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36]  [8]  [97]  [96]  [35]  [95]  [34]  [85]  [94]  [33]  [9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6.朋友的真义

“你还真打算跟他耗着吗?”P喝了一口茶,意味深长的看着和也。

“我没打算跟他耗。”和也玩着咖啡杯里的杯匙,嘴巴有些调皮的扁着,像是很不开心。

“我说你也是的,好好的拿房事和他开玩笑,我家小内从来不开我这种玩笑。”标榜着自己幸福的亮,有些恶质的把杯沿敲的山响。

“喂喂喂,我说你,别这么粗鲁好不好。别吓着这里可爱的小姐。”P很优雅的笑着,继续与他隽永的茶奋斗。

“我说,你们是仁请来的说客吗?如果是的话,我拒绝再喝这不自在的午茶。”和也更加优雅的招手叫来waiter。“麻烦您,把帐单拿过来。”

“哼……要走啊?那要看你,能不能出这个门了。”亮冷笑着,稍微往P那么一靠,两个人结结实实的挡在和也面前。

侍者送来了托盘里的帐单,和也拿起帐单细细核对,在侍者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然后勾起嘴角,看着一生悬命拦在他面前的两位亲友,轻轻说了一句:“少陪了。”然后轻盈优美的转身,朝着另外一个出口,边走着边哼着歌,用轻快的步伐。

亮一下子傻掉了,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过了良久才转过头来对P说:“你家斗真,会这样吗?”

P同样木然的摇摇头,然后叹了口气,说;“亮啊,我们这兄弟情分也尽到了,接下来的,要靠那BAGA自己努力了。”

亮有点沮丧的把下巴搁在桌上,有点恨恨的说:“不过,我们也算争了口气,让乌龟请了我们一顿下午茶。也算值了。“说着拿起围巾外套,作势要走。

正在这当口,那穿戴无比整齐表情十分温和的侍者又走过来,同样手里拿托盘,托盘上放着帐单,亮一看就光火了。“搞什么啊,刚才乌龟不是付过帐了吗?”

P就更加有风度一点,虽然心疼却仍然微笑着把信用卡放上去,然后拍拍亮的肩说:“你指望赤西家的人帮你付帐,是不可能的。”是的,一个是会忘记的,而另一个,是不会的。

和也没有乘车回家,和也沿着街道慢慢的走,末冬的图景并不萧条,却有一种解冻的美丽。和也慢慢走着,慢慢觉得身上热了起来,习惯性的脱下外套然后往旁边一递的时候,却发现旁边是没有人的。有些空落落的把手收回来,和也扁扁嘴,心里更加的气恼起来。所谓玩笑,的确是会越开越大的,野猪时期,那家伙一直不太放的下心,试探,猜疑,和冷战,几乎是什么都背着自己当着自己给自己看过,所以野猪一结束,就想给他个教训。谁知道他那么能耐的一个人,竟然也有本事把事搞到这么僵。

应该说是仁太聪明了呢,还是……和也觉得有些头疼,那家伙,难道都没有和好的意愿吗。因为上次的小小事件,自己已经搬回家住那么多天了,电话也不来一个,难道就真的这么想分手吗?在工作的时候见面,也不见他多说几句,倒是亮来了之后,越来越和亮亲近。越想越气,和也索性换了条路,记得转角的地方,就是相熟的B牌专卖了,难得出来趁间歇走走,今天不把怨气都买光,龟梨和也四个字他倒着写。(表问我DBS期间为什么小孩有时间逛街)

“怎么样?怎么样?”仁慌手慌脚的倒了加两勺糖的花果茶和放芥末面的凉茶给两位大亲友,然后坐在他们对面闪着星星眼看着他们,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哎……不是兄弟们无能,实在是你家乌龟他太强硬啊。”P喝着甜到发苦的花果茶,有点挑剔的眨眨眼睛。“仁啊,你茶还是煮的不够火候啊。”

“什么什么,我家和也硬不硬你怎么知道,你不要乱说哦。”仁有点不满的看着P,然后转向亮这一边,眼神更加纯洁无害。

“没戏没戏,那乌龟倔的很,你短期内最好还是不要惹他。”亮有些龇牙咧嘴的喝着奇怪的饮料,然后顺手摸了一下仁可爱的头颅。“我说你啊,也别一颗心都悬在乌龟身上,前两天在DBS上你们还爱的不够吗。也是时候要收敛一下拉,好歹,现在我也在啊。”

“前段虽然也在游戏阶段,但是我待遇要好多了,我还可以在舞台剧上和和也亲热,和也也会很温柔的跟我说话,至少和也还跟我住在一起,怎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仁嘟着嘴,很不满的说着,然后收拾着杯子说,你们可以走了,我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我没有听错吧亮……”P转过头去看着亮,“仁说他想要安静诶。”

“那让他安静好了,我晚上还有事呢?”

