,星期天,一定要去打球吗?”

“恩。”和也很坚决的点头。“我已经告诉仁了,让他去看。”

“身体可以吗?”说着去捏他的手臂,也许是停了一段时间的训练,那里仅有的一点肉都消失无踪,摸上去细细的,让人心疼。

“P,你小看我。”和也有点不服气的抗议。

“我哪里敢。”P笑着赔罪。“那么我也去看吧。”

和也满意的笑了,脸上一片迷人的灿烂阳光,仿佛世界上的幸福都融化在里面,P微微回头再看向空无一人的后门口,望过去,只有一小截灰白的墙壁,和偶尔被风吹着摇摆过来的几根灰绿树枝。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