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7]  [167]  [37]  [86]  [36]  [8]  [97]  [96]  [35]  [95]  [3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上一句是“把钱交出来”,下一句是“我喜欢你。”

如果和也知道今天有人打劫,他一定不会答应代龙也来上班的,至少龙也还是BOXING CLUB的正式会员,面对打劫应该比自己镇静吧。和也看着自己的手,手上握着的玻璃杯,杯子里的水,有些轻微的波浪荡来荡去。

和也心里嘀咕一句,现在的劫匪真大胆,连脸都不带蒙一下的,正在嘀咕的时候,突然脖子上被冰冷的金属抵住了。

“你在偷偷的嘀咕什么……少耍花样。”那个劫匪的声音还蛮好听的样子。和也微微的转了下头,陪了一个僵硬的笑。

“诶……仁,你在干什么。”声音来自一个混血男子,和也不禁很困惑,这些人为什么要来当劫匪,直接去杰尼斯当艺人不是前途很光明吗。

“仁,不要浪费时间在那些小人物身上……像你这样,我们“不会事三人组”,是很难以出人头地的。”混血帅哥似乎镜头感很强,说出这话来很有气势。和也感觉身后那个劫匪对于自己的威胁消除后,有点后怕的动了动脖子。

“U,为什么P还没有回来,那老头是不是蒙我们。”

“地下金库离这里是很远,那老头那么老,走的慢一点也是正常的。”

原来那混血帅哥叫U啊……这个,如果按照我们银行行长的习惯叫他的话,一定也是叫YOU的,那么这个劫匪不是会很shock吗,想,这个老头怎么会知道我名字的,搞不好就不敢抢了……这样想着,和也竟然露出来十分甜美的笑容。



“你笑什么?”身后的劫匪有点奇怪的问。

“没什么,想到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虽然和也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身为人质和绑匪聊天有点奇怪,但是这个劫匪不凶的时候,还蛮可爱的样子。

“诶?什么事情,跟我说一下。”貌似劫匪有了兴致。

“我又不认识你,干吗跟你说。”和也觉得好笑,自己被枪抵着后背,而枪的主人和自己在聊天,银行里其他的职员逐渐把疑惑的目光投过来,而那个叫U的帅哥邪恶的笑笑,没有说话,手里的机枪往上抬了抬。

“那……我叫赤西仁,你叫什么?”劫匪同学露出天真可爱的笑容,让和也小小的颤抖了一下,难道这是最新型的抢劫方式,除了劫钱还要劫色吗。

和也故做无视的转过头去,无聊的拿起柜台上的一摞单子开始做帐,其实自己是很不喜欢做帐这种事情的,相当无聊,当初答应龙也来这里上班,也是因为实在是没有别的工作好做……幸好只要打打数字进去就好,生在PC时代,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和也你在做什么?”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

拜托,这人有没有做为劫匪的自觉啊。和也无奈的转过头去,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警惕性上升,难道这人其实深不可测。

“你的名牌上有写。”说着这家伙还拿手在和也胸前的名牌上戳了戳,和也吓的往后一闪,“你少耍流氓。”

“我没有啊……”他还一脸委屈。

和也决定不再理睬这个人,自顾自的开始做帐,这些机械重复的动作可以让和也觉得自己没有被当成人质困起来,可是虽然他脑子可以忘记,但是肚子却没有忘记,现在已经快6点钟外面的警察与里面的劫匪对峙着,苦的依然是人质。

“你饿了吗?”毛茸茸的头发扫在脸上,和也觉得其实也蛮舒服的,本来想好面子的说声不要,可是肚子兀自抗议虚荣的叫起来。

“呵呵……”仁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盒匹萨,“还没有冷,你吃吧。”

和也的眼睛,缓慢而沉重的抬起来,看着仁的样子。叫做仁啊,皮肤好象很白的样子,眼睛也蛮好看,和也再一次感叹杰尼斯老板的失策,居然让这么漂亮的人,流落来抢银行。

“这里面,没有放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和也没好气的问。毒药估计是不太可能,但这家伙一脸桃花相,搞不好有春药也说不定。

“没有没有,我都没有碰过,给你吃。”他真的是抢劫的吗?和也没有发现,他已经在心里默认了这个人不是匪类了。

和也小心的挑出一块来,咬下去,实在是很美味啊,虽然已经不是那么热了,吃到兴起的时候抬头,看着仁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自己,手上的匹萨。

“你也想吃吗?”

