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46]  [4]  [5]  [6]  [45]  [44]  [7]  [43]  [42]  [41]  [4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4.丝
夜半无人的街道上,龙也开始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从Rhodesia散去的人群,表情都大抵相似,仁和和也道过别,无意中牵起手往夜色里走。亮扶住踉踉跄跄的龙也,有点无奈的看他笑的一脸无害。

原来这个人的醉酒可以延期,在刚灌下去的时候清醒无比,却在之后的两个小时内兴奋异常。亮苦笑着拉住不受控制的龙也,拉到怀里轻轻捋他额边的头发。“干吗啊你,别闹了。”

话语温柔的连亮都不相信是自己说出来的,听见怀里的人小声的笑着,然后把一张绯红的脸抬起来,从下到上的这个角度,微妙而亲密,亮感觉到胸口有一团突突的热洋溢起来,从龙也慢慢抬上来的深重的眼睫颜色,到一片潋滟波光从眼睛里一顺溜的过去,亮的手指紧了紧,在龙也腰间深深的掐进去。

“放开,我会走。”似乎有什么突然冷却下来又似乎是没有,龙也的手在亮胸前轻轻推着,把距离扩大一些,亮勾起嘴角笑笑也不坚持,于是夜风一下子涌到两人中间来,把暧昧的气氛冲得淡了。

亮急急的抬手拦车,然后把龙也整个的塞进去,空间一下子逼仄起来,亮拿出烟来点着,龙也轻轻的咳嗽着,继而安静的窝在一边,不再说话,车窗外明明暗暗的闪闪而过,亮看着熟悉的街景开始发呆,然后有几个名字跳跃着到脑海里来,跟身边这个人有关,在他的过去里生活着的那些人。

“诶……到了……”亮轻轻拍龙也的肩膀,可是龙也竟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亮叹了口气,伸手去抱他,却看到他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的睁着,直直的看着自己。

“我以为你睡着了。”

“没有,我只是在等你。”

“瞎说什么,快下车吧,到了。”

亮便撒手任他去了,自己先下了车,站在一例昏黄的路灯下,站在灯光的阴影里,只觉得周围闷的过分,像是雷雨将至的征兆。那么这样算什么呢,算是表白过了,算是他答应了,还是,他不过是看了自己的一场好戏。亮觉得无法忍受的,绝对不仅仅是龙也暧昧不明的态度而已,只是有些事情看上去无比正常无比合乎情理,但是就是有忍不下去的感觉。

龙也半晌才挨下车来,也许是因为酒精作用难受,蹲在旁边的路灯下面也不动,小小的影子看的亮心里一紧。随后灭了手里的烟,几步跑过去,把他抱起来。那时候地上的影子一下子变的形状不辩,亮不知道莫名的冲动来自哪里,他跌跌撞撞的走进公寓的大门,急急的进了空无一人的电梯。

亮把龙也放下来,抵在电梯间的墙壁上,捧起他的脸细细端详,龙也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哀伤的表情,但是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哀伤脆弱,亮觉得自己在过去那么些年里,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明明是平静的像没有灵魂的娃娃,却让人明晰的感觉到他的情绪,强烈的影响着自己一直以来无理由的骄傲,他时不时飘过来的眼光,一次次挑动内里某处的弦,让亮烦躁不安。

亮喘着气逼近龙也的脸,呼吸在他绯红褪去显得色素淡薄的脸上,看他在半醉中微微的把下巴抬起来。仿佛唇与唇就要接触到,急促的把腿插进他双腿间,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嵌合在一起。突然耳边听到如同梦幻一样的铃声,龙也有些不安的看着缓缓打开的电梯门,有些用力的把亮推开,“锦户……到了……”

亮的眼神危险起来,伸手去按门旁边的按纽,电梯门又开始缓缓合上。龙也赌气的去按另一边,电梯门又开始往相反方向移动,几番来回,亮终于生气了,狠狠的瞪龙也一眼,自己走出去,在走廊尽头摇摇曳曳的灯光里,突然发现自己,没有龙也公寓的钥匙。

龙也把钥匙挂在小指上,晃啊晃的过来,眼神触碰的瞬间,亮心里堵的慌,这个人不说任何确定的话,他只是很自然的诱惑着,然后亮可以在这诱惑中感觉到他的漫不经心和轻蔑。他在和Rhodesia其他的任何一个人说话时,都有着更加真实的表情,当然可以说现在他醉了,所以他显得格外让人不确定。

“原来,你还是说假话的。”龙也把钥匙插进锁孔,左三圈右两圈的转着,亮仿佛跟着他转动的角度,感觉到他是在和时间碾磨。

“你什么意思?”亮隐隐约约觉出龙也身上很浓重的不信任的味道,但是亮始终对自己有信心。

“你不是说喜欢我?全是假话。”龙也推门进去,开了玄关的灯,换鞋的时候亮看见他白皙的脚踝,在灯光里若隐若现。

“别随便判断别人的心情,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亮直接擦过龙也身边进了屋,蓦然被水箱里的动静惊动了,似乎是神仙鱼夜间莫名的兴奋,亮凑过去看,刚把脸凑到水缸旁边,就被鱼过大的动作溅了一脸的水。

