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5]  [94]  [33]  [93]  [32]  [92]  [31]  [84]  [91]  [30]  [2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3.格子衬衫的对决

“burberry出新貨了,出來吧…陪我去。”

类似于命令的电话,是在中午的时候抵达赤西同学的手机的,彼时他正在为了减掉小肚子的上的肉肉而勤劳的做俯卧撑,刚准备做第一个就接到了电话,接完电话后,直接就俯卧在床上,再也不想撑。

陪小动物逛街,那是力气活,每次出门他是见名牌专卖必进,进则必买,买则必多,多则必让他男人提。如斯伟大的男人何许人也?正是现在趴在床上做蛰伏状的赤西仁先生。赤西仁先生稍微的考虑了一下,觉得今天会消耗很多卡路里,于是决定,先吃点意粉再出门。

话说跟小动物生活是一件很有情趣的事情,常常两个人都想离厨房越远越好,于是在浪漫的气氛中就忘记吃饭。直到这一生理需要不得不被重视的时候,就由赤西同学出马,一个电话打到news队长那里,拖长了声音喊一声;“P~~~~~饿~~~~~”5分钟以内,山下宅急变,会送来完美的便当两人份。为此山下君颇有微词,时常含沙射影的打击这对寄生夫妻,可是打击归打击,每次在海豚音的召唤之下,便当还是会准时送到,然后山下前辈会很有风度的拍拍小动物的头说:“可怜啊,仁饿坏你了吧。”……这与其说是友情,不如说是一种可怕的习惯。

然而今天仁相当清楚是不可能有山下便当送到的,那家伙冬con不知道开到了哪个海角天边。无奈之下,一直保持着完美的俯卧状态的小仁,一个挺身站起来,开始扯过衣服来往身上套……(刚刚可是什么都没有穿哦……><),在套的过程中顺便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现成的东西可以吃。

走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又响,只得提着裤子往回走,纠缠中不小心绊了柜子脚一下,直直的往地板上摔下去,龇牙咧嘴的同时,居然还在第一时间拿到了被他扯到电话线与他同时着地的电话。

“moshimoshi,啊……和也啊”

“我在burberry专卖对门的那个西餐厅靠窗的位子等你,你快点来。”和也的声音懒懒的,却带着一股子脆劲,噶蹦好听。

仁听的美孜孜的,已经快忘记裤子,电话线和柜子脚的纠葛,满脸宠溺笑容的答应着。

“和也……我马上就来,和也……你等我哦。”

说话间赤西帅哥已经麻利的套上裤子,穿上外套,冲到洗手间把张俊脸拾掇得更俊几分,要说这可是自打赌以来第一次约会,要是不搞的氛围甜蜜,浪漫温馨,你情我愿,干柴烈火,那简直是有辱声名。一想到他可爱漂亮的小动物正在东京涉谷街头招摇等待,手上动作不由得又快了几分。当赤西帅哥出现在约定的西餐厅里的时候,只能用KIRAKIRA两个字来形容。

他KIRA的程度到了他一走进餐厅,太阳立刻躲到了相反的方向,小仁简直骄傲的想要飞起来,于是开始在人不多的餐厅里寻找小动物的踪迹。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再找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小仁的热情稍微的冷却了一点,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开始拨小动物的电话。拨到一半的时候,赤西帅哥的脸突然垮了下来,貌似在街对面,貌似是走过来了,貌似,不,一定是自家小动物,还有旁边那一个,貌似……不对,一定是那个送外卖的。谁来解释一下这两人的满面春风,谁来解释一下那两件一模一样的格子衬衫。太过分了……当我不存在吗?居然如此招摇。那画面在仁眼中自动变成一张张焦距不准,表面模糊,颜色奇怪的偷拍绯闻照片。

气愤间那两人已经笑盈盈的走将进来,小动物是飞也似的跑过来,拿起桌上的柠檬水一阵猛灌。旁边那个,用一种极其色情的眼光觊觎着小动物。(山下君:拜托,我只是很正常的在看而已!!赤小西:不准看,看也有罪!!!)然而小和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赤西帅哥的不爽。仍然处于兴奋状态的扯着仁说;“仁仁仁 ,刚才我等你等的无聊啊,你猜我在窗户边干什么来着?”

“你往外望了。”仁有点无奈的回答,

“是啊是啊,仁仁仁 ,你猜我看到谁了?”和也愈加的兴奋起来,扯着仁的袖子不停的问。

“你看到他这送外卖的玩具了。”仁有些愤愤的瞪向P,然后被山下毫不逊色的瞪回来。

“然后你猜P跟我说什么了?”

