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75]  [10]  [24]  [11]  [12]  [13]  [14]  [108]  [15]  [16]  [1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Ⅰ Kusano Hironori
他今天穿了黑色条纹的衬衫,领口上有一枚闪闪发亮的纽扣,没有扣上,在那里一闪一闪,光芒诡异。

他的演出服松松的罩在外面,那根紫红色的带子,系在腰间,打了个漂亮的结。

他今天出门的时候有些慌张吧,看得出发尾有些湿漉漉的,应该是水吧,他从来不会喷那么多的香水。

他腕上的白手环,他手指上的骷髅戒指。他有些干的嘴唇,他有些紧张的眼睛,他站在我前面北向四十五度的地方,走出一步去,是流光溢彩的wonderful world。

他的手指,有些兴奋的弯曲起来,他的薄嘴唇,弯出一个好看的弧线。

我觉得身体,有些莫名的燥热起来,于是伸出手去,像是想要抓住一点什么。

他似乎察觉了一样的,把头转过来,我心里一惊,手缩回来,砰砰的心跳声,有些幼小的愿望,在上下撞击着。

他微微的笑了,眼角有些难以言说的情意,我知道他没有在看我,他的眼光一直穿过花团锦蔟的NEWS,落在那个还在拼命把繁琐的衣服往身上套的人身上。麻烦啊,一遇到这个人,事情就变的麻烦起来。


他的眸子亮了一下,有些犹豫的看了看身后的舞台,又有些犹豫的看了看那个人,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有点慌乱的跑过去。在我的身后,有些细微的声响,他好听的声音夹杂其中,一点点牵扯着。

他的手指,现在在他的衣襟上滑过,紫红在指尖荡漾开来,委屈的把头低下来,当我终于失去仗着年少对他肆意撒娇的资格后,他依然在他身边,越来越沉默,却越来越不容插入。

终于还是耐不住心里的摩擦,转过去小小的弧度,他背对着我,小声的埋怨着什么,但我似乎看到他的纵容疼爱,从那双深邃清亮的眸子里不断流泻出来。

无疾而终的爱恋,我扼紧了手腕,不能言语。

有些东西,不能说出来不能要求,若不是自己来到,便意义全无。我可以说,龟梨君陪我去吃东西吧,龟梨君把你的俳句给我吧,龟梨君我可以要你的发夹吗?但是,我不能说,龟梨君多在乎我一点吧,龟梨君当我是特别的人吧,龟梨君喜欢我吧。

说出来的话,还有什么意思,即使元气满满的名声在外,每每想到这里,总是有些郁郁。

突然觉得不对,意识飘忽一圈回来的时候,被一道灼热的目光逼的几乎倒退。

他看不到,那样的目光,里面强烈到可怕的占有欲,好象是小孩子最原始的愿望。“那是我的,你想都不要想。”是,他是你的,可是,想这样的事,要怎样说消失就消失呢。

本来不复杂的心里,开始打起一个又一个的结,于是连他何时回到前面,何时走出去,自己何时走出去,都有点茫然。那道灼热的目光,似乎烧断了思维的连线。

后面有谁悄悄碰我肩膀,也许是小山吧,突然的清醒过来,迎过对面询问的眼神,哪怕一次也好,想要叫他和也,但是似乎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又慢慢的压抑回去。

“我和草野是很好的mail朋友呢,经常约着一起玩。“赤西仁的声音天真甜美,我瞥见和也脸上的微微笑意,若是这样,和也是会选他的吧,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龟梨的朋友成为赤西的朋友,龟梨始终一人,却从不言说孤单。

还是点头了,而且学着积极的去应和,因为我瞥见北向45度的地方,那个笑容逐渐溢出来,清秀的脸上那一抹妩媚神色,从不刻意藏着,却一直若隐若现。

拉扯了许多年,那一刻我明白了那个身影不是寂寞,而是他情愿为了一个人,这样寂寞着。

舞台上斜斜打下来的光,把和也笼起来,我退至暗处,感觉到一种空落,赤西仁从我身边擦过,我知道他有回过头来看,天真是柔软面具,他锋利的,如同纯银匕首。


Ⅱ KAMENASHI KAZUYA
习惯的侧过身,把身边那个斜斜的空隙留出来,大概转过,北向45度,便不再感受到,这勉强别转过来的不适感觉。

浓烈到华丽的音乐,有些诱惑的趋势,我看见小草有些寂寞的退下去了,把个空落落的舞台留给我。仁走的时候,没有给我任何暗示,但是我似乎什么都知道。许多年许多年来,我已经知道,爱的最深切的时候,是连语言都吝啬的。

小草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仁要我孤独,孤独到不得不留在他身边。

因为有着这样完全的把握,所以他可以笑的肆无忌惮,轻轻的叹口气,虽说感动,可是仁,你未免残忍。

歌舞终了,谁也不知道熄了灯的舞台,仿佛一个巨大的灵异旋涡,所有复杂的情绪都在其中旋转,仿佛下一刻我便软倒地上,再不做强撑美丽的孤独影子。关8上台的时候,subaru悄悄的拍我的肩,想必他们看在眼里,心知肚明,却奇怪的放任了仁,并且大方的放逐了我。

走到后台转角的时候,突然被一双手捂住嘴巴,拉扯到无人的角落里。我看清了他的脸,稚气的脸庞,我曾经很喜欢他叫我龟梨君的样子,仿佛世间忧愁与他无关,眼里只有我,我时常宠溺的摸他的头,小时候大家懵懂,觉得当前辈多么美好。

