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92]  [31]  [84]  [91]  [30]  [29]  [90]  [28]  [27]  [26]  [8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 彼方
结束难说是那一方的结果

感情在拉扯中变形失控

当最后的泪催我放手

我却依然想起你深邃的眼睛。

出院的那一天,有很好的阳光,不太喜欢阳光的龙也下意识的用手去遮,淳轻轻的把外套撑起来挡在他头上,龙也的周围一下子暗下来的时候,他回头去看淳的眸子,那里面没有一点矫情,他爱自己爱得再自然不过。淳银灰色的车泊在离医院不远的停车场,这一段路龙也很乐意走过去,但是淳说他刚复原身体不好,一直在旁边扶着。这姿势旁人看来无比的暧昧,但是龙也知道,淳只是天性使然。

走了一小段身体就开始发热,果然天气是渐渐的暖起来,龙也无聊的四处望去,突然心里一惊,怔住了。

停在路边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黑色跑车,即使隔着不近的距离,龙也也能够知道那是属于谁的。即使不想看,却不由自主的凝视。淳注意到龙也的异样,向他看的方向看过去,突然就明白了。龙也知道亮的车玻璃是单向可视,所以即使自己现在看不到他,他也可以看到自己,看到淳。这样,就如同自己在炫耀着幸福的新衣服。

淳轻轻的问:“龙也……不过去看看吗?”

龙也摇摇头,既然要忘记,就忘记的彻底一点,哪怕一点点的眷恋,也不应该留下。亮现在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弯起他的嘴角,嘲笑他看错了自己这样的人,嘲笑他下错的决定,或者,亮会不会沉默的想起,他们曾经快乐的时光。

终于还是转头离开,这样一直站在这里实在有点傻,突然想起什么,龙也转过头看着淳,想要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淳有点惶惑,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但是龙也就这样一直低头沉默着。良久,直到坐进车里,把头轻轻靠在座位的软垫上。龙也才轻轻说了一句:“淳,对不起。”

淳的动作好像停了一下,或许也没有,他很轻的说了一句:“龙也,我想听的,不是这句话。”

龙也有点诧异的回头,但是只是那么一瞬间,很快又安静的闭上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是的,你最想听的,我却不能说,我能给你什么呢?我的人,我的心,或者,我真的什么都不能给你。但是我想要待在你身边,这样自私的我,还有资格得到爱吗?

龙也越想越觉得可笑,不爱的日子,也不过如此,为什么人一定要在反复的拉扯中把自己伤到体无完肤,只想要一段安静的时间,难道不行吗?

淳突然说:“我会给你。”

龙也觉得眼泪就要掉下来,他竟然能连自己心里的话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包括那个最自私的自己,但是,如果是这个男人,还是会一脸和煦的跟自己说,没关系的吧。也许,也许我真的会爱上你。黑色孤单的影子突然尖锐的在心上划过,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亮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可及的范围内,心底有一块被生生的抽出来,疼的不得了。心理上的疼痛直接转化为生理上的疼,很久没发作的胃疼突然来袭,让他一点力气都没有。如果这个时候还能够无所谓的毒舌他两句就好了,随便说点什么来掩饰都好,只要不要这么狼狈的呆在这里。亮无力的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很想好好的睡一觉。突然听见有人敲窗户的玻璃。

“内……你怎么在这里……”亮摇下窗户玻璃,虽然惊讶但是说话很没有气力。

“恩……我出来买东西经过,然后看到你的车,想搭顺风车。”内笑了一笑,扬扬手里的袋子,“我买了很好吃的寿司哦。”

“先上来吧。”亮对内笑笑,习惯了对内温柔,因为记忆里这个孩子除了BAGA就真的没有别的才能,但是是很重要的朋友,是可以在寂寞的时候,让人元气起来的朋友。也许在东京,自己想要用关西话淋漓尽致的诉苦,也只有找他了。

“亮你不舒服?”内坐上车,看着亮锁住的眉头问。

“有点胃疼,我歇一会再开车。”

“那我来开吧。”小内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考了八次都没拿到驾照的未成年人,是不能驾驶的……”

“什么嘛。”小内不是很认真的小声埋怨,从手里硕大的袋子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眼睛笑的都快弯起来。

“这个是什么?”

