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  [97]  [96]  [35]  [95]  [34]  [85]  [94]  [33]  [93]  [3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0.自己
我们都遗忘了自己

在这场互相伤害的爱里

我们把明天看成末世来相爱

对即将要来的黎明惧怕而感激。

电梯停下来,龙也有些匆忙的往外走,还没有走到自己门口,就看到蜷在自己门口的影子。龙也走过去,轻轻的拍拍他,他竟然还没有醒,只是蜷的更厉害一点,微微皱起的眉头。浓密的长长的睫毛,这样沉睡着的亮。更加像个孩子。他有些不满的嘟囔着,翻了个身,龙也微微的笑了,伸手去刮他的鼻子

“ryo,ryo……起来,进去睡吧……”

“……恩……龙也……你回来了?”亮有些迷糊的看着龙也,说话都有点不清晰,龙也怔怔的看着,像是看到了很久之前的那个小孩,有着寂寞的眼神和可爱的脸,安安静静的,经常偶尔说出一两句伤人的话,但多数时候,就是抬起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你,什么话都不说。

“你怎么就这样跑出来,小内很担心的。”龙也扶着亮到床上,帮他脱掉鞋子,然后走到冰箱前拿出东西准备弄点吃的,新鲜的水果,龙也很仔细的切成片放进果盘。

“那你呢,你不担心吗?”亮挑出一片柠檬,轻轻的吮吸着。

“那柠檬是我的。”龙也有些不甘心的看着亮手里那清澈的颜色,却觉得有点像是故意在回避他的问题。

“你从从前,就喜欢这种除了酸没有别的味道的东西。”亮有点坏心眼的抱怨着。

龙也也不反驳,只是拣起一片柠檬,伸出舌尖,清香就整个的泛滥开来。亮也不再说话,只是笑笑的,握住龙也放在膝盖上的右手。龙也的手受过伤,小指有些不自然的弯曲着,亮觉得好玩,就来回的掰着玩。龙也小小的叫了一声,亮有些紧张的抬头,“怎么了,弄疼你了?”

龙也把手抽回来藏在毛披肩下面,“很难看的,不要看了。”低低的声音,他像往常一样把自己藏了起来,如果披肩够大,大概他整个人都会藏进去。亮突然很冲动的抱住龙也,抱的很紧很紧,龙也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但是竟一点也不挣扎,似乎没有办法违抗他,没有办法拒绝他。龙也逐渐觉得有点意识模糊,他很想把整个身体的重量交付出去,好象这种种件件都不是自己的。

亮突然觉得不对劲,低头看怀里的人,呼吸紊乱着,已经昏迷过去,亮有些担心的喊着,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叫醒他,亮拨开他新留的刘海, 看到他光洁的额头,小小的脸,有些苍白的唇,亮有些吃力的把龙也抱到床上,他的身体软软的,体温偏低,亮帮他脱下外面的披肩,用棉布的薄被把他整个的包裹起来,“怎么会这么苍白。“亮小声的嘀咕着,然后钻进被子里轻轻的抱住他,很塌实的感觉,似乎是可以这样拥抱着直到世界尽头。

亮轻轻的吻龙也的唇,那上面有柠檬清香的味道,亮似乎突然明白了龙也为什么那么喜欢柠檬,因为这种味道,有着格外干净的感觉,纯粹而且青涩,像是一切事物初生的时候,最美好的感觉。

淳叫了第三杯酒,清冽的威士忌,很辣很辣,一直要辣出眼泪来。淳一直因为酒精是可以麻醉一个人的,喝醉之后,是最快乐最懵懂的。以前仁曾经叫自己出去喝过酒,清醒的看着他醉了,觉得他好象把一切烦恼都忘掉了,可是为什么到了自己这边,就完全不行了,似乎天生酒量很好的样子,即使是没怎么喝过酒,也能越喝越清醒。

“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不觉得很闷吗?”

淳转过头,是关8的鼓手大仓,平素好象也是安静的人呢,似乎很温和很好说话的样子,淳习惯性的笑了笑,往旁边让了一让。

“看到那些欧巴桑了吗?”大仓指着酒吧一隅一些窃窃私语的女人。

“恩……看到了。”淳有些不明所以的回答着。

“刚才我坐在那边的时候,她们一直在商量要不要来做你的生意。”

“啊?”淳有点惊讶,即使是被称做“牛郎团”的KATTUN的一员,也不见得就这么招摇吧。

“其实你们团里,只有你最适合了。”大仓莫名其妙的笑着,抿一口酒,平素看上去很温和的脸,在昏暗灯光下有几分冷酷。

“是吗?这个,是在夸奖我吗?”淳故意用关西话有些夸张的说出来,他有点庆幸现在在他身边的是关8的人而不是KT的人,KT的人这时候,恐怕是只会在这里沉默着,然后偶尔讲蹩脚的笑话活跃气氛吧。

“因为你看起来,似乎没什么欲望的样子,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别人,让人觉得……自己在被温柔对待。”大仓似乎比平时的话要多,他总觉得KT里这个最温和的人,似乎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悲伤,也是喜欢,把自己藏起来的人吗?

