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94]  [33]  [93]  [32]  [92]  [31]  [84]  [91]  [30]  [29]  [9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7. 血的微香

你的手指有淡淡的香味

你奇妙的眼睛里有干涸的泪

我想我用一秒来记住的你

花掉一生也无法忘记

内经常会想起小时候的事情,特别是生病的那段时间,躺在床上的时候,就经常想起小时候。那时候一直和亮在一起,和亮一起去温泉,一起去吃好吃的料理,然后亮会吃掉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虽然在那之前会很凶的发脾气。走得累了,亮会拉着脸背自己。坐新干线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的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睡觉,直到他轻轻的把自己摇醒过来。

亮始终对自己温柔,即使是对所有人不客气的亮,也只对自己温柔,这曾经一度是内的骄傲。虽然天然但并不愚笨,内知道在他和亮之间,到底发生了多少,还有多少可以发生,而还有多少,已经不可能再发生了。这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是真实而脆弱的,因为知道的太多了解的太透彻,反而将更多的可能性失去。正如同现在他坐在自己对面,将杯子里醉人的液体,一次又一次灌下去的时候,内很清楚他想要什么他为什么,但是……却已经不能再安慰。

亮抬起有些沉重疲惫的眼睛看着内,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没有办法模糊掉眼前这个影子和心里那个影子,酒精像是水,没有了任何麻痹的作用。

“内,你先回去吧,我再坐会。”

内不说话,也不动,只是盯着亮看,用一种非常坚定又无奈的眼神。

“你坐这儿不好,要是给人看见了……又要说……”亮突然觉得这样絮絮叨叨的说着的自己很讨厌,捏着酒杯的手指开始咯吱作响,内有点害怕的握住亮的手,他天真的眼神里都是恐慌,亮手上已经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摸上去特别的粗糙,内忍不住眼泪就掉下来。透明的眼泪,在亮的手上很快的干掉,亮苦笑了一下,我果然,是只有让人哭泣的本领呢……

“回去吧,别哭了,我不喝了……我开车,送你回去。”亮站起来,有些不稳的往外走。

“亮……”内有些着急的追出去,他喝成这样还能开车吗?但是亮似乎听不到他的喊声。以前,亮是可以听到的,以前叫他“ryo chan”的时候,他是必然会一脸不耐烦的应着的,但是现在他被爱伤的残缺不全,再听不到自己叫他的声音。内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突然外面一声巨响,把他彻底的催醒了,一种巨大的恐惧整个的笼罩了他……亮……那个骄傲的笑容,哪个快要破碎的骄傲的笑容,是留在脑海里最后的影象。

现场一片狼藉,内从来没有如此的为自己的胆小感到不甘,但是他真的不敢看。他不敢去确定那一堆狼藉里有亮。那些还在燃烧着的,那些已经成为碎片的,还有那些散落在一边的,那里面有亮。可是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被抛在路边的,浸没在血里的亮。黑色的头发,黑色的衣服,黑色上是鲜明的红色,一片片无法凝固的鲜红。看不见亮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不是疼的厉害,只是看到无止境的黑和夺目的红。

救护车来得很快,那些人手脚麻利的把亮从那堆狼藉里抬出来,放到救护车上去,内坐上去的时候车后门一关,一片死的寂静,有人开始把乱七八糟的管子插在亮的身上,用来擦血的纱布一下子就浸透了,湿答答的在那些面目模糊的人的手心里。内突然喉咙发紧拿出电话,却不知道怎么去按键,手抖得厉害按不下去,按了几下都按不下去,急的眼泪直往下掉,正急到快大声哭出来的时候,有一双手放在自己手上。

那手上有着脏乱的血迹,也颤抖的很厉害,不过肯定不是因为慌张,而是因为疼痛。内有些茫然的注视着亮,亮示意他把手机转过来,到他能看到的方向,然后伸出手一个一个键的按着,缓慢却坚定地按着,一共也没有多少位,却好象按了很久。亮张合着苍白的嘴唇,内会意的把电话放到他耳边,亮只是听着,很安静的听着,然后把眼睛闭起来。内觉得电话很重他快要拿不动了……亮的嘴角突然浮现出诡异的微笑,然后就以这微笑的样子静止。

内胆怯的伸出手去,犹豫着试了试亮的呼吸,确定他只是晕过去了,才把手机拿回来,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冰凉,当透明的液体一点点输进亮的身体里,内觉得自己一点一点的清醒了,只是这清醒带着一点疼痛因此显的很朦胧,犹疑中内似乎又看到小时候的亮,那时候亮很小很小,笑的时候会露出八颗牙齿,眼睛大大的,带着一种沉默的羞怯。那才是亮,卸下了骄傲与坚硬的亮,其实,不过是个孩子。

龙也被电话声惊醒的时候,脑子还很不清醒,最近经常头痛,睡起来特别的沉,陡然醒来觉得,脑子像是要裂开一样。淳轻轻的把龙也按回枕头,然后坐起来去接电话。电话在离床不远的小柜子上,淳不太费劲的够着了。拿到耳边时,听到的正是一片死寂,淳觉得奇怪,就轻轻的说了两声“moshimoshi”,似乎听到轻笑的声音,然后继续着寂静。淳看了看号码,似乎熟悉却又不太记得起来,于是还是挂上了,

龙也在迷糊里问:“谁啊?出事了吗?”

