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88]  [87]  [167]  [37]  [86]  [36]  [8]  [97]  [96]  [35]  [9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迷程

当冰冷凝结在你的眼睛里

当干净的雪染上了血的味道

我只有放开你的手

却永无自由

龙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下雪后世界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所有的都被包裹起来,显得纯洁宁静。所以龙也喜欢雪,喜欢这种一切都干净的感觉,打开窗户,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脑海里的记忆慢慢复苏。突然想到一双黑眼睛的时候,吃惊的转过身去,床上还是自己刚刚睡过的痕迹,凌乱的黑色薄被,似乎不会有另外一个人的位置。

那么他,到底是来过,还是没有来过呢?再仔细想下去的话,觉得头疼,龙也关上窗,坐到镜子前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头发,似乎是有点干的样子,拉扯着有些疼。

突然在镜子的反照里,看到了蜷在沙发上的人影。龙也一下子怔住,镜子里的自己带着不确定的茫然,眼睛空洞,嘴唇上没有血色,龙也的手指,在镜子上轻轻拂过,定在那个沉睡的人影上。

把床上的被子撩起来,轻轻的走到沙发前,帮淳盖上。淳此时看上去似乎没有平时那么高大,蜷在沙发上的他很可爱,让龙也想起来,他不过才20岁而已,一直以来,倒是自己更像个孩子了。龙也有些任性的笑着,然后把瞬间绽放的笑颜,咬在下唇上,一排清晰的印记。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龙也一个人醒着,淳似乎很疲倦,睡的特别熟,龙也在沙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桌上有开过的酒,龙也拿过来往杯子里倒一点,深红的线慢慢升高,龙也似乎是慢慢想起来了。亮来过,他从医院跑出来了,来了这里。然后呢……然后似乎又模糊了,但是闭上眼,亮手指的触感很清晰的浮上来。

龙也披上外套,拿起伞,白色的绒外套,若是不仔细看,恐怕会融入雪中。龙也想去看看亮,他很久没有这么冲动这么放肆过,想做什么就做了。遇到了就是遇到了,龙也逃不开也躲不掉,所以龙也要去见亮,总是有奇怪的感觉在心里,似乎一定要去见他才安心。

一路上没有什么人,现在还是凌晨,天刚刚亮起来,只有地上的雪,反射去银色的光亮,还有天空中仍在飘着的碎屑,在熠熠生辉。龙也的靴子,在雪地上踩过却没有很深的痕迹,到没有痕迹的时候,也许真的就变成妖精了吧,这样想着,龙也有点赌气的用脚尖去点着积的有点厚的雪,那一条长长的痕迹,仿佛是通向未来最好的路程。龙也的脸,在寒冷的天气里微微仰起来,如同晨光一样美丽。

病房的门关着,其实龙也不是很记得那病房的门号,只是直觉应该是这间。有点犹豫的抬起手想要敲门,又想着也许他还在睡,对于自己的犹豫很厌恶,但是,又不得不这样犹豫着。终于决定的时候,手指刚接触到门,门就轻轻的开了。

龙也手里的伞,很重的掉在地板上。倒退了一步,没有站稳,腿似乎有点发软,挪不动步子,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为什么……龙也有点恨恨的咬自己的嘴唇,渗出来的血沾在嘴唇上,颜色暗淡,为什么不能马上逃走,为什么这么没用的待在这里,为什么听不到,自己欺骗自己的声音。几乎是绝望的扶出墙壁让自己不要倒下去,然后踉跄的往外跑。

那些曾经以为还可以继续的,为什么结束的这么仓促呢,那些以为是真实的,为什么那么快就变成了谎话……既然是这样,又为什么一定要让他看到呢……龙也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啊,他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就好了,不再想起来就好了,全部忘记就好了。

亮是这个时候醒来的,亮醒来的时候意识还不完全清醒,他先感觉到了胸口上的重量,UCHI毛毛的头发扫在胸口上,抬起头对他说早上好。亮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似乎又很清楚,直到他看到了洞开的门,和门口那把伞,白底紫色碎花的伞,经常是在那一双小小的手里捏着,举过自己的头。

亮突然清醒了,然后是无尽的恐惧,一下子被恐惧淹没的不知所措。他慌忙的站起来把衣服往身上套,慌乱中几乎跌倒。内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呆呆的看着亮,亮的眼睛里不断有眼泪往外涌,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的哭出来,亮的动作慌忙无序,像是崩溃的前兆。

亮捡起那把伞,冲出医院的大门,胸口上隐约的疼痛不知道是哪里在疼,茫茫的一片看不到他要找的人,即使是看到了他也无法再解释。亮无法解释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现在快要停止的心跳。

这一片茫然里他找不到那个白色的影子,下雪了,他一定是穿着他喜欢的那件白色绒大衣来的吧,笑笑的安静的走过来,然后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每一个细节都想起来,却想不起他受伤的样子。他会哭吗,他去了哪里,他怎么伞都不拿就这样跑出来了呢……几乎是在没用的事情上纠缠着。

