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37]  [86]  [36]  [8]  [97]  [96]  [35]  [95]  [34]  [85]  [9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7.玫瑰引起的谜团

KT的乐屋静悄悄,盛开的玫瑰花造成一进门的强烈视觉冲击,这铺天盖地的架势,怎么看都像是出自某人手笔。和也顺手拿起一束来看,过分浓郁的香气让他结实的打了三个喷嚏,和也有些茫然的看着一屋子的艳红,实在想不出除了仁谁还会买这么多这样盛开到有点可怕的玫瑰。

“修二……”听声音就知道来者不善,和也正想钻到玫瑰堆后面躲一躲,谁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没来得及动脚,就被一双手死命的钳住。

“修-二-君……”无尾熊一样的趴上来,那么后面的动作可想而知,和也赶在他把嘴凑过来的时候,慌忙的一弯腰,逃出被动局面。

“修二什么修二,修二都过去这么久了,修三修四都快出来了,还叫我修二。”也许是这满屋的玫瑰花让和也不爽,也许是昨晚不太塌实的睡眠造成的低气压,总之和也现在很不爽,且不爽二字就写在脑门上,可是有人偏偏不信邪,硬是要跟不爽比硬度,生生的迎上来贴的不能再近。

“修三,修四……那是什么?”(请联想AKIRA STYLE)

“山下前辈,请你注意形象。”和也没好气的推开一大早自动上门的炮灰,毫无怜惜之情的一屁股坐在玫瑰花……中间,虽然生气,但是仍然知道,坐在玫瑰上,这样的玩笑是开不得的。

“KT提前过情人节吗?”瞬间恢复的山下前辈,玩味的拿起一枝玫瑰在鼻子下面嗅。

“你再嗅下去,会出事情的。”和也有些恶质的扬起嘴角,看着很享受的山P

“什么事啊……阿嚏,阿嚏,阿嚏……”

不多不少,整好三个,和也笑倒在沙发上已经完全直不起腰,P有些迷茫的看着突然开心起来的和也,手里的玫瑰不知往哪里放。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越是需要放下来的时候,越是不知道往哪里放,P拿着玫瑰迷惑站在KT乐屋中央看着和也的表情,在门外的仁看来,就是在浪漫的玫瑰花的包围中,他最好的亲友,最信任的朋友,正在挖他的墙角。而他最爱最疼最宝贝的老婆,正眼泪汪汪,眼神迷离的看着那个挖墙角的。(当然眼泪是刚才小动物幸灾乐祸笑出来的。)怒火就是这样一下子点燃的,走进乐屋的时候,不远处的丸子和KOKI似乎看到仁的背影,泛着隐隐红光。

“好象要出事了……”KOKI有些不确定的低语。
“完了我送龙也的花还在里面呢?”丸子担心的呢喃(丸子,你只记得你那几朵花……)

“你是说那些花都是你送的?”KOKI脸上的表情可以用扭曲来形容。

“一半是我的,一半是田口的。”丸子很诚实。

“我还以为,只有赤西那家伙才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表达爱情。”KOKI意味深长的说

“这办法怎么样怎么样。”丸子很紧张,要知道一清早起来去花店买那么一大捆玫瑰,然后几乎在被间接围观的情况下辛苦辗转到事务所,也是一件劳累到不得不想尽快得到肯定的事情。

“一个字。”KOKI很认真。

“绝?”

“土。”

………………

镜头切换至一片狼籍的KT乐屋内,由于赤西同学一进来一番不顾一切的狂砸乱踩,玫瑰的尸体在地板上铺了厚厚一层,仁在漫天飞舞的花瓣中,缓缓抬起头,眼光锐利的直逼那背叛他的两个人,他们摧毁了他美好的初恋情感,伤害了他CJ的幼小心灵,让仁充分体会到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玫瑰,敢于正视淋漓的山下。(突然觉得读起来很押)像仁这样的优质青年,怎么能够默默承受这样的打击,于是他在抬头的过程中,已经想好了一大堆慷慨激昂的话,准备完全的颠覆他BAGA宝宝的形象,力挽狂澜,阻止某只无良的挖墙角行为。

可是当他那无敌的迷人眼神,终于落在面前的沙发上时,突然看到受到了惊吓的小乌龟,脸色惨白的缩在沙发上,一脸诧异的看着他,而罪魁祸首已经躲到沙发后面,那篇慷慨激昂的话一下子变成如排山倒海般的委屈,出口第一句竟然是:“你们到哪一步了?”

