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93]  [32]  [92]  [31]  [84]  [91]  [30]  [29]  [90]  [28]  [2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我爱明彦

“啊……明彦好帅……”某J家当红六人组合的某K字头成员此刻的表情要是被fans看到,恐怕会吓个半死,他瞪着水灵灵的眼睛,死死盯住电视屏幕,时不时擦一下不小心流出来的口水(对不起宝贝,把你写成花痴了= =///),眼睛变成爱心形状。白嫩嫩的小手交握在胸前做绞纽状,看得旁边那位好不心焦。

话说旁边这位,正是某J家当红六人组合的某A字头成员,一边要怨气的看着荧幕上那个跟自己有一张脸的家伙,真是的,穿个西装就比我帅吗?这怨念显然完全不能影响到正沉醉在花痴中的某人,他一脸感动的看着电视里那个女人说了“ANEGO本番将在12月28日播出,敬请期待!”,然后死命的拽旁边那个人的袖子,“仁,仁,我那天有工作你帮我录下来,我要看明彦。”

“那你看我不就好了。”仁嘟哝着,用burberry的手绢擦掉这小孩残余在嘴角的口水。

“不要,我要看明彦,明彦比较帅。”和也撇撇嘴,鼓起腮帮子,用一种极为无辜的眼神看着仁,让仁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附和着说一句“明彦好帅”这样的话,总觉得这样说很奇怪,还是放弃与花痴状态的小乌龟交谈。

“诶……仁……帮我录拉……”和也一把抓住仁的衣服,把起身准备去洗手绢的他死死拽住。仁一边挣扎着一边说:“少爷,你有工作的话我也有啊!”

“哦,对哦……‘和也一下子松手,仁失去牵引力,一下子摔在地上摔了个响亮。转过头来带着冲天怨气看着乌龟,谁知乌龟早就从那里消失。

仁跟到房间里,看见穿着格子睡衣戴着绒球睡帽的小动物趴在床边煲电话粥,小小的脚丫子悬空甩啊甩啊,让人很有抓住好好捏一下的欲望。露在外面那截小手臂白白的,激发了仁男人的本能,跟理智小奋斗了一下,仁决定先给这孩子盖好被子,虽然有空调,冬天这样晾在外面讲电话,还是不行的吧。刚凑过去,就好死不死的听见乌龟发嗲。

“哎呀,P,你不要这样说啊……”

“没有没有,我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哦……P,你别闹了……”

“P,你再这样说就是欺负人了……”

小动物忘我的在扭动中反复用不同的语言申述着同一个意思,全然不管旁边的人已经脸色白里带红,紫里泛蓝。仁大声的咳嗽着以示自己的存在,可是乌龟仍然在那里“你不要说啊”“你不要说拉”的没完没了。

突然手中的电话被腾头夺走,接下来不轻不重的挂掉了。和也不解的抬起头看着仁:“你干吗挂我电话?”

“你干吗半夜给那玩具打电话?”

“我让他帮我录ANEGO SP啊。”

“那‘不要说了’,‘不要这样’是什么意思?”

“那个啊……”小乌龟脸上没来由的泛起两朵胭脂云,“我就说了……明彦好帅……他就……但是……我只有……”小乌龟扭扭捏捏,把一句话说的支离破碎,脸上的胭脂云化开,成了成熟番茄状。据说有一次BC上评选,传说中KT最擅长于撒娇的某只,现在正马力全开的发挥他此方面的特长。把个仁看的意乱情迷,恨不得马上吞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仁深呼吸做好准备往乌龟所在方向一压的时候,乌龟大叫一声“完了,居然忘记叫他帮我录。”,轻巧灵活的往旁边一滚,仁扑了个空,头埋进软软的枕头里欲哭无泪,那边的小乌龟已经开始对着电话喊着:“P啊,我跟你说啊……”

啪……刚接通的电话又被压断……(山下前辈:“我是不是应该换个电话,线路好象有点奇怪啊)

“我帮你录!”仁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你有工作。”和也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仁手里的电话。

“我让我妈给你录。“要说和也要录自己的剧集看,这在平常简直是太好了的事情,为什么现在他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恩……“和也平静的点了点头,像是完成了一桩工作一样,毫无激动的表示,让仁觉得此举不但自己整自己,而且没有任何意义。

“那我去隔壁睡了……”这句话更是晴天霹雳一样正中仁的脑门,仁摸摸自己额头,好象没有起包哦。看着那小孩拖着大大的睡衣拖鞋抱着乌龟抱枕义无返顾的往外走,仁快走两步,用最温柔最煽情的姿势从后面抱住和也,想用自己最可爱的毛茸茸的发尾去蹭蹭他的小脖子,却气馁的发现,为了黑泽明彦,他毛毛的发尾已经不复存在,只好将就着用脸去蹭。和也大概也觉得很舒服,故意往后仰了仰。

蹭着蹭着,温度很快就窜上来,仁心里想,今天状态很好,看来一定可以得手了。于是大胆的向前进了一步,用他那“最想亲吻的嘴唇”去挨和也洁白的脖颈,谁知刚刚碰到怀里的家伙就跟触电一样跳了个老远,仁的委屈都能填平东京湾了,我都答应帮你录别的男人了(汗……仁……那真的是别的男人吗?)你还不让我抱一抱吗?

