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34]  [85]  [94]  [33]  [93]  [32]  [92]  [31]  [84]  [91]  [3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 沙砾与贝壳
我能够一边说着我爱你

一边磨碎你柔嫩的心

而你一边哭泣

一边流出了晶莹的珍珠




亮醒来的时候,有一束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脸上,暖暖的明晃晃的,有点睁不开眼睛。身体上伤口撕扯的疼痛,让意识很长一段时间里,停留在模糊的阶段。亮用力的睁眼,似乎觉得睁开眼,就会有奇迹一样。于是奇迹,总是那么顺理成章。

龙也拿着一个苹果慢慢的削,似乎不是为了削苹果,只是为了让这段时间好好过去。阳光在他的指尖跳着舞,银质的小刀所反射出来的光芒,在他清秀的眉眼间慢慢描绘着妩媚。一切安静的像一幅画,亮有些茫然的看着,时间里仿佛有歌唱起来,是极其轻柔的调子。

龙也把目光移过来,看着亮憔悴的脸,轻轻说:“你醒了?”

亮扯扯嘴角,将眼睛眯起来,声音沙哑的轻轻应着:“啊…… 你来了?”

没有更多的话,似乎是什么都不用说一样,亮抬头看了看正在往自己身体里输送各种液体的设备,有些无奈的转过头,看着龙也手里的苹果,有些调皮的把嘴张开。龙也笑笑的用小刀切下一块来,送到亮的嘴边。小刀还是在闪着不真实的光,亮张开嘴把苹果咬下来,嘴唇轻轻的在锋利的刀刃上滑过,鲜红的血顺着嘴角流下来,然而亮却依然笑着,轻轻说:“疼的……原来不是梦啊……”


“你是傻瓜吗?”龙也心疼地擦去他嘴唇上的血迹,苍白的嘴唇上那血迹格外鲜明,亮是一种色彩鲜亮的毒药,纯黑的眼睛殷红的血,还有嘴角那抹不羁不屑的笑容,龙也用手指一一抚过,非常熟悉的轮廓,几乎都要脱口而出的想念,龙也凝视着亮的眼睛里,有深切的悲伤,为什么即使是纠缠,也是如此轰烈,你若真的死去,那我怎么办。

“你是不是在想‘要是我真的死了,你怎么办?’”因为受伤亮的声音更加沙哑,那沙砾磨擦的感觉愈加清晰。龙也也不回避,径自的点点头。

“你那时受伤的时候……我想的,也是这个……”

“我知道。”龙也望着地下,很容易的回想起那天早上在自己床边的他,所说的话。他略带哭腔的话语,清晰的在耳边撞击着。

那时候,是为什么要离开他呢,也许是在互相伤害的感情中,感觉到厌倦了吧,看到他不受控制的哭泣,看着他在这一切中生气,满足,受伤,然后荡失于没有未来的情感之中,把他迷人的骄傲溺死在酒精里。而自己,日复一日,压抑着强烈的感情,去控制着那一点可笑的,最后的距离。所以不说爱他,即使明明是已经爱到骨子里去了,也从不说出来。

“你知道……那你知不知道……我爱你。”亮停顿了一下,很努力的深呼吸,龙也觉出他呼吸间的疼痛,最终还是这样吗,是他先低头先从这暧昧局里抽身,亮如果你早一点说这句话多好,那么我一定可以忘却一切抛弃一切的来爱你。亮的黑眼睛,看着龙也,龙也的灵魂映入其中,逐渐模糊。

“啊……我知道了。”龙也最终淡淡的应了一句,已经不知道要怎样爱下去了,我们把局面弄的残破不堪,无法修补。你身上的伤痕和心里的伤痕,我似乎没有办法治愈,因为连我那一份,都是残缺不全。

“你知道……就好了……”亮似乎很满足的闭上眼睛,刚才说那么多话已经把他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龙也看着他不太平稳的起伏的胸膛,突然很想靠上去听他的心跳,亮的心跳一直是强烈的,常常在激情褪去的晚上听着他的心跳,感觉着身体的余热,慢慢的散下去。这样的夜晚,即使偶尔寂寞,却因为这心跳声而感觉存在的那么鲜明。

龙也慢慢的把头靠上去,尽量的轻的,不让自己压到亮的伤口,龙也知道衣服下面是厚厚的绷带,稍微不小心伤口就会扯开。他逐渐的接近着亮的胸口,接近那让人心安的心跳声。突然龙也觉得自己的头被往下一按,直直的撞在亮的胸膛上,那温暖的地方,有些急促的起伏着,龙也有些害怕的抬头,急切的问亮:“你干什么,会扯开伤口的。”

“别动……”亮低声说,“就这样呆一会,就一会。”几乎是恳求了,却依然是命令的语气,龙也知道他的倔强,也不再挣扎,亮的手在龙也的头发上轻轻抚摩着,龙也安静的贴着亮的胸膛,这样的一秒,似乎像是一千年,龙也觉得自己的眼泪渗进了亮的衣服里,而亮的血渗进了自己的皮肤。原来,是这样的爱着这个人,在不长的岁月里,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人。