“什么哪一步啊?”P当然知道这家伙在说什么,只是装不知道又时候是比较好的。

“你闭嘴,没点事情你怎么敢带这么多花来KT地盘挖我墙角。”

“我要是想挖你墙角,不带花也可以挖啊。”所以说一个人的恶劣在于,明明知道话题的重点在哪里,却故意走向于重点相反的方向。

“你休想,休想休想。”仁突然一把抱住坐在沙发上已经目瞪口呆的和也,“和也是我的,我的我的。”

“谁是你的?”和也有些不好意思,轻轻的拨开仁粘在身上的手,明明一肚子的气被他这么一闹,竟然是一点也气不起来了,和也扁扁嘴,不得不承认劫数这种东西,对于自己,还是真实存在着的。

“和也,和也是我的。”仁一边继续委屈,手一边开始在和也后背蠢蠢欲动,捏捏拍拍,果然是又瘦了,和也竟然也没有反对,任凭这BAGA来回测量,直到他满意。

P很有风度的笑了一笑,然后把手里仅存的现在KT乐屋里的唯一的一朵花,优雅的放在刚才进来的龙也手里。然后礼貌而简洁的说明了现状的造成过程,接着说待会还有工作,就不打搅KT的各位了,龙也环视乐屋一周后,眼光落到沙发上,手已经开始在彼此领口腰间徘徊的两只。

“什么?花不是你送的?”和也有点不相信,难道还有人跟仁的思维这么一致吗?

“要是我送的,我能以为P要挖我墙角吗?”

“可是现在离情人节还早啊,只有有道歉责任的人,才会买花的吧。”说着和也又想起昨天的生气,于是一下子惊觉自己已经把仁的扣子解到了第三颗。仁抬眼看着和也,和也低头看着仁,沉默间和也迅速而准确的,把那三粒扣子扣了回去。

“是谁弄坏了我的花。”龙也拿着那最后一朵,不慌不忙的踱到化妆镜前。

“我。”仁高高的把手举起来,举起来之后才发现周围一片怪异的沉寂。

“玫瑰,也是有生命的,也会疼痛,也会呻吟……”话题突然深沉下来,刚准备进来的TTN,一下子站在门口不知道怎么进来。

“仁你弄死了我的玫瑰,玫瑰很疼很伤心……”龙也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软皮带,他好象不经心的拉了拉,货真价实的响声让全体KT队员都往后退了一大步。

“龙也,仁他……他不是故意的,他是有点误会了。”和也看着龙也手上的鞭子,脑子里自然浮现了一幅极为凄惨的SM图景。

“哦……和也和他不是在吵架吗?为什么要帮他说话啊,难道是……和好了?”依然靠在椅子上,啪啪拉着皮带的龙也,眼睛里诡异的光难以忽略。“要是和好了,看在和也面子上我就不追究了。”

和也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不是才发过誓这次一定不轻易饶了他吗,可是那皮带似乎很元气的样子,如果就这样和好也太便宜他了,可是龙也的行为一向难以预测。想了半天,最后只有狠狠的瞪仁一眼,叹了口气说:“龙也算你狠……是……和好了。”

话音刚落,和也就一下子被狂喜的某人拉起来,奔出KT乐屋,留在原地的人们,只听到高八度的发自肺腑的得意笑声,在走廊里长长回荡。

愿上帝保佑你……丸子对着窗户外面划着十字,KOKI和甜甜,看着那一路扬尘,不约而同的摇头,然后把憋了很久的气叹出来。

此时乐屋内,龙也微笑着接通了来自news队长的电话。

“这次真的要感谢山下君呢。”

“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

“攘外必先安内,所以,还是管了次闲事。

“攘外?”山下的声音突然降了一个调,鲜明的可以从他的语气想到他已经鼓起来的腮帮子。

“社长已经通知了演完DBS后的记者会,所以,以后要请多多关照。”