“恩……”不住的点着头。

“那……给你一块。”和也挑了块小的拿在手上,“来张嘴。”

仁一口咬下去,然后把和也的手指含在嘴里,吃吃的笑。笑的和也毛骨悚然。

“还想要?”和也已经忘记这盒匹萨的原主人不是自己。

“恩……”仁继续点头,长长的刘海悬在眼睫上面,怎么看都是个小宠,一点也不像抢银行的。和也还是没有发现,他已经不觉得抢银行是一种叫做“抢劫”的犯罪行为了。

“那再给你一块。”和也决定这次给他块大的,正在犹豫着剩下的哪块比较大的时候,那边的混血帅哥突然大喊:“仁,不好了,P的信号丢失了。”

“不是吧……”仁突然一改刚才的草莽模样,急匆匆的把和也从椅子上拎到一边,然后开始在键盘上打一些复杂的代码。银行里被困的7,8个人质,似乎知道劫匪出了很大的问题,都开始骚动,脸上有喜悦的表情。和也环视四周,亮亮的大厅里,面目可憎的自私的人群,突然觉得,也许这几个抢银行的,不是什么坏人,也许,还比这些所谓好人要好上许多倍。

仁开始不断的叹气,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和也在旁边看着,突然说:“你这边这个输入有错误,如果在这里输入这条命令的话,你的跟踪仪会自爆。”

仁有些惊讶的转过头看着和也,和也不在意的笑笑,原以为自己学这些个稀奇古怪的命令代码,是无处可以用上的,没想到这次竟然要帮着抢银行的抢自己工作的银行,但是和也还是坐了下来,开始输入一些连仁都目瞪口呆的代码,混血帅哥有些紧张的看着这边,手里捏着枪却稳的不象话,

“为什么你们要抢劫呢?“和也一边继续寻找信号,一边不经意似的问仁。

“因为……因为需要钱。”

“有急用?”

“宏树生病了,U要帮他治病。”

“那是他的事情啊。”和也故意的,和也只是想试探一下,但是却听到最让人无法揣摩的答案。

“他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没想到那混血帅哥长那么一双薄情的透亮眼睛,却还是个痴情种子。和也笑了笑,然后皱皱眉头,说“仁,你实在设计的太蹊跷,恐怕很难解开,他们锁了你的密码。”

“哼……“仁突然轻轻笑了,完全没有天真的意味,是经历了很多的那种笑,和也转过头去看他一眼,其实这男子不是宠物,只是刚才他慵懒,现在他认真起来,也是锋芒毕露的。

“你要是后悔了,我可以帮你逃走。剩下的时间,我可以解开下面通道一道门的密码。”和也是真的不想让他去送死,很明显的看出来,他们不会杀这里面任何一个人质,而在警察手里的,他们的同伴,却没有这个运气。

“我以为,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仁还是戏谑的口吻,似乎全不知道危险临近,他看着黑黑屏幕上白花花的数字字母,轻轻的说“好复杂……好难懂。”

和也不知道他是在说什么,是这些命令,还是和也自己,和也只是想了一下,只是一下的功夫,外面嘈杂的声响开始近了,警车的喧闹也大了起来,然后,然后就应该是大喇叭了吧,和也这样想。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的同伙已经在警方手里,希望你们放下武器,释放人质,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

那警察有副破锣嗓子,混血帅哥听的不耐烦,转身一枪打在墙壁上,巨大的声响,货真价实的弹孔,所有人都噤声了。U的眼睛里有仇恨的光,但是和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很可怜。过了一会,就只有一会,和也大口的呼吸,不过三下而已,仁的手指,在桌子的边缘死死抠着,有血渗出来。

“算了,再复杂,不过加减乘除而已。”和也突然认真起来,认真得眼睛里有凛冽的光,“放一个也是放,再加一个也是放。”是的,再加上自己一个,也没什么,说起来长这么大还没犯过法,也是该犯一次过过瘾。

“不用了。”仁的手指突然覆盖在和也的手指上,很暖,凉凉的暖,似乎是矛盾的,和也看着他的手,白皙干净,上面有一枚戒指在熠熠发光。

“不用了,我和他们,不是单纯的加一个减一个的问题。。”仁有些歉意的笑着“P在他们手上,我们要去救他。”

“你们一出去就会被抓起来的。”

“那也是一起被抓起来啊。”

又不是一起出去买东西,一起去游乐园,他怎么能说的这么轻松。和也有点恨恨的咬住嘴唇。这些人,似乎都是把彼此看的很重要的,那么自己呢,和也突然这样想,自己呢,这样突兀的出现然后离开,他会忘记,也许自己要一直记得这匹萨的味道,这手指的形状。

“而且,你帮我们的话,你也很危险吧。”仁低下头笑,然后褪下手指上那枚戒指放在和也手心里,然后抬头看了看U君,眼神交会中,已经决定了一些事情,和也闭上眼睛,不敢看。

空荡荡的大厅里,他们俩走出去的脚步显得特别清晰,仁沙沙的声音响起来。

“P,我们现在出去了,出去救你。”

和也记得那个叫P的,似乎是个蛮漂亮的男孩子,和也定在原地,有点害怕,害怕听到枪响也害怕听不到。

外面有声音传过来,是和也陌生的声音。
“U,仁,你们知道抓我的是谁吗?”