“对面burberry店限时段打折。”仁已经属于木然回答的状态。

“啊……仁,我太高兴了,你现在居然这么聪明,都能先知了。”和也兴奋到眼睛笑得弯起来,仁有些无语的看向对面限时段打折的硕大的广告牌,然后瞅了瞅山下手里的袋子,看来小动物收获颇丰。

哎呀刺眼,仁突然觉得,他们两那件一样的米色格子衫实在刺眼,但是又不能直接的问出来,显的自己小气,于是只有气鼓鼓的叫了waiter过来准备点菜。

“仁,你觉得我们两这件衣服怎么样?”小动物忽然笑咪咪的发问,问得仁心里一阵酸。好啊,你个小和也,知道我伤心还招我。

“和也……”仁鼓起嘴巴,露出经典的委屈表情,和也好象夸过自己的这个样子,能够有ran的1/3的可爱了……(好象并不是什么夸奖的样子= =///)“你要买应该和我穿一样的,为什么和这玩具穿?”

“诶?仁很生气吗?”和也瞪大眼睛问。

这下仁连说“生气”都不行了,只有抱着刚上来的意粉猛吃。突然,听到一个挑衅的声音,“我说仁啊,意粉拌醋的话,味道不会好的吧。”

该死,……仁缓缓的抬起头来,只见一股杀气缓缓升起,对面的山下也燃烧起了小宇宙,一时间23号桌的气氛相当紧张,剩下和也很迷惑的看着这两个人突然马力全开,杀气徘徊了一阵,终于散去,小宇宙再燃烧下去也没有了必要,仁再次坐下来吃意粉的时候,有一股烧焦的味道。

“仁,你要是想要和我穿一样的,待会我陪你再去买啊。”小动物一边努力的往嘴里送东西,一边安慰着受伤的赤西帅哥,一边为自己兼顾两边的才能而感动。两只眼睛里的真诚都要溢了出来。

“好啊好啊,还是和也好。”小仁感动的都要落泪了,今天和和也如此恩爱,晚上穿着一样的衣服滚到大床上去,剥剥干净,做做这个,做做那个,做各种各样爱做的事情,这样想着,口水都要流出来。山下君很绅士的把纸巾递给他。(小仁,做爱做的事情……是你每天的主题吗?)

急匆匆的吃完饭之后,仁扯着和也就往对面跑,很LUCKY的一路绿灯,当他们到达门口时,仁回头看看被红灯拦截在马路另外一边的P,觉得心里特别的高兴。

“对不起,先生,这个样式的衬衫,像您这个SIZE,我们已经没有货了。“山下君终于走过来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句话。

这个时候观察仁的面部表情,就可以深切的领会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这一过程。仁突然想起什么,一把拉过P问,那他这件呢,他明明比我还壮。

“那个……那个……”营业员小姐有些为难,不好开口,但是仁急切的询问的眼神激起了她的职业道德感,于是鼓起勇气说出来

“其实这件衬衫,是偏女性style的,山下君可以撑起来的……赤西君你不可以。”

这下换两个人齐齐变了脸色,双双摔门而去,可是名牌专卖的门玻璃都被小心对待惯了,经不起这么一摔,破了个满地水晶花,两位男子汉大丈夫一回头就傻了眼,小动物有些难以置信的摇头确认了半天,最后说了一句;“你们两个,以后别说认识我。”

事情最终是有结束的时候,仁最后还是把那件衣服从P身上卸了下来,一边卸还一边咬牙切齿的说;“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只是碎玻璃和营业员小姐的铁嘴让小动物颇为晕实了一回,最后是按着两个笨蛋的头道歉赔钱才完结的。半天下来不要说逛街,半步都没出得了那短命的专卖店。

小动物很不开心,不开心的各种症状纷至沓来,自己一个人走在前面老远的回了家,完全不理睬跟在后面的赤西帅哥,小仁心里那个委屈啊,都能再把东京湾给哭出来。可是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成熟的男人,是永远愿意正视自己的失败的。

“好,白天的错误,我晚上加倍来弥补。”想到这里,仁就觉得前景还是光明的。哪一次不是在床上,让这小孩乖乖的做自己的小绵羊。

仁对着镜子理理头发,满怀信心的朝卧室走去,小动物还是在讲电话,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小ran啊,有没有想我啊……我好想你哦,最近一个人睡很寂寞……小ran来陪我好不好……?”

一听这句仁一身冷汗,每次只要这狗一来,自己的地位就会受大致命威胁,不行,必须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仁从后面轻轻抱住和也,用温柔到有点可怕的声音说

“和也寂寞的话,可以跟我睡啊,不用麻烦小ran了。”

“诶……”和也不动声色的挣脱仁的怀抱,那严肃而有些挑衅的样子,是心情不好的明证。仁有些气馁的低头。

“仁啊……以前我还想放放水……但是从现在起……”和也故意停顿一下,让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有空挂在嘴角上。‘我要认真的,和你玩这个游戏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