龙也正好看到这一幕,一时间笑的差点岔过气去,扶着沙发把手看着亮头发和脸上都是水的样子,笑着笑着,突然就安静下来。亮的神情变的很难以形容,似乎是微愠中带着笑意,龙也吃吃笑着,递了干毛巾过去,亮接过来用力的擦了头发和脸,然后继续用那种奇怪的表情看着龙也。

龙也觉出不妙来开始躲闪的一刻,亮已经追上去捉住龙也的手,龙也咬着嘴唇挣脱了他的手,在不大的房间里,他们时不时碰到散放在地上的矮团凳,CD盒,龙也始终带着天真的笑,不时回过头看亮,看他有没有追的上,有没有还在追。

从客厅到卧室,然后到厨房,到浴室,一屋子里的鱼都被惊醒,扑棱扑棱的水响,亮笑着伸手去抓龙也的腰,把他逼到浴室的角落里,不知道谁不当心打开了热水龙头,水气氤氲着升起来,龙也的眼睛变的模糊之前他看见亮的脸无限的在眼前放大。

亮的唇撬开龙也的唇,找到一个缝隙,然后舌头就滑进去,开始翻搅添噬,龙也的衣服被溅起来的水打湿了,贴在身体上几近透明,亮有些粗暴的把他肩头上的衣服扯下来,摩擦间敏感的皮肤上起了红色的痕迹,亮看着眼底一片绮丽的颜色,便带着湿润的舌,在他的肩头轻轻啃咬,满意的听见他细细的呻吟。

龙也的双腿软到不能站立,只能依靠着墙壁,手指附着在上面,是极端隐忍的姿态,亮的手游移在他胸前,在最脆弱的中心揉捏着,看见他美丽的黑色的头发湿润了,一缕缕贴在脸上,和脸上朦胧的白形成对比,然后他的头仰起来,看见尖尖的下巴,和一点殷红的嘴唇。

衣衫被大力的扯下来,扔到一边,亮抬起龙也的腿强硬的插到他的中间去,龙也喘着气,急促的几乎就要喘不过来,双手放在亮的肩膀上,用力的捏住,来缓解身体里一波波的热的侵袭,他有些苍白的皮肤经过水的浸润,和亮的皮肤契合在一起,纹理凹凸,丝丝入扣,亮的手指带着这些粘稠的丝,在龙也的私密处徘徊,听着他逐渐濒临崩溃的声音,那抚摸如同一种纯粹的身体上的慰藉。

龙也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他低下头的那一瞬间,亮突然觉得心里一疼,那眼睛里点点的泪光,和他咬住的嘴唇上缕缕的血丝一起,戳到了亮内心最软弱的地方,他把龙也搂过来,手指也停止了动作,亮从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这样,会因为一个人害怕而委屈自己的欲望,他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却还是顺从了龙也,把他抱过来,故意有点生气的说

“不想的话,一开始怎么不说……”

龙也还是低着头,像是被抽空了一样的顺着浴室的墙滑坐下来,怎么回事,明明是已经丢弃了这具身体的,与人做爱,对自己来说,不是完全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吗。为什么当他接触到那个地方的时候,自己会觉得如此的无力,仿佛这是什么一做了就会什么都变掉的事情。

“MA,别低着头了,会着凉的,我帮你洗澡吧。”亮觉得自己对他全无办法,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只是看着那一片湿润的黑头发,就会不自觉的心软下来。

亮把龙也拉起来,半推半抱的,把他弄到浴缸里,蓝色的沐浴剂,带着海洋的错觉,亮也坐进去,两个人如此赤裸的对着,而且刚刚经历一场欲望的洗礼,但是现在却显得格外的陌生,是的,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陌生的。

“锦户……“龙也终于缓过来,有些犹豫的开口。

“叫亮……”亮一边玩一样的把水往龙也身上浇,一边不满意的纠正着。

“你还是,不要住下去了。”挨了半天,终于是挨出这样一句,说完后不敢抬头看他的脸,却禁不住想要从这共处的空间里逃出去。

“不行,驳回。”亮扯下大大的白浴巾,把龙也整个的包起来,然后笑笑的低头亲他的额角。“你答应了我可以住下来的。”

“demo……”龙也确实也是昏了头,才没发现他语气里的戏谑和宠溺,他满满的小心思,都在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与这个人,就是有这样纠缠不清的征兆,然而他始终是不太喜欢想太多的人,终于还是选择沉默。

“我喜欢你……”亮在他耳边像吹气一样的说,“会一直喜欢的。”

龙也觉得这是咒语,从自己问开始,这两句话便成为粘腻的丝,附着在这段不知是怎样开始的感情上,逐渐成为网,成为扣,但是在当时龙也只是微微抬起眼,倔强而高傲的看着亮说,“别说这样没法证明的话。”然后被亮横抱起来,踩着一地潮湿的空气,走进从此不是一个人的世界里。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