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08]  [15]  [16]  [17]  [18]  [19]  [20]  [21]  [98]  [109]  [10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上)
“我说了,你打错了,还要我说多少遍。”赤西仁气愤的挂上电话,拿起旁边的饮料狂灌。

“谁啊?你生那么大气。”一旁坐着的龟梨和也慢慢的卸着妆,白色的棉签在美丽的脸上画着奇怪的弧线。

“不知道,打错的。”赤西仁气头过去,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龟梨。

“是吗?最近好像挺多人打错你电话的。”话中有话,绝对话中有话。仁眯起眼睛,他肯定他刚才从龟梨脸上看到了冷笑。

“是啊是啊,都不知道为什么,很讨厌呢”以“冷酷性感”著称的某仁瞬间变身为某种动物,粘啊粘啊的粘过去。

“是吗?也有可能不是打错的吧。”卸过妆的脸像是一并把温柔亲切卸了下来,龟梨的脸在不亮的灯光下看上去,有一点寂寞到怨恨的感觉。

“可是我喂的时候,他一直不说话啊。”,仁君重新回复有开始的坐姿,抱头苦思。


傻瓜,说话了不就露馅了吗,人家可是在查你的岗。这样想着,龟梨有点生气了,不是,是很生气了。随手拿起放在旁边的包包,灿烂的笑着跟还在乐屋的老大和丸子再见,惟独没有回过头去看蜷在沙发上的某只。

仁用悲伤的眼神目送着和也出去,把身体越蜷越小,直到蜷的不能再蜷,突然又跳起来,吓了一大跳的样子。丸子奇怪的看着他,这人怎么一惊一乍的。

就看到仁手忙脚乱的抓住狂振动的手机,翻开。

“喂……哦,是你啊p……”

中丸听到了门外那熟悉而早应该消失的脚步声,斜眼看仁,这笨蛋,恐怕是一辈子都不知道龟梨其实是多么小心眼的男人吧。

打错了,你骗谁啊?骗乌龟吗?(陌:宝贝,不要一生气就自己骂自己啊。宝贝:要你管,你……代替我去惩罚那个笨蛋。 陌(精神抖擞ing)遵命,女王!)

我再相信你我就蠢透了……龟梨走过走廊,瞬间气温下降,平时总要上去撒撒娇吃吃豆腐的KFC们此刻都躲到一边磨刀。“那个死仁,又把我们龟梨前辈气成这样。

***********************************************
news乐屋里,锦户亮同学难得安静的坐在那里看歌词,突然他惊天地泣鬼神的手机铃声划破寂静,亮鬼鬼祟祟拿起手机,低声喂了一下,然后狡黠的笑着挂断了。

一边的内看的诡异,随便问了句:“谁啊?”

“哦……打错的。”亮说这话的时候,笑的很不正直。

然后,他以慢动作放下手里的歌词,戴上一边耳机,猝不及防的凑到内耳边大叫一声。

“我出去了!!”然后以柔软体操的姿态飞奔出乐屋。

小内一边揉耳朵一边气嘟嘟的拿起电话,从刚才开始指示灯就闪个不停。

山下那边刚挂上线,元气小草凑过来包打听:“tomonisan,刚才是在跟赤西通话吗?你不要老是跟赤西讲话,这样我亲爱的和也又会伤心的,和也一伤心,我也难过,我一难过,news就没有动力源,没有动力源就很难做出成绩,很难做出成绩的话,你作为队长也是难辞其咎的……”

p一把捂住小草的嘴,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念死,为了安抚民心,,伟大的news队长抬起头,看着四双惊恐的眼睛,微笑着说:“只是打错了而已……”(为什么是四双,因为亮出去了,内在接电话,小草被捂着嘴……)

众人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低下头,其实心里都犯嘀咕,唬谁啊,打错了都能连笑带骂的说半个钟头吗?

正在这时,一直没开腔的小内忽然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连声说着:“好……你等我,没关系,亮不在……不用理他……好……”愉快的收线,正对上一屋疑问的眼睛。

小内公主羞涩而甜蜜的笑了笑,一边往外走一边回头说,“刚才有人打错了。”

News是个沉默而内敛的团体啊~~~在这一刻这句话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
“斗真,新剧拍的怎么样了?”