一帮奇怪的人,和也心里这样想,但是眼泪却突然流下来,很快的落在键盘上,滴答的声音特别明显。和也已经很久没有哭过,如果仁他们这一年不是没有办法来抢银行,那么仁和和也不会遇到,如果和也不是心血来潮辞掉了警察的工作,来银行做事情,那么也许是他现在抓住他们,也许就这样简单的错过。并不是多一年少一年的问题,而是……没有逻辑的,没有预期的,不能用任何运算方式或者神仙巫术来得知的。

“我叫赤西仁,你不要忘了。”

一切归于平静,似乎没有人曾经跟他说过话,给他吃过匹萨,用枪软软的抵着他后背和他聊天。和也不再于运算打交道,于是他辞掉银行的工作,去了一间花店打工。辞职的时候老板很客气的看着他,说你其实不用介意,流言止于智者。和也没有辩解,他的确是在仁他们走出去的时候哭了,他的确有那么一刻,想要帮他们逃走,这些人看到的都是真的,所以,不是流言,只是让他更加清醒的提醒。

也许自己的确不适合计算这么严谨的事情,做警察的时候,做勘测,也失败了,做银行员工,做理财,也失败了,和也想这辈子他就成功过一次吧,他记住了那么几分种里他打在电脑里所有数据,他的确已经成功的开启了地下通道的门,可是仁选择跟他的朋友一起离开,从此没有了他的消息,也许不再见到,也许再没有人告诉自己,人生并不是一道命令,可以任由你加减乘除乘方开方……或者更复杂的运算。

和也有点心不在焉的,把一根茎杆长长的花插进花篮里,那花直直的折下来,吓了和也一跳,突然就听到那门旁边有忍不住的嗤笑的声音,声音熟悉的不行又陌生的不行,和也抬起头,在一圈阳光中逆光看到的轮廓,如同神迹。

“很好笑吗?”和也淡淡的说,只是声音有些颤。

“你饿吗?我带了匹萨来。”

“那些不是简单相加的人呢。”不得不承认是介意的,他们不是,自己是,那就是特别与不特别的区别。

“抓住P的,是斗真。”

斗真……和也似乎明白了,以前在一搜那个从是很和善的笑的男孩子,第一次出去的时候紧张的要命,还把身上的一个项链托付给自己。现在想起来,那项链里放着的照片,似乎跟脑子那个不是印象很深的P的样子重合。想必他也陷落在抢劫犯手里,和也暗笑,没有人清白。

“然后他徇私放了你们?”

“不,他找出证据救了我们。”

那地下的金库里,都是银行贪污的证据,想必顺藤摸瓜能找到不少东西,和也笑着,只是与自己无关。

“U带着宏树去国外了……P,留在了警署。

“那你呢?”

“我在找你。”

“找我干吗?”

“这个,还给你。”仁手里是一片薄薄的银片,和也知道那上面有一行密码,除了自己和一个从未某面的议员来说,是没有人认识的。这是卧底的标志,而仁……就是那个卧底。和也笑了笑,一片银片换一个白金戒指,似乎还是很划算的。他已经没有兴趣再去算这其中谁多谁少,就这样吧。

和也拿起那片银片,有些顽皮的把它放在花篮底部,鲜艳的花朵覆盖上去后,谁也不会知道这下面有这样的东西。若是有人看见,想必能成就另一段故事。

仁的手指又一次覆盖上来的时候,和也眨了眨眼睛。仁叹了口气。“我还是不明白呢,如果今天想3个小时,明天就得想6个小时,后天就是9个小时,后来慢慢的,整天都在想,想要怎么,把它还给你。”

“还给我以后呢?”和也抬起眼睛。

“还给你,就不用做乘法了。”仁有些狡黠的笑。和也逆着光,看不清楚仁的脸,但是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在自己放弃了计算的时候。

上一句是“不是相加那么简单”,下一句是“也不是除开那么容易”

再后面,是不能随意看下去的故事。

================自我厌恶的分割线=====================
猫,对不起,我只能写成这样………还是祝你生日快乐吧
你随便看看,就不要当我一回了
我已经自我厌恶到不行了……= =
我决定也放假,不写了不写了。
=============说明分割线============================
首先说明为什么要写抢银行,因为我最近很想抢银行
然后说明U君的那个配对,我乱写的,不要在意
最后说明一下20题……我都是按顺序来的,这篇写的最牵强
请不要PIA我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