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29]  [128]  [12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26]  [16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8. Ashes of time

“原来我们是都没有时间顾得上龙的,龙常常是一个人上学放学,结果有一天下了暴雨,于是拜托隔壁的夫妇去接凛的时候顺便接龙回来,然后回来的路上出事了,龙和凛没事,那对夫妇却一起去世了。如果不走那条路的话,是不会这样的……所以,我们让凛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凛这个孩子特别的粘龙,有时候甚至连我都可以感觉到他把对于父母的感情倾注到了龙的身上,可是后来我要和小田切先生结婚……所以不得不搬走,当时我们有问过凛要不要一起,可是他拒绝了,并且要求我们送他去孤儿院,这孩子从小性情就怪,哪次又莫名十分坚持,所以……最后还是送他去了孤儿院,想来之后并没有怎样去看过他,要不是隼人提起来,我怕是都不记得了……”女人的声音越来越颤,到后来都快到了说不出来的地步,她的手放在心口的样子,像是随时都会崩溃。

“凛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都是我的过失……”话还没说完,小田切沉稳的声音打断了他。
“跟你没有关系……不用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

然后转过头看着隼人:“你觉得会有关系吗?”

隼人觉得自己听的是别人的故事,似乎跟他的龙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却又很明显的联系着,龙的母亲在讲述时眼睛里一直有难以言说的愧疚和无奈,隼人觉的这愧疚和无奈里也是有龙一份的。他想起那场雨里的黑银制服,那双没有生气的眼睛,轻蔑的看着自己,仿佛要看出一个洞来。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隼人抬起头,非常肯定的说

“绝对有关系。”

“那么我可以让警局通缉他。”

“不行!”

小田切和隼人一起转过头看着龙的母亲,眼睛里充满疑问。

“为什么?不是应该尽快救龙吗?”

“凛是很可怜的孩子,当年抛弃了他就是我们的不是,现在怎么还能通缉他。”

“洋子,龙是我们儿子。”

“凛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他不是那样的孩子。”

“洋子……你在隐瞒什么?”小田切信也的声音忽然变的毫无温度。

********************************************************

“龙,你要不要再喝点汤?”凛很高兴的看着龙把饭菜都吃了下去,“你这样胃会不会不舒服。”

龙苍白着脸摇了摇头,连续的药物反应使他毫无胃口,但是他却坚持着吃下了所有的东西,因为他必须保存体力,若是自己先倒了下去,怎么还有希望见到隼人。可是胃部的不适让他眩晕,冷汗也涔涔的冒出来。

凛有点着慌,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他只能抓住龙的肩前后摇晃着。“龙,你没事吧,龙,为什么脸色那么差。”

“不行,凛,你得让我吃药。”龙努力的说着话,努力让自己的神智清楚一点

“药在哪里?”

“我出来的时候……没有带……凛,帮我去买些药来,你知道的,我从小吃的那种……”龙的声音渐渐微弱,身体颤抖的很厉害,凛伸手去捋他的前发,都被汗打湿了,一缕缕贴在额头上,拨开后看到龙的眼睛,里面没有神采,只有无穷的恐惧。

龙恍惚中觉得凛好象拿了什么东西过来,然后是胳膊上的刺痛,不正常的凉意注入到血液里,龙微笑着看着这一切,影影绰绰的在眼前,他甚至听到凛在说话,只有嗡嗡的声音,可是他却知道他在说什么。龙觉得自己进入了幻觉,走在大片的潮湿的沼泽里,那里盛开着洁白的花朵,如同夏日的栀子,只是花瓣要大许多。龙看见隼人的笑脸,那么清晰的浮现在沼泽尽头,隼人说:“龙,快点过来啊,龙,快点啊。”可是迈一步就是绝地,龙被困在花朵的中心,像那可怜的拇指姑娘,等待好心的青蛙放掉自己,不要困住我,放我走,让我到我的隼人所在的彼岸。

凛收起注射器,趴在龙的床边,看他的呼吸渐渐的平和,无声的泪水一点点渗进龙的手心。

“龙,对不起……龙,我现在不能出去了,我们都只能在这里……我该怎么办?龙,你从来都能够救我,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

“凛也是我的孩子。”女人埋首在膝盖里良久,说出来的话语让两个男人都半晌反应不过来。

那张清秀的脸抬起来,从眉梢眼角透露出的讯息可以告诉你当年她是多么的美丽,美丽有时候是奢侈而可怕的东西,当美丽与寂寞并存,美丽就是祸水。

“那时候,龙的父亲在外面有了女人,我经常一个人在家里,隔壁的安藤先生经常过来照应我……”她忽然掩面哭泣“我是个坏女人……这么多人的幸福都毁在我手里。”

隼人有点不明白,他对于这个家庭的了解微乎其微,他只知道龙,龙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龙不说他也不会问,那么龙知道凛是他的弟弟吗?凛呢,他知道吗?龙现在在哪里?是和凛在一起吗?还是这一前一后的失踪只是巧合?

