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95]  [34]  [85]  [94]  [33]  [93]  [32]  [92]  [31]  [84]  [9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4.这个世界上你的最爱

“和也……和也……腰再抬高一点……”

“仁……我想要……”

“和也……想要什么……要说出来……”

“仁……想要仁……”

“和也……想要我的什么……?”

“啊……疼!!!!!!!”

赤西仁从床上一跃而起,愤怒的瞪着跳到床上来闹自己的迷你腊肠犬,那小狗虽然迷你,眼睛却很大,也愤怒的回瞪着仁,正一人一狗瞪得起劲的时候,和也从外面推门进来。仁一见和也进来,立刻眼神就柔和的跟三月春风似的,俊脸上的阳光笑容虽然有点冒傻气,但是可爱二字是当之无愧。谁料想和也看都没看一眼,走到床边抱起小狗,一脸宠溺的先亲了两口,仁在旁边看的意乱情迷,目瞪口呆,和也转过头一看到仁,表情立刻就严肃起来。

“赤西君,为什么瞪我家小兰?”

“是它先瞪我的。”

“怎么可能,小兰是这么温柔的孩子。”

才怪呢……仁在心里嘀咕着,死狗,在我面前就那么凶,在和也面前就装可爱,真过分。“没有和也,他对我很凶的。“仁嘟着嘴抗议。

“瞎说,小兰是女生,你要让着它。”

哼,有女生会大清早的跑到人家床上来扰人春梦吗?说起来,刚才那个春梦实在是……太激烈了,和也的眼神,和也的皮肤,和也的呻吟,那么逼真生动,简直就不是梦嘛……死狗,要不是你跑来,我就可以顺利进行下去了。

“你也该起了,赤西少爷。下午还要去排练呢。”和也坐在沙发上抱着小兰,让它在自己手心的盘子里舔牛奶,顺便抛了个媚眼过去勾赤西帅哥起床。

这个媚眼功力太强,一下子就把赤西帅哥的魂给勾到半空中,转了几圈才回到本位。下身已经开始起反应,可是想起那该死的游戏,兴致一下子就降下来。索性钻到被子里把头蒙住,“我不去了,我不舒服。”


“不舒服啊,那我叫池田医生来给你扎针。”

仁都要哭出来了,“我不要扎针。”

“那就起来排练……”

“不要……我头疼。”

“头疼……我看你是别的地方疼吧。”和也微微嘲讽的语气让仁更加觉得委屈,呆在被子里不想出来不想动。这样一蒙倒觉得头真的有点晕了,干脆放弃了辩解说话,嘟着嘴蜷成一团。


和也看仁半天不做声,也有点担心,走过去掀开被子一角,被子里有一种暖暖的潮气,和也有些心软了。这傻瓜,你要强上也拿你没办法,什么时候就变的这么守规矩。伸出手一探,额头上还真有点不正常的热度。当下把仁的脑袋从被子里拽出来。

“真的发烧了……怎么不早说呢……这下非请假不可了。”

真的发烧了?仁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我今天也太灵了,说病就病了。心里再转了转,和也的手臂就温柔的围过来,把仁整个往上拽了拽,然后递了一片药和一杯水过来。“仁,乖,来把药吃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就能参加排练了。”

只是为了排练吗?仁的嘴巴都嘟的能挂两三件大衣了,和也觉得有点好笑的捏捏他的脸,“吃药啊……不吃药怎么会好,小兰生病了都会乖乖吃药的。”

仁连忙拿去药一把吞下去,还喝了好几大口水,眼巴巴的看着和也,“和也,我比它乖吧。”

“恩……仁最乖了……”和也伸出手来摸摸仁的头,果然触感很好,毛茸茸的。

仁正在得意,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好象这种待遇,不应该是对待自己的老公吧。仔细想想,这分明是在对待宠物嘛。不过,既然生病了,病人是有特权的吧,仁轻轻的拉住和也的衣角,努力的把眼神调整到最可爱的状态,慢慢的把头抬起来,眨眨眼睛,舔舔嘴唇,做出努力在挣扎犹豫的样子,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

“和也,今天在家里陪我好不好?”这样十成九了,仁知道和也的心肠是最软的,硬的不行,软的一定能挣同情分。

果然在和也的眼里出现了为难的神色,仁又眨了几下眼睛,果然有朦胧的眼泪凝在眼睫上。和也叹了口气说:“仁,过两天就要公演了,我得排练去了。”

“和也……工作和我,哪个重要。”仁一边说着,手指已经顺着衣角滑进和也衬衫里,似有若无的撩着和也的腰,和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显然是对着撩拨也无法抵御。仁在心里暗笑,这下九成九的到手了。

谁料到小动物定力竟然长进不少,居然生生的把仁的手钳出来,细细的声音反抗着:“仁别闹了,我得去工作了。”那声音带着点强抑激情的颤音,听着仁更加的受不了,死死的抓住和也的手。

“和也,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我都生病了啊,和也,怎么的也得给点福利吧……仁的内心在彷徨的呐喊……(我还真是中文系的= =///)

“仁……如果没有你的话,这工作我不会做下去……”和也眼中的坚定和眷恋,伴随着他说话的声音,瞬间摧毁了仁眼泪的防线,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样的往下掉。

