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24]  [11]  [12]  [13]  [14]  [108]  [15]  [16]  [17]  [18]  [1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A
灯光不是很亮,但也说不上暗淡,是一种介于明暗之间的闪闪烁烁隐隐约约的感觉.他刚洗完澡,白色的毛巾还搭在肩膀上,皮肤像是有点透明了,洁净到如此地步.淡色的唇意外的没有抿着,只是那么浅浅的一抹颜色,竟然让心就这样漏跳了一拍.他的手指自然的交叉着,搁在膝盖上,身体倚在窗台上,和落寞晚霞融为一体.

"和也?"

我轻轻的叫他,像是怕惊了他,其实是我自己在怕.

他不响.

我不死心,又叫.

"和也?"

他转过头来,笑了,孩子一样的纯净,他的眼睛里有那样一种坚持,像是坚持在说着:"仁,不可以骗我,不可以对我不好,不可以不爱我."咒语一样的眼神.

我有些胆怯的靠过去.

"和也,你不生气了?"

"干嘛生你气?"他语气平静,毫无波澜.

"哦."我向来是语言贫乏的人,有时候想要找一个好一点的词来称赞和也,都要想上半天,现在我要说的,远远比一个形容词来的复杂.我有点想放弃.

和也的身体轻轻的靠过来,把头搁在我肩上,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绷"的一下断了,一时说不话来.春天特有的熏人暖风吹过来,吹得一池心水皱成百褶裙.

"你想说什么?"和也像是在做梦一样,声音都懒洋洋的.

"我……我……”我睁着眼睛看着他,只能说出一个字来。

和也又笑了,那笑里面带着几分慵懒和疲倦,但是,我看到了纵容。

“傻瓜,我马上就要走了。有什么话就快说。”他说着说着,竟像是要睡着一样。

“和也,我喜欢你。”我知道自己很糗,算了,我说来说去也只会说这么一句话。

可是和也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他喜悦的看着我,眼梢眉角都在笑,看得我心神不宁.

手突然被握住了,是熟悉的温度和力度,我有点吃惊的看着和也,毕竟我脑子不好,冷战后突然的恩遇,我总归是想找个原因的.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再说这句话了呢."儿童人格的和也,怎么看上去那么妩媚呢?本能开动,我俯下身去想吻他,却被那凉凉的手指挡住了.

我不高兴的坐在地上,什么吗?还是怪我去拍日剧的说,还是不肯原谅我的说,和也真是小心眼.我发誓,再也不要理……誓还没发完,一个轻轻巧巧的吻落在我脸上,我顿时呆住,转过头去看和也,那孩子一脸羞赧,低着头不敢看,隔了一会却又硬撑着抬起头,有点挑衅的看着我。

我斜的眼偷偷瞄他,抑制不住的笑出来,其实,他再艳丽,再成熟,也不过是个孩子。站起来,把他揽在怀里,用我最柔软的语气对他说:“和也,我们和好吧。”

他很乖的点头,我就知道和也喜欢我。

“仁,这次是你错了是吧。”

“是啊。”这当口就得好好承认错误,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那……仁要怎么补偿我呢。”

“哦,以后要努力工作,不迟到,不早退,不跳错舞,不走音……”我说话这么利索还是头一次,老天爷还真是帮忙啊。

“恩……还有呢?”

“啊?”我脑子有点接不上,还有?还有什么?

和也的脸瞬间沉下来,我发誓不是我反应慢,而是他真的没有变化的过程.

"看来赤西君还是不知道问题关键所在啊,和好的事,还是等你想明白再说吧."和也站起身拉要走,他发尖上有一滴晶莹的水珠滴落下来,正好滴在我手心,好象眼泪一样.我失心疯一样的想起以前的事情,冲绳,泰国,夏威仪,裸少,少俱,summary,脑子里放电影一样的都是这样的词语.眼看和也 就要走出门外了,我急的都要哭了.

"和也,别走."真的是带着哭腔喊出来,"和也,我错了."

