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4]  [108]  [15]  [16]  [17]  [18]  [19]  [20]  [21]  [98]  [10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外面在下连绵的雨,下的整个屋子里都是水的味道,潮湿无止境的蔓延着,拧干毛巾,把热毛巾敷在脸上,头往后仰,觉得自己的发稍扫在脖子上,有点痒。

转过头去看钟,四点钟,是很尴尬的时间,现在,恐怕是没有什么理由叫仁出来的,而且还下着雨,主要是下着雨呢,恐怕他不愿意出来。

但是很想见他呢,于是套件衬衫,理理头发,戴上墨镜,拿着伞,出门。

雨其实下的比看起来的要大,不一会就觉得凉气随着雨屑溅了一身……

在路边等公车的时候,很想打电话给他说你来接我吧,但是终于没有,上车的时候觉得后背被人捏了一下,紧张的回头,所有人一脸茫然,一派漠然,于是淡然。

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不是下班的高峰,人不多,而且下雨,街道都显得有点萧条,把手机拿出来打游戏,扔雪球的游戏,打了一会,game over了,屏幕黑起来,剩下那个失败的小熊孤独的躺在那里,仿佛与世界绝缘。自己没有意义的笑笑,自己忘记这件事。



这个游戏,自己从来没有打过关过,不知道打过关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小熊出来一起祝贺呢。胜利的时候总是什么都能得到的,而这胜利,是要很辛苦很辛苦才能达到的啊。

到他家其实不远,但是坐到前一站就下了,下车的时候又往车里看了一眼,想知道刚刚那人是谁,发现没有人在看自己……
又觉得自己傻了一下,干脆懵懂的再往前走。有一辆计程车急速开过,躲避不及,溅了一身的水。湿淋淋的自己,有点滑稽。

沿着路边慢慢的走,熟悉的路程,似乎就是闭着眼,也能毫无障碍的走到。一直走一直走,前方左转,经过一家花店,花店的老伯以前都会跟他点头,现在他冲着他笑的时候,他一脸茫然,果然是……已经不认识了。

走到转角的时候,看到他的家,就像很久没回的自己的家一样,竟然忐忑不安起来。随便瞥了一下,看到一辆熟悉的车,那辆车,在summary结束后的停车场,曾经让自己一时眼睛模糊,但最终也只是低头笑笑,然后上了巴士。是我的,总是我的,不是我的,再怎么也求不来。

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往回走,走了几步,看到另一个人。
他总是穿着大红色的衣服,红到有点艳。在少俱上,记得有一次大家一起唱卒业,他一个人站在当中,一片素净的白色里,他耀眼的红着,却终于为自己和仁所掩盖。我们上前他退后,他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吵,尽管有时候别人会说:“toma,你怎么那么吵啊,安静一点拉。”他也只是笑着,继续没心没肺的说话。

他似乎看到我,还是笑了,然后收起自己的伞,钻到我伞下来。

“kame 也喜欢下雨天出来散步吗?”

“恩。”笑着应他。

“那一起吧。”

“恩。”于是很自然的向后转,向着与那个门口相反的方向走去,毫不留恋的,依依不舍的……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满20岁,还是个小鬼,他比我大,却比我还能闹。我看着他故意的踢着正步,把水踢起来,弄脏了白色的鞋子,我看着他很大声的唱歌,把伞弄歪让雨打在我身上。

我也开心的唱起来,管他是不是在大街上,是不是有人在看,是不是太不顾及偶像形象我就和你一起唱吧,然后我们对着下雨的天空一起大声唱着:

“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他にどんな人が現れても
もう君以外愛せない 今ここに君と約束するよ”

唱着唱着难过起来,抱着他,他用头去蹭他圆忽忽的鼻子,他说:“kame 别伤心,kame 是乖孩子。”

我是乖孩子,所以我后来还是一个人回了家,换下湿淋淋的衣服,确认了明天的日程,用力的倒在床上,亲ran圆圆的鼻头,忽然想起刚刚蹭过toma的鼻子,触感很像,自己笑出声来。

睡着了,还是梦到那个人,算了,也习惯了……

2.
“Kame,我们来完追跑的游戏吧,我来跑你来追……”

“仁……我追不上你……”

“仁,你慢一点……”

叫到喉咙沙哑,像个傻瓜一样,kame醒的时候乐屋里只剩下一个人。

“诶,丸子还没有回去吗?”

“kame你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有啊……”

“可是你刚刚冒了很多虚汗,我看这不放心。”

身手摸自己的额头,果然是一片冰凉。

“其他的成员呢?”

“其他的成员啊……ano……为了让我们单独相处,都识相的回避了……”丸子故意学着那个人的语调,捏着鼻子说话,很可爱很别扭的声音,我一下子笑出来。

“kame很久不这样笑了呢。”

“哪有,我天天都在笑啊。”

“笑的很累吧。”

我笑着点头,是很累啊,累的不得了,累的我想放弃了。

“外面还在下雨呢,kame带伞了吗?”