“斗真好久不见啊……”

斗真一边讲电话,一边向过路关心的人们点着头,温暖的笑脸太阳一样,照亮了阴暗的杰尼斯……(汗……我在说什么!)

好久没有回东京,这次因为新剧回来,斗真觉得环境都有点陌生,不过熟悉的笑脸和问候让他安心,他早已经淡然的看待一切,所以才能一直这样温暖可爱的笑着。

刚挂上电话,连笑容都还没有收拢,电话铃又响起来,这一次他看着来电显示的号码,闪了很久,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铃声特别刺耳……

“怎么了,toma怎么不要接。”一边的工作人员好奇的问。

“没什么,陌生号码……可能是打错了……”

(中)
“小亮你说我凭什么啊……我凭什么每天给那个baga气啊。”

“小龟你别这样,你这么漂亮那个死仁有你是他福气……”

“小亮我漂亮吗?”

亮看着眼前这个小孩醉眼朦胧,面如桃花的看着自己,情不自禁的……把脸凑过去,在那粉嘟嘟的脸蛋上戳了一下。“漂……亮……”平时口齿那么利索一看到美色就说不出话,锦户亮你还是不是男人,这样一边自我厌恶着,一边不禁感叹着,这么舒服的触感,这小子脸还真好戳。刚想再戳一下,爪子被抓住了。

“别我不出声你就戳戳戳个没完,我问你话呢。”女王脾气上来了,虽然手上是没什么力气,可是亮觉得下一秒自己会被他当球投出去。

“小龟当然漂亮,”

“你原来还说我丑的让你心疼来着。”

“你记着心疼,前面的忘记就好了。”

“那你说我和p呢,哪个更漂亮?”

“这个……你们不同类型……”

“滑头……”女王气鼓鼓的回过头去不再睬旁边的人,小亮眼睛稍微转了转。

“小龟,你叫我出来不会是就要跟我抱怨仁跟p的事情吧。”

“当然不是,我没那么无聊。”

“那你叫我出来干什么?”

“我要……跟你……”小龟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亮。

亮开始思维短路,“你该不会是要跟我……”

“是,就是那样。”
***************************************************
“toma,toma……”内很大的声音叫着,然后给了斗真大大的拥抱。

干嘛啊,斗真笑笑说,把这个比自己高出很多的漂亮孩子从身上拉下来。

“toma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想到要打给我啊,见过p了吗?”小内机关炮一样的发问,让斗真的笑容更加绽开一点。

“没有,我还没有单独见过以前的朋友,找你出来想问你点事情。”

“是……关于p的吗?”内的神情凝重起来,看着斗真。

“怎么这样,一说就和他联系起来。”斗真的神情有点黯然。
“对不起。”内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垂下来。

“傻……你干吗道歉。”斗真摸了摸内的头发。“其实……是真的和他有关呢。”

内抬起头,有点天真的问:“为什么问我?”

“因为内……我可以问出口……而且……你不会骗我。”

“恩?”内偏偏头,皱皱眉毛。傻toma,其实谁也不会也不忍心骗你的。

“内……p他……现在是不是很快乐……你说……他是不是就这样比较好。”斗真好象看着遥远的地方,温和的四月天一样的语气,有淡淡梅雨的味道。

**************************************************
“小龟,这样不太好吧?”亮尴尴尬尬的笑着,看着从浴室出来一身清爽的龟,对着镜子挑起细细的眉,吹干湿淋淋的头发,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脊背滑落下来。

“哪里不好……你不想吗?”回头浅浅一笑,勾魂夺魄。

“我……”亮其实不是老实人,但是……这个时候也不能不老实一点。“我会良心不安的。”

话还没说完,那蛇一样柔滑的身体就滑到自己腿上,亮顿时没有了语言,眼睛睁的老大。

小龟轻轻的抬起亮的下巴,对着他的脸吹了一口气,手顺势滑到他后背,沿着脊椎往下滑。

然后轻轻巧巧的附在他耳边说一句:“ryo chan,你可以按电话了。”

**************************************************
“p,你说啊,你快点帮我想想,我到底哪里得罪小龟啊。”

“p,到底是怎么回事啊,p。”

“p,如果不是我有问题的话,难道是小龟有问题?”