“没什么,可能是打错了的。”淳轻声安抚着他“别担心,你快睡吧。”

然而龙也没有再睡好,他一直做着很可怕的梦,有巨大的车从自己身上碾过去。骨头断裂的响动和疼痛,还有血流出来粘稠的感觉。他梦到了一个影子,一直站在他面前,面目模糊。但是他知道他很悲伤,他还梦到哽咽着哭泣的声音,水流的声音。还有,无边的黑暗。

这些梦魇似乎缠绕着他,不给他逃离的机会。龙也惊叫着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天刚刚亮,往常这个时候,也是亮独自从宿醉中清醒的时候。龙也大口的喘着气,屋子里似乎氧气不足,淳担心的一直抚他的后背让他安静下来。

“昨天晚上,有电话是吗?”龙也似乎记得,昨天是有过一个电话的。

“恩……好象是打错的,接通了没有说话。

“打错……了吗?”龙也轻轻的呢喃着,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对了,就好象这屋子里过分暖和的空气,还有这凌晨隐隐藏着的不安的感觉,龙也觉得,是有什么不对了。

淳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龙也,看着他轻轻说,这屋子里真闷啊。然后穿着单薄的衣服起来,光脚踩在地板上,把所有的窗子都打开,让冷风呼呼的灌进来。淳看着这样拼命的折腾的龙也,突然觉得身上冷,很冷,冷到没有 办法再微笑出来。

龙也打开所有的窗之后,就穿着单薄的衣衫躺到地板上去,他仰着头,像是接受着什么神圣的仪式。他的背贴着冰冷的地面,听得见血液凝固的声音。淳拿着大衣走过去却不知道该怎么给他穿上,他没有把手伸给自己,他似乎把整个人交给了冷洌。再没有别的可以拯救。淳看着龙也的眼泪迅速的掉落下来,伸手去帮他擦干的时候,手指上一片濡湿。龙也突然紧紧握住那濡湿的手指,握的很紧很紧。

“怎么办,我怕……”

“别怕……有我在,别怕。”

就这样在怀疑伤害与治疗中徘徊,最终龙也穿上了淳手里的大衣,呆坐在沙发上。他说不清楚是什么使他觉得恐惧,他明明就很安全。但是恐惧是仅仅存在于知道事实之前的。匆匆赶到排练场的时候就觉得不对,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似乎显的很寂寥。龙也正想推门进去,却被一个词挡在了外面,淳在他身后隐隐约约的听着。

“亮……车祸……喝酒……危险……手术……”

不过是些词汇而已,但是谁也没有办法说明白这些词汇代表着什么,这其中又有怎样的纠葛。龙也像是突然被抽走了灵魂,僵在那里,直到淳推开门有些为难的看着门里的人的时候,也没有活动的神采。大家都围过来,却一句话也不能说,只是看着龙也。那与说还休的样子让人难受。淳在后面轻轻的支持住龙也的身体,他很害怕的觉得自己手心触及的皮肤,完全没有温度。

“龙也,你还是去看看他……”最终还是和也先说话。仁红着眼站在旁边。似乎有点奇妙的怨恨和后悔。

看他……看看他……龙也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内的话……“你不去看他的话……他一定会死掉的……”,亮转过头笑着说:“你知道吗……内那家伙,是学不会说谎的。”……

空气很稀薄,因为恐惧已经消失,已经感受不到任何东西,除了心里没有间断的疼痛。亮……现在是否还来得及,亲吻你凉透的嘴唇,现在是否还可能,用手心去暖里的手,如果可以,我很快就来了……我从不让你等我因为我想自己跟上……可以亮……我从未想过一个人留在半途……

龙也转身冲出去的时候。淳没有跟出去,他只是在排练场里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好象会在那里坐上千年。他的表情是难得的悲伤,这悲伤绝不是一时一事,而是压抑在心里很久的悲伤。在早上的太阳光慢慢的照亮着整个排练厅的时候,淳将他的悲伤全部摊晒在阳光下,看他们变色,焚毁,那些在阳光的反方向投射下的悲伤的影子,无一不是美丽的形状。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