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6]  [36]  [8]  [97]  [96]  [35]  [95]  [34]  [85]  [94]  [3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1. 反复
逐渐变成粉末的时间

像一种致命的慢性毒药

那轻微的在心沿上啃咬的感觉

颠覆了原本写定的结局

龙也昏睡着,安静的让人有点害怕,亮有些手足无措的坐了一会,决定起身离开。淳越是笑的坦然,越是让他觉得如坐针毡,还是离开比较好。出来这么久,想必内已经很着急了。

“你还没完全恢复,我送你回医院吧。”淳转过身去拿外套,却被亮一把拉住。

“不用了,你留下来,照顾他。”亮有点担心的看着床上的龙也,一直习惯着他的寂静,却不知道有时候寂静可以让人崩溃。如果说,淳可以让他平静下来,自己只能让他疼痛的话,那么离开,是也许对他比较好。

“你又想离开吗?”淳冲着亮的背影轻轻的问,声音里没有任何褒贬的感情,问句就是问句,带着渴望得到回答的姿态等在那里。

亮不能说话,他没有办法再转过身,来来去去的交错中,无论是自己,还是龙也,还是小内,还有淳,都已经疲倦的不行。是时候好好的了结一下了。可是要怎么了结呢,现在毫不犹豫的走,也许不久后,还是会犹豫着回来,亮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疲累过,他闭上眼睛,不想去想这个问题。

“我还是送送你吧,他吃的药里有安定的成分,一时半会,是不会醒的。”淳没有给亮拒绝的机会,直接走过去换鞋,开门,然后,用他略带褐色的眼眸,看了亮一下。亮抬起头和他的眼光对上,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有自己所没有的,让人安心的力量。

夜很深了,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车了,偶尔对面明亮的灯光过来,有一种不真实的味道。淳开着车,车速不是很快,但也不慢,很平稳的速度,他的眼睛,始终专注的看着前面,在路口的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

“龙也他,刚才叫了你的名字。”亮在这个空隙里,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在头疼的时候,他让你给他药。”

“你觉得,受伤了?”这样低低的说话声音,让亮觉得这对话,也同样的不真实。

“只是觉得,也许,我不是那个对的人吧。你似乎,更适合的样子。”亮低下头,不可否认的是他开始怀疑,自己一直所坚持的,龙也只有在自己身边才是对的,这样的想法,可能并没有那么正确。

“只有小孩子,才会这样赌气的吧。”淳笑着用关西腔打趣亮,在他们两个中间,明明是有着很多隔阂的,只是现在,似乎都没有办法再去说起。当一切变的这么不可收拾,他们不能责怪任何一个人。

“你比我小吧……”亮有些不满的嘟哝着,有些话题,就成功的逃避开。

快要入春了却有倒春寒,亮开了车窗,有一两片轻薄的雪花飘进来,夜晚的雪花轻盈而沉默,没有纷扬的阵势,没有漫天的图景,只是寂寞的,飘落在寂寞人的手指上。

到达医院的时候,医院里只有一点点微弱的灯光,住院部里有沉重的死的气息,亮平白觉得压抑,道过谢之后,就匆匆的往那黑暗的门里走去。他的脚步有点不稳,看上去很虚弱,淳在车里静静的看着他,被那黑暗一点一点的吞噬掉了,有些不忍的闭上眼睛。

在亮的背影里,淳似乎看到了自己,被爱伤的残缺的人,似乎拥有一样的身影,语言,和悲伤,即使有的人逞强,有的人遮掩,在黑暗里,不欲人知的泪还是一样的滑落下来。

病房里空空的,小内似乎已经回去了,不会还在找吧,自己竟然也忘记给他个电话,亮有些懊恼的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突然发现自己是关机的,暗暗骂自己被他传染,急急的开机,给内打电话。

手机是关着的,也许已经回去了吧,如果在外面找自己,应该是开着手机才对的,不过那个BAGA,也说不准。在东京的话,多半是寄住在小山那里吧,亮叹口气又开始找小山的号码,眼皮有点沉重了,一天的疲劳就这样从内里慢慢涌上来。强打起来的精神也开始涣散。

终于通了,小山的声音扁扁平平的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亮,你这混蛋,我们找了你一天了,内都急哭了,手机又关机,你死到哪里去了?昴他们说上田去找你了,是他找到你的吗?……”小山连珠炮一样的发问,亮有点应付不过来,但是他清晰的听到他说,内急哭了,即使在自己面前说着要一个人也过的很好,其实还是脆弱的,如同小孩子吧。心里不仅仅有愧疚而已,对内,已经不是愧疚,可以形容。