他终于放开手,我活动一下有点麻木的嘴唇,舌尖滑过下唇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动作,有点挑逗。小草困惑的看着我,龟梨君变成他没有想到的样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的唇慢慢的凑过来,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尖叫,吻吧吻吧,也许能消除仁的束缚诅咒,也许我从此不必,只爱一个人,爱到不能自已。

在我头顶上,高高的天花板上,有一盏吊灯在危险的晃动,摇摇欲坠,光影破碎凌乱,在昏暗的角落里,切开一块块暧昧的荫蔽。小草的唇停在我的唇瓣上,奇异的触感,那么小心而虔诚的,结束他多年的梦想。

“你是自己愿意的吧?被他一个个的抢走,然后自己一个人。“突兀的话,我恨我听的那么懂。我轻轻推开小草,谁的天真,熬得过三刻痴缠一时相思,烟花风流,过眼后,陪着我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不是你不是他,不是你们这些曾经爱我的人。

“你是自己愿意的吧。“小草带着哭腔,把头埋到我的演出服里来,可怜啊,毕竟还是孩子。

我仍然没有回答,小草眼泪的咸味在空气中挥发着,我突然想起某个圣诞节,我对着玩具熊念的那封可笑的信,我要那么多做什么,我真正想要的人,始终未曾离开,也正是因为他执着到顽固的守护,孤独,如影随形。

小草的脸,在摇晃的灯光中显的模糊,他哽咽着问我:“为什么一定要他呢,我为你死都可以。”

小小年纪,怎可妄言生死,出不了声的安慰,我怕你说这样的话。

疲倦的小孩骄傲的抬起头,那一刻我知道他以后不会追着我叫龟梨君,我知道他不会再孩子气的跟我要那块写给别人的俳句,他也将终于从我的人生中路过,仁会偶尔发短信给他,他们会热热闹闹的一起出来吃饭,只是,我再不是其中角色。

闭上眼睛,轻轻的叹口气,我有办法吗?仁如此霸道的爱了,我即使千山万水的逃避,最终还是,跌到他密密的温柔网里来。

Ⅲ AKANISHI JIN
“你叹气做什么?”我假装路过,假装碰到,我演技拙劣,但态度真诚。

他抬起头,放心的看着刚才在他胸口哭的小孩已经离开,然后微微笑着说没什么,他愈发漂亮了,简直是从骨子里漂亮出来。他靠在那一排不算牢固的衣架上,头向后仰着,露出小小尖尖的下巴。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的妩媚无以复加,就是这个要命的北向45度。

不顾一切的,把他圈在身边,欣赏他偶尔的挣扎,他的灰色翅膀,在身后扑扇着,发出好听的声音。小时候,我经常装傻的把他圈在臂弯,然后冲着他们喊:“小龟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似乎有遥远的回声,我没有犯傻,我是真心的,想要一个人占有。

所以当他看到了漂亮温柔的P,我成为P的大亲友,当他喜欢了元气活泼的小草,我会刻意的MAIL草野出去玩,甚至是小巧可爱的中岛裕翔,我也不想让他吸引他太多的目光。幼稚而坚持的,想要把他藏起来,在一起的7个年头里,我变的善妒,而且,也知道了悲伤。

为什么你一直要逃呢?为什么每次我快放弃的时候,你又停下来转过头,像是不舍的看着我。一场你追我逐的游戏,我知道我玩不过你,你也知道我最后的底牌。

“快要上场了。”他细细的声音在黑暗里凸现出来。

“小龟,你最近的话里都没有爱。”我知道这软软的声音他爱的不得了。

“那,你要听什么样的话。”小乌龟果然兴奋的不行,眯起他那双夜星样的眸子。

“给我亲一下。”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动着,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但是我如此渴望着他的甜香,始终是原始的欲望,蠢动中我有点讨厌自己的浅薄。如果我能像P一样说些温柔的话,如果我能像草野一样毫无掩饰,甚至,如果我能缩小到宏太,裕翔那样,拉住他的手让他温柔的看着我……

他还是轻轻的叹气,把他纤细的手指插到我乱糟糟的头发里去。

“你就那么想让我,身边只有你一个人吗?仁,真是霸道啊。”

我有些慌,像一本摊开的书,任他翻看,任他不置可否。若他摇头了,我怎么办……简直是绝症,慢慢的驯服我桀骜的性子,慢慢的让我,只能虚张声势的任性着。

“可是……喜欢仁的霸道。”他轻笑出声,我却看到他眼睛里晶莹的亮光。

寂寞吗?寂寞的话,就牵我一个人的手吧。

或者,你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让我在一个微妙的距离里,轻松的掌控一切。若放你自由,那空虚我将怎么去适应承受,所以我自私一点,不要怪我啊。

尝试着接近再接近,不算糟糕了,至少他又一次的默许了,至少他又是我一个人的了。

让我整个的含住他柔软的唇,重新为我一人软玉温香。

快要挨上去的时候,他突然像一尾鱼一样,从我臂弯下面的空挡里溜出去,狡黠的笑容,说不出的可爱。想要做出恼怒的表情,我怕我不小心,就做成了强烈想要的样子。

“今天就罚你,不许吻我吧。”轻松带过,他的背影被我静静看着,走到重重衣影里去。

走不远的,在北向45度站着的,永远是那个人,被我轻轻牵扯着,在一个固定的距离里,始终没有逃生门。

“你是自己愿意的吗?”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很想问啊……

他回头的一瞬,答案呼之欲出,莞尔一笑,三魂便去了七魄,以后我不再追问,只看着你站的方向,冥想出神。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