“也许是……身边的人太珍贵了。”淳有点觉得醉了,和大仓这么说着话的时候,淳觉得有点醉了。

“那自己呢,自己就不珍贵吗。”关8里大多都已经知道了这场繁复的纠葛,他们在说的时候,大仓一直都没有参与,只听见横山很有意味的说:“亮怎么会离开小内,亮不可能离开小内的。”

突然就想到,多数人都是为着自己,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兄弟,自己的伙伴,却很少有人想到别人的情景,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大仓觉得横山绝对没有想到KT那个美丽的神秘的队长,而大仓,却想到另外一个人,今天在排练场上,被伤害的最深的那个人。

亮昏沉沉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夜里几点,身上的冷似乎消退了,抱住龙也的真个怀抱都是暖的,热的,甚至是烫人的。亮突然一惊,急忙忙的把龙也转过来,龙也似乎很痛苦的皱着眉,平素白皙的脸上,有不正常的红晕,嘴唇微微的张着,吐息也是灼热的。亮一下子慌了神,轻轻的把他抱过来,摇他叫他

“龙也,龙也,龙也你怎么了。”

“淳……给我药……我头疼……”龙也轻轻的呢喃着,亮一下子呆在那里,药……什么药,不是什么都好了吗,为什么还要吃药。

“龙也……药在哪儿。药在哪儿……”亮慌乱的问着,龙也痛苦的样子他看着心里生疼。可是龙也却无法再回答他。

亮稍微的冷静下来,突然想到龙也刚才喊的名字,咬咬嘴唇,还是拿出电话来。

一杯一杯的喝,转眼桌子上都是空瓶子,大仓似乎酒量也很好,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多数时间,是倒满一杯然后整个的灌下去。淳觉得自己真的快醉了,有些惬意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大仓笑。自己……似乎真的是,没有怎么想到过自己。小时候生过病,身体很弱,差点死掉,之后一直觉得生命所有都是上天馈赠,有了,要心存感激,没有,也不强求执着,这样,也算是冷漠的一种吧。

突然电话响起来,刚上来的酒意猛然退潮,淳拿起电话说了一句“喂”,然后沉默了一会,接着说:“药在床边矮柜的左边第三个抽屉里,是白色的塑料瓶,先给他喝点水,我马上回来。”匆匆的道过别后,淳匆匆的离开了。大仓看着半杯子的残酒在那里荡漾着寂寞的光,淡淡笑着把它倒进自己的杯子里。你终究还是没有醉,只是因为他又需要了你。

龙也开始断续的喊疼,是在亮好容易喂他吃下药之后不久,亮很担心自己是不是拿错了,但是的确就是淳说的那里。龙也的声音很轻很小,他整个人蜷在被子里,缩到床边一角,有些不自然的颤抖着,亮突然很害怕,他又想去他曾经说的那句话,直到现在还没有答案,没有他的话,自己要怎么办,因为没有答案,所以这恐惧就更加的巨大。

淳急急的跑进来。除了身上有浓重的酒气之外,倒也没有任何刚从酒吧买醉回来的迹象。与亮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是很尴尬的,但是淳也只是仓促的笑着,然后跑到床边看龙也的情况。

“还是去医院吧。”亮很担心的说,“他看上去很难受。”

淳轻轻的在龙也耳边唤着“龙也,龙也,我是淳,你哪里疼?”,龙也像是安静了一点,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在寻找什么,淳握住龙也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手指甲暗暗的掐着他手上几个重要的穴位,慢慢的帮他揉着太阳穴。龙也慢慢的平静下来,不一会就似乎陷入了比较深的睡眠。

亮一直有些恍惚的看着,有点回不过神。他一直知道淳对龙也很好,但亲眼看见又是另外一回事,淳的温柔,竟然真的有治愈的力量,亮有些复杂的去摸龙也的脸,皱着的眉头平展开来,依然平滑干净。

“每次吃药后,都会这样疼上一阵,不过这次好象更长了。”淳叹着气,似乎是说给亮听,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亮看向手里白色的塑料瓶,成串的英文也不是很能看懂,但那些字母文字突然都开始扭曲变形,变成各种狰狞的形状,似乎要吞噬一切。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