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35]  [95]  [34]  [85]  [94]  [33]  [93]  [32]  [92]  [31]  [8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9. 美人鱼
在巨浪中被泪濡湿的美人鱼

何人能看见他的悲伤

哭诉着的今生无望的爱情

谁能明白着看到终场

亮渐渐的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躺在床上,安静的听着外面逐渐热闹起来的声音,在这样的声音里,回想着过去的过去的一切。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那个人呢,明明自己是不善表达的,而他,更是出了名的游离于人群之外,那么是什么时候开始,看到他会觉得呼吸不畅呢……到底这一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亮逐渐习惯了连内也不在身边,自己一个人醒了睡睡了醒。有的时候,无助的感觉都让他觉得愉快。

而龙也,是自那次奇迹般的出现后,就再也没有来。亮猜测,大概是内拜托他这么做的吧。内这个孩子,实在是善良单纯到让人心疼,只是内太单纯了,单纯到不懂这个世界上某种感情去不了激烈的爱,回不到平淡的相处,摩擦砥砺之间,即使想要缓和,也只是加剧了疼痛。亮想念着龙也的体温,那偏低的体温握在手里的时候,温润的像一块玉石,似乎要融化在自己的手心里。

想要见他,想要见他,这想念几乎要决堤,然而在见他之前,有许多事情,是不能不想清楚弄明白的。

“内,你爱我吗?”亮突然这样问着。

“恩……爱……很喜欢小亮,很爱你。”内的眼睛永远不掺一丝杂质,黑的是深夜,白的是晨曦,那么分明纯粹。

亮有点惊讶,看向内的时候突然发现,已经不是当日动不动就哭泣的孩子了,亮捋了捋内有点长的头发,抿住嘴角微微的笑。自己似乎注定要对不起所有的人,龙也,内,还有自己。移情也好,负心也好,或者说,之前所没有的感觉,现在有了。但是一切,只会被当成借口。小时候自己因为生得一张天真无害的脸,所以肆意说些什么都会被原谅,即使是说谎,也会被当成真的。但是现在,说出任何话来,连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相信。

“内……对不起……”眼泪是与话语一起落下来的,把手上的纱布打湿,内的眼泪,也没有声音的掉下来,落在亮的手指上。他只是没有声音的哭,眼睛死死的看着亮,等待着最残忍的那一刻过去。

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本来就没有谁在打这场别人看似很激烈的战争,在这个战争里的每个人,都害怕看到硝烟,都害怕别人受伤害,都忽略了自己。可是最后,终究有一个结局,一切打破之后,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在最后回响。

内哭了很久,直到新的泪痕叠在旧的泪痕上干了,然后他努力的平复着呼吸,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好看一些,自己对自己说着,没事了,没事了……亮笑着说傻瓜,去帮他擦掉眼泪,却被内轻轻挡住。“既然决定要放我一个人走,那么以后不要帮我擦眼泪,下雨的时候不要背我,坐新干线时不要让我睡在你肩膀上,不要拉我的手过马路,我必须要,学会一个人,也过的好。”

亮有些抱歉的把手收回来,一个人,也要过的好吗?似乎,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坏处呢。他知道事情并不像自己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平静,内心里的挣扎,决不仅仅是他流出来的眼泪那么多,可是已经不能再说什么,即使自己一次次深呼吸,像是有许多话要讲,其实已经是极限,要努力的说出对不起这三个字,已经用尽他所有力气。

“那……小内能帮我一个忙吗?”亮有些狡黠的笑,像是从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关西四殿下。

“哦……亮要做什么?“这样瞪圆了眼睛问的内,也似乎就是那个被宠爱着从未被伤害过的公主。

“我想……要一杯咖啡……”亮转过头去,把 眼睛闭上,疲倦,排山倒海的疲倦,没有可以再点燃的空间。

“哦,我这就去买,亮你不要乱动,你还没好呢。”

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瞬间,觉得什么都可以不要了,只要能见到那个人,什么都可以不要了,极端到几乎偏激的程度。

亮拔出身上所有的管子,其实也不多,到今天,也就只剩下了基本输液的三条,把针头抽离身体的时候,亮听见自己的血液停止流动的声音,像是一下子都空掉了,身上很冷很冷,冷的都快动不了。但是亮还是下了床,跌跌撞撞的走出病房门,也许走不了多远吧,亮这样想。但是也许,就可以走到能够见到他的地方。

DBS的排练场,时时可以听到金属器械和钢丝绳摩擦碰撞的声音,龙也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声音,他不喜欢被悬挂起来的感觉,尽管这样很像自由的飞翔,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身后那根钢丝绳,所以他很佩服和也,居然能够连续的这飞上去,不说身体上受的苦,就是每一次体验这种临近自由却永远无法自由的感觉,就让人觉得绝望。最近,也许是太悲观了吧

