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KAT-TUN應援;緬懷最好的歲月;個人記事堆文處
[128]  [127]  [166]  [165]  [164]  [163]  [162]  [161]  [126]  [160]  [12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7. lost in the love

你在哪里?我凭不了直觉也没有了魔力,我只想把你缩小缩小放进口袋里,这样走到哪里就能带到哪里?你在哪里?我没有了氧气……

***********************************************

惦记着龙的意粉,隼人一下班就飞也似的往家里赶,真是恨不得两肋都生出翅膀来。兴冲冲的打开门,屋子里空荡荡的,大大拉开的窗帘飘来荡去,,桌上残余的咖啡散出浓郁的香气,两个杯子,静静的放着,桌面上有一滩水渍。视线再转过去,龙小巧的移动电话放在茶几上,像是会突然的响起来。

隼人心里有点忐忑,他在想龙是不是跟谁一起出去了,可是龙出去的话是不会不不跟自己说的,隼人拿起电话开始拨,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强烈的不好的预感,拨电话的时候他的手都在抖,好不容易才拨通。

“小武,我是隼人,龙在你那里吗?”

“哦……不在啊,那你今天有看到他吗?”

“哦……那好,你看到他,叫他给我打电话。”

…………

“土屋,有看到龙吗?”

“他没有找过你吗?”

“好,见到他叫他打给我。”

…………

“日向……你有看到龙吗?”

“你不在东京啊?”

…………
“小美,我是矢吹,龙有去找过你吗?”

“没有……我们没有吵架……我知道……你要是看到他叫他打给我。”

隼人已经无心再听小美的说教,他觉得自己的心一点一点沦陷下去,压迫在某个地方。很难过,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性质的难过,他站在空空的房子里呆了一会,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龙是不是真的回来过,是不是真的在自己怀里安静的睡着,是不是真的答应了要给自己做意粉,强烈的无力感包围了隼人,明明是跟自己发过誓要好好保护他的,保护自己重视的人,是小美曾经这样说过的吗?

从父亲因为工作原因带着弟弟迁到外地,而自己因为龙而执意流在东京后,自己最亲的人只有龙了,可是,只是龙,他就一次一次的弄丢了。隼人有些无力的躺倒在床上,为什么之前龙没有回来的时候,都没有觉得这房子这么空呢?

****************************************************

龙模糊中看到了隼人的影子,看到隼人徘徊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看到隼人坐在沙发上发呆,看到隼人倒在床上,看到隼人眼角流出泪水。龙努力的呼吸着,努力的睁开眼,若是你想找我,你一定能找到的吧,若是我想见你,也是一定能够见到的吧,在此之前我要好好的。

“龙,你醒了吗?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凛急切的声音在耳边,好象是有点太大了,龙微微的皱了皱眉。

“龙你不舒服吗?对不起……不过过一会就好了,这个药没有副作用……”急匆匆的解释着,凛突然停下来,看着龙,眼中闪出狂热而奇异的光,“龙……你终于和我一起了。”

龙轻轻的叹口气,“凛,你这样来对付我吗?”

“龙你别这么说……”凛把脸轻轻的放在龙的胸口上,委屈的小声说。“龙你知道我爱你。”

龙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突然觉得和隼人再见的日子遥遥无期,药劲还没有过去,手脚一点力气也没有,这样子若是被那个傻瓜看到恐怕会心疼死,龙开始懊悔,为什么不对凛多防备一点,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被带出来,为什么那时不挣扎着拿上移动电话。龙闭上眼睛,脑子里一片混乱。

凛伸手去描画龙的轮廓,很仔细很小心的描画着,他似乎觉得这样就够了,能够看着龙,待在龙的身边,似乎就足够了。不过是16年的生命,能这样静静的陪着他,拥有他,足够了。

**************************************************

隼人凌晨的时候被冻醒了,不知道何时睡着的,竟然睡了那么久,头很疼像是要炸开,抱着头蜷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清醒了,看着一屋黑灯瞎火,龙还没有回来,隼人揉着自己本来就很乱的头发,一时半会没有主意。那次龙被他父亲关起来,他还知道要带救援队去哪里救,可这次,龙去了哪里都不知道。被回忆牵扯住之后,隼人想起来,还没有去龙家里问过,看看表又不是登门拜客的时间,隼人想了想还是抓起外套出了门,临走到门的时候又想 了想回来给龙留了一张字条。

