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3]  [14]  [108]  [15]  [16]  [17]  [18]  [19]  [20]  [21]  [9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
那次裸少,我没有去成的古着店,后来自己偷偷去了一次,因为和也说过很喜欢那条lee cow boy 的牛仔裤,但是因为时间仓促没有买,而以后,也没有再去。很多事情就是偶尔想起的时候会感慨一下,然后很轻松的就抛在一边,总以为时间可以很长的,总是有机会的,然后是下一次的想起,下一次的搁置。

“老板帮我包起来……”我和和也都喜欢古旧的东西,尤其是牛仔,有点不知愁滋味的强做沧桑,但是每每那孩子抬起头,眼睛里带着不属于他那个年纪的成熟,心里面就有点遗憾,真可惜,还没跟你过尽无忧的童年。

提着磨砂的纸袋回到家,把纸袋甩在他身上,他窝在黑色的沙发里,用毛巾把头捂住,我挨过去掀毛巾,他包的越发紧,根本扯不开。

“怎么了,毁容了?干吗不给我看。”

他把毛巾拉下来一角,露出亮亮的眼睛,盛一弯晶莹的月光。
“到底怎么了。我买了你喜欢的牛仔裤回来。”

他还是不说话,拿过那个纸袋,把价值不菲的牛仔裤翻出来扯来扯去,扯的我很心疼。我顺势把他拉过来,拉到我的怀里。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他突然用力的咬我的手,我忍着疼不出声,腾出一只手抱着他,等他松口后,手腕上两个鲜明的血印,我突然明白了他不肯张口说话的原因。

“闹什么别扭,我才出去半天……。”

他把头埋过来,埋在我胸口,我突然想逗他,“这么赖着我,哪天我走了你怎么办。”

他突然离开我的包围,蜷到沙发另一边去,恨恨的看我。

“开玩笑的啊……你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说了不好笑的笑话,我一个人在那里呵呵的笑开了,然后自己原谅自己一下,去拉他的手。

他倒是完全没有所谓的,说了我进门后的第一句话。“我饿了,你要吃什么?”

“意粉意粉!!”我大声的喊着,其实我有看到他的小虎牙,在日光灯下闪了一下。

“意粉我不会做。”他冷淡到我当场打了个冷战。

“和也,你明明会的,我都有帮你带牛仔裤回来……”我开始画圈

“我人都死了,你还要我做那么复杂的东西给你吃。”

我从呵呵的笑变成哈哈的笑,然后坐过去揉他柔软的头发。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笑,“还是要谢谢你的牛仔裤的。”

我随手拿过小几上的围裙,“裤子明天穿,现在先去做饭。”
他是嘟着嘴进的厨房,但是终究给我端了色香味俱全的意粉出来,狠狠的放在桌子上,意粉还弹了一下,果然弹性很好。
他坐在桌子对面看我狼吞虎咽,看得津津有味,我叉了一叉子意粉送到他嘴边

“来,张嘴。”

他笑了一下,还是摇头。

“你别装了你。当年裸少里面吃不到东西你谗成那个样子,现在装什么文静。”

“反正是吃不出味道的。”他倒是坦白

“吃!”我有点生气了。

他还是乖乖张开嘴,吃下去,露出好吃的表情。不错 ,这小孩演技有所提高。

“仁……那裤子……很贵吧。”

“还好。”我嘴里塞满意粉,含糊着应他。他把头搁在桌子上,很久才说:“仁还记得我喜欢什么,真好。”

“仁,你是世界上最好的baga。”

“那你要记得回报我啊……”

“你要什么回报。”他又挑了眉,细细的眉毛,悬在白净的脸上,我看了他那许多年,竟然发现从来不能凭空想起这张脸。什么细节都记得,组合起来却模糊,真的是我太笨了吗?

他收拾好碗筷去厨房,我随手把电视打开,和也,如果我要你永远帮我做饭回报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啊。

他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仁,你不要先去洗澡吗?”

我突然想起刚才抱他的触感,那么凉,就像水流一样没有任何存在的感觉,不过也不能怪他,他能留下来陪我已是万幸,我哪里还敢要求他软玉温香。

转头看桌上的日程表,今天是7月2号。昨天一天我在干什么。

2.
排练了一整天,手机没有响过,作为短信动物的我,感到奇怪是正常的。好容易有休息的空隙,冲到休息区翻包才发现手机早就没电了。我忍不住敲自己的头。

因为敲的太重了致使我脑子停转了三秒钟,三秒钟后又思考了五秒钟我觉得我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

“丸子借你手机给我用一下。”

“哦,你排练中间给谁打啊?”

“打回家去。”

“你家里不是没人吗?”