“可是小龟是不会有问题的吧,那就还是我的问题,可是问题是问题在哪里呢?”

山下头有两个那么大,谁知道你什么问题,我这边问题一堆,听说斗真回来了,回来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干脆后来还关机……

把那个毛茸茸的脑袋拨过去,“你让开一点,我接个电话。”

“喂……”

山下冰冻了……木然的把话机交给仁。

仁狐疑着拿过来放在耳边……也冰冻了。

“p,这……是什么?”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电话的那一头,是龟梨独有的细细的喘息声,仁脸上,已经是欲哭无泪的表情。
****************************************************
绝对不是草野多事,也不是他长舌,他只是偶而路过那家餐厅,也是偶尔看到斗真把脸埋在内的胸前,偶尔看到内很母性的摸斗真的头,他本能的觉得应该给亮打个电话,于是他就打了。

电话那边是很久的忙音,然后终于有人拿起电话,模模糊糊的声音。

“小龟,你别闹,等我接个电话。”亮好容易控制住自己,把手从龟梨纤细的腰身上挪开,摸着接了电话。

“什么?你说小内,跟斗真?开什么玩笑!?”亮一下子站起来,没留神把坐在他腿上的龟梨给摔到地上去了。

龟梨小小的叫了一声,就没有声音了,亮连忙放下电话去看他,心里怕的要死,完了,这是赤西仁的宝贝啊……完了,我的小内跟别人跑了……完了,小龟这孩子,怎么脸色这么苍白啊……完了……小龟你不要哭啊……

***************************************************
绝对不是草野多事,也不是他长舌,他只是在打给亮的电话里听到他熟悉的声音,虽然只有那么遥远而模糊的小小一声,但是以他多年KFC首席的经验来说,绝对是他魂牵梦萦的和也没错。他本能的觉得应该跟队长说一声,于是他就又打了电话。

“喂……队长……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

“我觉得亮刚才接的电话好象是我们和也的……好象他们现在在一起,队长你说既然亮可以是不是代表着赤西已经out了,然后大家可以公平竞争了是吧,队长你觉得我有机会吗?队长你不要跟我抢啊……”

忙音,电话那一头,山下智久一脸凝重的看着赤西仁,咬牙切齿的说。

“原来是那个锦户亮。”

(下)
“仁,你都可以去跑百米了……干吗跑那么快……”

“你给我快点跑,你老婆要是被人那啥我看你跑不跑……”

“我老婆乖的很,不会这样的。”

“那小内是怎么回事……”

“……”

门眶郎镗的被打开了,赤西仁冲进这豪华包间的时候,看到锦户亮同学正抱着他的亲亲老婆,一脸淫邪的表情,一副色情的摸样(这有很大部分的心理因素在),便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把小龟从某亮的怀里拉出来。

“啊!”小龟低声的惨叫着,亮想放手又不敢放,尴尬的不得了。

仁这才发现自己亲爱的小龟脸色惨白,眼泪汪汪,整个人挂在自己身上。巴掌大的小脸仰起来,看着自己。

“仁……疼死了……”细声细气的,差点没把赤西仁君给心疼死。

“怎么了,小龟,那色狼把你怎么了……”

“赤西仁你说谁是色狼啊?”亮早就按捺不住了,好好的被这对活宝耍,简直有辱锦户亮毒舌的名声。

可是那一边完全已经听不到这边说话了,仁把和也抱在怀里,这里揉揉那里搓搓,和也红着一张脸,小声的叫“仁,仁,不要这样。”

“小龟哪里疼……”

“仁……你不跟p一起了吗?”我装,我再装可怜一点……

“理他做什么,小龟,我们回家我给你按摩……”美人当前,梨花带雨,小仁早就把什么兄弟意气踢出银河系了。

和也女王把手轻轻搭在仁肩头,顺势就躺在他怀里,仁抱着他往外走的时候,他还顺便给了山下一个胜利的微笑。

山下打了一个寒战,鼓着腮帮子站在原地,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

亮过去拍了拍他肩膀:“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这里冷气是开的太足了。”

山下醒过来,一把掐住亮的脖子,没想到这家伙看上去迷迷糊糊,力气这么大,掐的亮直翻白眼。

“……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

“你家教不严,欺朋友妻,自己的小内不管好去调戏仁家小龟,还纵容内去爬我家斗斗……”

“你……你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亮好容易才挣开魔掌。“我还要问你呢,为什么斗真来东京你不去找他,害他寂寞的去找我家小内!!!!”