“但是……”但是之后无好事,仁瞬间把眼泪收回去,静观其变。“如果没有这工作的话,我根本不会碰到你。”

仁扁扁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见和也无比优雅在自己的额头上印上一个绅士的吻,然后绝情的转身拿起包奔赴排练的第一线。仁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排练show time部分,也就是说,根本是可以和和也厮混在一起扭来扭去的,可是现在,这么窝囊的躺在床上,实在是有损名誉啊。正在赤西帅哥怨天怨地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就跳到他头上来,用他的头发打结玩。

仁一边伸手去抓狗一边想,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那狗狗被他抓回来之后,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趴在他面前的床单上,看上去似乎比平时要稍微好沟通一点。仁以往每次看和也和它讲电话,都觉得不可理喻,和一只狗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今天仁觉得,也许有和它沟通一下的必要了。

“我说,你住到我家里,也有一阵子了,该回去了吧。”

“汪!!!”

“你知道吗。有你在我很难办事诶。”

“汪汪!!!”

“虽然我平时对你不太客气,但是我是善良的人啊,为了我的幸福。你早点回去吧。”

“汪汪!!……汪……“

什么嘛。仁心里有点沮丧,完全是鸡同鸭讲……啊,不对,是人同狗讲。仁有点累了,索性蜷的厉害一点,把头隔在抱枕上,看着兰圆不溜丢的大眼睛,嘴里碎碎念着:“其实我也不是不喜欢你啊,只不过你在我很不好办事情嘛,你想啊,我要是做什么的话,你一定会来阻挠的吧,然后和也又疼你,就根本不理我了。我没有办法,只有在梦里爽一下,你还要来吵醒我的梦……多可惜啊,我那个那么美丽的梦。我说要是今天晚上你不来吵的话,我一定会……”

仁正说的起劲,突然神奇的发现面前的兰点了一下头,仁眼睛瞬间瞪的比兰还要圆不溜丢,“你真的……答应了?”

兰又顺从的点了一头,仁从来没有觉得这狗狗如此可爱过,简直是世界上第一漂亮的狗啊,难怪和也那么疼你!!!仁高兴的都不知道如何表达,只好热烈的拥抱到兰以啃咬来抗议为止。

和也回家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难得排练如此早的结束,也是他一心想着要早点回来看仁,工作效率提高不少。推开门的时候,里面没有开灯,和也正想开灯的时候突然听到仁温柔的像要化开一样的声音。

“和也,别开灯……”

“怎么了?身体好点了吗?”和也顺从的没有开灯,在昏暗中走到仁的床边,伸手试温度。“恩……还好,已经没有在发烧了。”

“和也……”仁一把抓住和也的手,把他拉到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彼此都能感到对方的呼吸在脸上,和也有些紧张了,却也没有挣脱仁的手。仁平静而深情的看着和也,用眼神互相拥抱,也是一件非常有情调的事情。仁的手扶住和也的后颈,慢慢的把距离拉近。再拉近,彼此的脸开始看不真切。仁心里窃喜,那小狗果然够信用,这时候也没有出现。

仁的舌头滑进和也的口腔,在里面有些粗暴的卷动舔噬,和也发出甜美的不可抑制的呻吟,仁再用点力,和也整个的就趴下来,在仁的身体上,有些酥软的喘息着。仁的左手得空,一粒一粒的把和也的扣子解开,想来今晚就是仁少爷长久禁欲后的第一次激情,仁的心情就激动的无法形容。果然,狗是小攻忠实的朋友,仁一边解一边想着。

领口,前襟,靠近心脏的纽扣,松松的衣摆,离成功,只不过一步的路程,和也的眼神已经迷离,没有阻止仁的动作,仁正想摆脱最后的束缚,将和也拉进这场欢爱旋涡里来的时候,突然外面有几声低低的狗叫声,并不清脆也不悦耳,而且不响亮,但是在仁听来,却是宣告结束的声音。

果然,和也有些慌乱的支起身,有些嗔怪的看着仁,“你都生病了,还想着这样的事情。“

“和也……都已经这样了,让我做吧。“仁这时候也顾不上含蓄了,直接拉过和也就想继续刚才的吻,却被和也一个爆栗敲在头上,差点又要热泪盈眶。

“别忘了,还有一游戏在那儿呢,好险,要不是小兰,差点就被你得了手。“

仁已经委屈到无话可说,什么得手不得手,你是我老婆啊……但是这样的话,永远只能在心里自己安慰自己。和也整理好衣衫,开门把那没良心的狗抱起来。仁在背后碎碎的说:“死狗,完全不讲信用。”

抬起头正看到兰转过头来,冲着自己点点头,还抛了一个典型的其主人式的媚眼过来,仁当场倒在床上……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红颜祸水了。

因为小兰哪个骄傲挑衅的眼神,那天晚上赤西帅哥没有睡好,在一个连着一个的春梦里一直烧到38。4度……梦里一直回荡着的,是和也在海贼帆DVD防谈里的那句话,“非常可爱,是这个世界上,我的最爱……的最爱……最爱……爱”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