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48]  [46]  [4]  [5]  [6]  [45]  [44]  [7]  [43]  [42]  [4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5. 翔

亮有时候会觉得龙也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即使龙也好好的坐在窗台上抱着吉他,或者倚在床上看书,但是他太静了,几乎是连呼吸的声音也没有,这静有时候让亮觉得愉悦,而有时候又让他觉得恐惧起来。呼吸间也许他就不在了,还好他还一直在那里。

“你偶尔也应该出去走走……”亮看着窗外有些冷的风景,有意无意的这样说着。

“外面不是会很冷吗?”龙也轻轻说着,“春天好象还没有来的样子。”

“你是动物啊……”亮咧开嘴角笑。“早就交春了……樱花都开了。”

“樱花……”龙也抬起眼睛,看着亮同样明亮起来的脸,正好有一线的阳光移到亮的身后,在他的脸上形成了奇妙的阴影,龙也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那块阴影,于是把手伸过去。

亮却会错了意,以为他伸手过来是要拉自己,开玩笑一样的躲着,却使得光线不再正确,那阴影如同一只蝴蝶飞走,龙也怔住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亮觉出自己会错了意,一时失措的站在不再有阳光的场所。龙也把手收回来,抿着嘴笑笑。“那么明天去赏樱花吧……”

亮其实不是喜欢安静的坐在那里看樱花的一个人,当然也不讨厌,他喜欢青草的味道,躺在草地上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真实的性感的一个男人,而且这个地方异常的安静,亮苦笑着,原本是想带他到人群中去,没想到他带自己到更偏僻的场所。

“樱花不成片的时候,有什么好看的。”亮轻轻的抱怨着。

“樱花多的地方,人也很多啊。”龙也的理由似乎很无辜。

“那Rhodesia不也人很多……”亮持续着无聊的抱怨。

“没有啊,不过就,仁……和也……还有……不过就那几个人而已。”

亮持续苦笑,原来他眼里只是看到台上的人而已……那么,如果不能到那台上,便也成为被他忽视的一员吧。

“啊……绮丽……”龙也轻轻的喊着,“淳,快点拍下来。”

亮在那个音节中怔住,孤独的几株的樱花,透露着一种拒绝接近的信息,然后有零星的花瓣飘落下来,正好落在那个话尾的空隙里,龙也有些不安的看着亮,似乎在下一刻他走掉也是宿命,但是亮并没有问什么,他只是在龙也的毡席上仰躺下来,把头发陷进青草里,似乎刚才他根本没有听到过那样的一句话。

赏花是伤感的事情,看着美丽一点点殒落,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很坚强的心。龙也躺在亮的身边 ,看着浅蓝仿若淡彩的天空,一点点暗下来,樱花的瓣虽然不多,却也一直的飘落下来,飘在龙也浓黑的头发上,飘在亮一直孤单而有着强烈欲望的手指间,他们的手指相隔的极近极近的距离,似乎只要一秒钟就可以触碰到,但是却始终就隔着那么一点距离。

花叶不同期,似乎是永恒的遗憾。

“回去吧。”亮转过头去看龙也,他闭着眼睛,在暮色余晖中中的侧脸,显得如同那遗憾一样永恒,他的睫毛很长,如同蝶翼一样扑扇,在亮心里某处很柔软的地方一下下撩拨着,如同一只细小的虫子,在缓慢的爬。

亮翻身挡住龙也上方那一片绚丽的天空,往他脸上吹气,“回去吧。”龙也笑着睁开眼,预期外近的距离,亮有双奇妙的眼睛,像是汇聚了所有诱惑人心的力量,却那么纯净,黑的没有一点杂质。

那时候无论是龙也还是亮都以为有什么将会发生,但是,当亮俯下身接近龙也的嘴唇时,龙也突然的害怕起来,他的手指在努力的抗拒着亮俯下来的力道,那么坚持的用力让亮有些生气了。

“你到底是怎样啊。”亮这样说着,用绝对称不上好的语气。

龙也沉默着推开他,也不做声,只是收拾上地上的东西,像是刚刚的那一瞬间完全没有发生过,这样彻底的否认让亮很无力。究竟做什么才能够影响到这个人呢?无论自己怎么样,对于他来说,似乎都可以看做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在和他的任何时间里,都是灰,旧日的积灰和来日的灰烬,蒙了厚厚一层。

“对不起……”轻轻的几不可闻的一声,在亮有些负气的身后,龙也背着大的有些夸张的旅行包,低着头说着,亮有些不甘心的转过头,却挡不住心软下来的速度,只是停了一会,强迫龙也卸下那本来也不重的包,然后继续走在前面。

