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38]  [88]  [87]  [167]  [37]  [86]  [36]  [8]  [97]  [96]  [3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2.Being
我很少为一件事情这么执着的生气,因为本身,不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当初跟那帮家伙开会说干脆解散去找工作的时候,我第一个说,找工作啊,那我能做什么,他们都惊异的看着我,我知道这惊异是因为什么。他们有一分赌气两分认真三分考虑四分商量,而于我,就是干脆的一句话,我不觉得这是冷酷,只是那时候没有那么在乎他们,没有那么在乎他。但是,只是那时候而已。

渐渐的很久没有与他形影不离,似乎那些日子只存在在回忆中,说不定是我的大脑生造出来。那天送他回家后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他长高了,虽然还是没有我高,但是真的已经早已经不是那个说什么听什么的小乌龟了。他长高了,漂亮了,而且,就快要长出透明的翅膀。我只能傻傻笑着骗自己,其实不是那么执着而已。

排球应援的工作其实并不轻松,但是总是有那么多的时间空出来闲的发慌,他倒是忙的只见影子不见人,经常刚听到有人叫龟梨前辈,就看到走廊尽头的背影。我开始热心于淘各种各样可爱的绒线帽,开始过安逸的生活,开始假装不知道每天在外面沸沸扬扬的那些事情,没关系,反正可以装傻为什么不装。

只是每天晚上很晚很晚接近凌晨的时候收到他的MAIL的时候,仍然要愣好一会。他发过来的都是简单的话,类似“我已经回家了。”“无事终了。”之类,我时常拿着手机在床上反复的看,想着要怎么回,要说什么样的话,才能显得不嫉妒不矫情,然而我始终想不到,总觉得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埋怨的意思,于是写一行,删一行,再写,再删,像女人一样的反反复复,最后我也厌烦了,拿着手机,不知不觉的就睡过去。

好象一瞬间就我一个人闲了下来,只能没事去找外国人玩,外国人的家离野猪的片场很近,似乎只要在窗台上看一看,就能看到那一群人在那里扎堆,他总是格外显眼的笑着,在冬日阳光下,活泼的像个小孩,我有时候真觉得,他真的在那里吗?或者说,只有我看的到,我问外国人,他总是笑笑的不说话,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终于还是作罢,我望着的地方,他不一定在那里。

我以为这段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作为一段经历,将在不久后被我忽略,尽管这种做法很鸵鸟我却相当喜欢,直到那个电话打进来。那时候我正坐在地上看着小电影,把好吃的小曲奇往嘴里塞,塞得接近满了的时候,突然手机疯一样的振动起来。看了眼号码,心里小小动了一下,急急的嚼着饼干,含糊不清的说着:“MOSHIMOSHI”

“那个……仁……”那边很吵,真的很吵,我有努力在听,但是听到的,似乎真的就是这一个字而已。

“恩……?”饼干没有嚼完不能说话,只能用语气词表达我的心情。

“……还是算了……”那边瞬间的挂断了,断的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这样就挂了呢。那手机盖啪的一声响,还在耳边,我有些气的鼓起嘴,有什么就说啊,什么叫还是算了。然后就在我把饼干嚼完那一刻,电话又打进来。

我直接反应就是拿起电话吼:“干什么啊你,什么叫‘还是算了’,有什么就说啊……”

然后那边一片诡异笑声传来,“是我……怎么,后院又着火了?”

“是你啊……”有点懒散的伸伸腿,“你还活着啊,一公升诶,你没哭死啊。”

“你小子活着,我怎么敢死。”

“说,打过来什么事。”

“哼哼……恭喜你终于惊天动地的上FRIDAY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了起来,刚才那个电话,与这个,是不是也有什么联系。捡起脚边的杂志,几张照片照的水准极差,完全没有体现出我的英俊之万一,仔细看看,最惹眼的我心爱的帽子,不禁想笑一下,偷情的主题,算是充分的表达过了。

“你什么时候收工,一起喝酒去吧。”

“诶……我今天的部分已经完了……”

我喜欢和亮一起喝酒,因为他成年了,可以喝,而且酒量和我差不多可以同时达到一种迷糊的境界,到最后两个人一切醉倒的时候特别有兄弟的感觉。要是和P一起喝酒,他自己不喝不说还要在旁边唠叨,说仁你不要喝了啊,喝酒太多不好,你醉了我不负责送……分明是嫉妒啊那个玩具。所以打牌的时候,我会找P,因为他会让我,喝酒的时候就找亮,因为他不会让我……谁说我脑子不好的。

可是今天我们都喝到三分朦胧的时候,就趴在桌上开始扒拉钱包,他明天很早要起来赶场子,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能够要做,有些默契,是男人间值得炫耀的东西。

“我付吧,你新DRAMA我都没恭喜过。”难得我也扮一回好人。

“我付吧,庆祝你首次上FRIDAY。”

我喜欢亮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永远能拿这种事情玩笑而不以为忤,可恨然而又恨不起来,皮笑肉不笑的跟他对峙半晌然后一拳头打在他肩膀上。“好,给你个机会,你付吧。”

