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31]  [84]  [91]  [30]  [29]  [90]  [28]  [27]  [26]  [83]  [8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恩……果然有问题啊……”一片寂静的KATTUN乐屋里,一个与其主人性格极其不相符合的低沉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恩……?什么问题?”丸子好奇的问了一句,妖精抬起头不冷不热的加一句:“要出问题了……”

一边埋头与游戏的甜甜抽空抬起头补一句:“没问题,没问题。”

KOKI突然很兴奋的拉住丸子说,“我想出了新的rap 词,我们来演一段吧……you say problem,you say no problem,you lie……you are right。”

这一连串反应的引发者突然站起来,“谜底全部都揭开了……”

一片更深不可测的静谧之后 ,还是最冷静的妖精开了口,“凶手是……?”

“哼……”一直没有以姓名示人的KATTUN除TTUN外的某君,英俊的脸上露出让女人心动又心碎的冷漠微笑。风一样的横扫过乐屋,消失在门口,继而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直奔JR休息区而去。

“赤西前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放我回去吧。”中岛裕翔小朋友有生之年里最开心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演出了一部叫做“改造野猪”的剧集。开心的是能够与一直垂涎,啊,不对,是崇拜的和也,啊,不,是龟梨前辈一起度过难忘的日日夜夜,长伴左右,肌肤相亲……(以下为中岛小朋友生命安全着想省略数千字),痛苦的是赤小西前辈的每日三审,晚上临回去还审一次当消夜,中岛不止一次哀叹,像我这样健康成长,活泼可爱,人见人疼的小孩,真的那么有说谎相吗,为什么每句话,都要遭到千重万道的怀疑……崩溃……崩溃中……

“你真的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很明显赤西前辈是个很有钻研精神的人……

“我真的不知道……”好歹我也是吃过山下前辈的饭的,好歹我也是被龟梨前辈摸头赞美过保密性能好的,怎么能才20句就败下阵来。可是龟梨前辈,山下前辈,如果他问到200句,我就不一定能撑的住了。

“你知道……”

“我不知道……”

“你知道……”

“我不知道……”

“你……”赤西前辈,是个很聪明的前辈,他轻轻俯下身来,在中岛耳边说;“想要吃高级料理吗?”

“恩……想……”

“想要最新的游戏软件吗?”

“想……要……”小中岛脸上绽开朵朵鲜花。

“那么……你知道那个野猪的破烂结局是谁的主意罗……”

“不知道……”所谓坚贞,此刻真实而具体的在中岛小朋友身上体现出来。

“你……”赤西前辈恼羞成怒,开始用手捏出中岛的脸,对其粉嘟嘟的脸蛋进行荼毒。

说时迟那时快,远方有一个人影跑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仁定睛一看,原来是姓伊野尾名慧的小孩一枚,看他浑身气势,想必是同类……(这什么称呼),那小孩脸不红气不喘的站在赤西前辈面前,大义凛然的说:“赤西前辈,我能告诉你你想知道的,请先放了裕翔。”

“你……你凭什么救他,你与他是何干系……”(仁……这话你真的说的出来吗?)

“正如您与龟梨前辈的关系一样……”小慧气定神闲,冷冷的抛过去一句话。

好小子,居然学的与田口一样笑里藏刀……(此时远在KT乐屋的甜甜突然打了个喷嚏,谁在说我坏话……)仁微微一笑,放过了中岛的小脸蛋,风度翩翩的摆了一个很帅的pose,“现在你可以说了……”

“赤西前辈既然要问,何不问龟梨前辈本人。”小慧伸出食指,往似乎遥远的地方一指,仁突然觉得一阵冷风吹过,背后冷飕飕。慢镜转头,转过来,转过来,转过来,看到身材姣好美丽动人的龟梨和也本尊,靠在JR休息室的门上,伸出两根手指在门上交替敲着。

“仁……有事情要问我?”眼波轻轻流转,无意间流露出的天真诱惑,让整个休息室开始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气息。再抬眼看JR众人,或张嘴,或睁眼,或低头,没有一个神态正常。