内进来的时候亮已经睡着了,龙也有些失神的站在窗口边,内觉得龙也的背影很熟悉,那种寂寞的感觉,似乎常常的感觉到。内刚想打招呼,龙也就转过身来,有些抱歉的笑着

“我走了……我明天……”

“明天一定还要来啊……Tachan……“内也学会了命令式的恳求,尽管比起亮的,要温和许多。如果是亮,会说的更加让人不可反抗吧。

内的眼神里,有龙也熟悉的东西,是一种纯真,在内的身上,永远有那种不会消失的纯真,正如自己偶尔从亮的眼神中窥见的一样,伤害变的越来越不合理,强烈的觉得罪恶,如果伤害了这份纯真的话。其实,是已经伤害了,彼此,凡是涉及到这场情感中来的,无一不被伤害的体无完肤。

龙也走的时候,没有给小内肯定的答复,即使他很想见亮,很想见,几乎想要守在他身边,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犹豫了。他不怀疑亮对他所说的爱,没有理由去怀疑自己那么爱的人,只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来来去去的反复,好像一个孩子无理取闹。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只开了地灯,灯光很暗,淳坐在灯旁边的沙发上看书。龙也突然想到,还有淳,断然是不能再伤害他的,不是因为贪恋温柔也不是因为同情愧疚,想到淳会伤心,龙也心里也是一阵收紧的感觉,几乎要窒息一样的,淳何其无辜,只是因为这场纷乱的交错,平白的与自己没有未来的痴缠。

“龙也你回来了?“淳从那一处亮光处抬起头来,脸色似乎不太好,但微笑,仍然在脸上。龙也没来由的一阵内疚,心口上尖锐的疼。

‘龙也还没吃饭吧……“淳过来接过龙也手里的东西,帮他脱下外套,温柔的帮他揉揉肩膀说:“饭已经好了,但是要热一下,你等等啊。”

“淳……”龙也叫住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似乎说什么,怎么说,都是不对的。

“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再说吧。”淳咬了一下嘴唇,转身准备往厨房里去。

“淳……你喝酒了?”龙也突然觉出了空气里那不易察觉的奇怪气味,是酒精的味道,淳不太平稳的脚步,似乎就是这气味所致。

“恩……是喝了一点,没关系,没有醉。”淳没有回头,没有看着龙也的眼睛,他在逃避着什么龙也很清楚,但是龙也不像戳破了这似乎还温馨的假象,对于淳所受的伤害,自己竟然从来没有觉察过,一直觉得是对不起他,但是这对不起仍然是抽象的,现在淳的无助和悲伤就在眼前,他故意逃避的正视,他微微颤抖的肩膀,还有,他几乎不怎么沾的酒精。上次自己和亮走了的时候,他去喝酒了,这次自己为了亮而走开,他仍然是这样喝一点酒来麻醉自己,却也只是一点,为了不让自己担心。

这样的温柔让龙也心碎,他真的听到自己的心在左右拉扯的声音,天平的两端,在是失衡与平衡之间摇晃。

“对不起,留你一个人……”龙也很想上去抱住淳,可是一步都挪不动,爱与被爱的两难中,他发现自己已经深陷池沼,谁能选择,伤害怎样善良的人,况且,是想过要一起一直爱下去的人。

“傻瓜,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淳走过来,用手掌托起龙也的脸,擦掉上面的眼泪,动作依然轻柔如同对待珍宝,淳从未改变,即使他身上有淡淡的酒精味,即使他的心里有看不到的凹凸。“快点吃饭吧,该饿坏了。”

淳最终还是转身,龙也有些疲倦的坐在沙发里,头有点疼,也许是因为情绪太激动的缘故,龙也闭上眼睛,亮的手指在发间游走的感觉,突然泛上来,亮说他爱他,爱……是很严重的字眼,似乎是,最任性的字眼了。淳手指的触感还在脸上,泪痕还没有干透,这一次来去不能再任性,龙也轻声对自己说,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因为,都是自己爱的人,伤了谁最后伤到的都是自己。

淳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今天的饭桌上格外的沉闷,淳有些尴尬的开了电视看,一打开就是亮出车祸SOLO CON延期的消息,淳有点想打破气氛的问:“他还好吧?伤什么的……有大碍吗?”

龙也有些犹豫的抬起头看着淳,淳局促的避开,不知道是不是不应该说这个话题,龙也拿起遥控器关上电视,继续沉默在碗里数米。过了很久才说一句

“淳……我不会再去了……不会……再见他了。”

淳有些惊讶的看着龙也,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他喜欢了那么久的人,自己真的成了他的束缚了吗?还是,他真的已经爱上自己?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