舍不得,放不下,却又没办法任由自己沉迷,和也的艳丽,就像是罂粟,带着堕落迷人的香.我一头栽在这香里,恐怕一辈子都有这瘾了.

B
我躲在门遮住灯光而形成的一小块阴影里,偷偷的看他的表情.

又是那种孩子气的委屈,两片薄嘴唇微微的撅起来,眼睛里水汪汪的,这样的表情,我百看不厌.我不是故意逗他,我性格没有那么恶劣.但是,看到他穿着水蓝睡衣坐在地板上,带着哭腔叫我别走时,我有点小小的快感.baga,看你还把不把我当一回事.就是这样的,小小的满足.

我转过身,故意的不去看他.以前不会这样,以前太小了,彼此都不知道耍小心计,不知道闹小脾气,有什么疙瘩大家说出来,大不了一起掉一回少年的眼泪.

可是现在,我知道若即若离,他知道欲擒故纵,我可以为了气他故意跟丸子亲密,这傻瓜也有胆背着我跟p去逛街.对了,错就错在这里了,baga.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做什么,你就是有那个胆也没那个智商啊.但是没办法,就是在意了,而且是很在意啊,说到底,冷漠的骄傲的龟梨和也,就是在乎了你这个少根筋的笨蛋了.

他又说话了,他说"和也,我错了."怎么觉得心突然化了,化成一滩水,怎么办怎么办,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可怜兮兮的,迷路小狗一样的眼神.突然想起以前演过的kattun诊疗所,不由得笑出来.

那个傻瓜肯定误会了,我是因为想起来他那件粉红的护士装才笑的,才不是因为原谅了他.但看他眼睛里波光潋滟,闪成了漫天星斗,跟着人就扑过来,在我身上死命的蹭.

龟梨和也啊,你要坚持住,不要每次都被同一招打倒.

3,2,1.投降

最坚强的那一面被剥离了,最脆弱的弦被拨动后,发出尖细的颤音。我站在原地,呆呆的看那个我爱了很久的男人。赤西仁,算你狠。我靠在他肩膀上轻声的骂他,他的肩膀不是很宽,但是靠起来很舒服。我微微抬眼,就看他精致的锁骨,和垂在锁骨下面一点的,项链上的悬着的戒指。

说起来,认识这个baga这么久了,他又何时背叛过我呢。以前的红绳子磨断了,换了银链子,银链子断了,换了白金,却老是挂着这不值几个钱的戒指。无非是想告诉我什么吧,这么想着,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替他解释了。

我抬起头,看着那张精致到不真实的脸,微微叹了口气,“仁,我们和好吧。”说出这话时,我觉得我的声音和心都有小小的颤动。

他天真的笑了,那笑里一点杂质都没有。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最喜欢看你笑,你一笑,就觉得整个天空都放晴了。

“但是……”

有没有人说过,所有的话后面都可以有转折的余地。如我所愿的看到那笑容一下僵住,变成一种灰面汤圆一样,不生不熟的表情,我忍笑忍到内伤。

他拉拉我的袖管,头低着,眼睛往上偷瞄着我。笨蛋,就是喜欢看你这个样子……其实,他又有哪里我不喜欢呢?
这男人,是我的毒,娇艳性感,如同那临风的罂粟,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但是……我还想听你说,喜欢我……

真是无可救药。

C
对面房间里的两个男孩子拥抱在一起,看他们的表情很幸福,他们应该是深爱彼此的吧。

我不知道这样的爱情是什么,但我觉得很美丽。

其实他们通通不知道,他们看对方的眼神,有一种深切的渴望。

那是只存在于相爱的人之间的一种羁绊,有人说是心有灵犀,有人说是缘分天定

其实,是毒瘾。

他是爱他上了瘾,才会一次次拉住他的手,不让他走的太远。

他是想他上了瘾,才会一次次回头看他,生怕和他走散。

想戒掉都很难,更何况他们乐在其中。

我临风伸展一下筋骨,饶有兴致的看着接下来的戏码。我不过是闲坐在他们对面窗台上的一棵罂粟,无辜的看着他们在爱情里沉迷,深陷,欲死欲仙。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