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32]  [92]  [31]  [84]  [91]  [30]  [29]  [90]  [28]  [27]  [2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盲点
想要哭泣的时候就想到你的脸

想要笑的时候,你就消失

你是我无法看到的角落里的植物

逐渐长成了我喜欢而不敢触碰的样子

宿醉让人有堕落的感觉,亮在地板上醒来的时候是凌晨四点钟,不知已经是第几次,独自醉一整夜,然后独自醒来。天刚微微亮没有颜色,身边是凌乱的酒瓶。一些透明的光像薄纱一样覆盖在房子里的家具上,明明暗暗的阴影里亮好像看到了龙也,他站在那里一脸冷漠的样子,看着自己狼狈挣扎的样子。亮浅浅的笑一下,放弃了站起来的努力,对着那个虚无的人影轻轻说:

“你满意了吗?这样。看我现在这种样子……一定在笑我吧,这个人是怎样啊,在的时候不当宝贝,不在了又不能说放就放,真是关西人里最差劲的了。田口那家伙,不管怎样都比这家伙强吧……你一定,是想说这样的话吧……”

隔夜的酒精反应,让胃开始无止翻搅,亮跌跌撞撞的冲进洗手间开始干呕,那种濒临死亡的痛苦让亮想起那天楼梯下的龙也的样子,小小的蜷成一团,毫无生气的样子,这样的龙也让亮的眼睛很快开始模糊,他大口的喘着起,平复着心理和生理上难过到窒息的感觉。镜子里的男人很憔悴,几乎是浑身都散发着颓废的味道,亮勾起他骄傲的嘴角嘲笑自己,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就能毁了你吗,锦户亮。

回到客厅的时候不小心绊倒了散乱在地上的酒瓶,沉闷的滚动的声音让亮突然一阵烦躁,他狠狠的一拳砸在桌上残留的酒瓶上,尖锐的力道刺破了手背上皮肤,鲜红的血是每个人都有的颜色,那些粘稠腥甜的液体很快沾染到衣服上,沾染到手心上,滴落在桌子上。亮安静的坐在房子的角落里,如果连疼痛都不能让我摆脱的话,那么我还可以做些什么呢?

可以的话,想要让他幸福,然后安静的走开。可是越是安静,越是觉出心底绝望的叫喊,它没有一刻停止过,就像每次你在我身下流出眼泪的时候,心里所发出的声音,我听见你深不见底的绝望,那么你可曾听的到我的?

龙也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和淳一起去乐屋,做着固定的排练和准备,马上要开始舞台剧的演出,无论是体力上还是心理上都要经过良好的锻炼,作为主役的小龟已经提前进入紧张期,每天都被仁押着吃饭,虽然嘴上不情愿但无论谁也可以看出他幸福的样子,分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竟然可以和谐至此。之前出的一些事情,曾经一度让KAT-TUN人心惶惶,待在休息室而什么话都不能说的日子,对于一向吵闹的KAT-TUN来说,实在是难受的很。

那段时间,我在做什么呢?龙也常常这样想,那段时间,自己除了基本的排球应援的工作,几乎就没有做过什么事情。也许在医院里昏睡,偶尔醒来看着窗外发呆,也许听着音乐拨着吉他,累了就靠在淳怀里休息一会,出外景的时候,哪怕只走了一点路,淳也会把自己背着走,他对待自己像是对待珍宝一样,这样的珍惜让龙也贪心,每次看到淳温柔的侧脸,心里就没来由的牵动,每次淳柔软的头发在脸颊上掠过,那种温润的流水一样的感觉,逐渐的把自己包围起来,烦心的事情从不让自己知道,淳用他完美的温柔,把自己宠成了公主。

公主?原来也可以当公主啊……一直以来,不是想当妖精的吗?到底是什么地方错了呢?

“Tachan,外面有人找你。”丸子一脸不情愿的走进来传了口信,看他的表情龙也心里一紧,难道说……是他吗?虽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很多记忆都开始被刻意的模糊掉。即使是听到他SOLO CON的消息,也只是想,“哦,他一个人开啊……”但现在一想起来,那个轮廓立刻就在心理浮现出来,无比清晰就像从来未曾被忽视过。

“不是他……是……”丸子的脸色很不好看,但是还是拍拍龙也的肩,“你要是不想见,我去帮你说。”

龙也暗暗松了口气,不是他……不是他就好,深深的吸了口气,就这样走出去。丸子还没有来得及阻止,龙也已经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龙也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有点不确定的问

“UCHI KUN,你找我?”

