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67]  [37]  [86]  [36]  [8]  [97]  [96]  [35]  [95]  [34]  [8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運命は? NO GAME

有时候和也有些不明白仁的行事逻辑,与其说不明白不如说仁根本没有逻辑可言。DBS落幕,一连串的事情便意气风发的扑面而来,为了满足社长想要华丽的愿望,KATTUN众人只有改变自己多年的习惯以配合他瞬息万变的主张,就连妖精老大都把每天早上例行一个小时的化妆时间,缩水到45分钟。

不过是做秀而已,有时候和也这样想,但是马上脑子里就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SHOW MUST GO ON!!”完全是SHOCK后遗症……和也摇摇头,转过头去找仁,却发现在自己神游的工夫里,仁已经不知去向……和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情人节的时候,他就找了很烂的借口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些天来除了录音拍照拍PV之外,几乎都看不到他的人,晚上很晚才回来,还一回来就钻进房间里鬼鬼祟祟不知道干什么。至于什么游戏的事情,再也没有见他提过。

和也有点后悔了,可以说是很后悔了,逐渐开始失眠,一个人睡觉的滋味很不好受呢,即使是和小兰打电话,也说着说着就觉得寂寞了,妈妈最近把PIN接到自己家里来养,对着电话里幸福的一塌糊涂的小兰,和也心里忍不住感叹,赤西仁啊赤西仁啊,你也真忍的住啊……所谓搬石头砸自己脚跟,就是这么一回事情了。

2月23日,似乎是个满特别的日子,和也看着日历这样想着,然后转过身去对着镜子刷牙,满嘴清凉的泡沫,空空的房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是的,仁又不见了,那个以前每天一定要睡到不得不起床的时候,再赖上五分钟才肯坐起来醒神的家伙,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天刚蒙蒙亮就跑出门了。和也是矜持的,宽容的,但是这件事情,和也觉得自己也许憋不住会不耻下问的,也许,也许吧。

走出门的时候,突然收到丸子的短信,“小乌龟生日快乐,以后也要元气满满哦。”和也似乎是突然间意识到,生日已经到了,游戏结束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一路扁着嘴想心事,似乎是之前那几年都白过了,怎么看也还是17岁的小乌龟。

沿路接受了JR们的祝福,和也有点吃力的从手里的一堆礼物中腾出手来推乐屋的门,KT难得的很安静,丸子在看书,KOKI在睡觉,甜甜依然跟游戏奋斗,而仁,正巴在龙也的化妆台旁边不知道小声说什么话。

“おはよう……”和也很轻的喊了一声,这安静让他觉得诡异,一定有诈。

果然话音刚落,刚才的安静就像肥皂泡一样的破灭了,彩带纸花一古脑的洒下来,和也有些呆滞的看着突然热闹起来的场面,丸子把一个包装豪华的大礼包往和也手里一塞,“burberry新货哦,不用谢我了”,甜甜也笑眯眯的往和也手上塞了一副羊绒手套,妖精大人的资生堂全套护理,KOKI的新款耳机……和也一直笑着,笑的眼睛弯成月牙状,还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也是笑的一脸厚道,和也看着他笑,他便看着和也笑,和也爽朗一下,他就灿烂几分,和也笑着挑左边的眉毛,他的舌尖去舔右边的嘴角,这诡异气氛持续了十几秒,终于和也脸色一暗,坐下来再不说话。

饶是KOKI和丸子再精明,甜甜和妖精再透彻,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还以为游戏终了一切恢复正常,没想到临了这两人硬能变成比肌肉僵硬程度,无语,KT终于真正陷入了沉默。

一日的工作其实与前几日没什么区别,除了要不时接受祝福和礼物外,和也也没有觉得20岁的生日和之前所过的每一天有什么不一样。当休息间隙,仁挤过来对他说生日快乐的时候,和也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去,也许自己真的已经不再特别,也许,仁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要说服自己真的很难。和也最后看仁的那一眼,他坐在排练室的休息椅子上,懒懒的拿着手机,和也没有再打招呼,只是在出去的时候,失神在台阶上绊了一下,2月23 日那天的大好阳光,和也看着眼睛里有灼伤的错觉。