“你说……是斗真找小内的……”

“那当然,那笨蛋哪里记得斗真的号码,连我的他都不记得……”

“这样吗?”p鼓起腮帮子……是这样才不接我电话的吗?
***************************************************
“这样吗?”斗真低下头,“那我就可以放心了,以后就用不着再牵挂他了。”斗真抬起头,依然笑的清澈,内有点难过的低头。

“toma,其实……p很……”

“内……别说了!”斗真难得的声音很大,把手指放在内的唇上。内瞪大了眼睛,看着斗真慢慢的靠过来。“你们……能在一个队真好呢,让我靠着news的肩膀……休息一下……”

内的手机响起来,他一手扶住斗真,一手去接电话。

“喂……哦……他是在我旁边……你等一下。”

轻轻的拍斗真的肩……“toma,p的电话。”

斗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

“是……我是……恩……我早就删掉了……我以为是打错的……没什么……过两天就回去了……”

p在电话那一头听的无限委屈,什么叫一早删了我的号,什么叫以为打错了,我不就有段日子没打给你吗?那也是因为我手机丢计程车上了啊,怎么这么小心眼呢?为我多留一天都不肯吗?

“斗真……你不喜欢我了吗?”

斗真拿着话机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p,你说什么啊……”
********************************************
仁直接把和也抱回了家,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沙发上,门也不关,就趴在沙发旁边蹭。

“蹭什么蹭。”和也转过头去不理他。

“和也,你到底生什么气嘛。”仁凑到和也的耳朵根旁边,故意吹着气说,小孩一下子软了下来。

“怎么,今天没有打错的电话了吗?”

“和也是在气那个吗?”继续攻击,你12岁我就知道你弱点在哪里,还跟我犯脾气。

果然小孩呼吸开始不均,脸也不自然的红起来。“仁,你好好说话。”虽然是呵斥,听起来更像撒娇吧。

仁吃吃的笑着,翻身压上去,“小龟,我来帮你按摩腰吧,电话什么的,就不要生气了。”

“baga,你手不要乱伸了……啊……狡猾……“低不可闻的小小怨怼,很快被逐渐沉重的喘息声淹没。

理智的弦崩溃的最后一刹那,和也的手绕到仁的背后,摸到他牛仔裤后袋里的手机,按下了关机的按纽……
**************************************************
内有点为难的看着斗真,桌上的移动电话死命的转着圈,还唱着kinki kids的《玻璃少年》。

斗真咬着嘴唇,紧张的看着那个电话欢快的唱着歌。

“toma,还是接一下吧。”斗真固执的摇头,内头疼的撑起额头。

突然,亮旋风一样的跑进来,一把把内拉起来。“小内,你怎么不在乐屋等我。”

内有点迷惑的站起来。“斗真让我出来陪他吃个饭。你不是很高兴的出去了吗?你去哪儿了?”

亮哑口无言,总不能告诉他说自己跟龟梨出去喝酒还差点那啥吧……

手机还在叫,还在叫,亮冲过去按了接通键,把手机塞在斗真手里。

“真是的,一个一个都奇奇怪怪,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小内,你跟我回去,这里太危险了,你没看一餐厅的色狼都盯着你看。”亮拉着内的手往外走。

“亮,这里盯着我看的只有你吧。”内觉得头更加疼了。

斗真拿着话机,不知道怎么办,忽然眼前一花,那站在门口的是……是他吗?

“你打错了。”

“没有,我找我的toma。”

“你真的打错了。”

“toma,原谅我。”

“你打错了啊……”

“toma,为什么回来不找我。”

“……”

“toma不相信我了吗?”

“……”

“不想和我一起吗?”

“……”

“toma……不想和我一起快乐吗?”

“p,你现在快乐吗?”

“我……没有你的话,快乐什么……都是假的……”

斗真挂上电话,微笑着,向门口的阳光走去……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