亮有些绝望了,当他看到拐弯的路口上聚集着的人群时,他的脚沉重的抬都抬不起来,他害怕的不行,几乎是连过去的勇气都没有。他害怕看到那里是龙也,害怕看到龙也受伤的样子,他满脸的眼泪擦都没有办法擦,天上的雪花还是飘着,以一种凄然的姿态,亮跑过去,拨开人群,他的动作和表情让那些人诧异,也有认出来的,小声的说着“那不是锦户君吗”……手里的伞攥到出了汗,掌心磨破的地方尖锐的疼,亮走过去,用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疯狂的样子,大口的喘气。

人群中间的不是龙也,是一滩血,红的让人晕眩,人群逐渐散开,亮看着那鲜明的颜色觉得喉咙发紧。

“那个姐姐跑掉了……”有个声音在后面怯生生的说,亮转过头,看着她,小到足够完全诚实的年龄。

“他们拉住她想让她去医院,但是她还是跑掉了……姐姐脸色很白很可怜……”

亮终于可以知道他所不能想象的细节,龙也,在最爱的雪地里慌乱逃跑的龙也,苍白到快要透明的龙也,被一群人围住拉扯的龙也,他一定是害怕了,他们一定是吓着他了。

“还有,我捡到这个。”

小小的掌心,是自己曾经无数次抚摸的双十字,他挂在胸前,时刻提醒着罪愆,那上面小小的指环,白金碎钻,是他藏起来的唯一的挂念,亮觉得什么都错了,再说什么都错了,他已经把龙也撕裂了,那地上的一大滩的血提醒着他,他的自私骄傲和反复,已经把这份爱逼的再无余地。

亮很想见到龙也,他不知道他怎么了,为什么会吐血,现在在哪里?手里的项链带着一种寂寞的味道,虽然是双十字,却依然显得孤独。亮像是把手放在了龙也的心口上,他很怕,怕的手都在颤抖,他直直的跪下来跪在雪地上,却不知道是在向谁认错,向谁祈祷。

那个崩坏的过程,是自己一手营造……而总是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碰到他,总是用错的角色错的语言伤害他,然后,又想用错的心情错的拖延来挽回他,那鲜红的血沾染上了皮肤,开始在全身蔓延,亮艰难的呼吸着,看不到任何方向。

淳突然觉得冷了,于是醒了过来,身上凉凉的,像是完全没有温度,低头看见身上的被子,再慌忙往里间看去的时候,龙也果然已经不在那里。桌上有喝残的酒,淳把杯子拿起来,没来由的眼睛一阵乱跳,杯子被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杯沿上有血的痕迹,淳有些慌忙的拿出电话来打,却发现龙也的手机的音乐,从里间传出来。

他没有带……那么他去了哪里呢……淳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龙也在那里,即使不说话,不笑,他也在那里,一旦不在了,感觉到的空白就突然扩大。依赖,在别人看来,都是龙也在依赖自己吧,可是,什么时候,自己也依赖起这样的感觉。

淳环看四周,这间寂寞的屋子,也许以前,亮会不时来这里吧,总觉得那个衣架正好可以挂亮的外套,而亮的打火机,也许就放在这个小几上,龙也会不会在那个镜子里,看着亮在他的屋子里走动,然后会抿着嘴笑一笑,淳仿佛就看到了那样的龙也坐在那里,眼睛里是喜悦的幸福的光,外间的雪会不时的飘进来,落在他黑色的头发上,淳走过去,想要摸一下龙也的头发,却终究是幻觉而已。

是离开的时候了吗?淳这样想着,龙也也许还会回来,他去看亮,然后还会回到这里来,因为自己在这里。如果说自己的爱已经成他美丽翅膀的束缚,淳宁愿像以前一样安静的爱着,但是陷入此局,便难以抽身。盲目的以为,温柔是没有害处的,只是积淀下来的伤,也许会在哪日一朝发作。

淳拿出箱子来开始装东西,白色的丝巾,还是留给他吧,他喜欢这个样子,带过来的智力玩具,也留下来吧,或者他寂寞的时候,会想想拿起来玩,至少打发时间,带过来的唱片,也留给他吧,好象,他最近也经常听的样子。最后,箱子里只是空荡荡的装了几件衣服,淳有些痴的笑着,要是自己也可以毫不犹豫的留下来就好了,然而已经不行了。眼睛一直在跳,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

淳轻轻的带上门,关了一方宁静的世界,也许从此之后就不再束缚,能够远远的看着他幸福,明明跟自己说好了没什么可难过,但是眼泪的那么真实而咸涩,龙也房间里的窗帘,在随着风轻轻的晃着,那些从窗缝里飘进来的雪,粘在地板上,变成水渍,从此不能飞舞。

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在这下过雪的东京城,到处都是繁华歌舞,到处都是情热缠绵,却容不下了,这个精灵的影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