“内呢?内在哪里?”亮也只剩下力气,来问这句话。

“他不是说要回医院等你吗,他没有回去吗?”小山语气间的担心,也是亮所有的,内不在这里,这里空空的,有刺鼻的酒精味和刺目的白,但是内,不在这里。

“你怎么不留下他,让他一个人乱跑。”亮有些着急了,焦躁的情绪一点点上来,疲倦反而一下子减退很多。

“他执意要走,我送他去的医院啊,怎么会不见了,你问问昴他们,知不知道,我也去问问其他人。”小山很急的挂了电话,亮知道他跟自己一样着急,也许,比自己还要着急。

亮开始搜寻所有有可能的人的号码,一个一个的拨打过去,很多人都说今天见过内,很多人说难道内不在你那里吗,仁说他没有看到过,P说中午一起吃了饭之后内就急匆匆走了,小龟说内一开始找过他,后来就没有了。昴听说内不在医院后,很烦躁的吼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横山难得很认真的说,亮,你不应该这样对小内的。安田他们说下午和小内通过电话,但是之后就没有联系了。

亮的脑子里,浮现出小内的脸,惊慌的,不知怎么是好的,打着所有的人电话,到处奔走,在东京喧嚣的街头,只是为了寻找自己而已。他走过那么多的地方,他一向讨厌走太多路,又不愿意学着开车,在拥挤的电车上一脸窘迫的样子,似乎都真实的在眼前。亮闭上眼,把手机贴进心口的地方。如果这辐射够强烈,能够一下子穿透心脏就好了,小内,能去哪里呢?

那个一直在身边甜美笑着痛快哭着的孩子,就这样消失了,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和自己在一起,而自己,却舍弃了他。那么长的时间里,有机会说清楚,有机会放手,却因为这孩子的美好,自己奇怪的懒惰和习惯,还有那不得不遵守的王道法则,放纵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直到泛滥成灾。

亮再也没有办法一个人这样睡下去,他坐起来,尽量去忽略胸口的疼痛,往病房外挪动,必须去找到小内,必须去把他带回来好好照顾他,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他一个人。亮在心里这样默默念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门旁边蜷着的影子。

“内……内你怎么睡在这里,会着凉的。”亮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内被酒气熏红的脸,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绝望,这样仰起来靠在墙上。

“亮……亮……”呢喃着,内的手臂慢慢的围绕上亮的肩,抱住他的脖颈,似乎是想要借助这个力量站起来,却也只是软软的靠在亮身上,使不出半点力气。

亮被这样的内弄得很恐慌,内一直是乖巧的,即使是被不负责任的人连累而受到处罚,他也没有埋怨过,只是更加小心,更加成熟的笑着而已。亮低下身去抚摩内的头发,他的头发柔软湿润,上面是融化的雪花。

“我以为,以后都见不到亮了,我买咖啡回来亮就不见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我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亮了……亮不喜欢我……所以也不想见我了。”内细细的声音夹杂在压抑的哭泣里,亮的手指有些颤抖的从他的发尖掠过。他不知道这孩子怕成这个样子,那时候,他只是想着去见龙也而已,人有时候,果真是自私的不行呢。只好反复的说着:“对不起,小内,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以为……没有亮,也可以的。”内慢慢的抬起头,眼睛里还有眼泪在闪光,那点光线在他脸上,折射出一道淡淡的光圈,这气氛,像是在暗示着诱惑着什么,空气有微尘慢慢降下,小内开合的嘴唇,微香的酒味,像一道咒语,他轻轻的叹息“原来,完全不行呢。”

那个角度亮没有办法拒绝,那么对的时间,那么对的语言,亮看着内的眼睛,几乎是他们这些年唯一一次考验着对方的对视,决定,或者不决定,都是伤害,因为亮已经说过,爱的是另外的人,因为内现在说,没有亮,完全不行。

那个吻发生在决定与不决定的间隙里,内迎上来的柔软的嘴唇,在亮的神经间撩拨,内滑下来的最后一滴眼泪落在亮的脸上,那一刻似乎尘埃落定,我们都向时间的毒妥协,没有力气再挣扎下去。亮觉得灵魂不再是自己的,他被命运驱使着,扭曲成另外的不可辨认的形状。

淳轻轻的把龙也抱过来,把他嵌在自己怀里,然后等着天亮。清醒着,在他身边的时间,好象已经不多,即使他已经依赖了自己的温柔,但是有时候,依赖和爱的那一线屏障,就是过不去,在左右进退维谷。

“龙也,外面下雪了呢……”像是说给自己听,淳的声音沉入到房间里的安静里,有着一点点回响。

“龙也,明天你醒了,雪就积起来了……明天,我们一起出去看吧……”明天,如果永远不要来,多么好,让这一刻的详和安静,这样永远的存在下去。淳在嘴角扯出一抹淡定的笑容,然后把这笑容印在龙也有些苍白的唇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