“恩……”小内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很坚定的点头说:“对,就是找你。”

“找我……有事吗?”龙也觉得很可笑,自己和亮,内和亮,都似乎有着或者曾经有着很亲密的关系,但是自己和内,的确是除了偶尔工作的会面没有什么交集了。即使是在JR里面,知道自己和亮的事情的人,也并不多,但是要传到内耳朵里去,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龙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内坐在楼梯口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亮经常说,那家伙是个BAGA,龙也总是不相信,小内是个帅气可爱的男孩子,无论如何也不像亮所说的那么不会事,可是龙也逐渐发现亮也有诚实的时候,只是这样的BAGA,是只会让人喜爱而不会让人厌烦的。龙也很喜欢小内歪着头想事情的样子,似乎很认真很加油的去想了,但是往往没有结果,可是这孩子,却没有气馁的时候。对这么单纯的孩子,作出那么严厉的处罚,实在是过分了呢。

闲扯了很久,小内像是一直有什么话想说又说不出口,龙也直觉那一定与亮有关,但是他也不想去触及这个话题。于是继续这样无聊的对话,终于午休的时间过去,龙也跟小内说过再见后起身准备回乐屋的时候,小内在身后很轻却很清楚的说:“亮很不好。”

龙也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若是再多问一句,必定一发不可收拾,若是决绝离去,脚却迈不开步子。小内说他很不好,很不好,是什么意思,他难道还为了自己的离去而惦记了这许久,或者因为先放手的是自己,所以他一时难以接受,又或者,只是与自己无关的,不好而已。亮的黑眼睛,突然的闯进脑海里来,那遮在不密的刘海下的黑眼睛,有时带着隐隐笑意,有时忧郁的让人心悸。

小内的声音又响起来……“他每天都喝很多酒,喝到很晚,白天忙演唱会的排练,几乎从不休息,连five的人都看出他不对来,有好几次彩排走台时差点掉下舞台去……很让人担心……

内……你很担心吗?其实,我也很担心啊,只是,你能够这样自然的说出来,而我却不能呢?那么你来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他是因为你才这样的……TACHAN,你去看看他……”小内的语气有着某种意义上的坚定,这样的孩子,坚定起来,是很让人心折的。龙也闭上眼睛,缓缓的调匀自己的呼吸,他觉得一切都像一场闹剧,小内来跟自己说这些,想必是很爱亮才会这么做。而易地而处的话,自己会怎么样呢,会为了他来跟内说这些吗?也许不会吧,也许只能沉默的待在他身边,像一株待宵草。

“龙也,你怎么在这里?”淳的声音很突然的出现,龙也下意识的去拉住淳伸过来的手。“诶?小内你也在?”淳的手很冰凉,与他语气里的温和全不相似。龙也几乎不想去问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又听到了多少,只是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放开。

小内低下头,似乎很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苦笑,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龙也觉得那样子有点像亮……

“Tachan,去看他一次吧”这似乎是小内最后的坚持,“我的安慰,已经不管用了。”

龙也始终没有转过身来,即使在背对着内的地方,他为了忍住眼泪而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狠下心往前迈一步,迈一步,与这场纠缠的情爱彻底断绝关系。

“你不去的话,他一定会死掉的……”小内的声音里已经有哭腔……这句话如果在电视里听到,一般人都会不屑一顾的笑它滥俗,但是龙也却真的相信了,因为亮说过,内那家伙,是学不会说谎的。

龙也靠在淳的肩膀上,轻轻说:“带我走。”

淳把龙也抱起来,龙也把头埋在淳的胸膛里,淳觉得自己的衬衣一点一点的湿了,龙也急促的呼吸,在他的怀里颤动着。淳突然觉得难以承认,他一向是可以把情绪藏的很深的人,但是此刻他的脸色逐渐的苍白起来,他的眼睛里的笑意,消失在紧蹙的眉尖。没有完整的爱情,每个人都抱着残缺的部分等待,却始终得不到可以拼起来的那一块。

龙也的呼吸渐渐平缓,是上了公司的保姆车之后的事情了。小内追出来,很执着的一直看着他们远去,龙也躲避着这炽热和天真的眼神,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退回去,退回去做亮生命里的人。矛盾的想法在脑子里滑过,突然龙也觉得后颈一阵疼痛,甚至连喊的机会都没有,意识就慢慢散开去,似乎是溺水的人,一径的下沉,没有漂浮起来的动力。

淳看坐在身边的龙也一直没有反应,才发现龙也已经昏睡过去,睡梦中的龙也看上去更加美丽。而对淳来说,这美丽越来越虚无。淳拍拍前面仁的肩膀说:“给我一支烟。”仁有点诧异的回头,怔了一下,还是拿出银色的烟盒来。和也却用手挡住了,淳心虚的抱歉的笑,和也只是看着他摇头,也说不出别的话。有些事情,即使是不知道的那么清楚,也难免跟他们一起遗憾。

淳抿住唇低下头去,有一瞬间和也以为他哭了,但是他只是眼睛潮湿,他深深的吸着气,小声说着,没关系没关系。

车向着电视台的方向开过去,现在是阴天,有些聚集有些消散的灰色云朵,从头顶上漂移过去。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