“罗嗦,你借不借!”反正我任性是出名的,也不怕再被多一个人记仇。

可是电话欢快的唱了半天忙音,没有人接,我突然觉得有点冷。“淳,你去把冷气开小一点,我冷。”

淳一定很讨厌我,不然为什么我让他开小一点他越开越大,我已经冷的不行。Koki好心的问我是不是感冒了。丸子趁机报仇。

“你看你低能吧,kame一不在你就感冒。”

全体狠狠的瞪他,他突然安静下来。我回过头很可怜的看着舞蹈老师,谁也无法抵挡,我小狗一样的可怜眼神,我还故意的眨了两下眼睛。舞蹈老师叹了口气,不想看我的挥挥手。

我一路飞奔着跑回家……(你问我为什么不打车,因为用跑的比较感人。)路上我差点被两辆汽车一辆卡车撞到,可是我都灵活的躲过去了,和也我比你命好太多啊……

一口气冲回家,其实很远啊,可是我真的是担心的不得了,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我觉得我手都在抖,戳了几下都没戳进去。好容易戳进去了,又转不动,急的我一头汗。

正在那里着急,突然门开了,他站在门里看我,我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哭好还是笑好,一把把他抱过来,还是没有实感,我只有抱紧点再抱紧点,抱到我都有点喘不过气了。

“怎么了?”

“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我刚刚在阳台啊,等我进来就没声了。”

我不说话,只是抱着他,我觉得我哭了,我好看的睫毛现在一定都粘在一起,他摸我的头,吻我的眼睛,他的嘴唇也是一样的冰冷,我紧紧的吻住他,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把我的温度传给你,为什么你要这么冷,为什么你没有听到电话,为什么你要给我期限,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不问条件的宠坏我。

他的眼神很难过很愧疚,看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我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去,他清澈的声音响起来。

“仁,不如我早点走吧,在这里太碍你的事。”

“瞎说什么……我今天本来就结束了才赶回来的啊……”

“你骗谁啊……你当我以前不是kattun的啊……下午4点放你回来,简直是不可能的嘛。”

我把两根弯弯的手指伸到他面前,勾了勾,“我跟老师做了这个手势……啊……谁能抵抗矢吹隼人的魅力。”

他把手插进裤袋看我耍宝,那贵的要死的牛仔裤穿他身上真好看。

“要是你真是隼人就好了。”他以为我没有听到,其实我听到了。

我看着他清瘦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觉得好象他就会这样消失了一样,这样每一天每一天,我都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悲伤。我是baga,应该感情单一来着,为什么要学人家玩百感交集。

“和也……我明天带你出去玩吧……”

他转头笑着,我也笑着,直到我们两个都快笑的挂不住了,尴尬的站在那里。他走过来抱我,把那两条细细的手臂环在我腰上。

“好,仁说去哪,我们就去哪。”

我知道时间的残酷,我也知道我的勉强,但我多留你一天就多一天。

我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偷偷的哭,因为你的枕头有潮湿的味道,我只能在你身边假装睡的很熟,若不让你放心,你肯定也会报复,让我不放心你吧。

7月7号,雨,最可爱的小仁希望明天是晴天。

3.
和也很重的躺在草地上,看着蓝的不真实的天,我也很重的躺在和也旁边,看美丽的不真实的和也。

“喂,草地上很湿啊……”他拉我的袖子,想把我拉起来。

“那你怎么躺上去。”我不服气的问。

“我有什么关系。”他笑的好淡。

我也不管了,索性就靠过去抱住他。“不行不行,你也不能弄湿了。”

“仁……每天晚上抱着我,很冷吧。”他说话的时候我认真听,但我不想认真去想。

“没有。”

“仁……老是为我担心吧。”

“没有。”

“仁,你也应该有自己一个人生活的觉悟了吧。”

“没有没有。”

他使劲的撞我的头,我一点也不疼,但是我很大的咧开嘴喊,他也就伸手来帮我揉。

揉了一会,他说“仁,回去吧。”然后自顾自站起来往回走,我站起来,跑到他身边去,很大力的捅他。

“我说,今天我们就在外面吃饭吧。”

“你一个人吃饭摆两双筷子你不奇怪吗?”