“你不用回去陪仁吗?今天是你生日诶。”小内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拉住和也的手,说这样的话,但是和也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喝的半醉的他,几乎是一听到仁的名字,眼睛里就浮现出“不想看见”的颜色信号。

小内有点无奈,虽然说也有很久没有见到和也,在街上偶遇也很开心,但是被拖到这里来买醉就不太好,和也不过差那一天,不要被人抓住把柄才好。虽然这样担心着,但是看着眼眶微红卖力灌酒的和也也无计可施,心理想着亮在家里等的跳脚的样子,又有点后怕。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和也突然站起来径直的往外走,小内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了两秒后拿起包追出去的时候,和也已经不知去向,内站在原地愣住了,冬天的天气很冷,内有些茫然的看着略显空荡的街道,有些迟疑的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轻声说

“亮……我又迷路了。”

从电话那头,传来了石破天惊的喊声。

和也其实也还算清醒,他完全知道他现在是在往哪里走,他会突然走掉是因为他忘记了自己是与小内一起的……酒精,多少也还是有作用。和也不太稳当的走上楼梯的时候,心里相当的不高兴,为什么明明不想见他却还是回到这里来呢,而且似乎除了这里没有地方好去一样,这样想着陷入死胡同的和也,在拿钥匙开门的下一刻,被紧紧抱住。

“和也你去哪里了……?吓死我了,我到处打电话找你。”仁看上去的确是吓的不轻,魂都跑出来,和也抬起头看到的仁有两个,在那里晃啊晃。

“我啊……去喝酒了。”和也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躺,解开衣领上的扣子,仁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和也,看他绯红的两颊和明显挑衅的眼神,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受了委屈的和也的样子。于是温柔的递过湿毛巾来

“你今天生日应该回家过啊,有什么不开心可以跟我说,一个人跑去喝酒,不是很危险吗?”仁等到现在已经等的有点急噪了,但是还是按捺着性子安慰和也。

“谁跟你说,我一个人的。”和也明显是想挑衅,平时那些可爱模样都收敛起来,小恶魔的样子让仁心里一悸。

“那你跟谁一起?”仁有些委屈的嘟囔着。

“跟美丽的小内……在一起。”和也说话有点结巴,也许是觉得热了,手一直在扯领口,仁看他很辛苦就体贴的去帮他扯,没想到和也死命的在他手上咬了一口。海豚音再现,和也满意的看着仁手背上红红的牙印,然后昏昏然的倒在沙发上碎碎念。

“少来了你……这么多天跟失了魂似的,我过生日你一点表示都没有,一回来就想占便宜,哪有那么好啊赤西仁,你当我免费的……”大概是真的喝高了,这样的话和也平时是断然不会说出来的,仁有些呆呆的看着和也,似乎是越说越伤心的样子,到后来都有哭腔出来。

“你太过分了……你这个坏蛋……遇到你算我倒了八辈子的霉……”突然这声音,消失在一片濡湿的呜咽里,和也睁大了眼看着天花板,突然觉得出现了幻觉,天花板上慢慢旋转着的,似乎是美丽的摩天轮,而仁温热的嘴唇在自己的唇上摩擦着,带着仁独有的味道,慢慢的侵入到口腔中,掠夺呼吸,掠夺理智,掠夺和也本就剩余不多的清醒。