淳正在一个巨大的钢圈里滚来滚去,龙也有些担心的在旁边看着,他始终觉得淳太过辛苦,做这些特技,拿自己去挑战非生命体的极限,太危险,但淳却喜欢,也只能由着他。

龙也拿手巾擦擦汗,脱掉外套准备再上场去排练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来。龙也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有些犹豫的把手机塞进包里。既然自己说了不再见他,那么就应该尽可能的避免再见的可能性,干脆,有时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龙也很害怕自己再次不守信用,因为没有办法却拒绝,无法埋葬的感情。

小内打到累了,自然就放弃了吧,远离他,远离他的生活,远离一切有可能让自己崩溃的人和事,龙也狠狠心,把手机往包的深处塞了塞,转身上场了。

打斗的戏排的很过瘾,关8的人似乎也很享受与KAT-TUN神秘的队长周旋,龙也的拳脚,带着练习拳击的影子,并不完全是花架子。安田第一次领略的时候就傻了眼,大声喊:“上田君真的会打架诶!!”那样子被仁嘲笑了很久。柔弱的外表,常常能欺骗很多人吧。龙也想,也许,也是武器的一种。不过是过场的戏,排几遍就完全上手,龙也刚从场上下来就被和也拖到一边,

“龙也你的手机呢?”和也着急的问着

“我……放在包里了。”龙也隐隐觉得有事情发生了,而这事情是好事的可能性实在不大。

“哎呀,你怎么能放包里。‘和也着急的拉着龙也的演出服,“小内打电话来,说亮不见了。”

“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是失踪了,跑掉了,是暂时找不到,还是没有找到的可能了……什么叫,不见了。龙也突然觉得眼前动荡,他努力的想要平和下来,却越来越混乱。不是要避开吗,不是要逃离吗,为什么那么担心,为什么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挤压着无法跳动。

“怎么了龙也,出什么事情了?”淳似乎也发现事情不对,急急的跑过来。

“小内说,亮不见了……”和也看也瞒不过去,索性就说了实话。

“不见了?”淳有些惊讶的看着和也,然后把目光移到龙也身上,龙也在微微的发抖,他很害怕,他从来没有这样怕过,他抬起眼睛看着淳似乎在寻找着一种安定的感觉,淳轻轻的把他抱过来,说没事的,亮不会有事的。

关8的人和KT的人,似乎都听到了消息,都围过来,周围越来越吵。龙也在嘈杂中感到十分的无力,他只能想起亮的脸,靠在淳的肩膀上他只能想起亮的脸,微微下垂的眼角,时常低下来的忧郁的眼神,暗红的有些干燥的嘴唇,陷进去的嘴角,亮的手指,似乎仍然在发间穿行着,亮说:“你知不知道,我爱你。”

曾经把爱看的那么的神圣珍贵,觉得爱若不轰烈便不是爱,但是轰烈只是磨折了灵魂和耐心,龙也慢慢离开淳的肩膀,总归是要离开了,这个肩膀这么温暖宽阔,明明是可以一直依靠下去的,还有这个笑容,本以为,是可以永远在每一时每一刻安慰自己的,然而离开,只不过是为了赴一场没有未来的纠缠。

淳看着龙也,紧紧的捏住他的手,不是不会受伤的,只是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伤在何处,我们都已经残缺了,在爱着爱着的过程了,把自己爱到残缺不全了。龙也的手从淳的手心抽离的时候,如同秋天最后的落叶坠地。不可挽回的堕落,又一次把自己摔进尘世泥沼里,淳死死的咬住嘴唇直到有血丝渗出来。

“你们继续排练吧,我去找他。”龙也拿起包,准备往外走。

“我们一起去找吧,人多比较好找人。”昴的语气里担心显而易见,亮是关8的兄弟啊。

龙也轻轻说,“不用了,我知道他在哪里。”是的,我已经知道了,知道了你的方向,你能躲藏的地方。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不停的逃避着,不停的躲藏着,让对方去寻找,如果这次我找到你,请你放开那根线,放我落地。

“淳,对不起。”龙也经过淳的时候,很轻的说了一句,除了淳不会有人听到这句话。淳看着龙也的背影,穿过那一片空旷的排练场,走向出口的时候,突然产生了错觉,龙也像是两肋生出了透明的翅膀。

淳深深的把自己的指甲掐进肉里去,疼痛,在他飞离的这一刻,已经永远的摧毁了那张伪装的膜,龙也,你始终没有明白,我从来,都不想夺取你的自由。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