“我现在跟你说话别人也没管我啊……”

“仁,我终究是要走的啊。”

“那等你走了再说啊……”

他突然停住,我整个人撞上去,把个好看的鼻子都撞歪了。

“仁,你这样我怎么放心。”

我私心里想,你不放心才好啊,不放心你就不会走了。他似乎是看出来我在想什么,生了很大的气,气冲冲的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等我,我心一软,我怎么这么不懂事啊,我肯定又惹他伤心了

我快走几步拉住他的手。他慢慢的说:“仁,你看……我的手是不是有点透明啊。”

我看着摊在我掌心的那只惨白的小手,心里翻腾的不行,但还是坏坏的说:“你手指还是很短嘛。”

他气的甩我的手,可是甩不脱,和也,你怎么可能甩得脱我。

最后他还是跟我去了我喜欢的餐厅,那里有红红的蜡烛,和也的脸在烛光的映照下,红润了一点,我很想像以前那样,捏他的脸,捏他软和的小脸,我是坏心眼的人。和也一直用那种柔软的不行的眼神看我,我觉得我快在这眼神里溺死了。

手机短信声,拿出来一看,是丸子的提醒短信。

“别忘记,15号上MS。”

15号啊,似乎是世界末日的感觉。

4.
跳舞这个东西真的是要天分的,我无故旷工两天,但是照样扭腰踢腿做的像模象样,稍微秀那么一下,底下女人疯了一样的叫。我觉得是和也把他的天分都给我了,再加上我的天才,我现在真是超级的天才啊。一下节目我就匆匆往回赶,丸子在后面嘟哝着,这家伙是不是失魂了啊。

我是失魂了啊,魂不知道掉到了哪里。和也,再等等啊,等我回来再等一下就好。

当我看到那个小小的身体蜷在玄关有点昏暗的灯光下,我又开始不争气的抹眼泪,和也你是在等我吧。他的眼睛眨了几下,看到我,他笑着伸出手。

“仁,抱我,我走不动。”

我二话不说把他抱起来,他搂住我的脖颈,把头靠在我肩膀上。

我把他放在床上,给他盖被子,他说:“仁,不用,我不冷。”

你手像冰一样啊……

我衣服也不脱钻进他的被窝里,关上灯,像往常一样搂他,只是搂得更紧。黑暗里我清楚的听到和也的话。

“仁今天录节目还顺利吧。”

“恩,我很厉害的。”

“仁一直都很厉害啊……”

“仁以后睡觉前要记得上闹钟啊,不然早上就起不来了。”

“恩,我知道。”

“我把你的衣服都烫好挂在第二个衣橱里了,还有一些我以前的衣服,我觉得你能穿的我也都放在下面的抽屉了。”

“和也真好。”

“还有,你明天的意粉我做好了,在冰箱里,热一下就能吃了。”

“恩。”

“仁,要是遇到喜欢的人,不要傻傻的跟在人家后面几年,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我只喜欢和也。”

“仁……你再抱紧一点也没有关系。”

“和也以后每个月15来看我吧。”

“傻瓜怎么可能啊。”

“那我……做梦看到和也吧。”

我把头埋在他凉凉的衣领里,贴在他身上,平静的听他说话,我的意识模糊了,没办法我录节目太累了,我知道睡觉是最幸福的了,而且,我怀里有我爱的人。

我看到了很深邃的夜空,啊,我竟然用了深邃这么高级的词汇。那夜空都是一例的墨色,上面点缀着星星月亮。

是我们露宿冲绳的那天晚上,在帐篷顶上的细缝里看到的天空,带着海的影子和你的影子,你捏着我的手,睡的像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是泰国妖冶的灯光,笼罩着你全身时,我抬头看到的天空,你素净的脸,每晚每晚,只给我一个人看。

是你演唱会上出事的晚上,我坐在医院纯白的天地里,突然无比脆弱,于是我逼你吻我,然后你的眼泪流到了我的唇边。

是我们还是龙和隼人的时候,脸上画着惨不忍睹的妆,拉着手在片场睡着,直到夜幕降临,你摇我的头说“隼人,隼人,我们该起来了,结束了。”

……结束了吗?我与你一起的成千的夜晚,竟然如今要倒数着送你……

我知道你在看我,所以我假装睡的很熟,你逐渐透明的过程,我看不到,也不想看。

和也,15天把一生过完的话,是不是有点太赶啊……和也,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

我一直睡到阳光连厚厚的窗帘都挡不住了才起身,套上lee cow boy的裤子,挺拔高挑,是最漂亮的赤西仁,我是不是又长高了啊,裤脚有些短。电视上在放16号的新闻,喧闹而庸俗的早上,我喝着咖啡,吃不再有弹性的意粉。

拿起香水瓶,清淡的味道在指尖萦绕着。

临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门背后贴着的粉红纸条,上面是熟悉的字迹。

“baga,回来要记得换鞋哦。”

我笑的春光灿烂,拉开门,潮一样的阳光,海洋一样的阳光,刺得眼睛里一疼。不禁在心里面祈祷,丸子,如果呆会看到我眼睛红肿,千万不要问我啊。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2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