“你晚上不是工作结束了吗?”(表问我DBS期间亮为什么这么闲)

“没工作有私事啊。”亮很好心的帮着仁把杯子都收到一起,然后很满足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可是,不处在游戏阶段的人呢。”

“P……”仁用力洗杯子的时候突然很轻很温柔的叫了一声,让P浑身打了个寒战,不会是欲求不满到,要让我替补上场吧。很早之前,在棒球长上当过一次替补,于是被三振了。这次如果再当替补,恐怕就不是三振那么简单了。

“对不起仁,我不能答应你。‘为了避免被KT全体追杀,NEWS,关8全体BS,JR全体不齿,这件事情,无论多么的铁的关系,都是不能答应的。

“P,连你也不帮我。“仁像是完全泄了气”那我就真的完了。“

P突然觉得这样对感情纤细的仁来说很残忍,于是很好心的安慰他两句。“仁啊,这样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应该是谁就是谁,不合适的永远不合适,合适的永远是合适的,不合适的你假装他合适结果还是不合适,合适的你假装他不合适结果还是只有他合适,所以……所以……“P大口喘着气,差点一口气没说上来,仁有点不耐烦的转过头来。

“P,你在嘟嘟哝哝的说些什么啊,我只不过是要你过来帮着洗杯子,一个礼拜的杯子都没有洗,我手都酸死了,你来洗吧,我要去睡一会。”

“诶?”P有点茫然的看着仁轻松的从自己眼前跳过,“不行啊,我晚上约了斗斗逛街啊,仁,你不能这样啊”可惜没有人,可以听到P悲惨的呐喊,仁早就钻进被子,做梦去了和也所在的地方。而寂静的赤西宅,只有那一堆杯子在P面前无限放大。

“和也,最近都有什么新的饰品上市吗?”

“最近啊,tiffany的情人节专款,似乎是要出来了。”(这一块,我真的不是很熟,所以请大家不要严厉对待我。)

“情人节啊……很没意思的节日呢。”

“龙也,难道淳和丸子没什么表示吗?”(为什么要两个人表示?)

“他们?也许是会例行的送玫瑰和巧克力过来的吧。“龙也轻轻的笑声,从电话里传过来,让和也郁闷的心情更加郁闷。

“有玫瑰也是不错的啊……”和也打了个呵欠,然后说“龙也我要挂了。”

“我说,你也别折腾小仁了,怪可怜的。你自己也跟着生气。”龙也虽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是有关KT安定团结的时候,该管的时候还是要管一管。

“我折腾他?不定谁折腾谁呢,挂了挂了,我睡了。”和也有点赌气的把电话挂上了,所以他没有听到龙也著名的诡异笑声。

龙也顺手就拨了淳和丸子的号码,和也和仁代言的这个手机相当不错,开会也省了很多麻烦。

“我说,不用等情人节了,明天就把玫瑰给我送休息室来,越多越好,最好堆起来。”

“龙也?你有计划了吗?”淳好脾气的问

“诶,冷笑话,你什么时候可以直接叫老大龙也的。”丸子有点愤愤不平。

“恩恩……龙儿可是允许了我的哦。”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会说笑话的老头子。”

“我不会那么缺德叫你秃头的,所以你也不要叫我老头子。”淳的语气还是很温良,只是依稀能嗅到青筋的味道。(青筋是什么味道= =///)

“你们两个,给我安静。”龙也的话声音不大,但是瞬间电话里就一片寂静。

“总之明天就给我送过来,好了,我要休息了。”

“龙也晚安。”丸子占了个先机。

“龙儿你早点睡。”一阵冷风吹过,电话重新恢复了寂静。

和也在床上翻了三四百下的时候,突然坐起来,拿起床头的电话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以迅雷不急掩耳盗铃之势按下一长串号码,屏气凝神,在心里暗暗说,赤西仁这次我我算是跟你低头了,赌上男人的尊严,以我K字头的名义,你要是不好好的跟我认错,我绝对不要再理你了。

长长等待后,连续的忙音,然后是甜美的服务系统音:“the mobile you are calling is busy……”

和也刚才的满腔热情一下子都没了,整个被冷水烧的透凉。Busy……这么晚了还busy,赤西仁,你成心的花天酒地去了。

把电话放到一边的同时,和也在心里对自己发誓,这次是无论如何不低头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到时候要难过一起难过。抱着这样自暴自弃的想法,和也把自己整个的蒙在被子里,努力的数着野猪群……自从演野猪之后,好象是数野猪比数羊要容易入睡。但是和也好象忽略了一件事情,电话,似乎没有在他该在的地方。

仁仔细的拍了拍电话,然后打到P那里确认了一下电话并没有坏,然后很纳闷的想为什么和也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手机又是关机的,仁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两点钟的时候和也会一直和别人通电话。仁觉得愈想下去,对自己越没有好处,于是开始自我催眠。

“和也是在和龙也通话,和也是在和小内说话,和也是在和斗真打电话,和也是在和翼前辈交流……”(小仁,为什么这四位就可以捏?)在这样的自我催眠中,小仁带着微笑睡着了……(汗,小仁你睡眠比宝贝好多了。)

P半夜被一通无良电话吵醒,对方在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哎呀,没坏啊”之后就迅猛的挂掉了,为了杯子而迟到了,为赎罪陪斗真逛了一晚上街的P,睡眠遭到毁灭性的摧残后,在辗转反侧中思考着朋友的真义,在快天亮的时候,明白了有难同当的含义,但是关于有福同享,可能永远都参不透了……

=================随时可以完结的分割线======================================
我马上要上火车了,所以呢……先来更篇文
这个文总觉得随时可以完结呢……所以,赶在223是哪章,就哪章完结吧
我到底要写怎样的东西呢,我觉得很难满足各种各样的人的需要,始终是,没有一个风格的感觉
这段时间很混乱,几乎都没有安静下来的时候,其实这样的文为和也庆生,有点惭愧呢
总之,还是要请大家多多支持了,一直给我回帖的亲们,谢谢你们。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