本来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巧合与不巧合的总和,但是亮在公寓外的路边遇到翔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声街,冤家路窄,真的就窄成这样,亮拉着龙也往公寓的方向跑,能躲过一时就躲过一时吧。但是亮惊讶的听到龙也轻轻的喊了一声。“樱井前辈”……那时候的困惑就好像自己的过去莫名的被翻了出来,却带着一副新面孔难以辨认,亮看着翔的脸,突然觉得,哪怕是一起生活了10几年的翔的脸,也是如此的陌生。

“龙也……”翔停下来,看着龙也,然后目光又移到亮……“亮……你们……”

“樱井前辈,是来找我的吗?”龙也似乎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而亮,似乎也没有打断的意思。

“翔……为什么你会认识龙也……为什么,好像很熟的样子……翔,你应该说点什么吧……”亮真的生气了,一直被忽视并不是问题,而是,他一直处于疑惑中,这种疑惑的状态导致了他强烈的不自信,这种不自信让他生气。

“亮,很多事情,没法一下说清楚的。”

“那你说说看啊。”亮揪住翔的领子,“你要跟我说清楚的,不只这一件事情吧。”

“锦户……”龙也着急了去扯亮的袖子,被他一把挣开,“不叫亮的话,就别叫我。”

“你什么时候能像个大人一点……”翔有些无奈的去拨亮的手,他易怒的情绪很容易就被挑起,而且难以平复,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沉默的时候比谁都沉默,喧哗的时候比谁都喧哗。

“亮……”低低的一声,龙也拉住亮的袖子,很小的手,手指紧紧的抓住的时候,反而觉得是什么都抓不住的,亮看着龙也的手指,延伸下去,白色的袖口,脆弱而轻薄的纱。翔拨开亮的手,对龙也歉意的一笑。

“亮,你先上去吧……我跟樱井前辈有话要说。”龙也的声音平静低沉,亮几乎没有挣扎的沦陷。翔有些复杂的看着亮消失在公寓门口的影子,同样在心里想着,巧合,其实是宿命的另外一种形式。

“樱井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龙也想总是有些人与过去血脉相连,他不得不一 次次提醒自己还未过去还未过去,然而还未过去的一切,有些碍事的横亘在眼前。

“对不起,关于上次的笔记,我们发现还有遗失的部分。”翔对龙也一直有歉意,因为淳的事情,一直有歉意,然而歉意,也就仅仅是歉意而已。

“我已经,找不到新的了,很久不去翻了。”龙也努力的回想着,淳留下来的那几样东西,简单的,单调的,除了那些让人失笑的成堆的高达模型,简单的衣服,整齐的日记和笔记,普通的随身物品之外,还有什么,还有什么,龙也觉得他在被剥离,从意识的最底层。

“因为很重要,所以,我过来问一问。”进行到这里,翔也有点不想再说下去

“淳的东西,我很少去动,所以……”

“龙也,你现在过的好?”突兀的……在隔了这么长时间后,突然又问起这样平常的问题,让龙也禁不住微笑。

“我是说……和亮……”翔被那笑容弄的有点不知所措,“忘记跟你说,亮,是我弟弟。”

龙也蓦然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翔的脸,那一刹那夜幕低垂,亮在楼上的窗子里往外望,夜色里不清楚的龙也和翔的影子,隐藏着什么他又不知道的事情。淳……听起来温和到锐利的名字,亮突然想起一个模糊的影象。

他走到床边的小橱前,放药的抽屉里,在成堆药瓶下磨的不成样子的照片,亮把它抽出来的时候,感觉到手指上都是药物奇怪的味道,粘粘的粉末,照片固然陈旧,但是照片上的男子,带着和风一样的气息,依稀还是可以看出挺拔的轮廓和清秀的五官,一派洋溢的蓝,被磨的如同水洗。

“亮……”龙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亮急急的把照片把往回塞,却又觉得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矛盾的让他自己生气。

龙也却好象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只是匆匆的在玄关换了鞋,然后如同渴光的植物一样靠到亮身边来。手臂环上亮的脖颈,轻轻的吻他的嘴唇……

“亮……亮……”他不说别的,只是简单的叫着亮的名字,形同最原始的勾引。一天便是蝴蝶的一生,在细碎的亲吻中时间变的紧促而凌乱,亮的思绪被揉成床单的皱,天花板上的蝴蝶翅膀,仿佛强烈振动,意欲飞翔……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