美丽的背后是刀子,山下队长永远的记住了这句话。

“和也和也,和也说和好是真的吗?” 在器材室的门后,(仁,你很喜欢器材室吗?不是会……很拥挤吗?)仁高兴的CJ的用嘴在和也脸上蹭来蹭去,蹭的和也睁不开眼睛。

“那是权宜之计,难不成你还真想被龙也抽啊……”一说到抽,和也就打个寒战,他是亲眼看到过ABC五个人被龙也逼到墙角叠罗汉的壮观场景的,看外表谁也不知道,KT队长,其实有暴力倾向吧……

“就知道和也舍不得。”仁的嘴都快笑咧了,和也看着很不解气,死死的捏住他的脸颊往两边拉,我让你不接我电话,我让你花天酒地,我让你不道歉。(事实证明,其实乌龟心只有针眼大……)器材室不是很坚固的门,当然是挡不住仁的海豚音的,很快,凄厉的喊声,传到了四面八方。

“啊……和也,轻一点……啊!!!!和也,不要啊……和也,不要捏那里……和也,好痛啊!!!!!好痛……555555,和也放了我吧……”

“虽然跟预想结果不太一样,但是仁,你终于坚持到这一天了。”热泪盈眶的山下君在去往排练场的路上,感叹着。

“没想到小乌龟这么厉害啊……”妖精老大征求意见一样的看着TTN。

“是啊是啊。”拼命点头的三人……

“KT排练怎么声音这么大。”YOKO有点尴尬的对这声音发表着评论,可是未能在8团中得到响应,只有亮抬起头来,嘴角露出抽搐的微笑,幸好小内,是永远想不到这一层的。

时间荏苒……演出开始,再次荏苒,千秋乐结束。仁一直红着个脸(被捏红的),低着头不说话(腮帮子肿了)。而和也则是满面春风(终于出气了……),志得意满(终于下台了……)。这诡异情景让一干J系偶像,不时窃窃私语,揣测估摸,于是仁把头埋的更低,和也把头仰的更高。

据有关记者透露,走出帝国剧院后,FANS的反应都非常好,现场采访的几位fans这样对记者说

“我终于可以清楚的看到仁君的发旋了,不过可惜的是,今天很难看到他的脸呢。”

“太漂亮了,小龟的下巴,可是今天放电少了很多呢。”

“这个,DBS是很成功的舞台剧,大家的表现都非常好,千秋乐最高!!!,尤其锦户君会一直偷笑忍笑的表情,太逼真了,果然是在眼泪里磨练了演技啊。”

所以,DBS是一场成功的舞台剧,团结的舞台剧,给人希望的舞台剧啊。

以上是新闻播报时间,与此同时,DBS后台,疲累了一天的偶像们在做些什么呢。

关8的乐屋里依然很热闹,在远离喧闹的一隅,锦户亮拿着手机在发短信,脸上的表情依然很丰富,好象受了刺激的样子。

JR休息室里议论的焦点,也集中在龟梨前辈和赤西前辈截然不同的反应上,其中有80%的JR的猜想的原因,让记者大为失色。其余20%由于对赤西前辈男子气概的充分坚定敬仰而想出的其他原因,可信度都不高。

而KT乐屋则是另一幅微妙的图画,队长上田拿着一支凋的差不多的玫瑰花做迷惑状,而田口和中丸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争论。

“龙也这是我送的那几束里面的,你看,这叶子比他那一束要翠。”

“龙也,这个绝对是我那几束里的,你看花瓣多整齐。”

“龙也你不要相信他,是我送的。”

“龙也,你真的愿意相信一个快要秃头的人吗。”

“一天到晚只会说冷笑话的人没有资格说我。”

“你不过是嫉妒罢了,因为我身体的某个部分依然繁茂而你已逐渐消亡。”

……………………
以下省略无数字

而有点搞不清楚事情的KOKI,眼光落带角落里另外两个人身上,他们依然保持着微妙的沉默,完全没有成为流言中心的自觉。从赤西时不时瞟向一边的眼神来看,也许他们不会沉默很久。

正在这时,乐屋门突然打开,一个沧桑而矍铄的神秘人物出现在门口。

“YOU DACHI,准备开记者会。”

K A T T U N :“ ha?”

神秘人物微微一笑,说出两个石破天惊的单词。“YOU BUE!”

=============快要完结的分割线========================
对出道的事情进行了艺术处理,不太符合事实请无视
我也算是写过KA了吗,真不可思议
我也算是写过亮内了吗,真不可思议
我也算快完结了吗,真不可思议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