“和也……”仁以最快的速度最温柔的声音溜到和也身边,这突然的转变让刚刚魂魄为美色所摄的JR们,逐一掉了下巴,然后恢复正常。

“和也,我们回去乐屋慢慢说……”仁在心里抱怨,最近这家伙喜欢随处妩媚,太可怕了,先带回去为上。

“为什么要回去慢慢说?”和也陡然睁大了眼睛,仁一下子呆在那里,张嘴睁眼,毫无抵抗力。眼看以此为中心形成的诱惑磁场,吸引着JR以非常的速度聚拢来,仁终于恢复了玉树临风临变不惊的本色(真的是本色吗?),拉着和也冲向KT乐屋。

进得乐屋,震天响式关门后,已经习惯的TTUN在仁坚持的注视下,很整齐的叹了口气。老大先站起来,拿起化妆包一言不发的走出去,甜甜恋恋不舍的看了一下玩了一半的游戏,然后看了看已经走出门的老大,最后咬咬牙,夺门而去。丸子有点夸张的喊着:“KOKI,去不去吃饭啊……”“好好好,去去去……”经过乐屋的人都觉得奇怪,KT的人饭量真好,午饭才吃了没两个钟头啊。

等场面都清空之后,仁很严肃的坐下来,很严肃的看着和也,看了一会,一句话不说。

“怎么了?不是有话要问我吗?”

“恩……我是想说……我想说……”

“想说什么?”和也坐在仁旁边,似乎是有意似乎是无意的,把手放在他膝盖上 ,并且开始往上匀速往返运动。

“没什么没什么了……”仁一边苦笑一边摇头,这样的状况下,什么话说出来,似乎都不太合适,斜眼瞟到和也敞开的领口,似乎是刚上完什么节目,身上穿的还是《青春AMIGO》的演出服,红色的衬衣扣子只扣到下摆,衬出一片如雪肌肤,本来对仁来说,是最赏心悦目不过,可是这一次仁脑子里竟然没有浮现出情色画面(仁……这个竟然……让我汗一下。),因为这件衣服似乎时刻提醒着自己,眼前这妖精是桐谷修二,不是自己的小乌龟。

和也有点诧异,这家伙竟然没有脱线,不会是病了吧。伸手到他额头上,再正常不过的温度……

“和也……“终于还是决定开口,仁觉得如果不问的话,也许会成为一辈子的遗憾……”野猪那个结局……”

“仁……”和也有点委屈的开口。“你还是生气吗?还是没有办法当作没有看到吗?”

“我当然不能当作没看到……冬天诶,海诶,水很冷的啊,你就穿那么点下海,那导演秀逗了吗,那编剧是白痴吗?剧务发烧了吗?摄影脱线了吗?(野猪剧组,gomenasai……)”

“仁……”和也一脸难以置信的欣喜。“仁,你是在担心这个吗?你不是在吃醋吗?”

“切……谁跟P那玩具吃醋,我哪里不比他强……和也,你不会这么没眼光吧。”

“好啊你,拿话堵我……“和也微微一笑,在仁的唇上轻轻印下一吻,然后悄然离开。仁有点不满足的凑过去……“和也,和也……”

“仁……不喜欢修二对吧……”

仁仔细的权衡了这么问题之后,觉得可以借机发一下牢骚“当然不喜欢,修二都只跟彰在一起,修二还占掉我和和也约会的时间,修二还大冬天跑到水里去……”

“那……这样的修二呢?”和也轻轻把有些长的头发拨到耳后去,眼睛里多了一种格外美丽的光彩,仁一下子懵住了……苍天,简直是考验定力。

“喜……欢……”仁撅着嘴有不情愿的说,然后凑过来就像亲和也的嘴唇,和也用手指封住他不安分的唇,轻轻问:“仁,今天几号了?”

“12月23 ……干吗,圣诞节还没到呢?”

“再过两个月,我就要过生日了,为了表示对我生日的虔诚……(这理由汗的……),一直到2月23日,都不许碰我哦……”

“啊……?!!1”仁简直想找块豆腐好好撞一撞,但是看和也表情又实在不像是开玩笑,顿时矮了半截,委顿在椅子上不出声。

“那亲亲总可以吧……”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和也哭笑不得。

“要不然,仁和我玩个游戏,仁要是能让我心甘情愿给你……就可以……”和也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但是仁知道这是和也的小任性,世界上的一切,皆是游戏吗?你果然是中了桐谷修二的毒,仁舔舔嘴唇,迎上和也挑衅的目光……

“好……我跟你玩。”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