“哦……是那边拐角的一个蛋糕店的限量蛋糕,我排了很久才买到的哦。”

亮苦笑着,限量的蛋糕,就如同自己给予他的限量的爱情,那么残忍而矜贵。“内,给我尝一口。”亮凑过去,某个人喜欢的甜香味道。

内很慷慨的送了一大块蛋糕到亮嘴里,等他吃完,然后兴奋的问:“好不好吃,好不好吃。”

“一般……”亮歪一下脑袋,这蛋糕确实没有让人感觉到有多么令人感动的好吃。

“哎……果然这个世界上只有少数人能够理解蛋糕……”小内继续对剩下的蛋糕进行理解,亮感觉到胃里翻搅的疼痛慢慢的缓解下来,握好方向盘准备开车。眼前一片灿烂的风景,亮很想找个黑暗的地方坐下来。

亮突然很真实的感觉到,龙也不在身边了,那个漂亮的天然的孩子,不在身边了。亮从来不知道心痛是如此绵长而难以抵御的,他一直以为时间会再长一些再长一些,然而这无谓的爱情,抢着早早的,划上句号。

为了照顾龙也,淳准备在龙也的房子里住下来,龙也自己的房子布置得异常简单,原木的家具,舒适的布艺沙发,还有成套的水晶玻璃用具。一切简单仓促的,就像随时可能搬走一样。

淳走在这个屋子里,能够明显的觉出龙也的寂寞来,龙也是个寂寞的孩子,可是他不怕寂寞。他在原木家具上有颜料画着简单的小油画,在布艺沙发上堆满了唱片,在水晶玻璃杯上贴上各种各样的装饰。

淳注意到一对奇怪的水晶杯,他们的形状是相互嵌和的,扣在一起成为一个杯子,若是拆开,两个都不能再用。淳翻过杯底,上面写着tatsuya和ryo,淳抿着嘴好一会,终于还是微笑着擦干净这个杯子,把他放回原来的地方。

“你看到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龙也从里面走出来。

“恩。“淳对他笑笑,点点头。

“淳……你从不嫉妒吗?”龙也的声音里有几分让人害怕的天真,淳一时被这句话堵在那里,手里的动作停下来,有点为难的看着龙也。

龙也在沙发上躺下来,随便挑了一张唱片塞进CD机,悠扬的不知名的音乐响起来,时间一下子过的很慢很慢。淳走到龙也面前,抚摩他的脸,龙也的脸很小,被包在淳的手心里,看上去更加小巧。

淳很认真的说:“我嫉妒……我实在是很嫉妒。但是,我不想勉强你,也不想勉强自己。”

龙也拉住那只在自己脸上摩挲的手,把与淳的距离拉到很近。

淳的唇覆盖下来的时候,龙也很虔诚得等待着他,等待着他清香的气味,在自己的身体里蔓延开来。

淳的舌尖痒痒的挑进来的时候,龙也的意识逐渐抽离,被托住的后颈有一点疼痛,然而可以忽略。

淳的吻延伸到龙也精致的喉结,突出的锁骨和胸前的蓓蕾,一切静默而和谐,干净的欲望的味道,在室内蔓延。龙也决定全部的交付,他要全心全意的来爱淳,这一切甚至无关于他自己。

淳急促的呼吸让龙也满意,让我也看看你慌乱的样子,把手伸进他的白衬衫,淳的身体在龙也的手指下一一引燃。

龙也胸前的双十字碰撞发出丁冬的响声,被音乐声盖过了无痕迹。

淳的手指抵达了龙也的身体,龙也抬起腰努力的把自己送过去。进入的时刻龙也愉悦而疼痛的喊叫,把手指插进淳的头发里。

那个黑色的影子又出现在脑海里,脑子里一片紊乱,后颈那里的疼痛越来越明显,淳的头发一甩一甩,在龙也的眼前晃动,渐渐模糊。龙也失去意识之前,依然记得淳为欲望所迷却依然清澈的眼睛。

亮把车开到东京寓所的楼下,借着月光和树影,把自己藏起来。他几乎有幻觉,觉得那楼底下是有人的,那人是自己所想的那个,可是他只要摇摇头,幻觉就毫不留情的消失了。

亮木然的走进电梯,脑子里回响着刚刚内说的话。

“亮,你心情不好,是因为上田君吧……”

“亮,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亮,虽然我不想说,但是我的确为这个受过伤害了……如果一直当我是小孩子,以后请不要这么温柔好吗?”

“亮,你也应该试着,却相信点什么争取点什么吧。”

原来被认为最像小孩的内,也是知道自己的任性有多么孩子气的,原来一直以来,不过是只有自己在虚假中,来回翻滚。

亮进到房间里,到冰箱里拿出了所有的酒,几乎是各种类型各个牌子各个国家的酒,摆在桌子上琳琅满目。Ryo拿出一个形状奇特的玻璃杯,是由两个杯子扣在一起的,所以看上去特别大。亮微笑着把酒倒满到溢出来,然后拿起杯子一口气的喝完。酒精直接的刺激到喉咙,温度的差别让亮开始猛烈的咳嗽。

如果酒能够越喝越暖,为什么我只感觉到逐渐难以抵抗的寒冷……至少今天,让我忘记你吧。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