也许是觉得身下的人太过安静,仁停下来查看是不是出了问题,睁开眼正看到小乌龟红红的眼眶,一下子自己眼眶也酸涩。

“你哭什么?”和也没好气的问

“那你哭什么?”仁睁着大眼睛看着和也

“我没有哭,我只是……眼睛不舒服。”和也还揉了揉眼睛以表示他话语的真实性。

“我哭……是因为你看上去像要哭的样子。”很诚实的一句话,却有让人崩溃的力量,和也觉得自己脑子里有根弦“啪”的一下断了,断成好几截。

仁有些惶惑的看着和也以一种凛然的姿态迎上来,和也粉红色嘴唇似乎在念着什么咒语,而这咒语的声响,消失在仁的唇边,很深很深的,铭刻到仁的身体里,成为绚丽的纹身。像是一刹那勾起了天雷地火,和也的手指从仁的衣服缝隙里插进去,搂住他光滑的脊背,仁抱住和也的腰,另一只手开始解和也的皮带。复杂的皮带扣有点难解,仁的手指在和也的下身无意识的撩拨,火热从指尖一直的点燃上来。

和也喘气一下子脱下了仁的衬衫,所爱的人的身体,有让人发疯的力量,仁忍耐了很久的欲望一下子升腾起来,几乎是疯了一样的开始吻和也美丽的胸前,细致的锁骨,绯红的乳尖,仁的舌头带着一串蓝色的火苗,燃烧在和也的身体里,那热度快要承受不住,似乎是马上就会整个化为灰烬。衣服已经成为负累,和也拼命的把自己送上去,送到仁温暖的怀里,狭窄的沙发上纠缠的身躯,有奇异的美感,而一地凌乱的衣衫,像是情欲的最好布景。

当仁的牙齿细细的在胸前的敏感处噬咬时,和也几乎是有点放肆的喊出声来,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他永远不需要顾忌,因为几乎是所有好的不好的他都已经清楚了。“和也……和也……”仁低低的叫和也的名字,几乎用自己内里的力量在喊,喊着他美丽的名字。和也细细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来,那么脆弱让人想要紧紧的抱他。

“仁……仁……等一下……”和也喘着气,有点无力的推着仁的胸膛。

“还要等?”仁一脸快崩溃的神情。

“那是……什么?”和也怔怔的看着天花板上不断变换的场景,冲绳的海,家旁边的小公园,排练场,回家的路,事务所昏暗的楼梯间,东京DOME,新干线车站,帝国剧院,带来幸福的摩天轮……这些熟悉的场景一遍遍在眼前晃过,和也有些恍惚,似乎真的是过了这许多年了,和他一起,和他一样。

“生日礼物……所有的……我自己拍的,然后拜托事务所的人帮我剪辑,做出来,然后今天早上去借了投影仪,想让和也一回家就看到……”仁亮亮的眼睛里是喜悦的光,“和也你喜欢吗?”

“喜欢。”和也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对不起也不用说,谢谢也不用说,连我爱你,都不用说。跟他再说什么承诺的话都觉得矫情了。和也的舌尖迅速的舔过嘴唇,这是诱惑的预告,然后他缓缓的闭上眼睛,鱼一样滑到下面,用他温热的口腔包裹住仁的火热,仁一下子慌了,忍着这极大的快感推着和也

“和也你不用这样的,这样的事情我来做就好。”

“别说话,让我专心的做一次。”和也含糊的说但是仁听的清楚,和也的舌只是稍微的转动,仁已经瘫软在沙发上,谁能知道爱一个人什么是极限呢,骄傲,矜持,余地,统统都可以不要,龟梨和也有赤西仁,赤西仁有龟梨和也,这样就够了。

多少还是辛苦的,和也的额头上开始有汗滴下来,房间里的温度已经达到沸点,仁已经没有思想去想别的,他只能感觉到和也的湿润和温热,他眼角开始有眼泪渗出来,因为这莫大的快感与莫大的幸福。湿润的声音,在两个人之间暧昧的响着,和也的舌尖迅速的反复舔噬着仁的声音,直到仁再忍不住愉快的放肆的声响。