“没有……估计回去要淋湿了呢。”

“有人要我把这把伞给你……”丸子从身后拿出一把伞,是家常旧伞,浅绿的颜色,熟的不能再熟。

“哦……上次我借给他的……”

“你们两个真有意思。”丸子收拾着包

“怎么了。”

“明明是人类……却不用语言交流……”

我扔了把梳子过去砸他,真好,任我欺负的丸子,我喜滋滋的拿着自己失踪多年的伞往外走,那是不是以后就失去了去拿回伞这个借口了,越来越没有理由去找他了。算了,也不会常有这样的念头。

因为有伞,所以回家的时候还能够得以保全。我把伞收起来,意外在门口看到他。一脸小狗一样的可爱表情,我真想抱住他狠狠的亲他,但是我没有。

我还是笑笑对他说:“下这么大雨,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啊。”简简单单一句话,我听的心里一颤。

“乱表什么情啊,你不是天天看到我……”

“我天天看到的,哪是你啊……”小小的怨尤,我一时堵在心里出不了声。

“进去说吧,看你淋的。”拿出钥匙开门,忽然被他从后面抱住。

很久他不出声,我也不敢动,就任他那么抱着,抱到他手酸了自然会放开。

“和也,我想搬来跟你住。”

“仁,先让我开门。”

“和也,让我搬过来……”他小狗一样的撒娇,我觉得不答应简直是罪过。

“要搬过来,也要等我开门吧。”雨只在我们身后一点点的地方,下成了一道屏障,他不情愿的放开我,我又一阵空虚,神经,是自己要他放开的,又空虚什么。

把东西整理好,递给他干净的毛巾,他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发短信,侧脸很可爱。我坐下来研究新的日程,一日一日都有日程,若什么都这样安排了,多好,我一定跟老天爷撒娇,让他把你安排给我。

“和也昨天去过我家那里了吧。”

“恩?”

“花店的老伯跟我说的,后来,跟一个很可爱的男生一起离开了……是谁呢?”

“仁,你弄错了。”

“你一定会告诉丸子吧,或者leader,你跟一个男孩子在雨地打水花,玩的很开心,你一定会告诉他们的吧,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仁……我没有机会。”

“什么?”

“没有机会告诉你啊。”我有点理亏,其实……我理亏什么……

“算了,我原谅你了。”他自作主张的说“你现在告诉我吧,虽然晚了一点。”

“我不想说。”我低声说着,但是我知道他肯定能听见。

他回过头,很气恼的盯着我。“和也!你怎么能这样!”

“仁!”我鼓足勇气叫他。“仁我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什么事情都很你说吧,仁也没有什么事都告诉我不是吗?”

我死死咬住嘴唇,差点就要咬破了,搞成这样,是我的责任,我递茶给他,他还是老实不客气的拿过去喝了,然后愤愤的说:“记着你小我两岁呢!”

“仁……那天我如果去的话……你会拉我和p一起去唱K的吧?”

“诶?”

“一定是这样的吧。”

“谁跟你说我要找p啊,他那天一天排满的,我好容易跟那家伙借了车回家,在家睡大头觉呢。和也你来的话,我就不用那么无聊了。”

我喝了口手里的茉莉花茶,甜甜的味道,抿在嘴里,突然就有了咸苦的味道。

仁回过头来,很惊诧的看着我,“你怎么哭了。”

“我只是觉得有点好笑。”我抽抽鼻子,仁不理解的看着我,突然又转过身去,继续在沙发上发呆。

“和也,我的枕头要软一点。”

3.
“和也,那天的男孩子到底是谁?”在我那里赖了三天,还将继续赖下去的仁在结束了一天的排练后,突然这么问。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楞在那里。

“是我是我。“丸子过来凑热闹。

“不可能是你。“仁很笃定的说。

“为什么?”丸子奇怪的问,连我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能那么笃定。

“因为花店老伯跟我说是很可爱的男孩子。”

我趴在沙发上没有形象的笑,仁不知道我为什么笑在一边直问为什么为什么,老大转过身去,肩膀抽搐,淳已经冲出了乐屋,koki安慰着深受打击的丸子。

我笑够了抬起头,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个可爱的男孩子,正向我招手。

我还没来得及过去,仁先抢了一步。

“你怎么不去找p啊,他等着你去找他呢。”

“那他怎么不来找我。”他笑着,笑的仁晕晕乎乎。

“也是哦……”仁好象很认真的思考着。“那你下午有事吗?我让他来找你。”

“对不起,你们就做工做到死吧,我拿到假了我要去冲绳。”
冲绳?我抬头看仁仁回头看我,斗真一脸狡黠的笑。

“是啊,东京老是下雨很讨厌的诺,冲绳现在一定是好天气,阳光灿烂。”

“别做梦了……“仁嘟哝着。

“仁……”我突然看到了什么很光明的东西,是的,我应该回去那里。

“仁,我们请假去冲绳吧!”

“诶?”仁瞪圆了眼睛。

斗真笑的眼睛都要没了,我拉着仁往外跑,雨刚刚停,天际还有一道彩虹挂着,七色,每一色是不同的幸福,我不要怀疑不要挣扎不要下雨,我在阳光灿烂的冲绳,毫无顾忌的和你在一起。我要把往年丢失的日子,统统捡回来,我若拿不了,你要帮我。

然后我看到p把排来的票放在笑咪咪的斗真手里,他们往大阪去。
我捏着那一小张去冲绳的票根,手心出汗。

突然仁在身边的座位上大叫起来,“太好了!!!!终于过了。”

我迷惘的看着他,他乐呵呵的把手机递给我看,原来是扔雪球的游戏,这baga手机跟我一款一型。屏幕上一只小熊站在红色的背景上,手里拿着一束花在跳舞。原来赢了的话,也不过是一个人啊,根本不会有很多人出来祝贺的……

我摸着仁的头说恭喜你啊,仁说我喜欢你。

我僵了三秒钟后,不知道把手从他头上拿下来好,还是继续摸好。

窗户外面有雨后清新的阳光,美丽的光晕打在仁美丽的脸上,我不看仁,仁看着我,我知道冲绳一定是好天气。

其实一直都是好天气啊……仁,你真是小太阳……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