“凛定然是知道这件事情,想要报复才这样做的,可是我们实在是欠他太多,怎么能把好好的孩子逼上绝路。”女人激动的声音有些尖锐,隼人觉得一下子清醒又一下子懵懂。突然站起来,喘着大气看着眼前的人。

小田切信也把美丽而脆弱的女人揽过来,轻轻的抚他的后背,眼神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隼人看着这样的画面,突然很尊敬这位父亲,只有成为这样,才能让心爱的人放心依靠吧,龙……想着龙……觉得这寂静该死的漫长。

“如果通缉的话,也许会惊动他们,刺激到的话,他们离开东京,再找就难了。”女人的哭泣渐渐平静下来,小田切看着隼人,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所以,明着通缉不如暗地调查。这样……大部分还是要靠你的。”

隼人走在日光下面,觉得自己是个很陈旧的人,经不起这样的翻晒。耳边回荡着龙的父亲的话:“我会尽量的让警方加紧调查,你如果有线索,随时打来找我。但是恐怕到最后,还是要靠你自己,我想要让你证明给我看,你怎样保护龙。”

龙……虽然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但隼人一定还是会带着救援队来救你的,龙,再多等一会儿。
*****************************************************

镇定剂的效用持续了很久,龙一直昏睡着,连声音都没有,凛每隔十几分会神经质的去试一下龙的呼吸,看龙有没有还活着,他一直不敢睡,怕自己醒来龙已经不在,握在手里的龙的手,始终是冰冷的,没有温度。

时间倒错,龙无力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忘记了自己还身处禁地,他的意识很微弱,仿佛一下子被洗刷过了,白茫茫的一片。他看到凛站在门口和谁说话,他提了提精神,努力的尽量大声的喊:“是小光吗?凛,让他进来一下好吗?”门口探进来一个小小的脑袋,使劲的看着龙,龙看着他笑,而且用完全使不上劲的手,轻轻的召唤着他。

凛有些狐疑的转过头,龙冲他天真的着,那笑容虚弱而疲倦,凛看了觉得都要哭出来,为什么骄傲的龙,已经被折磨成这样,依然让人觉得他是那么的纯净天真,似乎从来没有接触过人世间任何险恶的事情。

“你是叫……小光吗?”龙想伸手去摸那小孩的头,却在半空垂了下去,突然手被牢牢的握住了,有温暖的感觉传递过来。龙惊诧的看着那个孩子,他黑色的瞳仁里有隐东西,在里面闪着隐隐的光,一些没有经过世事沾染的善良,在那里隐隐的闪着光。

“小光能去帮我买些药来吗?”龙试探着问,那孩子点点头,凛有些不安的喊着:“小光,好了,你该回去了。”

“哥哥看上去很难受,凛,你应该让哥哥吃药。”那孩子抬起头,看着凛,一脸的清澈,凛突然感觉到莫大的悲伤。
“龙,你告诉他在什么地方买,让他帮你去买。”

“代代木1-47-55号,那个街心公园对面的药店,”龙说着,努力的撑起身体,在床头的外套里摸索着,摸出一个扁扁的药盒,递到光的手里。

光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袖口滑进去,他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但是龙握着他的手紧了紧,龙的眼神像是一条丝线,系着他,纤细而又易断的,却一直系着,光捏紧了手里的药盒,把它捏到扁平。

凛把光的手从龙手里拉出来,有些怀疑有些恼怒的看着光,光迎上他的眼睛,觉得眼泪就要流出来“对不起,凛,不是我要背叛你,只是这样的人,我没办法看他那么痛苦。时间既然给了我超越年龄的理智,我必须做些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大概有那么几十秒吧,光平静的对凛说,“我去给哥哥买药了。”

凛看着光走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凛跟上去低声说:“光,不要背叛我。”

光回过头来,很甜美的对他笑,凛觉得眩目,污秽与洁净,只是一刹的交会,他突然觉得自己连血液里,都充斥着不能见人的东西。始终在暗处,说着暗色的语言,他跟不上龙,也留不住凛,更封锁不住记忆里的苦痛。

****************************************************

隼人在中午太阳正好的时候回到家里,沿路有盛开的木芙蓉,很薄的花瓣,在风里颤巍巍的,粉的白的颜色,不太现实。走到门口的时候,意外的听到里面有声音,隼人心里一阵激动,连忙推开门喊着:“龙,是你回来了吗?”
不是龙,是小美,还有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隼人有些惊讶“你们怎么进来的。”

“隼人你出去的时候没有锁门。”小美小声的提醒着。

“哦。”隼人有些回不过神来,也许,龙不在,就觉得这屋子空荡荡的,没有锁的必要吧。

“矢吹,还是没有找到小田切吗?”小美急切的问

隼人摇摇头,很沉重的坐下来。

站在小美旁边那个男人忽然拎起他的衣领,“你这是什么样子,太难看了。”

隼人挣了一下,没挣开,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来,可是什么都不说,只是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

小美急忙过来扯开。“慎!你干什么!矢吹已经很累了。他比我们都要着急啊。”

隼人停止扯皱巴巴的衣领,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头发凌乱,眼神慵懒的男人

“难道,你就是泽田慎?”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