终于仁释放在和也的口腔里,和也抬起头,嘴角的银丝传达着诱惑的信息,他的唇红肿着,在一张白净脸上显的妖艳性感,仁低声喘息着压过来,把和也整个的包在怀里,身体间的赤裸摩擦让仁刚刚释放过的欲望又昂扬起来,直直的抵在和也的腹部,和也抬起眼不明所以的笑,仁的手指开始在和也的下身活动,把和也的青涩包在手掌里慢慢融化。

和也的身体上开始开出大片绚烂的花,清晰的妖异的纹路,对于和也来说这更像是一场疯狂的飙车,有着离奇的速度和刺激,仁的手指修长有力,他知道和也所有的弱点,也知道怎样能取悦这挑剔的小妖精,那些梦幻一样的场景投射下来,在仁的脊背上,极为鲜艳的颜色和明媚的光线,和也以为自己抱着的是魔鬼,是魔鬼的王。

手指开始进入和也的身体,和也的欲望已经上升到顶端,他扭动着腰肢去迎合仁身体的轮廓,正好嵌起来似乎前世是一个人,仁的手指慢慢被和也打湿,粘腻的最世俗的味道,最快乐,最平庸,仁有些傻傻的笑着,轻轻的叫和也的名字,“和也,和也,我好喜欢你啊。”

那些曾经共有的回忆,那些来不及共有的回忆,都在这一刻排山倒海,和也恨恨的咬上仁的肩膀,却没有用力道,给你留下印记,好让你一辈子记得我,这样的事情在他们两人之间,已经没有必要了,无论怎样,都是彼此的,无论怎样,都不会分开,这印记是打在身体里面,打在心上,是彼此清晰的味道和触感,来生,来生的来生,都会记得。

“啊……!!”和也像是舒了一口气,在仁的掌心开成最妩媚的样子,他的身体已经热到发烫,只能紧紧的抱住仁,然而这样仍然升温。仁抬起和也的腿,很小心的进入到和也里面去,一点一点,看着和也的表情,看他眯着眼看着自己,想要的样子。和也想要……只要这样想着就觉得开心。和也把身体抬高迎接着仁,从高处跌落,然后又飞上去,意识像是脱离身体独自存在,在他俯仰间,和也发出几不可闻的呻吟,仍然有少年的羞涩,和疼痛的隐忍,但是,始终是动听的。

仁的欲望触及和也内里的所有地方,他喘息着叫和也的名字,然后等待和也的回应,和也为了缓解疼痛,有些发狠地咬仁的嘴唇,咬仁的锁骨,一次一次退到出口又推到最深处的冲击,已经快让他疯了。但是仁却仍然有精力问别的事情。

有时候和也有些不明白仁的行事逻辑,与其说不明白不如说仁根本没有逻辑可言。和也始终不能明白为什么当自己在他身下欲先欲死的时候仁还有空计较现在几点,但是本能的应着他,眼睛瞟向墙上的钟。

“啊……你轻一点……是……是……十一点五十八……”

“和也……还想要吗?”仁的声音有一种黑暗的华丽,在这情欲色彩浓重的室内听上去让人心里一沉。

和也狠狠的点头,难耐的又把腰抬高一点,蹭到他深处一点,自己缓缓动着。

“那么游戏,算是我赢了罗……”有时候这男人假装的懵懂和天真,让人有杀人的欲望,和也几乎快要哭出来,死命的摇着仁的肩膀说:“你快点……你混蛋。”

仁俯下身去吻和也眼角上的泪,继续往他的身体里埋进去,看着他小小的脸,似乎没有改变却已经完全不同的样子。“傻和也……我们之间,哪有什么输赢啊。”

这一室绮香的微尘,飞扬起来,天花板上的映画,一段类似于相守的感情。仁华丽的声音再次响起,随着和也诱惑的呻吟声,“我的和也,生日快乐……”

==================终于完结,生日快乐=================
我终于写完了,对不起,我来的太晚了,福利分量还够吧,小仁你开心列
我始终不忍心在H里EG,所以,给夫妻两最平常但是最温馨的H吧
我的小和也,生日快乐!!!永远,都要快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