他显然卡壳了,但坏笑瞬间又挂上嘴角。“省钱买药丸呢吧你……”我也不反驳……天晓得我最近连用药丸的机会都没有。

拎起一早叫好的寿司走出去,外间的风已经很有些凛冽,亮是开着车来的,他走过去指指车门,我摆摆手,有些事情还是想要独自去做,他也很了解的笑了笑,然后打开车门走了,我叫了车,是很熟悉的路程,司机一直狐疑的往后视镜看,果然上八卦杂志很容易出名吗,我宁愿相信是因为我长的好看……

一片从身边掠过的黑暗,我有点无辜的看着从玻璃里映出来的自己的脸,连自己都觉得,真的是和他越来越像了,当下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如果我们拥有一样的脸,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整日想的,却是自己……想一想就出冷汗。

他的片场一片繁忙景象,一眼便能认出他来,不喜欢穿太厚的衣服,却巴不得整个人缩起来的神气,非常的像一只乌龟,很想好好的嘲笑他一下,却想不到合适的词,正在想的时候却是P先看到了我,有点奇怪的招手打招呼,P摇摇他跟他说了句什么,他才一路小跑的跑过来,刚停下气还没喘匀,当头就问

“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给你带点吃的。”

“我晚饭吃过了……”

“当夜宵吧……”

“……我这边,还有两个镜头。”

“你去吧,我在这等你。”

“很冷的。”

“我穿的蛮多的。”是……我还戴了我喜欢的绒线帽,一点都不冷,下意识去捏他看上去太过单薄的腰,还好,还是知道贴暖包的。

他有些尴尬的闪了闪,然后抿了抿嘴像是要下很大决心的说:“那好,我马上就完了。”

看他转过身去,又是一路小跑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担错了心,他不再是那个处处要人照顾的孩子了,事实上他从来都不是,是我平白的把他想的脆弱了,这样很不公平,有人给我拿了椅子过来,我远远望去他咧开嘴对着我笑,很有罪恶感,我竟然从不回他的MAIL,即使我知道他会一直等等到支撑不了睡过去。

时间真的有点长,就在我的耐心快要用完的时候,他披上衣服跑过来,我一把把他的手拉过来,果然是冰冷的,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拍戏,这苦我也吃过,所以他这样我很心疼。他竟然是冻的有点傻了,一直在笑,笑到整张脸都开出花来。

我的酒劲有些上来了,站起来的时候竟然一下子没有站稳,他的手稳稳的扶过来,搁在腰间有点痒,就一直维持这样的姿势走着,幸福,竟然会有明显的幸福的感觉。他一句话也不说,连走路都有点心不在焉,而我也有着想要说却说不来的话。在选择沉默当作语言的时候,我们两个不愧为多年的相方。

他不问我们要走到哪里去,我努力的辩识着地铁站的位置,一路青绿的光,盈盈的笼下来,把我们整个的捆绑住,我手里的寿司纸袋晃晃悠悠,在地上晃出奇怪的形状,他调皮用脚去踩那影子,却无论如何也踩不到,小小的嬉戏着,我突然想起来说

“给你带过来,你倒是一口没吃。”

“回家吃吧,不着急。”回家……我觉得我相当喜欢听这个词,他突然的沉默下来,也不再跟那影子较劲,影子一下子寂静下来,他所释放的寂寞我一下子感觉到了,这寂寞排山倒海,一如我每天感觉到的,在黄昏的时候,看着天逐渐暗下来的时候,小小的空洞,如果白蚁吞噬一样,迅速的扩大。

这样一路歪歪倒倒的上了地铁,人很少,几乎是没有什么人了,带我们回家的末班地铁,几乎是用一个最大的空间,把寂寞一起装了进去。他靠在后座上开始补眠,一下下的点着头,我把他的头掰过来让他靠在肩膀上,他轻的不象话,似乎一直就应该在我这肩膀上,他靠上来之后,我平衡之后,我才发现,其实不需酝酿,有很多话是直接说比较好的,但是他已经睡着了,又一次错失的机会,我小小的抱怨着。

“仁……”他声音本就孩子气,加上浓重的鼻音,几乎有点像很小的小孩了。

“恩?”

我看到他的手开始在衣服里乱摸,有点好笑的捉过来,他却一下子挣脱了,继续在衣服里摸来摸去,摸的我心里直痒痒,小乌龟,你知不知道这样很杀人啊。

他摸了良久,终于摸到了,一下子拿出来,放在我手里。人偶,不得不承认以我良好的心态,也还是SHOCK了,不厚道的说是我看过最难看的玩偶,做工粗糙不说,形状完全没有,整个一副被抛弃的样子,仔细看上面还写着片假名,拼出来俨然是“FRIDAY”,幼齿的乌龟,心里暗暗笑着,嘴角却扯出异常愉悦的弧度,他迷迷糊糊的也在笑,嘴角弯弯的格外的可爱。

“仁,你要是真生气的话,就拿针使劲戳吧。”那戏谑的语气听起来让人舒服,是啊,除了我们,除了我们两个和我们几个,谁又能这样开这样的玩笑。

他笑笑的继续补眠,我把那丑人偶放进包里,也许哪天真的是可以派上用场。是的,我醉了,因为这个原因我可以做一些平时不太做的事情。我别过头去轻轻吻他的眼角他的唇,很轻很轻的,像是对待最珍贵的宝物。那凉凉触感上,一片濡湿的温热,我觉得我触摸到了,不论是幸福,还是错觉。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