“龙,你要是回来了,就乖乖在家等我,我会回来吃意粉的。”大大的爱心符号,隼人扯了一下嘴角,若龙看到,是要骂自己baga的。

走到街口的便利店,买了面包和两罐啤酒,空腹喝酒的不适感让隼人干呕了几下,他暗自苦笑,被龙传染了吗?搞不好以后买药还要买双份了。于是又顺便担心起龙的身体,不知道他出去有没有带着药,,隼人闭着眼喝完最后一口啤酒,手里的面包却还是完整的,强忍着呕吐的感觉,沿着街慢慢走着,期待着能够一抬头一转身,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隼人觉得自己脸上很潮湿,他不相信自己哭了,但是就是忍不住。若是没有希望也就随时间磨灭吧,可是却把他唯一的希望夺走。他已经知道龙一定不是出趟门那么简单,龙是不会让他那么担心的,龙……一定是出事了。

早上八点钟的时候,隼人出现在小田切家的门口,说实话,他都没有好好的看过这房子的正门,每次来不是爬墙就是 用石子扔窗户。隼人觉得有点心虚,虽然之前用冷水洗过脸,看上去不是那么颓了,但是龙的妈妈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还是惊叹了一声:“怎么搞成这样,你这孩子。”

“伯母,龙有回家来吗?”隼人急切的问。其实一进门看了龙母亲的表情他就已经失望了,但是还是忍不住要问一下。
“没有啊……他回来后在家住了两三天,昨天说要去找你,怎么不是和你一起吗?”龙的母亲眉间有担忧的神色,这神色在隼人看来是他的错误,是他的愧疚。

隼人深深的鞠下躬去,“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龙,龙……他不见了,……请让我见小田切先生。”

龙的妈妈有些吓到了,但随即就拉住隼人的手臂示意他不要这样。“是龙出事了吗?先坐下来,他还没去上班,我去叫他下来。”隼人看着这温柔的女人有些颤抖的手指,突然觉得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哽住了。龙的母亲走到楼梯口又回过头看着隼人,想了想还是开口了:“龙……不会出什么事吧?”

隼人不说话,低下头去,他没有办法回答如此简单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他也想要答案。

过了一会儿,隼人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下来,以往这脚步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但今天,他甚至觉得那是希望的预兆。他低着头,等着严厉的呵斥砸下来,可是对面只有很久的沉默。隼人抬起头,看到一双慈祥而镇定的眼睛。“龙怎么了,说给我听……”

*******************************************************************
这是一间不大的房子,但是里面很干净很整洁,如果不是有张床还有相应的家具电器,几乎都不像是有人住过的,凛是什么时候找到这样的地方,门上挂着很大的锁,看样子是除了凛谁也无法打开的,窗户里一点光都透不进来,想必也订死了。龙觉得有点绝望,手脚稍微有些力气了,他撑着身体坐起来,他不是傻瓜,自然看得出凛的目的,是软禁吗?这样就可以和我在一起?凛,你果然还是小孩子而已。但是,我却被你搞的毫无退路。龙叹了口气,把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

凛从龙的胸口滑下来,有些迷惘的看着龙,但瞬间又像受惊的猫一样浑身警觉起来。龙觉得他有些可怜,便摸了摸他的头,若不是深知道这孩子天真脆弱的本性,自己是不应该不怨恨他的吧,但是龙没有办法责备他,因为在龙心中,自己始终是对他不起的,欠了他16年的快乐,欠了他父母的疼爱,也欠了他无法回应的感情。“若不是我的话,你父母也不会死的吧。”龙心里暗忖着。

“龙……你很饿了吧,一会下光会送吃的东西过来的。”凛有些歉意的笑着。

“小光?”

“哦……是我孤儿院的朋友。”凛低下头,很小声的说着。

龙心里一震……是啊,自己欠他的,甚至远超过那么多。

********************************************************

小田切信也安静听完隼人的叙述,眉头越拧越深,“报警了吗?”

“还不到24小时,不过,跟您说了强过报警。”

“小子,你聪明了。”小田切似笑非笑的说。“不过……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谁有可能绑架龙或着带走龙。”

“我跟龙以前有很多对头。但是很久之前就不混了……有可能……也有可能是看中您的钱……”虽然觉得无礼,但隼人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也想不到具体可怀疑的对象。

小田切刚想说什么,隼人的电话就响了,他拿起电话才说了两句脸色就变了,挂下电话的时候半天没有回神。龙的母亲看的着急,忙问出了什么事。

隼人顿了一会才说:“龙……的表弟也失踪了?”

“表弟?”龙的母亲疑惑的看着隼人,隼人觉出事情有些不对。

“小田切凛,不是龙的表弟吗?”

“凛?”龙的母亲的脸色也瞬间死灰一样。“如果是凛……的话。”

小田切信也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凛……那是谁?”

龙的母亲有些为难,咬了几下嘴唇,看着隼人和自己丈夫焦急的目光。缓缓开口说:“凛……是以前邻居的孩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プロフィール
HN:
綺陌紅樓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7/17
職業:
记者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
忍者ブログ [PR]