“适可而止哦,赤西君,昨天才说过,要遵守游戏规则。”

去他妈的游戏规则……仁在心里暗暗的骂。恨恨的盯着小乌龟,像是要用愤怒的火焰烧掉他身上那身格子,不让我抱,我看看总可以吧……(仁,你就欲求不满到这程度= =///)。

“那么我去睡了,赤西君早点休息。“得意的小乌龟临走时还不忘刺激性的抛个媚眼,送个飞吻过去,仁不示弱的很绅士的接过他飞过来的那个虚无的吻,送到唇边礼貌的挨了一下。和也笑笑的关上门,门里面这位立马蹂躏着枕头把该咒骂的上神下灵都咒了个干净。最后实在累的不行,就在对无遮蔽的和也身体的幻想中,睡的人事不知。

翌日无事终了,只是在拨通某人的电话时,会听到俨然J家当红N字头组合队长的声音在说:“本电话现已设置来电限制,赤西仁与怨妇拒绝接听。”初次听到的时候仁气的把电话往后一扔,正好扔到丸子正在享受的便当盒里,好好的一盒什锦寿司瞬间变形走样,以至于每次仁讲电话的时候,都闻着寿司的香味以至于胃口大开。然而这只是仁生活里小小的不爽,总的来说,仁还是盼望着能有一个好的圣诞节的。趁着休息在家,早早的备好了蜡烛鲜花,要说玩浪漫,搞温情,仁家大少绝不输给任何人,早在三岁的时候,他就已经从爸爸那里深知了一切能让女孩子心弛神往,及早出嫁的绝招。(小仁,你的家教……)

静坐家中等待乌龟归来,仁特别把自己弄的白净净香喷喷,管他那什么游戏规则,就不信小乌龟不屈服在我的浪漫攻势下,啊,平安夜的钟声中,放一首KINKI的《灰姑娘的圣诞节》,脱个干净在KINGSIZE床上做爱做的事,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啊……(小仁,你真是很容易满足的孩子啊),陷入臆想症中的某人太过投入,以至于没有听到门口的开门声,等到乌龟走进来的时候,才手忙脚乱的关掉了灯

明晃晃的蜡烛,娇艳欲滴的玫瑰,水晶杯里荡漾的红酒,仁从和也的眼中看到了惊喜的光芒,和也的眼睛,在烛光映照中美丽的不可言说,仁轻轻的拉住和也的手,把他拉到餐桌前,用他特有的磁性性感的声音在和也耳边轻轻说:“和也,喜欢吗?”

和也微红了眼睛,顺从的被仁拉到怀里来,把下巴搁在仁的肩膀上,任凭这个男人,拥抱自己不轻易让人看到的寂寞和脆弱,似乎七年的时间,自己的下巴,还是能够正好的搁在他肩膀上,那个位置,像是特别为自己留出来的。

仁的心里,此刻此起彼伏,即将得手的兴奋和对往昔岁月的感慨,在心理纠结反复……我简直是理性与情感完美结合的男人啊……这样想着,仁不由得低下头去,寻找和也柔软的唇。

朦胧烛光中,和也抬起头来,看着仁的眼睛里一片潋滟波光,让人心疼,仁轻轻的问;“怎么了,和也?”

“仁……他们说……”和也已经开始哽咽,仁都快要心疼死了,不知怎么办才好

“说什么了?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说……明彦遇难了……”和也说完之后在,在仁的肩膀上哭的伤心欲绝。

…………意料之外的答案,仁已经傻了眼,完全不知道怎么才好,这一夜的浪漫情怀,都给黑泽明彦同学破坏无遗。和也只是一径的在仁怀里抽泣,拿他很贵的衣服擦鼻子。

仁叹了一口气说:“他们骗你的,明彦没事……”

“真的……”真不知道他是真的还是装的,这天真样子让仁光火。

但还是耐着性子说:“真的……以我爷爷的名义发誓。”

小乌龟瞬间开心起来,大概是哭了太久饿了,径直跑到餐桌前,大大夸赞了仁所叫外卖的手艺后,开始大吃特吃。仁呆呆的站在一边,看着自己从三岁开始笃信的理论被颠覆,心里有冷风飕飕吹过。

小乌龟一边吃一边叫嚷着,仁把灯打开,太暗了我看不清菜……冷风变龙卷风,仁默然的走过去开了灯,然后有幸看到小动物一个极品的笑颜,心里稍微得到了一点安慰,和也心情很好的喂了仁几口菜之后,叫着满足了吃饱了,走进浴室。

仁一直到和也洗完走出来,例行晚安问候的时候才想起来,这完全不是自己计划的平安夜,这完全不是赤西仁的水准,但是看看钟,离12点只有半分钟,小乌龟披着浴巾站在房门口勾手指说晚安的时候,仁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想要至少亲一下以纪念逝去的05年,然而关门的响声让他失去了在本年度赢得这个游戏的希望。

仁默默的走回客厅,默默的从抽屉里翻出一张光盘,放进机器里,不一会屏幕上开始放怀旧的音乐,画面带着一种古旧的气息。

仁眼泪汪汪的看着98年的影象,感动的无以复加,喃喃的说:“啊,明彦实在是太可爱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